悠悠书盟 > 风驭 > 1036章
  人心很古怪,有时候连自己都捉摸不清,追求,或者舍弃,是一条直线,没有尽头的征途,还是老酒一壶,坐在花荫下小酌怡情?

  凡人短暂的生命让他们很难空出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些,除去少数一些有仙缘的,除去大多数碌碌无为的,剩下的,大概也有几个不求仙缘,只是这般思考的特立独行者。

  生命的意义究竟何在?

  封若现在就在想这个问题,他此刻正是身处于离火仙域的天宁城,这天宁城不一定是整个离火仙域最有名的,最大的,最繁华的,但一定是整个虚无界,所有九大仙域之中最具备隐士风范的地方,假如真的有这种排名的话,封若一定会把天宁城放在第一位。

  漫步在这天宁城街道之上,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重新回到了凡人的世界,是的,最初封若几乎是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青石铺就的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大大小小,或简陋,或寒碜的房屋,挂着招牌的酒家,勤快的伙计,甚至还有沿街叫卖的小商贩,这一切落在封若这个外来者眼中,都诡异得像是见了鬼!

  商夫人对此幕却是神色如常,想对封若解说,但封若却摇了摇头,止住商夫人的话语,有些事情,说不说都没有必要,所以,不说也罢。

  忽然之间,封若就想单独地在这古怪诡异的天宁城里转一转,所以和商夫人约定碰面的时辰,他便自己沿着那青石街道,一路向前行了去。

  最初,封若只是想看看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所以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他都会动用仙之符文来暗中探查一番。

  不过如此这般试探了十几个行人之后,封若自己也觉得索然无味,没有意思,便也放松心境,一路且停且走,倒也自在,渐渐的,他也终于看出来了,这古怪的天宁城只怕并非某个强大的存在弄出来的,只为一时的兴趣,而应该是如此这般存在了不知多久。

  就好像是凡世间,最先有一座如诗如画的山谷,几座草庐,一领蓑衣,然后是一座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小山村。

  渐渐的,小山村化为一座人口更多的村镇,再后来,便是小城,一直到如今的天宁城。

  这一切都如同画卷一般,在封若眼前流淌而过,这种感觉,这种韵味,这种见证了从清冷到繁华的印象,才是天宁城最大的特色啊!

  一时间,封若心中最后一丝探究这天宁城底细的心思也熄了,其实他应该早就能猜的出来的,不需商夫人讲解,她所说的那人,当初既然敢带人越界而行,岂止是大罪,能够隐居在天宁城安然无恙,本来就说明了问题。

  还有青安澜,她从青灵老妖那铺天盖地的追捕大网中逃脱,能够让老龙都探究不到行踪,除了躲在这天宁城,又有什么地方能够办得到?

  这里,或许便是虚无界之中的世外桃源吧!

  封若想着,也不急于去和商夫人汇合,依旧不缓不慢地向前,看的依旧是沿途真的不能再真的世俗风景,心里却是在转着一个逐渐让他有些感兴趣的疑问,那便是,何为人心?

  修仙者证道之心,向来坚韧,而所有修仙者,也都是如此这般要求自己的,务求披荆斩棘,斩妖除魔,不但要除外在的妖魔,还要除去内在的妖魔,让一颗心逐渐坚强,坚硬,不问冷暖,六亲不认,凡世种种,不过过眼云烟而已,一切皆为虚幻,唯有证道之心,长存天地。

  可既然如此,为何会有天宁城,为何他封若,一个已经将神魂修炼成仙之符文的存在,会去想这些东西?

  人心,终究是不可捉摸的啊!

  那怕,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地仙!乃至金仙!

  但是,修仙者的证道之心错了么?封若没觉得错,也不会认为是错,没有这样一颗证道之心,没有哪个逆天的存在敢号称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但,盛极了便是衰落,犹如最鲜艳的花朵,总是要在华锦云霞,倾国倾城后,颓然落地,没有一点迟疑,没有一点延缓,在最美丽的瞬间,跨入死亡,这情景终究是要让人扼腕叹息,可若是鲜花不败,那必是假花妖孽!也少了那种惊心动魄之感。

  修仙者,追求的是无有穷尽的寿元,目标达不到且罢了,若是达到了呢,岂不是如那永久盛开的鲜花?

  死亡,自然是不可能,但要想从一个最顶峰,最高的位置寻找出路,却应该是人之常情,或者,这就是人心。

  而天宁城中的隐居者,选择的就是这样一种方式,并非倒退,并非绝望,并非看破红尘,而是,一条出路!一如轮回!

  但这已经不是最初的开始,也不是轮回的始终,而是一个新的境界,这境界,便是人心,人心,即是境界。

  心之所至,天地从容,说的便是此般吧,不需要再像从前苦修那般,苦苦维持证道之心,那是一条登天的梯,却也是一种束缚,容不得马虎,容不得犹豫,容不得否认!

  而天宁城中的修仙者,却是在试图寻找将一条天梯,这一束缚解开的方法,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了。

  但在封若看来,能够解开这一束缚的,只怕满城众人,也没有几个,这不是讽刺,因为封若自己也做不到,这与大智慧,大神通无关,哪怕你能瞬间屠灭千万人,那只不过是证明你的一方面实力极强罢了。

  但,即便如此,再强大的人,或者,可以包括所有生灵,所有拥有智慧的生灵,都是逃不过自己的内心的。

  高高在上,清清冷冷的仙人,终究还是被证道之心所束缚的,位于最高点,不代表就是最极致。

  生生死死,万物枯荣,从最初的逆天而行,再到顺天势而为,估计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便会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顺应天势,与天不老,第二个,顺应本心,自在逍遥!

  在封若看来,第一种选择,怕是要变成传说中的神,突破虚无界的桎梏,或者说,是彻底与天地合二为一,既然没有了本心,自然就没有了这大千世界,没有了一切束缚,这不是挣脱虚无界的桎梏又是什么?就像一块石头,对它而言,有没有虚无界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当初的传奇人物离火,便是这样的消失的。

  而第二种选择,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同样很难,不过,这是不需要特意去做的,顺应本心而已,做什么不重要,哪怕是如天宁城这般初看起来荒谬得不得了的行为。

  微微一笑,封若洒然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