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1040章
  封若的神色很古怪,看不出喜怒哀乐,自从回到天宁城之后,他就这么一直沉默着,直到倾澜轩终于忍不住询问,他才嘿嘿一笑。

  “小轩,不用担心,这没什么,那九绝能够在一万年前猜到我会回来窃取那五条龙神遗骨,并非是有多么神奇,哎,其实是我大意了,你要明白,除了我之外,九绝这个老家伙其实也是知晓五大妖龙的存在的,甚至是要比我还要清楚得多,还有,他同样也是修炼着仙之符文,那么,自然就会明白那五条龙神的遗骨有多么重要,那么,他理所当然会寻找机会,将其完全笑纳,我想,那五条龙神遗骨只怕已经是被他给吸收融合掉了,甚至他的金木水火土五种符文已经全部达到了仙之符文的程度,啧啧,怪不得他敢于同昊天魔尊翻脸,原来是有了这巨大的底细啊!”

  “至于他之所以要找上我,我想,他应该还是看重了我的神魂符文,准确地说,我对于九绝,就如同我对于昊天魔尊一样重要,当然,事情或许还有一点别的出入,这就不是我所能判断的了,只是希望事情的进展不要如我猜测的那样,九绝,会变成第二个昊天魔尊!”

  “第二个昊天魔尊?怎么可能?”

  倾澜轩闻听后,也不由吃了一惊!

  “没有什么不可能,九绝和昊天魔尊虚以为蛇了数万年,他一直都是昊天魔尊的影子一样的存在,他的行事手段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模仿昊天魔尊,我现在敢肯定,当曰在天火流风河内试图控制商夫人的,背后主谋就是九绝,不过那个时候,九绝应该尚未同昊天魔尊闹崩,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还是昊天魔尊的分身,只不过由于我的突然出现,才迫的他改变计划!还有,昊天魔尊在苍梧六界经营多年,这么长的时间里,飞升到离火仙域的地仙估计不再少数,而九绝肯定是要全盘接受的,但我想,除了镇天宗一系列的弟子比如天玄子外,其他的昊天分身他肯定不会归还自由,或者说那些分身已经没有原始的意识,这也就意味着九绝手中是艹控着一大批忠心耿耿,不惧死亡的死士,这样的一个可怕存在,你说他算不算第二个九绝?”

  “那——我们该怎么办?”倾澜轩掩口惊呼道。

  “我们?当然是置身事外了,坐看九绝和昊天狗咬狗,一嘴毛,一切与我们无关,因为昊天魔尊不会任由九绝褫夺了他多年经营的硕果,一定会反扑,但这却也是九绝的聪明之处,他居然投靠了离火天君,所以昊天魔尊等闲是不敢轻举妄动,反倒是我,在这个时候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我之前才会拒绝天玄子的邀请。”封若撇撇嘴道。

  “还有,我们也并非什么大人物,艹心那么多做什么?哪怕离火仙域最终落到九绝手中,天也塌不下来,不过,我们还是得回苍梧界一趟,那里毕竟是昊天经营了无数年的所在,而且,我一直都没有弄明白那九枚仙之符文碎片的事情,我总觉得,这件事里面大有玄机。”

  “那我们就还得找到那个渔夫?可他现在早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说不定连商夫人都无能为力!”倾澜轩担忧地道,那个渔夫也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居然能够在九绝的监视下,隐忍万年,并且还在暗中做了种种布置,如今要去找他,当真是极难的。

  “无妨,那渔夫能够逃得出天玄子他们的追捕,却是逃不掉我的锁定,我之前可不是专门去看热闹的!”封若微微一笑,将手一摊,就见他手心中多了一小块如指甲大小的碎片,那碎片应该是某种玉石,但已经失去了光泽,再没有任何价值,这却是那渔夫用来布置幻阵的材料碎片。

  “这个——莫非,你想动用神念推衍?”倾澜轩一愣,旋即明白过来。

  “不错,渔夫纵使再聪明,算无遗策,但终是有疏漏的,这玉石碎片于其他人来说,是毫无意义,但这上面却是留下了这玉石在他手中所有的过程影像波动,尽管这波动微不可寻,但在我的仙之符文洞察之下,却是能够将这一过程影像全部复原,到时候,我们自然就可以从中推测出他如今逃亡的方向所在!”封若极为自信地道,这便是拥有仙之符文的好处!

  当下,封若二人便住进一家客栈,要了一个清净的房间,他们倒不担心九绝会派人动手,天宁城是极为特殊的,没有切实的罪名和绝对的布置,九绝也不敢放肆,就连那渔夫,都是用种种关系,前后布置了一万年,才把他给硬生生逼跑的。

  做好一切准备,由倾澜轩为封若护法,他便沉下心神,于静室之中盘膝而坐,先是以水凝冰,在面前化为一面洁白如玉的冰镜,这才将那碎片取出,同时催动仙之符文,以强大且极为细致的无数神念细细搜索这碎片上残留下来的影像波动,这其中的复杂之处,外人几乎难以想象。

  一炷香之后,一抹晶莹的光彩自那碎片上缓缓浮出,而与此同时,封若低喝一声,右手一扬,一道五色云霞射出,刚好将那碎片上的光彩映射到不远处的冰镜之上,一时之间,那冰镜上竟是神奇无比地现出各种不同的景象,不过这些景象都是很残缺,但大致可以看出里面的景象是什么意思,而里面出现的最多的,还是一个人的影像,而这个人,便是那狡猾无比,能够从九绝的算计中逃之夭夭的渔夫!

  整个影像出现的过程不过十几个呼吸,然后那玉石碎片就已经承受不住压力,直接化为齑粉,而那冰镜上的影像也戛然而止,但这对于封若来讲,已经是足够!

  缓缓调息了一下,他才长身而起,微微一笑道:“小轩,走,我们捞鱼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