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1044章
  果然如那人所言,封若的这一团紫火释放出去,虽然瞬间就烧融了附近大量的鬼王芝,可是却有更多的鬼王芝忽悠悠地聚集过来,数量之多,连封若都是心惊不止,但此刻他却是别无选择,因为一旦被这么多鬼王芝给包围住,他基本就等于是变成了瞎子和聋子,他赖以为强大后援的仙之符文也没有了用武之地,但那暗中躲着的那人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自己,这种被动局面想想都头疼,所以他只能被迫继续用紫火焚烧着周围大量聚集过来的鬼王芝!不管怎么说,这样他还能在保持在一定范围内的警戒!

  “哈哈哈哈哈!”

  与封若的狼狈相比,那人却是不停地大笑,仿佛见到了多么好玩的事情,但他笑了一会儿,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其实他对封若也是非常忌惮,所以最希望是把封若力量消耗个差不多,到时候自然可以手到擒来,但他万万没有料到,封若手中所释放出来的那种霸道无匹的紫火居然没有尽头一样,可劲儿地焚烧着周围的鬼王芝,这可是不妙。

  要知道纵使这个通道之中的鬼王芝数量极多,但终归是有个限度的,一旦数量减少到一定程度,就再也构不成优势了,如果封若支持不到那个时候也就罢了,可万一能够支撑到那个时候呢?

  “啧啧,小子,独乐乐怎如众乐乐?阿丑,给老子上!可劲儿地咬,别咬死了就行!”

  听见此话,封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那人估计也就是占据天时地利的优势,否则换个环境,早就打得他满地找牙,而且这鬼王芝如今顶多是给他造成一点困扰罢了,他身体之中的紫火却是无穷无尽的,总有将所有鬼王芝全部烧干净的时候!

  封若还这么想着,忽然就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由于有鬼王芝的阻碍,他竟是没有能够提前发觉,此时抬头看去,却是不由吓了一跳。

  之前听那人说话的口吻,似乎是催动几只恶狗来趁势捣乱,哪想得到,这出现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一头看不见身体和尾巴,只能见到一颗硕大龙头的骨龙!

  饶是封若自信无比,也不由被惊出一身冷汗,这是什么玩意啊?明明是龙,居然也学那种卑鄙龌龊的攻击方式,一声不吭,就窜上来咬人啊!真的和恶犬没有什么两样!

  一时之间,封若心中杀气腾然而起,还真的把他当成泥捏的了,若不是担心太强烈的攻击会引发这狭窄的通道出现意外,他必要将这两个猥琐卑鄙的一人一龙剁成碎片喂狗!

  抬手间,神火灭天甲就穿在身上,不等那巨大的龙头咬上来,一股巨大反弹之力就已经将这一条古怪的骨头龙给弹飞出去,那一串骨头架子漫天飞舞!竟是不堪一击!

  “咦?不对!”

  封若心中暗叫不好,身形变幻,手中紫火暴涨,便飞退出数百丈之外,而几乎是在同时,在他原来位置的上方,一条被黑雾笼罩的黑龙猛然张开大嘴,无声之吼传出!

  这吼声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威力却是非常了得,不但将附近所有的鬼王芝都吹散,连带着封若也被掀翻了几个跟头!

  这一下,封若当真是气得哭笑不得,这也太猥琐了,除了偷袭,他们还会点什么?

  心念电转间,封若已然锁定那条古怪的黑龙,扬手间,便是一连九道紫炎斩,这一次他是含怒出手,威力自然非同小可,只见九道紫光闪过,便已经将那黑龙彻底斩成几十截!这整个攻击,堪称凌厉,封若自信,便是一个强大的六级地仙,在他这九道威力早已今非昔比的紫炎斩面前,也得重伤,根本逃不脱的!

  可是,事情有些不对劲,紫炎斩明明已经是攻击到了那条古怪的黑龙,可却依然是类似之前倾城剑攻击不果的情形,那黑龙,居然很快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张开巨口,又是一道无声之吼!

  这一次封若有了防备,迅速移形换位闪开,借助着四周大量的鬼王芝尚未聚拢上来之前,没有任何预兆地飞掠到那黑龙上方!

  但是在下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这哪里是一条黑龙,而是一个很强大的龙魂所艹控的阴煞之气,确切地说,这就是一条鬼龙!

  “当真见鬼了!”

  封若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无奈,怪不得他的倾城剑和紫炎斩都会无功而返,原来是如此,估计也只有这种死地,才会形成这样一条鬼龙吧?

  收住攻击,他断然冷喝道:“我不管你是何人,因何流落至此?之前冒犯我的事情本人可以既往不咎,但别以为我没有办法封印你们,速速退去,否则别怪本人不客气!”

  “吓!好大的口气?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闯进来,还很有底气质问我这个主人?有本事你来抓我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真正的目的,大不了我就把这通道毁掉,看谁损失更大!”

  那人却完全是一副无赖的口气,但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也正是封若所最忌惮的。

  眼见封若沉默,那人忍不住继续嘎嘎怪笑起来,就在封若以为他要继续大放厥词的时候,他却忽然一本正经地道:“怎么样?我们各退一步如何?我承认你很强,我和阿丑两个联起手都奈何不得你,但在这里我是地头蛇,我要想在这里困住你十年八年的,还不成问题,但如果你愿意替我做一件事,我就立刻送你离开这通道!”

  此话一出,封若自然意动,他本来就不想节外生枝,更何况与这人也是往曰无冤近曰无仇!

  略一沉吟,他才沉声道:“好,你说,只要不是太为难,我便可答应下来。”

  听见封若答应,那人沉默了一下,忽然幽幽长叹一声,也不见任何波动,周围那聚集起来的大量鬼王芝便全部散去,而此时封若才顿时察觉,在他头顶上方,一个淡淡的影子正漂浮着,在这个影子身边,是一条只有三丈余长,如同一个哈巴狗一样的黑色龙魂,这果然是两只鬼!

  就这样互相看了一会儿,那影子也没有询问封若姓甚名谁,只是自顾自地道:“在下烈御,原本是离火仙域的一个七级地仙,虽然不算是多么有名的高手,却也是自由自在,闲来无事,便骑着阿丑,与拙荆一道周游天下,好不逍遥,我于修炼之大道,也并不是很热衷,当初能够渡劫飞升,完全是因为与拙荆约定,一生一世一双人,永不分离!”

  “但我没有料到,拙荆在突破七级地仙瓶颈的时候,竟然——竟然没有迈过那最后一道坎,尽管我拼尽全力守护,却也无力回天,拙荆就此魂飞魄散,连肉身都化为灰烬!这对于我来说,不吝于晴天霹雳,如果有可能,我宁可选择让我来代替她身死魂销!”

  烈御的话语很平静,平静得好像是在叙述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但那字里行间之中的绝望荒芜之感却是无法掩饰。

  “嘿!让阁下见笑了,这种事情,实在匪夷所思,一个七级地仙居然能看不透这等事,也实在荒唐,但是,我实在,实在无法无法克制,自那时起,我荒废了修炼,我想寻找回拙荆的荒魂,我知道,纵使被天劫轰击得魂飞魄散,但她一定还是留有一些仙魂在这世间的,我历尽艰辛,想尽一切办法,最终求得一位高人出手,替我将拙荆的荒魂寻觅得到,但这位高人索要的代价却是,却是要我的姓命,他要拿我的七级地仙本体去炼制一件仙器,我答应了,只是,我没了本体,又没有转世轮回令,根本无法让拙荆的荒魂重新轮回,而且,拙荆的荒魂已经损耗太多太多,也根本经不起一点波折,就算将来能够转世重生,也怕是不认得我了!”

  “没有奈何之下,我只好铤而走险,让阿丑帮忙同我闯这虚空结界,可惜,我和阿丑找到了这条通道,却再也无法逃离此地,因为此地阴气太重,根本逃脱不得,我身为仙魂,不得已,才修炼成了鬼仙,但这非我所愿,我只想带着拙荆返回微界,随着她一同转世,因为她如今就算是转世成功,只怕都要有几十世的神志不清,没有人在一旁照顾,我又怎么能放得下心?”

  “十几万年前,曾经有人从这通道里经过,我苦苦相求,他们却根本不理会。甚至当成荒谬之言,自那以后,再无人经过,直到遇见阁下你,只不过,我太心急了一些,这才想出其不意,挟持你帮忙,没想到却差点弄巧成拙,还请千万勿怪,实在是,拙荆的荒魂已经是越来越弱,我真的是等不及了,如今,我愿助阁下通过这里,只求阁下带我和拙荆,以及阿丑返回微界,当然,你若担忧我到了微界兴风作浪,我可以保证,只要到了微界,我立刻散去全身力量,只留下足够保证仙魂不灭的力量即可!”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