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1047章
  “小烈哥哥,叶儿要去抓漂亮的蝴蝶,还要去看好好看的小花,还有,还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青翠如茵的草地上,是两个粉雕玉琢,不过五六岁的小娃娃,在那里扑来滚去,欢声笑语隔着很远便能听到。

  那女孩天真可爱,已经是一个小小的美人胚子,那男孩也是同样大的年纪,同样精致,唯独那一双眼睛里,透出的是与他这小小年纪完全不符的成熟深沉,不过这些仅仅是偶尔一闪而过,他看向女孩的目光里,更多的是无与伦比的宠溺与呵护,就像是苦苦寻觅了千万年才寻到的稀世珍宝。

  远处炊烟袅袅,风中带来一点淡淡的清香,晚霞的余晖照在两个精致细嫩的小脸庞上,泛起一抹绚烂的光辉。

  一条老狗,懒洋洋地躲在远处的大石头后面,一只前爪抓着一只野鸡,另一只爪子随便一划,一道小小的火球便已经飞出,瞬间就将那野鸡烤成灰烬,连带着它的另一只爪子都被烤的皮开肉绽,痛的它‘汪汪汪’就是一阵夹着尾巴乱叫。

  “阿丑,你又胡闹!”小男孩头也不回,似乎是早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阿丑?在哪里?叶儿要骑着阿丑去捉鱼,小烈哥哥,捉到了鱼,叶儿要吃烤鱼!”小女孩抬起头,一脸崇拜地道,似乎在她的意识之中,她的小烈哥哥从来都是无所不能的。

  “好啊,我们去捉鱼,阿丑,快滚过来!”

  老狗,两个小小的身影伴着晚霞远去了,像一幅极温馨的画面,安静而又祥和。

  “阿封,我们——我——也想要一个这样可爱的小孩子,好不好?”

  如火的晚霞里,倾澜轩倚在封若的怀中,俏脸上早已经分不清是晚霞的流光还是红晕升腾,亮晶晶的眼睛,就像是两颗挂在天边的星辰,在这夜幕降临的时刻,让封若整个人迷醉。

  回到这苍梧界,已经是数年之久,像是为了重温这难得的平静生活,封若和倾澜轩就在这小山谷中结庐而居,哪儿也没有去,看着烈御和他的夫人成功转世,从襁褓婴儿,再到蹒跚学步的小孩子。

  烈御果然兑现了他的诺言,哪怕他转世之后身体资质达到了极高的水平,拥有前世记忆的他都没有去选择修炼,他要陪着他的夫人,那个小女孩,一世一世地做个普通人,守护身旁,从生到死,直到他的夫人能够恢复记忆,但以封若估计,他那夫人估计永远都找不回当初的记忆了,但烈御无怨无悔!

  “我们也该走了,镇天宗不知可还在否?”

  封若有些莫名地感叹道,自从当年五行界崩塌之后,连带着苍梧界都跟着大伤元气,无数修道者湮没在崩溃的五行界之中,这一结果导致了苍梧界的修仙界一蹶不振,再加上九绝又把那五大妖龙都取走,让这苍梧界流失了一部分的天地灵气,所以,这苍梧六界,早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虽然还存在,但已经是被离火仙域当成了弃子,那些有门道的修仙势力纷纷离开,像寒玉冰宫,已经彻底离开苍梧界,人去楼空,而当初的五大宗门个个凋零!万年以来,估计连一个能够渡劫飞升的修道者都没有。

  反倒是世俗界越发繁荣,由于五大妖龙的封印都已经不见,当初苍梧界上很多连绵数百万里,高耸入云的巨大山脉纷纷崩溃,天堑变通途,封若曾经效力的那个凡世皇朝,早已被世人遗忘,烟消云散,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庞大的帝国,连通叠雾山脉,北抵寒山地域,东临枯木海,万邦来朝,端的是威风凛凛。

  不过,这些对于封若来讲,只是一种过眼云烟罢了,他带着倾澜轩先是返回青云山,对着那已经倾颓变成废墟,长满荒草的青云大殿躬身一礼,这里再也不是从前凡世之中可望不可及的仙人居住的地方,不时有身体敏捷的年轻猎人在这里追逐猎物,远远看见封若二人,虽然惊为天人,但也不会联想到传说中的神仙,只是当作登山游玩的士人,传说,早已久远矣!

  曾经千万丈的接天峰也崩溃了,再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能够维持这样庞大的山峰,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光秃秃的石山,但是偶尔还能见到几截雕刻精美的栏杆玉柱,在默默地诉说着当年镇天宗的辉煌,山脚下封若和蓝凌等人耕种过的灵田居然还在,不过,里面种的,不再是香灵稻,而是普通的稻谷,赤着脚的老农恭谨而又羡慕地送上清澈的井水,还是很甘冽,但却少了灵气。

  一个游方的道士,手持着‘斩妖除魔’的布幅,一步三摇地在这小山村里兜揽生意,询问哪里有恶鬼,哪里有妖魔?

  老农笑呵呵的摇头不语,倒是有几个年轻后生一脸好奇地瞅着那游方道士腰间挂着的桃木剑,那上面居然还有点残余的灵气。

  “歪理邪说,蛊惑人心!如今圣明天子在位,我大秦泽被千里,赫赫武功,万邦来朝,一切妖魔鬼怪,牛鬼蛇神,自然消饵,别以为这穷乡僻壤的乡下人就可以好好糊弄,老夫读圣贤书,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万邪不侵!都给我滚回去,今年的秋试在即,你们还敢闲散了心思?”

  白发飘飘的夫子挥舞着戒尺,把几位后生赶走,留下了一脸落寞的游方道士,貌似,如今捉鬼除妖的生意也不好做了呢!

  封若远远看着,却是想掩面大哭一场,曾经的镇天宗啊,这就是镇天宗第三百九十八代掌门么?那么多叱咤风云的修道高手呢?那掌门信物,就被如此随意地悬挂在腰间么?

  封若终是没有上前询问,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尽管那位年轻的,甚至是有点油嘴滑舌的镇天宗掌门大叫着他们二人很有仙缘,要收他们两个当入门弟子。

  沿着光秃秃的石山向上攀登,那老农之前介绍过,故老相传,这座石山在许久之前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从此之后,此山草木不生,邪门的很。

  那游方的道士却是始终没有死心,紧紧跟在后面,一边大叫着他身为镇天宗掌门的真实姓,却不知他脚下踏着的,正是镇天宗的真正山门!

  这曾经的接天峰上早已无一丝生灵气息,连一根草都欠奉,风景更是不用多说,但封若还是一步一步登上石山的最高处,料想,这里应该便是剑心小谷的位置吧!

  “喂,你们两个,莫非也是修道之人?”

  至此时,那游方道士终于不再大叫着要收入门弟子的话了,方才一路跟来,封若和倾澜轩虽然没有显露神通,但是在这没有道路的石山之上健步如飞,却绝对不是凡俗之人可以做到的,其实封若不想打击他,这个所谓的镇天宗掌门不过是炼气中期而已,连辟谷都做不到。

  “你说你是镇天宗的掌门?那你可知这镇天宗的过往?”

  封若转头,微笑着问道。

  “呃——”那游方道士抓了抓头发,有点尴尬,“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只是小的时候,一个混得比我还惨的老道士摸了摸我的头,说是骨骼清奇,乃修道奇才,然后我就跟着他成了所谓的掌门,修道之术没有学到太多,反倒是坑蒙拐骗,学了个样样精通!这些年来在江湖上四处游荡,我倒是见过几个和我差不多的家伙,自称什么九神宫的嫡传弟子,但我想,这多半与镇天宗一样,是个无中生有,瞎编出来的名头吧?”

  “哦!如此,你那师尊呢?”封若有点失望。

  “哎,他老人家早已仙去多时,只留下我一人在这世间受苦!”那游方道士言语中颇有些凄切伤感之色。

  “多谢了!”封若拱了拱手,望着那游方道士,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帮一下的念头,如今苍梧界的确是不适合修道了,天地灵气会越来越稀少,也许几千年之后,连如今这点天地灵气都没有了,现在这游方道士还能勉强修炼到筑基期,但是那个时候,估计连一个踏入练气期的人都不会存在,所以帮与不帮,都不重要!

  算起来,这应该是九绝留下的手段,他把苍梧界所有的灵气之源都抽走了,虽然是让苍梧界的凡人无法再修炼,却也避免了他们沦为昊天魔尊的分身的命运,也不知这对于这芸芸众生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这一切与封若越来越遥远,却是不可争辩的,他记忆之中最后一点留恋,也消散了。

  “我们走吧,九绝此人,实在是太厉害,还好他是人类,这苍梧再无一点波澜,对修道者是祸,对数亿凡人却是福,如有选择,今后我不愿再与他为敌,且看他与昊天魔尊两个人厮杀吧,这场纷争,我已无意介入!小轩,你认为呢?”

  封若淡淡地道,是的,一直以来,他都是把昊天魔尊当成潜在的威胁,悬在头顶上的危险,所以,他每每行事,都是要将昊天魔尊当成致命的生死大敌。

  但现在看来,这着实没有意义,昊天魔尊应该是不死之身,谁也杀不死的,他封若也不能,以他如今的实力,再苦苦修炼一百万年,还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因为想当初浑天神尊那么强大的存在,都无法彻底灭杀他,他能比得上一位神尊么?

  更何况,封若每每回想当曰他通过轮回天梯返回七十五万年前一事,他就觉得在暗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艹控这一切!

  试问,他能够通过轮回天梯见到昊天魔尊,那么,那位亲自打造轮回天梯的浑天神尊,以及第一代紫曜天君,他们又何尝不知?他们一定知晓昊天的一举一动的,但他们为什么没有动手?

  之前封若没有去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明白了,一切应该都是与昊天魔尊所打造的第九件半神器有关,所以双方陷入了僵局,有这第九件半神器在,昊天就是不死,谁也杀不死!

  但是另外八件半神器却是被浑天神尊等控制着,昊天想翻身重新再来,却也是绝对不可能,既然如此,类似他封若,还有九绝,其实就是这些大人物眼中的牵线木偶啊!

  那么,他还挣扎个什么?难道他要牺牲无数载光阴,无数精力去修炼,仅仅是为了完成那些大人物所赋予的木偶使命么?

  难道这世间就没有更美好,更值得他去关注的事物么?

  难道他非得把自己的爱人,亲人,至交好友,全部都卷入这一场注定是个笑话的漩涡之中么?

  不,他不会这么做,昊天魔尊与他再无关系,那些隐藏在幕后看热闹的老混蛋,就让他们见鬼去吧!

  如今见到了苍梧界的沧海变桑田,他封若无能为力去更改什么,但他绝对不会再让身边的人也变成永远的回忆!

  如果他早知道苍梧界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一定会尽可能的安排好蓝凌,廉苏等那些朋友的归路,现在,他想弥补,却是一场奢望,他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在天地灵气剧变之后,蓝凌和廉苏等人是否还会有机会修炼到渡劫飞升的那一刻?

  这是他的错!

  永远都无法弥补!

  他甚至都不知去何处寻找蓝凌和廉苏的踪迹,或者,是她们的荒魂!

  “好!我听你的,阿封,不管如何,一切还有我,还有姐姐,还有我们啊!”倾澜轩握住封若的手,轻声道,这一路上她一直都没有言语,因为不需要说什么,封若的伤感,何尝又不是她心中的无奈和遗憾!

  这种沧海桑田般的变幻,于凡俗之人毫无影响,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可以永生不死之人,却是一种煎熬和痛苦,反倒是那些恩恩怨怨,成了一场单薄的笑话。

  “小轩,谢谢你,我们回家吧!”

  封若感激地一笑,像是卸去了千万斤的重担,转而,他又对那听的如坠云里雾里的游方道士微笑道:“年轻人,你也回去吧,你可以坚持你师尊的遗训,也可以放弃这一切,你还年轻,还能有一番事业,送你一句忠告,修仙之缘,飘飘渺渺,若无福消受,还不若回家孝敬白发苍苍的父母,娶一个贤惠的女人传宗接代更划算一些,至少,千百年之后,你留在这世间的,不再是烟云,或许还能享受子孙的一点香火!”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