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后记
  怜秀秀胸前柔嫩白细,弧度完美,形体圆滑,而又弹跳绵软的妙物被李怜花的一双魔掌用力揉搓摸,不断使它们随其心意变幻形状,从酥肉嫩尖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娇俏迷人,清秀可人的美人儿浑身如被电殛,颤抖连连

  而在李怜花进攻怜秀秀的同时,在她身旁的虚夜月也挺起了如雪似玉的傲人双eg,从后面抱住她,在她嫩滑如丝的粉背上缓缓厮磨起来,一阵又一阵的电流,让两女都为之痴迷,为之魂销

  李怜花审视着近在咫尺的俏颜,俯身探首,xi吮着眼前颤抖的如花柔唇,张口吐舌,用力把舌头深入怜秀秀香润的檀口中,吞津饮液

  “啊……”怜秀秀檀口微分,轻启发声,流逸出表示身心愉悦的甜美哼声,她忘情的伸出自己柔嫩湿滑的丁香软舌和李怜花的舌头激烈缠绕,情缠绵

  李怜花双眼泛着邪魅的赤色样,看着眼前的怜秀秀,黄纱披肩,淡黄纱绫豆绿滚边的对襟外袄,别出心裁地加了几条丝带,系在胸前,勾勒出了一对挺拔的,高挑的身姿,丰腴的体态,眉目如画,琼鼻灵秀,秋眸似水,那眸底有股深深的媚惑,鼻间传来一股似兰似麝,那是让人心醉神迷的女儿家幽香

  在李怜花一双技巧高明的魔旁手施为之下,怜秀秀那娇俏迷人,柔软滑腻的毫无遮掩的完全展现在他和虚夜月的眼前

  李怜花眼中赤色大盛,迫不及待的俯身上去,温柔的抚摸着她柔美的娇躯,那浑圆握在手掌中,就像柔软洁白的棉花,那色泽和香味都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秀秀,看来先吃你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李怜花俯身在怜秀秀耳边,轻声的喃呢,腰间却没有停顿,微微一用力,深深进入她的s处

  由于天生身材娇鞋怜秀秀私密之处那紧凑的感觉让李怜花忍不住闷哼一声,脸上露出沉醉之色

  在李怜花一阵强而有力的激烈冲刺之下,怜秀秀雪白柔美的娇躯,如浩瀚大海狂潮中的一艘小舟,摇摇晃晃,春情满脸,媚眼如丝,呻吟连连

  被浪翻涌,春色无边

  玉门开合,桃露飞溅

  怜秀秀欢呼喜悦的呻吟越渐高昂,李怜花狂猛有力的深入冲刺,让她在两人紧紧贴合的一刹那,有一种身体被整个贯穿的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愿意想

  随着时间的消逝,李怜花越来越兴奋,内心的火焰益发炽烈,先前被挑起的y火彻底爆发出来,奋力扭动,快速动作,异常的充实和满足感,让怜秀秀幽深之处快感如潮

  终于,不断积累的快感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怜秀秀的柔软滑腻的娇躯一阵剧烈的颤抖,旋即僵硬,仿佛时间在这一刻被生生凝固汪了

  当怜秀秀的娇躯软瘫在李怜花身下,美眸紧闭,神昏智迷,就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好色男人将目标转移到身材丰腴高挑的虚夜月身上

  李怜花转过头来,眼睛向虚夜月看去,只见此时的她盈盈美眸中早已欲波横流,口中更是娇喘吁吁

  胸前的一对玉兔异常的挺拔,犹如两颗熟透的水蜜桃,迫不及待要和好色男人打招呼

  她的线条出奇的柔美,粉脊玉背有如凝脂酥酪,冰肌雪肤里透出一层淡淡的胭脂之色,一身细腻的肤宛如羊脂白玉,泛着醉人的光华,看的李怜花一阵目眩

  看着虚夜月的身体,光滑的如同洁白香甜的奶油一般,又似弱不禁风弹指可破,让人心生怜惜

  她高耸前的两点嫣红,一如盛开的山茶花,在山头顶着微风,轻轻地抖动,下边芳草萋萋的三角洲更是泛着迷人的诱惑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高挺的美臀和细小的腰身,加上丰腴的s胸,前凸后翘,完全是的s形曲线

  如此娇艳的美女娇躯,在自己面前横成,李怜花如何还忍得赚再说也没有忍的必要

  李怜花猛的扑了上去,就像一头捕食的猎豹,舌尖在她耳边轻轻舔舐,引得虚夜月娇颤连连

  感受着虚夜月在自己身下蠕颤扭动的玉,楚江南心中赞叹道:“好敏感的身体,真是一个妙人儿”

  李怜花的大手上也不曾空闲,伸手将虚夜月胸前那对傲然挺立,高耸如云的圣女峰抓在手里

  光是看着就已经惊心动魄了,摸起来李怜花才发现竟比怜秀秀大了整整一圈,难以掌握,好色男人内心激动不已,用力的揉捏挤压,变幻出各种形状

  顺着虚夜月娇躯动人的曲线,李怜花的一双色手从鼓胀浑圆的胸,向下落到她纤细如柳的盈盈腰肢,越过丰腴肥美的雪臀,来到了神秘的s处

  李怜花不用手摸也知道,那里已经洪水泛滥,灾情严重了,眉眼含春的虚夜月早就眼巴巴的等好色男人去救灾泄洪了

  “要,我要……不要再逗人家了……快给我……”虚夜月再也忍不住内心燃烧的y望,不顾羞耻的向李怜花求欢,“你这坏人,刚……刚才……啊……只……只顾着秀秀……啊……却……却把人家放半边……啊……快……”

  “我本来就是坏人,不过……”李怜花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眼中透着肉欲和情火的光芒,故意停顿了一下,李怜花拉长声音,调羞道:“不过这可不能全怪我,你看,谁叫你身体这么敏感……”

  “呀!不要说了……羞死人了……”说到斗嘴,就算李怜花绑着手脚,而虚夜月上下两张嘴齐上阵,也不是他的对手

  “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嘿嘿,我不用嘴,但我用手做总可以了吧!”李怜花将虚夜月丰腴的玉放在神情迷茫的虚夜月娇躯之上,让她们两个变成素颜对臻首,两具同样湿滑的玉上下缠叠起来,“美人儿,好好亲吻秀秀……”

  李怜花的声音仿佛带着异样的魔力,虚夜月耳中响起男人蛊惑的言语,身体却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乖乖的应声张开自己柔.$$软的唇瓣,吻上了怜秀秀丰润香甜的樱桃小嘴

  连续的泄身,使得完全失陷在无限快美之中的怜秀秀根本转不过脑筋,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没有思考的空间,她的娇嫩润湿的嘴唇本能的张开,迎接虚夜月轻轻滑入,不断翻卷的香e

  虚夜月和怜秀秀两条柔嫩滑腻的火热的缠绕起来,粉红色的丁香软舌在两个美人香润的檀口中进进出出,来来回回,你来我往,有共有守,一派惹火朝天,缠绵悱恻的香艳景象

  她们雪腻的娇躯紧紧拥抱在一起,两条湿润粉舌互相用力的舔砥,吞津饮液,感到彼此的香液融化在一起

  李怜花笑一声,嘴角那抹勾起的邪弧更大了,随着他从虚夜月身后猛烈的进入,她娇躯倏颤,一声脱口而出的哀呼却被怜秀秀封堵在檀口中,化作秀挺瑶鼻溢出的一声娇哼

  看着阵阵雪白耀眼的乳波臀浪在自己的眼前不停晃动,李怜花体内的y望彻底引爆

  李怜花突然狂笑起来,脸上露出y邪的笑容,手指突然插入那两瓣柔软滑腻的深邃臀缝之间,碰触到那已经微微绽放开来的菊花蕾

  “呜……啊……”虚夜月忘乎所以的尖叫一声,忍不住仰起螓首,黑色的秀发在空中疯狂舞动

  “月儿,你的身体既然如此敏感,那肯定也能得到更多的快乐……”李怜花邪笑一声道

  李怜花哈哈大笑声中,大手高高举起,重重落下,“啪”的一声,虚夜月痛呼一声,肥美的臀肉随即漾起的肉浪

  痛过之后,虚夜月.$$的身体却涌起一股异样的快感,她的美臀竟不禁轻轻摇晃起来

  李怜花用力分开叶紫苑丰硕的雪臀,y邪的双瞳看着那中间那道深深股沟,以及那暴露在他眼中,微微绽放的菊门秘花,就像一朵成熟的秋菊,颤动不已,好像是在招蜂引蝶,诱e摘采

  李怜花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的邪笑,紧紧抱住了虚夜月纤细柔软的蛮腰,慢慢埋进了那道深深的深沟……

  ...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