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百三九 子午寒潮

百三九 子午寒潮

  这一次焦飞不用祭炼法器。只是恢复法力,精力,只静坐了一日两夜,就把精力恢复足满。

  这次焦飞再次上路,就不敢那么急躁,豁尽法力去赶路。飞行一日之后,必定要停下来歇息,随时保持真气,法力在最充沛的状态。最后一段路程,更是把大海鳅放了出来,让蛤十一操舟,木恩指路,自己在船上打坐。

  这也是焦飞谨慎之处,每一道地煞阴脉都珍贵无比,很多道杂两家的门派,都会选一处有地煞阴脉的地方开派立宗。虽然荒木道人说过,黑风岛亘古无人,但是焦飞也不敢全信,毕竟荒木道人上次来也不知是几百年的事儿了,难保不会有什么变化。焦飞可不想凝煞不成,却招惹一群仇家。

  大海鳅在海上乘风破浪数日之后。按照荒木道人的指点,黑风岛已经遥遥在望。这座大岛有数百里方圆,岛上有一座高山,虽然比起陆地上的山峰来也不算甚高,但也拔地而起数百丈,颇具气势。在黑风岛的周围,笼罩了一团凝聚不散的旋风,把整座岛都笼罩了起来。

  这团旋风是玄霜阴煞和海上空气交融,从而形成,故而黑风漫卷,显得十分奇特。这座岛屿也是因此而得名。按照荒木道人的说法,海外这么远的地方,几百年不见得有人路过,他知道黑风岛也是因为去拜访一位长辈,敲路过这里,那位长辈指点,才知道这座岛的名字。

  不过荒木道人的那位长辈,也是一个人独自修行,因为法力不够凝练元神,早就坐化多年了。荒木道人自从那位长辈坐化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据他说法,这里除了他跟那位长辈之外,从未有别人知晓,孤悬海外,千百年无人去过,地气浓郁。

  焦飞远远望去。倒也信了七八分,心头暗忖道:“别的不说,光看这亘古不息的黑风,就可以猜测的出来,这黑风岛上的玄霜阴煞是如何浓郁,比滚龙陵的真龙煞要浓郁过十倍不止,正合我天河正法凝煞之用。”

  虽然黑风岛外有天然护住岛屿的黑风,但是对焦飞这样的道术之士,却全然无用,焦飞甚至也不用什么法器,只凭了自己的本事,就能在大海鳅的周围数里方圆改变天象。他初进阶到了炼气第三层感应的境界,已经能把方圆百步之内天地元气主宰,现在修为更厚,已经能把三百步内的天地元气操弄于掌握。

  这团黑风才一接近焦飞,就被他的天河正法法力化去,焦飞甚至能隐约感受到,黑风中蕴含的一丝一忽玄霜阴煞之气,都被他丹田内的螺旋天河吸收,渗入了几滴一元重水之内。只是这些黑风中蕴含的玄霜阴煞之气实在太过稀薄了,就算焦飞全部收走。也不足凝煞百滴一元重水之用。

  闯过了黑风,忽然眼前一亮,焦飞只觉心头畅快,再也难言难述。历尽千辛万苦,才终于寻到了黑风岛,数十万里征途终于到了终点,由不得这位少年心情不荡漾。

  焦飞一声长啸,弃船登岛,伸手指一按眉心,把道心纯阳咒引了出来,形貌也化为一个眉毛头发都色做淡金色的儒生,一身长袍飘飘,说不出来的华彩冲霄。借助道心纯阳咒提升了修为,焦飞轻轻一步,就跨出了百十丈,两三个时辰之后,就走遍了全岛。玄霜阴煞便黑风岛上的那座山峰的背后,焦飞走这一遭,并不是为了寻找玄霜阴煞,却是为了查看这座黑风岛上的境况。

  虽然他一上岛来,就觉得此地不似有人居住的模样,和荒木道人说的一般无二,果然是孤悬海外,无人来去。但他生性谨慎,还是要亲眼看上一圈,心底才落实。

  “这黑风岛上鸟兽也不多,看来我在这里凝煞的三年五载,是不会有人来打扰了。”

  焦飞十分满意这黑风岛上的景象,这才一纵身飞往黑风岛上唯一的那座山峰。在玄霜洞前降落下来。焦飞才一按落遁光,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玄霜洞直径十丈,骨朵朵的冒出无穷的黑气,这股黑气森寒无匹,比他修炼到了第四层的黑水真法炼就的玄冥真水还要寒凛一些。

  焦飞虽然有道术在身,也感觉有些寒冷,不过这正代表了这股玄霜阴煞浓郁无比,积聚了几千万年,也不曾有人来收三。

  “有了这股玄霜阴煞,我凝煞大成之后,修为定能暴增十余倍,只要寻到冰魄神光的修炼法门,或者得手玄冥总决,便能奠定日后丹成一品的雄厚根基。”

  焦飞把丹田中的螺旋天河中的一元重水飞出一滴,在空中丢溜溜乱转一气,这滴一元重水在焦飞的驱使下,不住的吸收玄霜洞内放出的玄霜阴煞之气,不旋踵这一滴一元重水,已经通体被沾染成了黑色,浓黑如墨,跟玄冥真水有的一拼。

  道门中凝煞不似炼罡,还需要特别的心法。只要本身修为的道诀,便能够凝煞了。盖因为地煞阴脉都是聚集一处,纯粹凝练,只要吸摄到丹田中,和本身真气融合变成。但是乾天罡气却是无数股纠缠一起,若无特殊心法,勾引来的乾天罡气就驳杂不纯。炼罡不成还在其次,弄到真气逆冲,罡煞反震,那才是危乎哉!

  焦飞的天河正法虽然是道家一等一的法诀,但是他凝煞的这一关也不敢轻忽。毕竟这一关。干系到他日后的修行,错了一步就是追悔莫及。故而焦飞并未着急凝煞,而是只用一滴一元重水来吸摄玄霜阴煞,要先熟悉一番,凝煞的诸般步骤。

  把这滴吸收足了玄霜阴煞的一元重水又收回丹田,焦飞运炼天河正法,便在这玄霜洞前慢慢体会起来。大约两三个时辰之后,焦飞心念一动,刚才的那滴一元重水又飞了出来。不过这一次这滴一元重水中只有下半部凝聚了一丝黑气,上半依旧如故,焦飞微微一笑道:“刚才吸摄的玄霜阴煞,还未足把我这滴一元重水满溢,看来凝煞的功夫还要细致的来。”

  焦飞又把这滴一元重水飞起,在玄霜洞口吸摄玄霜阴煞,过不许久,这滴一元重水又复化为浓黑之色,焦飞收入丹田再运炼了二三个时辰,飞出来时仍旧有一半不曾吸足煞气。如是运炼了七次,这滴一元重水才通体如墨,隐隐有了一层黑气萦绕。

  焦飞试验出来,一元重水凝煞的极限,这才含笑飞出了七八滴一元重水,如前一般缓缓凝煞。

  如是说炼气的功夫,其他的几步都看的是道心,这凝煞一步,却看的是耐心。只要稍有耐不住枯燥,凝煞的功夫错乱了,当时不会显露,但是在日后的修行中,便会一一展现出来,且是再也没法弥补的缺憾。

  焦飞缓缓入手,不急不躁,正是道门正宗气象。

  焦飞这一次吸摄煞气不过半个时辰,玄霜洞内就发出隆隆之声。焦飞心中惊讶,忙收了天河正法,飞身起来,然后便看到玄霜洞中冲起一条黑龙般的旋风。到了高空中也是凝聚不散,反而越来越猛恶。这道黑气一出,黑风岛上就寒气骤盛,处处都结出了冰凌来。也亏得焦飞有操弄天象之能,又见到不好,飞的甚远,这才没有被这股寒潮波及。

  焦飞为了来黑风岛凝煞,在天河剑派也做足了功课,但是却从未听闻过,这玄霜阴煞还会喷吐寒潮出来,这一股黑气肆虐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消歇,缩回去的时候,把岛上的寒气席卷一空,黑风岛上这才又复暖和了几分。

  焦飞见了这般异象,有些惊疑不定,本来他还想深入玄霜洞内,找玄霜阴煞最浓郁出修炼,见到这股寒潮之后,心中盘算,自己虽然有法力护身,玄冥真水也是极冰寒的真气,但还真未必能承受的住,这股凛冽无匹,来去毫无征兆的寒潮。

  “我还是暂且小心些,莫要一时莽撞,坏了修行。”

  焦飞计议已定,就在玄霜洞前修炼,也不去深入洞中。

  他凝煞几日,便再修炼天河正法几日,以期让真气再浑厚些。这般日子说来无甚可记,每日都做的是同样功夫,黑风岛上终年为黑风笼罩,气候如一,加上子午二时那股寒潮便会出现,弄得这座海岛总是寒冷阴潮,倒也说不上寒来暑往。焦飞凝煞之余,亦在苦修天河正法,他虽然才把三百余滴一元重水凝煞成功,但因为天河正法修为进境,丹田中积聚的一元重水不少反增。只是纵然他得了黑水真法之助,天河正法修炼到此时也终于到了进无可进的境界,丹田之内算上已经凝煞成功和还未凝煞的,总计有三千六百五十滴一元重水。焦飞在炼气第三层感应的境界,所积聚的真气,远超前贤,可说得上是他这一级数,所能积聚真气最为雄厚的一人。

  光阴如白驹过隙,忽忽就是年余过去。

  这一日焦飞运炼天河正法之余,忽然忖道:“我在玄霜洞口凝煞年余,已是深悉玄霜洞里子午寒潮的威力,凭我现在的功力抵抗住子午寒潮不难。如今玄霜洞口冒出的玄霜阴煞已经转衰弱,该是深如玄霜洞的时候了。”

  焦飞虽然才凝煞不过十分之一,但是他的真气雄厚,远过普通修士,已经勉可驾风。当下焦飞也不用外力相助,轻轻一跃,跳入了玄霜洞中。这地煞阴脉的地穴十之**都是直上直下,纵然有曲折,但大体方向不变。焦飞运起天河正法,足下油然盘旋起一团黑风,护住了他的身形,慢慢往下落去。

  每下落一丈,玄霜洞内的寒气就盛了一分,焦飞飞落二三十丈,纵然有煞气护体,也有些禁受不住了。这凝煞的时候,又不能用法器护身,把煞气隔绝在外,虽然不受寒气侵蚀,却又如何能够凝煞?焦飞暗道:“我这还是拣选了子午寒潮间歇,寒气最弱的时候下来,若是子午寒潮来了,不知还要有多冷哩!”

  焦飞足下黑风一缓,忙飞了十余滴一元重水出来,便在这玄霜洞中凝练煞气。如今焦飞的丹田中螺旋天河,中间的一点已经全数转为纯黑,他没凝练一滴一元重水的煞气,螺旋天河中就又黑了一分。若是他能把**的一元重水全数凝煞成功,这道天河便会化为滔滔黑水,寒凛无匹。

  焦飞修炼了五六个时辰,玄霜洞的寒意越来越盛,他算计子午寒潮即将喷发,忙把黑风一卷,想要离开玄霜洞。只是他临去的时候,惊鸿一瞥,居然在玄霜洞的下方,隐隐看到了一个人影在晃动。焦飞心头一惊,但是时候已经无多,子午寒潮即将喷发,他不敢久留,忙驾风飞了上去,只留下了老大一个疑问在心头。

  “这玄霜洞中如此寒冷,如果我不是修炼过黑水真法,光凭天河正法的修为还下不来,只能在上面洞口处凝煞。若是修为比我高的,他躲在下面作甚?这玄霜阴煞浓郁无匹,可不曾有人凝练煞气过!”

  焦飞在洞口处等了片刻,子午寒潮如期而至,这股寒潮阴寒无匹,就算是炼气五六层之辈,若是功法不能克制这股寒潮,亦是抵御不住的。焦飞等待子午寒**发过后,心中终是放不下那件事儿,把六阳封神幡抖开,护住了自身往玄霜洞中飞去。他在玄霜洞外凝煞许久,还真没有试着深入其中过。

  这番仗着六阳封神幡护身,焦飞一落千百丈,果然看到了那个人影,正在玄霜黑气中飞舞,焦飞运起黑水真瞳关窍,只见这人亦无面目,亦无身材,只是约略有个四肢躯干的模样,别人视作畏途的玄霜黑气,就算焦飞也不敢尝试,他却乐在其中,愉悦鼓舞。

  焦飞看来看去,也觉得这个“东西”不似个人!心中奇道:“难道玄霜阴煞之中,也有类似真龙煞中的精煞么?”读好书,请记住读书客中文网唯一地址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