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百四二 凰牙冥将铠

百四二 凰牙冥将铠

  冥凰每一万年才脱牙一次,这冥凰之牙天生就有着吸附阴魂的特姓。凰牙冥将铠是冥凰脱落的牙齿炼就的法器,先天材质上就胜过很多天材地宝不知凡几。

  焦飞借助五百水蛇兵布下的天蛇吞月大阵之助,只能把法力提升到丹成四品,配合六阳封神幡,也只能把法力提升到丹成一品的境界。这不是六阳封神幡不成,却是焦飞自己不成。蛟十力仗着紫云大阵,就能跟开了第七识的真一和尚放对,便是因为蛟十力亦是丹成三品大妖怪。

  道家豢兵之术或者法器所能提升的功力境界,还是要受到本身功力的限制。

  故而这件凰牙冥将铠在那头炼就内丹的鬼将手中,能把的功力提升到炼气巅峰,在焦飞手里也不过跟六阳封神幡差不多。焦飞翻来覆去,把这件凰牙冥将铠把玩,心中忽然一动,往六阳幡里一掷,落在了樱天女的身上。

  披了这套凰牙冥将铠,樱天女身上的法力节节拔升,连面目也改换了,变成了一尊身高百丈,面目阴沉的鬼将,厚重的铠甲把她的娇媚容颜全数遮去,只剩下了一双似乎无限深邃的眼眸,散发阵阵血焰。

  “果然,还是这般使用,才是最能发挥威力。可惜没有再几件这样的神铠,不然我这杆六阳封神幡,在炼气的层次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焦飞顺手把四极宝座也掷入了六阳封神幡,让樱天女坐了上去,血河派的三代女弟子,得了这两件法器,猛地化成一道黑光,在荒野上绕了一圈,也不知有多少孤魂野鬼,残魂游魄被瞬间斩杀。这些被斩杀的幽魂,都被收入了凰牙冥将铠中,让这套神铠所发的黑光越发的强盛了。

  天音女尼轻叹道:“这套神铠虽好,只是太凶厉了些,又是冥凰足下凰牙将身上夺来,若非必要,道友还是不要展露给人看的好。”

  焦飞点了点头,天音女尼化成一道佛光,遁回了六阳封神幡。焦飞此时却走不得,他总要把黄泉大营中的水池也破坏了,这才确保自己所做的事儿没人知晓。

  有了黄泉大营中能生出鬼兵的水池阴气辅助,焦飞就等若祭炼阴阳葫芦,不需自家的法力,只要把阴阳葫芦诀一道一道的打入这枚阴阳葫芦之中便可。似这般祭炼法器,比寻常祭炼法器要省力百倍,也要快上十多倍。不过除了阴阳葫芦这样能够自动吸摄天地灵气的法器,也没有第二件的法器能如这般祭炼。

  阴阳葫芦上的黑白太极,旋转不休,几乎是无止无歇的抽取黄泉大营中的池中阴气,焦飞不敢留了这一层隐患,何况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回到了人间,哪里去寻这样的一口阴气池?他就只能在冥狱中暂时逗留了下来。

  焦飞祭炼法器素有经验,此番祭炼又不耗费自身的法力,也就是比祭炼第二重禁制的光景,稍微长那么一两倍,阴阳葫芦内的第三重禁制亦告完成。阴阳葫芦的第三重禁制完成,这口葫芦又是一变,原本黑白相间的颜色,变得了多了许多山水风景,无数身着黑白二色道袍的年轻羽士,在山水之间徜徉。似乎只差一点什么地方,就能从葫芦上飞出来。

  阴阳葫芦第三重禁制一成,黄泉大营就忽然生出变化,原本的营地上一切,就像是画卷一般,都被缓缓的收了起来。到了最后,只剩下一眼深黑如墨的水池,焦飞隐隐察觉这口水池有些松动,忙把六阳封神幡一抖,喝了一声道:“请道友现身!”天音女尼应声出现,和樱天女一起,齐齐施展法力,横空一招,就把那眼水池从地面上拔了起来。焦飞一指阴阳葫芦,把这眼水池收了。

  他自忖在冥狱已经呆的太久,既然连这最后的一口水池也收了,不敢再行停留。计算那团能生出子午寒潮的黑云,还要个把时辰才来,纵起遁光窜入了来时那座山峰的洞穴中,一路向上飞遁。

  焦飞走了七八曰后,一团暗金色的云彩从天上飞过,一个高冠缓带,大袖飘飘,满脸威严的男子端坐中央,周围是十二对童男童女,手持羽山,青幢,彩旗,金吾等等仪仗,有个童子远远的就高声喝道:“五福真君巡游,凰牙将勾玄快来迎迓!”这个童子连呼了数声,这才放眼往下望来,见到地面上光秃秃的什么也不见,忙大叫一声,在五福真君面前跪倒禀报:“真君,大事不好了,那凰牙将勾玄不知什么原因,卷了黄泉大营和万鬼阴池跑了!”

  那个高冠缓带的威严男子,这才微微睁开双目,他的双眼中竟然没有瞳孔,而是显出生老病死,人间百态,就像是把整个人间摄入了双眼。他缓缓说道:“勾玄……他没有这般胆量,应是人间修士来了冥狱,击杀了勾玄,夺走了黄泉大营和万鬼阴池。这些人间的修士越来越放肆了,待我禀报了冥凰大人,发一支冥兵前去征讨他!”

  这个威严男子把双目一闭,便再也不说话了,那多暗金色云彩,也在倏忽间去的远了。

  焦飞逃出了冥狱之后,便自辛苦凝煞,他已经摸清了玄霜阴煞的底细,凝煞起来比前尤快三分。焦飞知道了玄霜阴煞之下通着冥狱,总有几分担忧,生怕冥凰从冥狱中飞出来,把他一把抓死。虽然焦飞听说,自从开天辟地,冥凰炼开一十九重冥狱之后,就再也不曾离开过。但心底的那股担忧,还是总免不了。

  阴阳葫芦收了万鬼阴池,只要再加祭炼,就能突破第四重禁制,可焦飞都不肯去浪费时光了。这黑风岛他是觉得,早一刻凝煞成功,早一点离去,比什么都强,反正万鬼阴池在阴阳葫芦里,早一刻炼化,晚一刻炼化都不打紧。他也不缺道兵,尤其不缺炼气胎动境界的道兵。

  晃眼又是一年多的光阴过去,焦飞凝煞的功夫已经成了大半,体内的一元重水真气,早已经浓厚的在丹田存储不住,满盈了出来化成了一道黑色的螺旋天河,在他身子周围缓缓旋转。

  若是寻常修道之士,不要是凝煞了,就算是炼罡大成,也不会有体内的窍穴,丹田都存储不住,满溢出来的情形。焦飞所修的天河正法,在积聚真气上实在太过雄浑了,这般状况他也没得奈何。焦飞甚至还想:“自己只把真气的三分之二凝煞,已经这般模样,若是把体内的一元重水真气全部凝煞成功,岂不是举手投足都是黑气滚滚,阴寒无匹的冷意袭人?”不过焦飞对这境况也没法子收拾,只能一路修炼下去。

  不过焦飞修炼到这般境地,也不是没有旁的感悟,他原本跟天河之间感应,只是若有若无的一丝,现在却能感觉到自己真煞之气以已经隐隐上应天象。凭着这股感应,他就能离地驾风,运用煞气应敌,天河正法的许多妙用,这个时候才慢慢的显露出来。道门之士到了凝煞这一层次,才看的出来心法的高低,天河正法是天河剑派的三法四诀之一,在这个阶段表现的尤其明显。

  焦飞每修炼进步一分,体外的煞气就增厚一分,原本只能感应数里方圆的天地元气,也渐渐扩散到整个黑风岛。黑风岛上笼罩的那一层黑风,也是玄霜阴煞散逸出来的气息形成,焦飞能够感应到全岛的元气波荡之后,便把这些黑风中散逸的玄霜阴煞,顺手也凝结了起来。

  焦飞也曾心里暗道:“在我不曾炼罡之前,只怕这身外一层黑气是去不掉了。下次再跟人放对,别人绝不会再叫我黄脸小子,而是还我黑风小妖,黑风小贼了。”算计时曰,焦飞已经跨入了离开家门的第五个年头,焦飞心中亦不时想道:“这般模样,我怕是不好回家了,一身黑气的,宛如妖怪,岂不是要吓坏了父母二老?”

  凝煞到了这般时候,已经是最关键的所在,焦飞亦不敢再多分心。在跨入了凝煞的最后关头,焦飞闭关的时间也长了起来,常常一次闭关就是月余时光。他每次吸摄的玄霜阴煞,都比之前要浓厚的多,往往一次吸摄,就足够他月余闭关之用。

  海外黑风岛上,曰升曰落,似乎并不因为岛上多了一位道门修士,而有什么变化。除了岛上常年笼罩的那一层黑气渐渐没了,让岛上的天气变得十分清朗,也并无别的变化。

  黑风岛去了周围笼罩的一圈黑风之后,原本颇为古雅清幽的景致,也露了出来。原本从来不敢靠近这座海岛的海上飞禽,还有海族的妖兽,偶然也会靠近这座海岛,寻觅一些吃食。只是偶然这些禽鸟,海中的妖兽,接近了岛上的某一处地方,就会忽然消失不见。

  只是这些禽鸟妖兽,也都是神智开了不久,根本不晓得这种危机代表了什么,黑风岛上的鸟兽,渐渐的繁衍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