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百四六 青极宫

百四六 青极宫

  祖神荼入魔之后,银威肆虐,海外诸派人心惶惶,纵然是宗门在大荒岭的那些家,也怕祖神荼忽然来袭。虽然现在祖神荼还不敢来犯大荒岭,但谁也不敢保他就永世不来,把门中要紧的晚辈送去青帝苑,总是安全些。

  焦飞暗自嗟吁,不过祖神荼能在空海手下几次逃走,一身神通只怕是到了极为可怖的地步,纵然还未能炼就元神,只怕也远超普通的炼气第九层的大修士。焦飞自己才是炼气第四层,就算有几件上品法器,也没本事伸手这件事儿。他也只能听过就算,还不至于一腔热血的出海去屠妖除怪。

  那青衣童子带了焦飞等四人,回转了青帝苑,那青帝苑极为广大,占据了大荒岭十分之一的地方,也不知东极青帝在青帝苑中设了多少重禁制,从天空望去,青帝苑与普通山景无异,但是一步一变,越是往青帝苑内飞,景致变化就越快,显然在外面看到的都不是真景。

  焦飞暗道:“若是我自己来闯,凭了黑水真瞳能破出法术的特姓和天蛇吞月大阵通行五行,诸般大阵的能耐,最多也就能闯进来一二十重。不过这青帝苑外围禁制阵法,少说也有数百重,怕是元神级数的高人也不能通行无阻!”

  青衣童子所用的灵符,显然有通行阵法之妙,带了焦飞等四人,飞过无数重大阵,在一座宏伟之极的大殿前落下,此时这座大殿前已经有了一百余名年轻的童子和女孩儿,有十多名青衣童子正在一旁管束,见到这个青衣童子,有人招呼了一声,问道:“燕精儿,你怎么才来?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青衣童子燕精儿笑道:“我的路最远,当然是最后到,若是我跟你换了,现在便是你才来。”

  那十几个青衣童子表情各不相同,有两三个和燕精儿关系似乎不错,都迎了上来,其他的青衣童儿都冷冷的不大理睬他。燕精儿也不在意,对焦飞他们说道:“你们也去跟那些人一起,待会有人来挑选,选不中你们,我还要送了回去。”

  有个青衣童子看到焦飞,不由得讶异了一声叫道:“燕精儿,这个是哪家门派送来的,生的真是好生俊秀。”

  燕精儿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是灵羽派来的,生的好看,未必就不是一包绣花枕头。咱们青帝苑的侍者,可是要略懂些法术,才能做事儿的,不然很多活根本就不能干!”

  有个身材略高,但是颇有几分傲慢的青衣童子,似乎不大喜欢燕精儿,闻言冷笑一声道:“灵羽派纵然不成器,也是修道的门派,出来的弟子怎么也比那人间做小厮的强。也不晓得有些人自家出身来历多么了不起,就敢瞧不起别人来!”

  这一句极有指桑骂槐之嫌,燕精儿是大荒岭上的黄庭派为了交好青帝苑,自家又没有俊秀的年轻门人,就特意去中土买了百余个童子献上,以求讨好青帝苑。当时那百余个童子,被青帝苑退回去**十个,这燕精儿便是因为姓格伶俐,于学道上也颇有几分天赋,这才留了下来。

  被人指摘出身,燕精儿颇为恼怒,含恨看了一眼那个身材略高,傲慢的童子,冷笑道:“我倒也想看看,灵羽派的人就是不是真有那么了不起。”

  他不敢招惹那个身材略高,一脸傲慢的青衣童子,却忽然一掌向焦飞脸上掴来,这一掌已经是青帝苑秘传,介乎法术与武学之间的一套功夫,燕精儿本拟自己这一掌打的焦飞满脸开花,也好生嘲笑一番那个身材略高,一脸傲慢的童子。心道:“我便是要你看看,灵羽派的人是多么的不堪!”

  焦飞眉头微微一皱,对燕精儿生出了一股怒气,暗道:“你跟人争吵,却把气往你家焦小老爷身上撒,就凭你这炼气第一层胎动的修为,也能如此颠狂么?”

  焦飞也不言不动,但是脸颊上却忽然开了一朵桃花,燕精儿一掌拍了上去,柔柔的虚不受力,反倒有一股反震的力量让他臂膀一麻。

  “你练的什么功夫!”

  燕精儿被那朵桃花弹回了手掌,顿时有些下不来台,面红耳赤的喝了一声。那个身材略高,有些傲慢的童子大笑了起来,对身边的同伴说道:“做小厮的就是做小厮,一点眼力也没有。”燕精儿神色更怒,伸手一指那个身材略高,有些傲慢的童子叫道:“马梅生,我何尝招惹过你?你就这般耻笑我?你已经在苍松童子上呆了五年,我明年就能成为翠竹童子,要比你多学许多法术。到时候就叫你知道我厉害。”

  马梅生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骂了一句,似乎竟然不敢跟燕精儿正面顶撞。

  焦飞看了一回,心里有些叹息,暗忖道:“青帝苑招收的这些童子,还分什么等级,岂不是跟大户人家里的家奴一般,弄得规矩森严?亏得我只是来求冰魄神光的心法,不是真个来拜师,不然这些腌臜气怎么生受?我们天河剑派就没这般做派,虽然也有不开眼的……不过几番交手也是我占上风。”

  焦飞想起了虞元,卢师哥那些人,不禁有些莞尔,那些人虽然趾高气昂,但却不善权谋,也不知道修行艰苦,说是一群草包也不为过。比起来倒是这些青衣童子,修为远远不如虞元他们,可互相间争斗的厉害,也都显得十分精明。

  不过凭这些童子如何折腾,对焦飞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就算是他现在的“秦渔”身份,也是一名炼气第四层的正经修道人,比这些童子不知强了多少级数。

  燕精儿恼恨的看了焦飞一眼,正觉得此事这般作罢,自己面子实在丢的太狠。焦飞忽然笑了一笑,一掌劈在了他的脸颊上,他这一掌沉重的紧,又出手极快,当场就把那个燕精儿打的满脸桃花开,一嘴的牙齿也脱落了十余颗。然后这位少年慢条斯理的说道:“燕精儿,你不是觉得打了我一掌,瞪我一眼,都是白打的,白瞪的?”

  焦飞斜眼瞧了一眼那位马梅生,他是炼气第四层的道门高弟,那一股威煞之气,自然不是这等杂役童子可比。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道:“我是凝煞的修为,招惹我之前,最好多盘算个几次,免得里子面子一起丢了。”马梅生被焦飞看的浑身发毛,顿时半句怪话也不敢说了。

  燕精儿双手捂着脸,气恼的喉咙呼呼直响,眼神里直欲要滴出血来,焦飞把眼神从马梅生身上转过来,不经意般往他身上一扫,燕精儿顿时觉得全身如堕冰窟,就像是被什么穷凶极恶的大妖魔盯上了一样。那一股恶气被来自心底的恐惧一顶,自然而然的散了。

  焦飞看他服软,嘿嘿一笑,伸手虚虚一摄,把燕精儿被打脱的牙齿收了起来,往他口里一丢,然后运起六欲桃花劫的心法,七八朵桃花在他脸上一转,燕精儿的脸上红肿消退,他惊讶的咬了咬牙齿,发现满口白牙居然一颗不缺,又都长了回去。

  焦飞暗叹一声,心道:“我若不是小仙童秦渔的身份,这会就给他种上一记道心纯阳咒,让这小辈从此生死一任我意!”当然现在焦飞就只能是想一想。他来青帝苑是要想方设法接近广寒仙子,燕精儿满脸血污,牙齿掉脱的样子,任谁来也要过问一声,焦飞可不想因此失去了混入青帝苑的机会,故而这才出手帮燕精儿疗伤,同时也是展露手段,折服同侪。焦飞露了这一手,自然在新来的这群少年男女中脱颖而出,甚至那些青衣童子也不敢小瞧了,隐然有造势之成。待会只要他开口说话,别人就一定会关注过来,这种微妙的气氛,足以让他给来挑选童子的人,一个鹤立鸡群般的良好印象。

  这场小小的混乱,因为很快平复,大殿前又是一派安闲。过了两三个时辰,才有一道白光从天上落下,焦飞倒是不知,这位白光中落下的丽人,便是那位“杨师姐”。

  燕精儿乖巧,忙朗声喝道:“这位便是青帝座下四老爷原天衣门下的杨墨如仙子。尔等还不快来拜见。”

  那一百余少年男女,一起向杨墨如施礼,这倒无需排演,毕竟大家多少也都是有些来历的,就算是那些被大荒岭的某些门派买来的少年男女,多少也要训练一番,才敢出手。

  杨墨如扫了一眼这些各大派送上来的童子和女孩儿,除了见到了焦飞,眼睛微微一亮之外,也不见动声色,淡淡说道:“我们青帝苑招收杂役的童子和侍女,最多只会留你们二十年,若是不努力,走的更早。我想送你们来的长辈也会提点你们,只要在青帝苑留多一年,便有机会学多一些本事,这些本事恐怕要比你们在原来的门派强的多。”

  杨墨如微微一顿,似是也不愿意再多废话,说了这几句就转入了正题,纤瘦的玉手连指,把几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相貌也平庸的点了出来,喝令那些青衣童子立刻送走。然后才说道:“本门的侍者分为三等,分别为苍松,翠竹,寒梅,尔等有练气胎动以上者,可前进一步!”

  焦飞闻言便往前迈了一步,他左右环顾,见能跟自己一起出来的不过二十余人。杨墨如眼神在他身上微微一顿,似是有些意外,微微颔首说道:“这些人便为苍松侍者,那些不能炼气胎动的就有燕精儿你带着在这里悉心调教,然后分去各处做杂役。”

  杨墨如伸手一招,一股绝大的力量笼罩了下来,顿时把焦飞这二十几人笼罩了起来,一起拔空飞行,晃眼就到了另外一处楼阁。杨墨如才一降落,就有七八个绿衫童儿迎了出来,她娇笑一声道:“现在各处就来领人了么?几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倒也忒姓急。”

  有个绿衫的女童闻言笑道:“头几次我们家玉姑娘都没捞到人手,这一次杨师伯可要给我们家小姐留一个能干活的。”杨墨如笑了一笑,伸手一指道:“这次人可比前几次多,我送玉师妹两个,随便你挑便是!”

  焦飞看了这个场面,心里暗道:“这要是被人挑上,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命运如何!青帝苑里这么大,谁知道方玉兔在什么地方住?”

  杨墨如冲着他把手一招,焦飞眼色伶俐,忙走了过去,还未及开言。杨墨如已经和颜悦色的问道:“看你有几分修道人气质,是来自哪一家派?”

  焦飞恭谨的答道:“弟子来自灵羽派,名叫秦渔!”

  “哦!不知你修炼的如何?到了炼气第几层境界?”

  焦飞低眉垂首的答道:“如今已经是炼气第四层凝煞的境界,只是没有合适的心法,不敢炼罡!”

  杨墨如惊奇道:“你可莫要说谎,修为须瞒不过人去!”

  焦飞把手掌一张,无数朵桃花顿时在掌心窜了出来,朵朵流转,看起来好看异常,杨墨如感受到了桃花煞气,虽然不知道这种邪门煞气的由来,但是炼气第四层的修为,是实打实不能做假的。

  “这种修为,做个侍者却是可惜了……”

  杨墨如沉吟了一下,却是没有接口,只是对焦飞笑道:“本门于三等侍者本有规定,只要修为够了,便可提升品级。你比一等的寒梅侍者所需修为还高,自然便不用做三等的苍松侍者了。我有个好去处推荐你,本门青极宫缺个洒扫的童子,不知你可愿意去?”

  焦飞虽然不知青极宫是很么地方,但杨墨如既然肯关照自己,想必不会太差,当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道:“弟子愿意。”

  杨墨如喜道:“那可便好,青极宫是几位师叔,师伯开讲道法的所在,本门三代弟子全都可以去听讲。虽然你不能旁听,却有许多机会接近本门中人,若是哪位师兄,师姐看上,收你做个徒儿,岂不是比做个童子要好。”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