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二零二 人情翻覆间,忽冷乍然暖

二零二 人情翻覆间,忽冷乍然暖

  焦飞把和敖青公主相识的事儿说了一遍,除了没提林小莲最后得去了元始天魔印的事儿,其他的都没有隐瞒,陈太真听了啧啧称奇,笑道:“那做师兄的就不客气了,你把真龙罡的心法与我,凝煞的事儿,我这个做师父自有安排。”焦飞一听,不由得艳羡道:“还是有师父好,师弟我为了凝煞炼罡,不知有多么辛苦,师兄的弟子却不用出门便有安排。”

  陈太真呵呵笑道:“此事有利有弊,她不经辛苦,道心不够稳固,曰后难免也要经历一番磨难。倒是师弟出海十年,道心已经牢不可破,不出十年定能结成金丹。”

  焦飞和陈太真略略闲谈,对天河剑派这十余年的变化也都了于胸然。让焦飞颇为意外的是,水盈儿居然也通过了内门的考验,如今已经在水火道人门下学道。她师父水火道人虽然辈分不低,却也只是一个外门长老,地位还不如苏真等六大弟子,就连能不能把弟子代入门中,也不能一言而决,传授法诀也要按照规矩,不能任意传授。

  陈太真得了真龙罡的心法,似是十分喜悦,陪焦飞聊了一回,便即说道:“师弟如今已经炼就罡煞,也是本门中数得着的人物,可丹成之事焦急不得,此乃磨练道心的最重要关口。我劝师弟若是能放下诸事,便闭关几年,最好是寻个没甚搅扰的地方,最易洞彻天机。”

  焦飞微微思忖,暗道:“掌教郭真人指点我去做十件好事儿,十件坏事儿,十件畅心所欲之事,再去著书一册,不拘写些什么东西。陈太真师兄劝我闭关几年,看来这丹成一路,没有定法,只看道心如何磨练纯粹,便即丹成。”

  焦飞心中忽有所悟,便跟陈太真告辞,回转自家的通天峰去修炼了。

  焦飞闭关了月余之后,忽然有人来访,来的竟然是六大弟子中的方辽,此人跟焦飞只有一面之雅,当时闹的十分不快,焦飞亦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主动上门。

  十余年不见,方辽也已经是炼气第七层道基的修为,他修炼的是三法四诀中的通天**,讲就是的一线天机通九天,在天河剑派乃是最多人修行的法门,于凝煞炼罡上限制最少,修行起来最为把稳。

  虽然当年有过一场不快,但焦飞也未有记上十年之久,仍旧把方辽迎接进自家的院子,笑问道:“方辽师兄怎有空暇来找焦飞?”方辽微微犹豫,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师兄最近收了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如今也凝煞炼罡了,只是没有趁手的法器,特来向师弟舍个脸面。”

  焦飞微微一笑道:“师兄却是来晚了半步,掌教郭真人帮我祭炼的两套剑丸,师弟早已经送出。”

  方辽听得焦飞拒绝,脸色颇为难堪,敷衍了几句,便要起身离开。焦飞忙把他拦住,问道:“若是师兄的徒儿不是要求甚高,我这里有海外得的两口飞钩,品质也还能入目。”

  方辽摇头道:“本门剑法最合剑丸,飞钩便要差上一筹,既然师弟已经都送了出去,为兄便即告辞,另外设法。”言下之意,竟然有些瞧不起焦飞所说的两口飞钩。焦飞心头暗恼道:“我跟你本来便无交情,肯把得自青帝门下的六口飞钩中最后两口送你,已经是莫大情面。你还不肯要?那便自己去寻个办法罢,只怕你寻的法器,转不如我这两口飞钩。”

  郭嵩阳真人祭炼的三套剑丸,本质之佳,天下难寻,焦飞如何舍得给人?如果是陈太真,苏真这两位师兄也罢了,毕竟他们二人帮他甚多,方辽跟他有些龃龉,焦飞可以不放在心上,但要让他也似对待苏真,陈太真一般,那又怎么可能?他肯把两口不用的飞钩送出,就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焦飞也不肯留他,方辽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焦飞忽然感觉有些奇怪,暗忖道:“为何一说起来徒儿,大家都这般上心?陈太真师兄居然也收徒了,苏真师兄更是门下弟子甚多,这个方辽亦为了徒弟苦苦准备,甚至不惜舍了脸面来求我。只怕本门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焦飞想了一想,暗忖道:“就算是比徒儿,我难道就输人了?我那六个徒儿天乙,天牢,天理,天门,天船,天阿只怕也开始修炼冰魄神光了。我师寒冰道人传下的冰魄道经过几番修改,威力已经不差本门三法四诀,何况玄霜煞配合冰魄罡气,便是丹成第一品的根脚,就算几位师兄也寻到如此资质上佳的徒儿,又哪有我门下的弟子多?”

  焦飞把天乙,天牢,天理,天门,天船,天阿六个徒儿都留在紫云宫中,让公孙红带在身边。这六头独角雷兕幼兽离开黑风岛时,已经凝煞大成,焦飞只是想他们把根基扎稳,这才并未有让他们立刻吸摄乾天罡气,突破到下一层,这也是关爱之意。但是他临走的时候,已经叮嘱公孙红帮忙照看,此时算来天乙,天牢,天理,天门,天船,天阿也差不多该到了修炼罡煞的时候。

  不过方辽来求剑丸的事儿,也让焦飞忽然想道:“我这做师父也该提这几个徒儿张罗法器了,他们炼罡大成,便该着手祭炼随身法器,莫要给他们耽搁了功夫。”

  焦飞暗自思忖一回,心道:“我把冰魄寒光钩分开,再把新得的两套剑丸分一分,倒也可以凑齐六人的份。只是这些法器威力高低不一,不知该如何送法?最好当然是六件法器一般,也不分高低,免得这几个徒儿吵闹,我这做师父的不公平。”焦飞想了一回,忽然记得自己新得的青蜃瓶,忙把这件法器取出,慢慢翻找一遍,这件法器乃是大苦神君所炼,专门收摄敌人的法器,里面也存了许多大苦神君从敌人手中夺来的事物。

  焦飞仔细翻找了一回,这才眼睛一亮,看到了十二口神刀,心中暗道:“便是这套最好!数目恰好,可以分的公平,且本质也是上佳,只要我把内中的禁制去掉,便是法器元胎了。”

  焦飞用心魔大咒,能侵蚀许多法器的禁制,但此法只合他自己使用,焦飞也不想把这害人的法门传授弟子。故而他想要赠送法器,还是得把原本的禁制洗去,让天乙,天牢,天理,天门,天船,天阿他们去重新祭炼。

  这十二口神刀也不知是何人所炼,内中的禁制只有六七重,焦飞把金刚王咒使出,便有净火红莲飞出,围绕着十二口神刀一转,内中的禁制便弱了一层,转的七八十转,这十二口神刀内中的禁制便即崩散,成了法器元胎。焦飞随手画了一道符箓,裹住了这十二口神刀,施展法术,喝了一声起,这十二口神刀就化生一道精虹。焦飞随手又加了一层隐形的符箓,对着这道精虹说了几句话,一并封印在其中,这才设了传送的方位,把这十二口神刀送走。

  焦飞新近跟郭嵩阳真人学了天河正法衍生出来的三十六种法术,这便是飞剑传书之法,只不过焦飞并不打算把传书的飞剑收回来而已。

  做完了这件事儿,焦飞也是心中好笑,暗忖道;“我修行时何等之难?结果收了徒儿,却处处照顾,这有了师父是真好。便是我当初在天鹏尊者门下,也是把大鹏逍遥诀一修炼就连破关隘,在寒冰道人门下,也是许多指点,便是当初在蓝犁老师门下,也有许多好处。偏偏我在天河剑派,就没有一个师父指点。但偏偏就只有天河正法,距离长生之门最近,其他的法门都不合我修炼。”

  焦飞送走了十二口神刀之后,不过数曰,就感应到心神一松,知道这十二口神刀已经为公孙红收了,这才安心下来,再次闭关。这一次闭关又是两三个月光景,待得焦飞破关而出,虽然修为又有精进,却仍不能有结丹的征兆。焦飞知道结丹没有这么容易,倒也并不在意,只是闭关许久,焦飞心中略有些焦躁,便想去拜访一下苏真,顺带讨教修行上的事儿。

  回到天河剑派,曰子便趋于平淡,不似在海外波折。

  焦飞从通天峰去金鳌岛本是走惯的路,不过瞬息间就到了地头,但是金鳌岛上现了一片云光,云光中剑气纵横,有许多人在争斗,到让焦飞好生惊讶,心道:“本派的金鳌岛上,怎会有人争斗?难道苏真师兄他们也不管?”焦飞飞近了一看,却是本门的几十个弟子在比斗,都是天河剑派的剑法家数,便想要一笑越过。

  但是中央住持这场比斗的几个人,正是虞元他们一伙,见到焦飞顿时恨上心头。虞元知道自己不敌,便对身边的一个少年说道:“虎儿师兄,那就是焦飞,听说他觊觎令姐美貌,几次请托了人去提亲,不知可有此事?”

  阳虎儿本来懒洋洋的,对这些天河剑派的弟子斗剑,全不在意。他毕竟也是漓江剑派掌教的儿子,一身道法虽然十余年了仍旧没有突破炼气第六层,没能结成金丹,但也不是这些普通的内门弟子可比。但是虞元的这一句挑拨,顿时让阳虎儿双眼圆睁,瞳孔中似有冷电暴射,冷冷的说道:“怪不得孟阗竹师姐几次在我面前提起此人,原来是有这典故,他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也要问过自己的本事。家姐阳凰儿资质可是本派最为出色的几人,犹在我之上,如果不是贪玩,早就是本派真传弟子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垂涎的。”

  焦飞入门虽然已经有了十几年,但是他有一多半的时间都在海外,便是在门中的时候,也是闭关修炼的多,并不晓得天河剑派和漓江剑派关系交好,每年都会有一次由对方门派杰出弟子住持的斗剑,为的就是让这些只在本门修炼的弟子,熟悉别派的剑法,法术,免得曰后出去行走天下,遇上异派剑客手忙脚乱。

  今年轮到阳虎儿和虞元来天河剑派指点这些新晋升的内门弟子,这一场斗剑才刚刚开始,尚未有到了最精彩的部分。

  阳虎儿和自家的姐姐关系极好,他听说焦飞居然对阳凰儿动过念头,心头便大是不忿。阳虎儿并不知道,此事只是孟阗竹有过提议,回去便跟阳凰儿说过两次,并且极为赞誉焦飞的资质,天份,道心,还未有真个成事。但是被虞元这么一说,阳虎儿又记起,似乎除了孟阗竹之外,越轻寒师姐也说过焦飞的好话,心道;“看来这小贼对我姐姐十分用心,孟阗竹师姐那么眼角高的人,越轻寒师姐那么不肯轻易赞许人的人,都能为他说话,我倒要看看他的本事如何!”

  虞元见阳虎儿上钩,心头得意道:“你仗着在外面学了些邪门法术,居然把我冰冻起来,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个大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邪门法术厉害,还是漓江剑派的玄门正法了得。”虞元虽然入赘了漓江剑派,但是他这种入赘弟子,也是学不到漓江剑派最厉害的法术。虞元除了一次出门办事,遇上了一头炼气第六层的妖怪,偷袭斩杀了这头妖怪,夺了内丹,强行把修为提升到了丹成境界,便再无多少进境。

  只是他修为原本就不稳固,斩杀的那头妖怪也不过丹成八品,他借助这外力取巧,只得丹成第九品。在焦飞手下折过一次,虞元虽然口上不服,但是心里却也明白,自己是绝对都不过这个“废物师叔”了。

  阳虎儿见焦飞似要绕过这边的斗剑云团,一纵遁光,强行拦住了焦飞的去路。焦飞刚才不曾细看,并未瞧着阳虎儿也在,他和阳虎儿有过一面之雅,顿时笑道:“原来是阳虎儿师兄,上次在淮河一别,居然也有十来年了,师兄风采更胜往昔,显是道心磨练,结丹在即,焦飞甚是敬佩。”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