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三八二 有桂折时直须折

三八二 有桂折时直须折

  大荒岭一切如旧,除了东极教总坛所在,已经零落,为他人所占据。

  焦飞看着那熟悉的地方,尽管此事还有他在背后推动,也是不禁嗟吁,只是在祖神荼当年做祖师的地方,略略吊唁一番,怀念这位当年传授了自己心魔大咒的“前辈高人”。虽然祖神荼的陨落也跟他有几分关系,但是焦飞仍自颇为感怀当初,若是没有心魔大咒,他修行之路未必有如此平坦。焦飞能有这般成就,得心魔大咒的帮助着实不小,故而他和祖神荼虽然是敌非友,却也依旧留了三分情面。

  在东极教的总坛略作逗留,焦飞便把遁光转折,直奔青帝苑,青帝苑虽然有无穷禁制这阵法,但是对现在的焦飞来说,已经可以视作坦途。凭他身怀太玄丈人真传,又有太虚法袍这件阵法之祖炼制的法宝,容容易易的就闯入了青帝苑内。焦飞也不去别处,直接扑本了双月宫。

  双月宫依旧是冷清无比,除了那株万年桂树,散发淡淡清香,笼罩整座山峰,竟然似是没有一点生机。

  焦飞一直都用无形剑隐遁身影,到了双月宫上,这才把无形剑收了,按落遁光,仰首望去,却见这株万年桂树上,隐隐有银铃般的笑声回荡。

  “你怎么有空回来看姐姐了?”

  焦飞微微一笑道:“焦飞偶有奇遇,得了一尊万化雷鼎,似乎极合桂冰娥姐姐移居。故而这才带来,让姐姐看看可满意否。”

  焦飞把万化雷鼎取出,迎空一晃,立刻化为五人高的巨鼎。桂冰娥好奇,探首往里一望,不由得啧啧称奇,从万年桂树上飞下来,便落在万化雷鼎之上,对焦飞问道:“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件宝贝,那里面的雷池,能够驯化雷电为雷水,正是滋润万木的好东西,比什么灵泉都好上一万倍。不过姐姐真要搬进去了,这雷池之水,至少有一半要被姐姐喝掉,你养的灵药可就不够了浇灌了。”

  焦飞嘿嘿一笑道:“这口万化雷鼎祭炼的还不足够,桂冰娥姐姐可以闲来无事,再祭炼他几重禁制,空间大了,姐姐也好舒展筋骨。另外这尊雷鼎没什么飞遁的法力,我这里还有一头雷咒,可以炼化进去,让此鼎可以腾云飞空,姐姐想要来去哪里,就更加自由了。”

  焦飞逃出一头年候最甚远的云兽,顺手往万化雷鼎上一拍,这口巨鼎立刻在三支鼎足之上,升腾起层层云气。云蒸霞蔚,一时煞是好看。焦飞早就盘算过来,他来青帝苑一趟也不容易,桂冰娥又是万年桂树真灵,转不如就给方玉兔一个断根。反正上次他偷了两张太乙真形符,也算是得罪了青帝一脉的人物。

  何况青帝一脉和天河剑派本来就有夙愿,太易真人那一回事儿,比他这点事儿还要久远。既然当初郭祖师都做了初一,他还念念的不敢做十五,岂不是多余这一番顾虑?

  桂冰娥在万化雷鼎上来回游走,带起了一股股的香风,她的本体上,原本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但是此刻香气却越来越浓,似乎随着桂冰娥的情绪激荡,这股香气也会变化一般。焦飞在旁边嗅了,也忍不住暗赞一声,这位桂花仙子,体香袭人,沁人心肺,若是能经常嗅一嗅,也颇有心旷神怡之功。

  桂冰娥在万化雷鼎上走了一圈,嫣然一笑道:“焦飞弟弟,你想要把姐姐骗走,就不怕……”她用螓首微微一扬,示意了一下双月宫的方向,含笑道:“……方玉兔仙子拿你是问么?”

  焦飞嘿嘿一笑道:“只要此事做的隐秘,方玉兔仙子也未必知道。何况她就算知道,还能去通天河寻我不成?”

  桂冰娥银牙微咬,思忖了片刻,一声轻叱,她的本体便猛然一挣,从泥土中要拔了出来。这株万年桂树一动,焦飞就感应到有一种奇异的法力,想要把桂冰娥的本体重新镇压回去。焦飞也不客气,一声喝道:“童子何在!”

  天魔童子和无形童子一起跃出,天魔童子化为一匹五彩云锦,飞到了万年桂树上,把这株万年灵木笼罩了一层彩霞。无形童子却是双手按住地面轻轻低喝,便有千百道剑意飞入地面之下,把那股力量切割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桂冰娥忽然感觉大地对自己的束缚一松,忙把本体拔出了地面,带了千万斤泥土,就让万化雷池中飞落。

  焦飞做惯了贼,见已经哄得桂冰娥入鼎,二话不说,立刻把这件宝贝一收,召唤了一声两大童子护身,一道遁光就预先走了。;临走时,焦飞却也凑趣,心中暗忖道:“拔了她家一株桂树,好歹也帮人家重新种上一株什么。”他从万化雷鼎中寻了一株杂草,随手抛下。那杂草本来不是什么灵药,只是偶然被带入了万化雷鼎,得了雷池之水智滋润,倒也欣欣向荣,修炼了几分法力。落在桂冰娥本体的那株万年桂树连根拔起之后的大坑里,忽忽就生长了一片,把那个大坑都填满了。看起来好似这里有没有过万年桂树,只有一个草坑一般。

  桂冰娥心头也是又惊又喜,还带了三分害怕。她才一入鼎,就感到了万化雷池中的雷水,一层层的滋润上身,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更加焕发了生机。似草木之灵,原本就寿元绵长,得了雷水滋润,桂冰娥心头忽忽乱跳,暗道:“难道我真就跟人跑了么?”

  她把玉指一点,自家的本体就落在了万化雷池最近的地方,根须弥漫,很快就把根须扎深,有一部分还探入了雷池之内。桂冰娥在万化雷鼎之中,掩口吃吃一笑,当真媚态横生,也亏了焦飞不曾看到。

  这株桂树仙子正自打量自己的新家,忽然有两道法诀飞了下来,她身处纤手一抓,却是万化雷鼎的祭炼之法,还有小诸天云禁真法。桂冰娥这才暗暗夸了焦飞一句:“我这个弟弟到也没有白认,还记得把这些都安排好。”

  桂冰娥乃是万年桂树,虽然未成元神,但是一身法力远远超过任何炼气第九层温养境界的修士,当即把万化雷鼎和刚才焦飞打入了万化雷鼎的云兽一起祭炼起来。便算是在焦飞的身边安了个家。其实草木之灵喜静不喜动,桂冰娥虽然在双月宫前寂寞,可是也并没有想要去四下里云游。她这般修炼起来,恬淡安然,已经觉得十分满足。

  焦飞取了万年桂树,哄走了桂冰娥仙子,立刻把太上之舟放了出来,就打算往回去路飞。

  他遁出青帝苑,还未来得及飞出大荒岭地界,青帝苑中就飞起了一层青纱,焦飞回头看顾,却见这青纱之中,是不知有多少青色奇芒,四下里蔓延开来,正自寻找那偷了东西的小贼。

  也亏了焦飞有无形剑护身,这才没有被青帝苑中人发现。

  不过他看到这层青纱如此威势,须臾间就把整座大荒岭笼罩的一般,数万里内都难逃脱,这才心中骇然道:“这是青帝出手了,还是他门下三个弟子出手?瞧这法宝的威力,这一层青纱绝非是法器,而是一种法宝,我好似没有听人提起过,也不知什么来历。”

  焦飞不敢逗留,加快了遁光,这边才飞出大荒岭,就见到了三道极强烈的遁光从青帝苑中飞出,分别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追击。焦飞这才知道,原来青帝座下的三大弟子居然全在,他倒也不惧那三个修成元神的青帝门徒,只是毕竟做了贼,实在心虚。更何况他来青帝苑做贼已经非止一次,心头多少也有些愧疚。故而焦飞也不理往自己这边飞来的遁光,只是把无形间运用,想要抢在那人追上来之前遁走。

  无形剑遁光自是极快,那人又要寻找蛛丝马迹,和焦飞的距离便渐渐拉远。何况追来的那人也未曾想到,这个偷窃的小贼手里居然还有一口法宝级数的飞剑,遁光比自己也不输多少。看到有几处可疑,还停了一下,让焦飞逃的更快。

  桂冰娥在万化雷鼎中修炼了一回,稍稍探出头来,焦飞未曾把万化雷鼎收在阴阳葫芦内,毕竟阴阳葫芦他平时都收在丹田内,再把桂冰娥也收了在那里,有许多尴尬。他只是把万化雷鼎收在一处窍穴中。

  桂冰娥飞出来,看到后面追踪的那人,不由得惊讶道:“居然是孙履真?他多少年都没出头了,怎么会把他也惊动?你可要小心,虽然孙履真入门最晚,但是法力却极高深,又得了一件法宝,不是好惹的人。”

  焦飞有气没力的喝道:“桂冰娥姐姐,你赶紧躲起来罢,我正在隐遁逃走,你显露行迹,是要给旧主人留信么?”

  桂冰娥掩口而笑,又自飞入了万化雷鼎之中,但是就这么一回,那道遁光似乎就察觉了焦飞这边的变化,猛然把飞遁的速度提升,向焦飞这边直追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