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六一三 后天第一杀伐之宝 三

六一三 后天第一杀伐之宝 三

  一击之后,焦飞的一百零八位葫芦道兵,有一名顶在最强方的道兵,轰然爆散。不过两道黑虹亦被硬生生逼退了回去。

  焦飞心中嘿然一声,也自忖道:“我的葫芦道兵,比普通的元神之辈尤要厉害,刚才那一击,若是由逍遥七子来承受,只怕至少要陨落三子。这两口飞剑,果然凶威炽烈,连我的剑阵也能破去。只怕元神化身之辈,难当一击,元神法身之辈也要重创……”

  阴阳万剑葫芦虽然最多也只能造出一百零八位葫芦道兵,但这乃是上限,当葫芦道兵中有陨落者,便能空处位置,再造一头元神道兵来补充。这也是焦飞,有先天五太之宝,不须顾虑元气补充,才有如此能耐,折损一头,补充一头。

  再次补满了一百零八之数,葫芦道兵组成的大阵,便自席卷了过去,欲把两口飞剑困住。黑虹之中,有一个苍老,一个愤怒的声音一起喝道:“何方小辈,阻我等先天神物成道?”

  焦飞微微一晒,喝道:“不过是两口堕落先天的飞剑罢了,怎称得上先天神物?你们乃是有主之物,如何就敢造反?”

  这两口幻神级数的飞剑,各自震怒,无穷水浪,惊天剑气,切割虚空而来。焦飞连纯阳至宝都有三件,何惧这两口飞剑发威?不过他亦知道,飞剑之属的法宝,最善杀伐,这可跟他自炼,还未有成大气候的先天五太之宝不是同样级数。他的五座大阵,已经到了第十一层符阵的巅峰,但毕竟也还只是十一层符阵,不是第十二层,这样主要是因为焦飞本人也未合道,太虚法袍自然不能祭炼到幻神级数。

  若是太虚法袍也成就幻神,焦飞镇压这两口飞剑,简直如反掌之易。但是现在,他却不好那太虚法袍硬挡这两口飞剑,生怕损毁了这件法宝,那就得不偿失了。

  反而是阴阳万剑葫芦,本质毕竟是纯阳,就算硬吃这两口飞剑斩中,亦不会损毁分毫,焦飞可以放心大胆运用。

  同般道理,焦飞亦不会把虚空劫飞出,和这两口幻神级数的飞剑硬对。若是被灭了虚空劫,他元神合道的指望就要少了大半,元神终究不是用来斗法的。

  在焦飞的催运之下,一百零八位葫芦道人,各自放出万道剑气,如丝万缕,和两道黑虹苦斗起来。

  又过了两三个时辰,逍遥七子才在太易真人的护持之下赶到,他们眼见没法插手这般争斗,都是心头大骇。焦飞喝道:“七位道友,我虽然能阻住这两口飞剑一时,却不能阻止他们毁去冥河星,你们还是先分出一人,去把冥河星上的弟子,门人,人口,灵兽全数搬运到广成金船上去罢。”

  逍遥七子亦看到了这般景象,知道焦飞所言不差,这颗冥河星已经保不住了。安其子长叹一声,叫道:“浮云子师兄,你且去通知师父和大师兄前来,一起镇压这两口飞剑。古竹子,青莲子,洞玄子,商风子,五味子五位师兄弟,快去把冥河星上的一切都搬到广成金船上,我来留下,助两位道友……”

  安其子在逍遥七子中功力最高,虽然平时都是浮云子出头,但关键时刻,还是他方能镇住场面。他先让炼就元神法身的浮云子去请逍遥老子和大师兄,其实倒有一半的缘故,是怕焦飞收去这两口飞剑。

  逍遥剑派上下,对这两口飞剑可着紧的很。当年逍遥剑派在北冥星域落户,有大半原因就是为了这两口飞剑。虽然逍遥老祖把冥河星赐给了逍遥七子,但是他们却不敢让这两口飞剑,在自己手中失去。

  听得安其子安排,其余六子亦心头如镜,浮云子架起剑光,往外就闯,甚至连带契本门其余五位师弟都来不及,惶急之态,连掩饰也无了。

  焦飞倒是并无强取这两口飞剑之意,这倒不是他法宝够多,法宝便是再多,焦飞也不介意多得几件,他并无那种那种别扭脾气。而是这两口幻神飞剑,实在太过霸道,以他的能力,纵然镇压的住,但也要分出大半功力,不说想要炼化,就算只是这般镇压,消耗的法力都甚是惊人。

  收了这两口飞剑,焦飞就不用再想着修炼了,不把这两口飞剑彻底祭炼,不会再有反噬,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两口飞剑可不似山河鼎,那是郭祖师两代人养熟了的,也不似纯阳仙根,那是主动来投的。更不似阴阳葫芦,那是他骗了姚太平,取来便无元神烙印。

  法宝自有元灵,威力越大的法宝,元灵就越强横,除非法宝自愿,不然根本就不能收伏。这两口飞剑如此凶狠凌厉,哪里肯屈服?焦飞心中亦明白,自己强行镇压这两口飞剑,至少万年之内不能分神,十万年也不见得能合道。算起来也太得不偿失。

  只要焦飞能够把修为再上层楼,元神合道之后,不拘是把无形剑祭炼到幻神级数,还是把阴阳万剑葫芦提升一层威力,都不会输给这两口飞剑,且无形剑忠心耿耿,阴阳万剑葫芦又曾做过他的第二元神,运用起来,如臂使指,比这两口飞剑要容易的多,威力也自更圆熟老辣。

  只要能够元神合道,焦飞便无所畏惧,若是不能元神合道,一切也是休提。

  焦飞虽然有了元始天魔碑在手,但他还是想要循正途元神合道,至少给曰后证道纯阳,夺取一线天机。

  大多数修士,到了元神,便为尽头,焦飞踏上修道之途,原本也只为少时看书甚多,多神仙之事向往,修成法力之后,却渐渐有了更多明悟,证道元神之后,心境又有突破,看穿了命中劫运,这才一路突飞猛进,修成元神法身。

  寻常元神之辈,看不透未来变化,只道“身为长生子,世上已逍遥”,待得劫数临头,身死道陨,也不能悟透劫数自有其来。

  焦飞却是知道,自己在万年之内,必有三次大劫。

  其一便是遇上先天五太的元灵,若不是他破去了舞姬花掌控元古金铊的筹划,让舞姬花得了元古金铊。最多不过数百千年,舞姬花必然会听闻他懂得先天五太阵法之事,那时候,舞姬花上门来寻仇,他十有**要避让不过。

  其中劫运变化,奥妙难言,焦飞虽然度过了第一次劫数,但是仍自有些迷糊,泰半还赖了幽冥部主老龙冥空的指点。这是冥空这条老龙,硬生生卖给他的人情,焦飞连不收都不成。

  第二次劫数,焦飞本拟至少要应在千数年之后,但是在驾驭阴阳万剑葫芦和两道幻神级数的飞剑斗法时,忽然元神中的虚空劫变化,多了一手棋,让焦飞凛然生惧意,知道自己这第二次大劫又自临头。

  “此两口剑,一名水祖,一名斩龙!焦飞道友多加小心……”

  焦飞正自澄清道心,推演未来变化,忽然听闻安其子这一声大叫,心头忽然澄明,暗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一次老龙冥空不肯出面了。”

  那水祖乃是七道真水源头,斩龙却是天地间第一等的大杀器,专克八部龙族。这一次焦飞只是前来天魔大市,寻找合用的域外天魔,怎么也不曾料到,会遇上这般变化。但是老龙冥空,有吞星局在握,却可以推演出来,他不肯掺入这一局变化,显然也是畏惧这斩龙银威。

  水祖出世也就罢了,斩龙出世,八部天龙必然有龙族要陨落,便是有元神合道级数的龙王,受了斩龙剑的气息克制,亦要法力大减,修为稍逊的龙王,遇上这口飞剑就要法力降低一个境界。

  “这两口飞剑,若是落在逍遥剑派手里,只怕八部天龙也忌惮。但是这两口飞剑,八部天龙还收不得,水祖也还罢了,斩龙剑天生气息,就跟八部龙族相克,任谁都收得,就是龙族收不得。且不去管它,这件事儿眼下便要水落石出。”

  焦飞驱使一百零八位葫芦道兵,几次试手,都不能困住这两道黑虹,但却也纠缠住了。他知道太虚法袍镇压不住,也不肯豁出去让自己的心爱法宝受损,一时间便成了僵持局面。

  太易真人若有所思,亦不上去帮手,安其子倒是想要动手,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幻月符剑一飞出去,就要被水祖,斩龙两道剑光绞碎,饶是他的幻月符剑祭炼多年,但仍不曾成就法宝,比拼不过这等凶厉剑气。

  本来安其子对焦飞已经甚是看重,但是此时见焦飞凭了一己之力,便能跟水祖,斩龙,斗个不分胜负……亦自又把对焦飞的评价,再度提高了些。

  “浮云子去请师父和大师兄,此时怎么还不来?这冥河星快要不成了罢?”

  冥河星本来内中便是一股大水,外面冥河缠绕,没有几多土地。此时受了焦飞和两口飞剑的争斗影响,整座星辰已经出了裂缝……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