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葫 > 六六二 斗战胜佛主

六六二 斗战胜佛主

  元空圣僧喝了一声道:“你我早就不在一条路上,玉皇道人你想要阻我的路,只怕也难得机会!”

  玉皇道人一拂袖袍,正要遁走,焦飞把河洛天书一振,现出身形来,他已经出手被玉皇道人识破,再隐藏也无意思。

  玉皇道人见得焦飞,忽然住了遁光,喝道:“我天壶师叔和本门今东来呢?”

  焦飞嘿然一笑道:“天壶道人自家走了,今东来被金蝉子讨去,我亦不知现在如何。”

  玉皇道人把眼光转向元空圣僧,元空大和尚低声喝道:“贵门弟子今东来,于我佛门有缘,已经被渡化到金蝉子师兄座下,如今已经是我佛宗第八大士。”

  玉皇道人恼怒之极,喝道:“元空,你们佛门龟缩万载,如今自忖就要离去,就转了霸道么?莫要以为我三十三天道场好欺辱。”

  元空圣僧连道不敢,但是神色坦然,显然是敢之又敢的模样。玉皇道人知道这贼秃法力神通,不在他之下,一时间有些后悔,暗忖道:“早知道我便把我师纯均传下的灵霄神殿带了出来,凭这一件纯阳法宝,足可抵御元空和尚……焦飞虽然手握河洛天书,但是他的道术总不及我,虽然他有河洛天书护身,不能强夺,但却也可以有别的法子……”

  玉皇道人终究是坐镇三十三天道场的主人,法力宏大,不可思议,修道年限也比焦飞久远太多。如是他一个人对上焦飞,自忖也有几分把握,擒捉这小黄脸。

  焦飞本来还担忧,玉皇道人要跟他讨还天壶道人和今东来,便一推四五六,绝不承认镇压过天壶道人,至于今东来不过是一个元神化身之辈,他才不在意,就算玉皇道人去问金蝉子讨回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

  他把祸水东引,本来就想借助佛门之力,却没有想到元空圣僧一口就把这场因果应承了下来,居然说小魔帅今东来已经成了他佛宗第八大士,让焦飞心中也不由得嘀咕,这元空圣僧也未免太过跋扈。

  玉皇道人遁光一卷,三十三天胜景和无数神祗一起,顿时遁走的不知去向。元空圣僧见玉皇道人走了,也把金身收束,化为一个骨肉如柴,不满三尺高的枯槁和尚,对焦飞笑晏晏的说道:“道友不足千年,已经修成元神合道,真是我七凰界诸多修士中,难得的大机运之辈。贫僧元空,曾跟道友在洛阳结过一场佛缘!”

  焦飞暗暗嘀咕道:“只是去过你的大极乐寺几次,便也算是有佛缘了么?”不过元空刚才也算是帮过他一次,焦飞又敬他是个长辈,故而恭谨的答道:“元空前辈为何前来中央星河,却特意帮了焦飞这般大忙!”

  元空圣僧呵呵一笑道:“无他,只是我佛宗要留下些种子,焦飞你能修成三尊金身,与佛法领悟已经超过本门八大士,有我等师兄弟的层次。我此番来,便是把这一尊金身留与你。”

  元空把手一指,便刚才那尊三头六臂,尖嘴猴腮的金身已经飞出,焦飞心道:“有好处谁人不要?”当下把河洛天书一刷,把这一尊金身收了。元空低声喝道:“这一尊金身,乃是我遨游星河时遇上斗法胜祖师,当时我欲求元神合道之机缘,得了斗法胜老祖指点,突破佛门十八佛陀之藩篱,炼就这一尊斗战胜佛主。这斗战胜佛主和我师兄金蝉子所参悟的大雷音佛主一般,乃是佛门中仅有的五尊主杀伐的佛主,焦飞小道友炼就先天圣德道种,正是杀伐之道,又有虚空劫运随身,必能参悟这斗战胜佛主的真谛。”

  焦飞微微一愣,正不知该如何分说,元空送出了这一尊佛主之后,身上佛光又自飞出,四亿八千万佛子一起禅唱,无数天花乱坠,五彩天灯点燃,天女飞舞,一言一音,震破大千,洗涤本我,荡破真如,无穷妙用,许多灵异。焦飞微微沉吟间,元空圣僧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啊那一尊斗战胜佛主在河洛天书的先天清气中恒定如山,霸气如岳。

  焦飞用先天清气把这尊斗战胜佛主刷了**遍,这才把身一摇,将这尊佛陀收入了元神之内。这尊佛陀一入元神,焦飞就是微微吃惊,这尊斗战胜佛主竟然已经是元神合道的级数,虽然吃惊这尊佛主的威力,但是焦飞更吃惊的是,为何这尊佛主不是纯阳!

  “刚才元空和尚运使这尊金身,抗衡玉皇道人,明显运用的乃是纯阳级数的法力。为何到了我手,这尊佛主的威力就降低一级?元空和尚有些思量,不肯给我太多好处,这倒是预料中的事儿。只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这尊佛主居然会降低级数,难道纯阳级数的佛主,还能降低到合道的层次不成?”

  焦飞思忖良久,又把这尊佛主投入虚空劫中,转了几百转劫运,仍旧寻不出来源头。焦飞知道自家修为还不到那个境界,便暂时压下了这件事儿,把自家的三大佛主召唤出来,跟斗战胜佛主一起,投入虚空劫中转运劫数。

  佛门**,可以互相借用,焦飞原本修炼的三大佛主修为境界都不如元空圣僧送的斗战胜佛主,趁此机会,便把这四大佛主一起重新铸造金身。

  焦飞这边才要把虚空劫收入元神,折返天河星,忽然虚空震动,一尊五光十彩的仙壶飞出,只是冲着虚空劫吞吐,原本被焦飞镇压在虚空劫之中的天壶道人,便被这一口仙壶接引,撕裂虚空,从虚空劫中飞了出来。

  天壶道人指着焦飞正要喝骂,那口仙壶已经是把他一兜,迎空一晃,便自消失的无影无踪。焦飞也是元神合道之辈,居然连反手都来不及,就被人把天壶道人救了去。

  这黄脸道人一脸的骇然,忙把虚空劫一收,见虚空劫中并无变化,这才略略安心,心道:“我也真是小觑了三十三天道场,不知这是不是玉皇道人趁机出手,甚或是纯均老祖被惊动,轻易救了天壶道人去。”

  焦飞运用元神略略感应,又用虚空劫推演了片刻,并未察觉任何蛛丝马迹。知道就走天壶道人的那位前辈大能,最少也在亿万里之外,但是此人修为远超天壶道人,东河道人那个级数,他根本查之不觉,也推演不出端倪。

  虽然失去了天壶道人,但是虚空劫早就演化了一万零八百手劫运,故而威力也不会有所减弱。只是其中一部分劫运,会因为失去了天壶道人这个劫运之材,略略衰弱罢了。

  焦飞伫立虚空良久,也不见救人的那人出现,心中嘿然一笑,化道长虹便走。

  焦飞这一来一去,端的隐秘无比,除了座中几位老祖,旁人连感觉都没有,就算郭小山,苏相两位老祖,也只是略有感应罢了,并不清楚焦飞一来一去的根脚。

  焦飞也不去管那些宾客,只是把虚空劫中四大佛陀一起运炼,元神也躲入虚空劫中,把元神跟四尊佛陀合一,去经历虚空劫中一万零八百种劫运,好借机会把四尊佛主的法力炼化一体。

  未来星宿佛主,千幻多宝佛主和金刚琉璃佛主也还罢了,元空圣僧送与他的那一尊斗战胜佛主,在经历了一百零八劫运之后,忽然反本复原,化为一尊凶恶狰狞的太古巨猿,手捧一株五彩桫椤宝树,绽放亿万佛光,佛光中有战阵凶杀之气翻滚,竟然似无佛门慈悲,却有许多凶恶。

  焦飞见了也是大骇,心道:“这斗战胜佛主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跟佛门中的道法,有如此不同?”

  焦飞自家所炼的两尊佛陀金身,也跟佛门正宗不同,千幻多宝佛主乃是佛门十八佛陀之外的异种,金刚琉璃佛主也有一颗魔心,未来星宿佛主本来就不是他自家修炼的,也就不去说了。但是这一尊斗战胜佛主,还是让焦飞隐隐感觉,跟他当年所修的娲凰所创,七十二种神魔真传有些相似。只是焦飞也不知道,这七十二种真传中,有哪一种是这般形象!

  “十大神魔法门中,似乎也无这一种法门,但若非十大神魔法门,如何能有这般厉害?也许这是元空和尚结合了七十二种神魔真传中的某几门,又参悟佛门真谛,自家创下的**,就如那位真宗和尚一般。”

  焦飞试着把这一尊现了本相的斗战胜佛主再去应虚空劫运,不旋踵,就遇上了桑皇道人。桑皇道人已经被焦飞转运劫数,和虚空劫祭炼一体,应着劫运的变化,便化为一株上古神木,要把这一尊斗战胜佛主金身夺下。

  焦飞知道这乃是劫运重生之兆,应过一劫,斗战胜佛主金身就会多发挥一分威力,和其余的三尊佛陀金身炼化成一体,故而也不惊讶,只是运用元神跟桑皇到人苦斗了三十个昼夜,把桑皇打退之后,又有别的劫运生起……

  (未完待续)

看过《仙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