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花开美利坚 > 第542章 林深河与赌船

第542章 林深河与赌船

  林深河这次中枪了。

  如果说以前是中弹的话,他这次真的是中枪了是的,一把枪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开赌船并不像林深河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有了凯瑟琳的支持,林深河回到香港之后,就想方设法的弄到了一条邮轮,然后将其改造成为了赌船。

  香港不像是澳门,可以合法的聚众赌博。

  但是一旦有了这样的赌船,那可就不一样了。

  只是一开始林深河的策略稍稍有些不正确。

  为了加大客流量,林深河并没有听从凯瑟琳的吩咐,他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将赌船做一个定位,所以来赌船上面的人,三教九流的各种人物都有,而且利润也没有林深河想想得那么好,还不时发生偷盗事件……

  这次的中枪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这事件的起因,就是两个赌客吵了起来,两人越吵越高,结果有人居然就掏出了手枪!

  当然,也不知道是另一个家伙运气好,还是林深河的运气差,这家伙六发子弹一发都没打到人,结果情急之下,就拿手枪用力的扔了出去。

  结果闻讯赶来的林深河正中枪口,被手枪直接砸倒。好死不死的,他倒下的位置又是桌子角……”……

  其最后的结果,就是林深河直接就倒下了……

  头上缝了十六针,林深河终于是学乖了。

  赌船被关闭了,林深河这次算是豁出去了,他将赌船重新装修了一遍,还请了一些女服务员一当然,林深河是不准备让她们做兼职的,因为他准备将赌船变成高档的地方。

  首先,大厅就装上了水晶灯。

  然后,所有的客厅全部都用上了高档的真皮面料,分为头等舱、

  一等舱和二等舱以及三等舱。

  其中头等舱是可以长期包下来的这样是给某些有这方面寻求的某些“高端人士”准备的。

  其次,就是林深河一开始忽略但是现在他觉得最有必要的一个措施一安检。

  是的,这是现在头上还隐隐作痛的林深河所能够想到的必须的方法。

  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林深河已经受不了了。

  这样的事情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在大幅度的改变了之后,林深河暂时也不决定让赌船〖自〗由进入而是先通过邀请函的模式来将香港、台湾和东南亚一些地区的大佬给请了过来,然后再将这个消息放出去。

  一林深河并不担心他们不会来,因为林深河已经通过薛荣华和自己以前的关系,联系到了保护伞公司的香港主管,并且邀请了对方过来。

  如果是保护伞香港地区的主管都来子那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会卖对方一个面子。毕竟,人家的身份可不一般。

  要说保护伞公司,没有哪个人不仰仗他们的,MIB的赫赫声名更是放在那里的。

  林深河甚至听说MIB和克格勃还在东奄亚发生过一系列的冲突,

  当然,这应该只是讹传而已,毕竟,林深河之前也在那边工作过,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可如果放在非洲的话,林深河倒是觉得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中枪”之后的林深河恍然大悟了,所以现在他选择了听从凯瑟琳的意见。

  自从头上缝针之后林深河也学乖了。

  尖沙咀公众码头。

  现在,林深河正站在自己取名“深叶红”的前面,正和人笑着谈论的。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对方由衷的在赞叹着。

  “叶老谬赞了,我只是有些机遇而已。”

  林深河与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这边互相打着哈哈。

  林深河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名叫叶汉的老人,才是赌船的真正的缔造者。

  一1988年叶汉租了一艘名叫“东方公主号”的客轮,开始公海赌博。由于新鲜刺jī,客源蜂拥而至。而在10年之后,“东方公主号”被成为了传说中的“海上拉斯维加斯”。

  不过不知道对方的这个身份那倒是不重要,因为林深河以前混的时候就听说过叶汉的名字。

  叶汉是〖中〗国广东省新会县江门镇紫坭乡人,有“鬼王叶”、“赌圣”之称。1961年与何鸿渠、霍英东、叶德利等人成功投得澳门博彩业专营权,现在正是名声显赫之时。

  “这里风发,叶老请先上船吧”远远的又看到有人来了,林深河决定先让对方上去。

  两个MIB就守在林深河的身边,保护伞公司培训出来的保镖则在周围站成了两排。这样的阵容放在香港,不管是黑道白道,都要给三分面子单说保护伞公司的影响力,那都是全球xìng的,而且他们旗下不有精英的MIB和凶猛的雇佣兵,相比之下,香港的这些黑社会简直就是弱爆了。

  林深河当然也知道,如果站在自己身后的并不是这些保护伞公司的人的话,那他今天恐怕也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赌船这事儿,无异于虎口夺食,想要从那些黑白两道通杀的各类赌王赌圣手中抢钱,这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事实上,赌船甚至比赌场更能赚钱。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凯瑟琳已经嘱咐过林深河了,旁人看到这方面的利润,肯定会眼红的,这上面肯定就要提防那些人了。

  尽管从表面上看上去,游轮赌博上的设施和普通赌场并无不同,但是其yòu人上钩的可能xìng却更大。

  这一点,心理学家就分析得很透彻了一游轮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游客在上面无事可做时,非常容易受到盅huò去进行赌博。而且从心理学上来说,会给游客造成“下了船就什么都没发生”的暗示,特别容易令新学者上钩。而对于那些老赌鬼来说,游轮设备好、环境机密、价格低廉,一般也无法欠账偷跑,所以也颇受欢迎。

  而对于某些大款而言,公海赌博由于其隐蔽xìng,所以也更容易受到欢迎。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失策,林深河恐怕现在已经开始大量的赚钱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林深河现在有了一个更好的决定:那就是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然后走高端路线。

  一艘赌船上面的人流量毕竟是有限的,所以这时候选择那些有钱人来进行赌博,是最完美的计划。

  “哎呀呀,吕乐探长,您可终于走到了!”

  看到下一个名人,林深年又是笑着迎了上去。

  “吕乐……”

  作为MIB而来保护林深河的薛荣华,这时候却似乎是不经意之间看了这个男子一眼。

  “我已经不是探长了,使不得,使不得啊”对面这个才四岁的男子,却也是哈哈笑着。

  一1968年,当时48岁的吕乐急流勇退,卸下人人称羡的港岛及九龙区总华探长职务,靠着名下不动产收房租,过着舒适的退休生活。

  当然,人虽然下来了,但是他的声名还在,林深河将他请过来的一点也就是因为这个。

  提起吕乐这个名字,或许不太熟悉,但如果提起雷洛,不少人就会有如雷贯耳的感觉了。雷洛的原型其实就是吕乐。

  当然,现在的这个时候,可没什么刘德华,雷洛这个名字,还是一个浮云……

  虽然不知道雷洛,但是林深河可是清楚,吕乐算是香港华人探长第一人了,这样一个人能够赏脸,那对于自己而言,也是一件大好事的……不过也由不得吕乐不赏脸了……

  吕乐,从一方面来说,是一种江湖大腕的角sè:一方面,他有警探“红”的一面,办事雷厉风行、果敢决断:另一方面,又像黑道人物一般,巧取豪夺、仗义疏财。他既向上司行贿,也向下级收贿,同时也利用手中的权力,向辖区所有机构收取保护费,同时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在吕乐最风光的时候,他当时连新任警务处长也不给面子,如新上任的外籍警务处长不去拜候他,他便以放松破案工作来响应,直至警务处长亲自走来拜候他为止。

  至于黑道方面,吕乐更说当时四大家族(新义安、潮州帮、十四k、和胜和)全都要给他面子,“我就根本不用亲自抓人,有案件要破,就开口同黑帮老大要人”。真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当然,即便是眼前的吕乐,在得到了林深河的邀请之后,他也不得不过来,保护伞公司的影响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是港英政府也远远不及的。

  经过了1967年的风bō之后,香港人第一次见识到保护伞公司的实力,而之后的一年,MIB更是声名大噪。

  很快,客人也差不多到了。

  陡然轻松下来的林深河却反而有些恍然了。

  数年之前,自己还是在刀口tiǎn血的“浪里白条”而现在,即便是香港的那些大佬,也要给他几分面子,自己也早就从九龙城寨搬到了别墅里面。

  有时候想想,这人生啊,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这里……是我的舞台!”

  他发出了豪言壮语。

  爱情总是来的那么突然,有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摆在我的面前啊,好纠结啊@。

看过《花开美利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