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花开美利坚 > 第567章 头痛的王启年

第567章 头痛的王启年

  王启年现在很头痛。

  在他升职的这段时间以来,他过得都一直很不错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王启年却是头痛无比。

  在不久之前,《黑礁》的重播正式开始了,但是这次重播带给王启年的,却是无限的头痛。

  《黑礁》是一部很不错的动漫。

  对于20世纪60年代的青少年而言,这样一部动漫,绝对堪称是经典。

  刺jī的打斗、围绕着毒品而产生的城市和矛盾,还有一系列的黑帮角力。

  这些,可以说都是现在的这些年轻人最喜欢的剧情了。

  《黑礁》所描绘的世界,是一个混沌的世界。

  与秩序的美国不同,那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乱邪恶的世界,一切的生命就好像是下水道里的蠕虫一样肮脏和扭曲。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在这部影片里面,那弥足珍贵的一丝阳光,便成为了影片的亮点。

  虽然现在的美国很乱,而且总是有黑帮争斗、邪教冲突之类的事情,但是总的来说,这也是秩序的。

  这与影片中的绝对的混乱与邪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但是年轻人却正渴望这样的一个世界。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是没有任何束缚的、彻彻底底的“〖自〗由”。

  《黑礁》的首播收视率很高,便是因为如此。

  在影片结束之后,让《黑礁》重播和继续拍摄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王启年现在作为策划,他决定先将《黑礁》重播一遍,然后便开始着手制作第二季的动画。

  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但是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半路杀出了一个陈咬金。

  弗雷德里克魏特汉。

  一个有犹太血统的德裔美籍精神病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改革作家。

  如果仅仅如此,那王启年倒是没什么怕的。

  虽然他批判说:“这是一部有关于毒品的、肮脏的、不知所谓的、使人堕落的恶魔的作品、”但是凭借梦工厂和天使电视台的影响力,王启年还是可以承受住那些压力的。

  但问题在于这位老兄的战果实在是在丰富了一点。

  1953年,弗雷德里克照特汉写了一本书名为《seductionoftheinnocent

  》(《鼻huò无辜》)的心理学书籍,为当时美国社荟日益严重的青少年犯罪挖掘根源。

  魏特汉将罪恶的根源都指向了漫画,并得出结论:毫无疑问,漫画就是罪魁祸首!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魏特汉博士在书中披lù,几乎所有有犯罪行为的青少年都看过漫画,特别是超级英雄漫画!

  魏特汉在他的书中罗列了漫画的八宗罪:第一,漫画会导致文盲:第二,犯罪漫画形成残忍和欺骗的风气:第三,漫画使人容易遭受不良yòuhuò:第四,漫画刺jī不完备的幻想:第五,漫画引起犯罪的或xìng变态的想法:第六,漫画让犯罪和xìng变态合理化:第七,漫画为非法的yù望提供了表现形式和技术细节:第八,漫画可以决定xìng的引致心理异常或青少年犯罪。

  这些原因是如此的荒谬,但是人们偏偏就信了他魏特汉在日常生活中的人品很好,这也让他的话很具有可行度。

  就这样,五十年代的美国漫画界的“大萧条”便开始了。

  美国漫画从黄金时代,一下子就进入了最低的低谷。

  魏特汉还将对漫画的惩戒扩大化,以他的观点,想解决青少年犯罪,就必须取消一切漫画,甚至幽默、爱情、教育漫画。不管你是超人、蝙蝠侠,还是米老鼠、唐老鸭,统统消失掉才好。他的观点得到美国参议院的认同,并召开听证会专门讨论漫画去留问题。虽然最终结果并没有像魏特汉所期望的那样,但严酷的审查制度极大限制了漫画的发展壮大,相对较弱的manuel漫画公司甚至一度面临倒闭。很多受人欢迎的超级英雄漫画不得不停刊,到50年代后期,漫画在美国,竟成了一个敏感词。

  凭借一己之力,就毁掉了整个美国漫画界,这样的一位老兄过来批判梦工厂的《黑礁》,让王启年亚历山大。

  当然,对方也并不是冲着《黑礁》来的,而是冲着整个电视界过来的,他的对象也不仅仅只是动漫而已,包括了许多的影视作品,也都是他批判的对象。

  但是这对梦工厂和天使娱乐频道而言,负面影响尤其巨大。

  正因为如此,撞到枪口上的“反面典型”的《黑礁》的重播计划,便被搁浅了。

  “唉……现在该怎么办呢?”

  王启年有些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在办公室乱转。

  作为一个香蕉人,王启年平时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获得晋升的机会。

  虽然管理工作更加的辛苦,但是对于王启年而言,这却是他晋升的好机会。继承了〖中〗国人那任劳任怨的传统的优良基因的王启年付出的努力,是西方人所无法想象得到的。

  正因为如此,王启年绝不允许魏特汉破坏自己的计划。

  但是他来来回回的想着,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能够对付对方的好主意。

  “难道只能去求助了?”王启年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不过他还是稍稍有些希望自己能够自己解决事情。

  “但是如果我没有把那个魏特汉摆平呢?”

  等到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的时候,那可就危险了。

  “还是保住现在的位置重要!”小心无大错,王启年还是决定去找上级帮忙。

  “……………,等一下……”

  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凯瑟琳埃德森小姐呢?”

  似于是一个更不错的选择。凯瑟琳埃德森就是《黑礁》的小说作者,如果这件事情让对方知道的话……

  嗯嗯,这样一招祸水东引似乎很不错呢……

  王启年正在头痛,而凯瑟琳这时候,却正坐在宴席上。

  西方的酒宴都是分餐制的,这与东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氛围,但是在现场,那热闹的气氛还是不会变的。

  凯瑟琳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大概有一百多人的样子。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鼻容华贵的样子。

  不过有少部分是例外,但是这些例外,这些人都是带着金项链和金戒指、穿着名家的礼服,同时很努力的在扮演着“我的有钱人”和“我是上层阶级”的角sè。

  毫无疑问的,这些人就是暴发户了。

  在六十年的美国,暴发户什么的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这便是美国现在进步的源泉之一,正式因为有了这些暴发户,现在的美国人才有了这样的动力。

  如果是换做了21世纪的时候,那可便是不一样了。那时候的美国阶层差不多已经固化了,99%的美国人民在华尔街呐喊着,美国社会阶层几乎没有了bō动,便如同那一汪绝望的死水一样。

  现在的美国还有希望,他们依然有jī情、有梦想。

  “索罗斯,这次的宴会是你策划的吧?”在之后的舞会上,凯瑟琳趁着sī下无人,便找到了对方。

  “哦?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索罗斯有些惊诧。

  “很简单,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有钱人了”后面半句没说。

  不过凯瑟琳的意思也表达得很清楚了:也就只有这些蛋疼的有钱人,才会想到去干环保之类的蛋疼的事情作为一个投机高手,索罗斯想要扩大一下地球日的影响力,轻而易举的便能够办到。

  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召集一些有钱有名的社会成功人士无疑,这个方法是成功的,这些蛋疼的家伙显然是对索罗斯的这个计划感兴趣了,他们感觉自己也是“维护世界和谐”的主力分子,这样的满足感让他们非常的舒服。

  “富人所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不是应该更大么?”索罗斯风趣的回答着凯瑟琳的问题。

  “你真的这么认为么?”凯瑟琳显然不相信索罗斯的话。

  “当然”索罗斯耸了耸肩“事实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高尚而完美的目的……”

  “说的真不错”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请原谅我不小心听到了你们之间的谈话。但是索罗斯先生,您说得可真是正确。富人的确应该承担更加强大的社会责任,同时,作为一个富人,我们的确应该有足够高尚的目的。”

  然后,他的目光便转向了凯瑟琳:“您好,尊贵而美丽的小姐,鄙人是阿德里安科威尔,真荣幸见到您。”

  一个没听过的人名,似乎历史上也没啥名气,凯瑟琳稍稍大量了一下这个有着一头金发的长得tǐng俊伟的男子。

  “称好,我是……”

  “凯瑟琳埃德森小姐,我知道您,事实上,我看过您的所有的电影和小说还有动漫。”这人居然抢掉了凯瑟琳的话头。

  “那可真是荣欣。”

  对方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个xìng,但是这却让被抢了话头的凯瑟琳很不舒服。

  而且,凯瑟琳已经意识到这个可恶的家伙是想要做些什么了,所以,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的不妙……

  屋漏偏逢连夜雨,码好的两千字一瞬间化为乌有,这段是重新写的…@。

看过《花开美利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