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花开美利坚 > 第1088章 想法

第1088章 想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霍尔克看着眼前的飞行器,心满意足的笑了。

  中国方面已经点头了,霍尔克这边的准备也早就开始了。

  马上就能够建厂了。

  不过在此之前,霍尔克倒是已经有了产品……

  《星球大战》中最牛叉的道具除了激光剑之外还有什么?当然是那风驰电掣的单人飞行摩托了。

  这也就是霍尔克的产品。

  这玩意儿的灵感来源,就是《星球大战》里绝地武士乘坐的悬空飞行器。

  这玩意儿和那种飞行器类似,最高腾空高度约为4.5米,腾空的动力来源于下面两个大大的圆盘风扇,两个风扇的旋转产生上升气流让摩托升到空中。能够悬空行驶自然是该摩托最拉风的卖点,不过更为关键的是驾驶此“飞行摩托”竟然非常简单,“就像骑自行车一样容易”,这是霍尔克体验之后的感慨。

  “飞行摩托”在莫哈韦沙漠上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这种摩托能够时速可达48千米每小时。

  在这种个人飞行器上有两个手柄,可手握以调节行驶速度和高度。同时,飞行摩托内置感应装置,人在上面驾驶时,可以利用身体倾斜产生的重心变化,改变飞行摩托行进的方向。

  对于类似飞行器的研究由来已久,但都以失败告终。他们遇到的瓶颈是无法解决稳定性的问题,驾驶行为十分的危险。对此项目的开发是前仆后继,但都没有取得完完全全的成功。

  即便在计算机投入使用之后。也依然如此,甚至他们的问题并没有得到丝毫的解决。

  但霍尔克他们使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了这个最困难的问题。

  ——一套新的机械控制系统。对于此系统,在偏航、滚动、俯仰这三个不同轴上的转动中。抓住每两两之间的转化,同时使用空气动力学抵消驾驶员活动对飞行器稳定性的影响,这样就成了。一切简单方便,玩熟了比自行车更安全……

  霍尔克对于这玩意儿很看好。

  由于是不与地面发生接触的交通工具,所以可以将其应用在雨林等传统交通工具难以通行的环境中,特别是在军队之中。与飞机相比,“飞行摩托”又具有轻便灵巧的特点,能够穿行于树木之间峡谷之内。

  虽然当初研究这玩意儿,是因为霍尔克不想在没有工厂的时候就无所事事,而且这些人也有不愿意去中国工作的。霍尔克干脆就先弄了一口研发部门在美国。结果,他们专心致志就捣鼓出了一个这个玩意儿。

  霍尔克对此是信心十足了,他这个时候就准备利用这个技术,来继续的发展,如果能够让这个飞行摩托出名的话,自己的公司说不定就一下子出名了,知名度可是好东西啊……

  ……

  而在凯瑟琳这边。她这时候却已经躺在了病床上,等待着珍妮的继续的实验。

  “我们首先要扫描你的大脑的运行情况,将你的脑电波的频率什么的,都研究一下,这样。我们到时候就能够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达到操作的要求了……”

  这可不是玩RPG,一个键盘就能够游走天下,凯瑟琳需要的是完美、完全的控制,而且还需要身临其境。所以这肯定会非常的复杂。

  “唔……我的大脑有什么好研究的?”

  上次就已经看过了,凯瑟琳的大脑没有啥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对了,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我们要如何将你的大脑发出的信号从你的身体转移到傀儡人的身上……”

  珍妮为了避免凯瑟琳不相信,于是将一个头盔放在凯瑟琳的头上,然后指着前面的一个摇杆:“你可以尝试控制这个……凯瑟琳不明白。

  但是,随着凯瑟琳的想法,她发现那个摇杆竟然真动了!

  “这……?!”

  脑控?!

  “这是脑机接口给我的灵感。”

  珍妮这样说着。

  (还好,你没有把脑机接口理解为脑后插管……)

  凯瑟琳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它可以通过传感器获取生物电信号。而计算机根据这些信号,就能将其变成指令,并将相应的指令发送给电子线控系统。”

  珍妮这样解释着。

  “我把这套系统命名为‘人类操控着’,你觉得呢,凯特?”

  “名字很拉风,不过只有这样么?”

  凯瑟琳倒是想要看到更妙的成果。

  珍妮耸肩:“虽然我们有办法获取生物电信号,但是凯特你要知道,翻译这些信号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非用超级计算机,要不然的话,现在的计算机的芯片根本无法处理如此复杂思维。”

  听起来很科幻,但其实并不是如此,因为就在21世纪,人类就已经有了脑控驾驶系统——当然,只是没有应用而已。

  “而且,每一个人的思维模式都有不一样的地方,特别是我们发现男人、女人之间的差异很大,一个命令可能造成的结果也有很多种。此外,对于使用不同语言的人来说,也有不一样的结果……”

  所以要专门给凯瑟琳定制。

  凯瑟琳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说起来,你们这个研究进展到了什么地步?”

  凯瑟琳又问着。

  “我们基本能够控制一些了……嗯,正好,我让瑞贝卡过来试试看!”

  珍妮有叫出了瑞贝卡。

  凯瑟琳看了看,还好,瑞贝卡没有被脑后插管。

  “别看了,凯特。我可没有给人体进行改造的计划,给人体进行改造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暂时还没有那个打算。”

  珍妮这样说着。

  “哦。那就好。”

  虽然瑞贝卡多灾多难,虽然人家以前是间谍,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瑞贝卡也已经和凯瑟琳他们认识那么久了,瑞贝卡已经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那种意识了。

  所以这个时候,凯瑟琳还是觉得有瑞贝卡挺好的……呃,实际上,这就好像是凯瑟琳希望自己的大喵不被别人干掉是一样的感觉。

  “一个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仪可是很贵的呢,这可是我们专门定制的好东西……”

  珍妮让瑞贝卡躺在了fMRI上面。

  “fMRI可以实时检测瑞贝卡的脑部活动,然后将他的想法传送给计算机,计算机将这些想法用软件翻译成数字指令。指令传给这个——”珍妮指了指放在一旁的黑色的手臂,这只手臂和人的手臂几乎没有区别,只不过这玩意儿的“皮肤是黑色的,下面还有很多金属线接出来,所以一眼就能看上去是人造的。

  “这样,就能够控制机器手臂进行运动了……瑞贝卡!”

  珍妮叫了一句,而瑞贝卡这个时候就点了点头。

  然后。手指就动了!

  真能够控制!

  凯瑟琳激动了起来,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计划更近一步了!

  “我们这方面完全不是问题,而且接收方面虽然有困难,但是通过特制的紧身衣和电信号模拟。还是可以办到的……我计划将紧身衣和皮膜融合为一体,这样的话,也可以免去穿脱的麻烦了。”

  珍妮的这话,让凯瑟琳很高兴。

  “就这样吧!”

  想了想,凯瑟琳又问道:“皮膜还能够变得透明么?”

  虽然强化皮膜很好,但是凯瑟琳可不想天天顶着一身黑皮。

  虽然看上去很好很不错,但似乎有些过于……前卫了。

  “瑞贝卡的手恢复了?”

  凯瑟琳注意到,瑞贝卡似乎又有了手。

  “嗯,现在是实验腿部的改变。”

  “腿部……?”

  凯瑟琳奇怪的看着珍妮。

  “对,与普通的脑控机械腿不同,沃特使用的机械腿不需要在脑内植入任何的电极,就和那个机械手臂一样……嗯,这个是最新的。之前我们的机械手,都是需要电极的,而瑞贝卡的足部接受了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定向肌肉神经移植术等于在假肢和身体之间重新部署了神经系统,让机械腿可以非常自然地成为瑞贝卡身体的一部分……而且在肌肉界面,这种机械腿里面也是含有血液和表面上的肌肉层的,所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假肢……”

  凯瑟琳看了瑞贝卡的腿,愣是没有发现假肢是哪个。

  “两个都是假的。”

  珍妮神秘的一笑,然后就将瑞贝卡的双腿放在了扫描仪下面。

  “现在这玩意儿已经和瑞贝卡的身体结合了……嗯。不过这的确都是假腿就是了。”

  凯瑟琳看着核磁共振的图像,果然内部结构非常的诡异!

  “真不是人的腿……”

  凯瑟琳喃喃着。

  “对,是假的。”

  珍妮点点头。

  “还有,给你的傀儡人就是准备采用这种产品的,凯特你的造血干细胞的确可以在脱离了原本的环境下进行生存,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优势,在肌肉和血液层面,我们完全可以进行模拟。”

  “对了,能不能放核电池?”

  凯瑟琳还没有放弃!

  “你就一定想要核电池么?!”

  珍妮翻着白眼,嗯,跟凯瑟琳学的。

  “核电池,这是多么先进的技术啊,为什么不呢?”

  “我觉得,你要搞这个技术的话,还不如支持我搞脑机接口呢,在脑后与计算机连接的话,我们甚至可以用大脑组建一个超级计算机的矩阵网络,这样的话,我们将拥有一台超级、超级、超级的计算机,这不是很好吗?”

  “别和我谈计算机!我要能源!能源!能源!”

  想当年,凯瑟琳也算是为了计算机而奋斗的。但是随着地位的改变,凯瑟琳的小心思也发生了改变。

  计算机从凯瑟琳生命中的主流变成了调剂,而当幕后黑手则成为了凯瑟琳的兴趣……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够专业。

  “凯特。你走火入魔了。”

  珍妮的语气和艾尔莎有些相似。

  凯瑟琳撇撇嘴。

  “好吧,不谈这个了,说起来……凯特。我倒是想着是不是能够在别人身上激活更迭蛋白的基因,这样或许会很有趣吧?”

  “别人身上也能激活?”

  凯瑟琳很好奇。

  艾尔莎点点头。

  “你或许听过双盲实验吧?”

  “就有双盲了……?不,我是说,双盲实验?”

  凯瑟琳奇怪的问道。

  “双盲测试”源于1972年在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之间的“百事挑战”。

  1972年,在北美洲软饮料调查中显示只喝可口可乐的人占18%,只喝百事的人占4%,但到了80年代初期,比例变了。可口可乐占12%,百事占11%。于是,百事公司做了一个测试,名叫百事挑战。挑战是以一种口味测试的形式进行的,在卖场,购物中心和其他公共场所,百事工作人员搭了一张桌子。摆好两个没有标签的杯子,一杯装的是百事,一杯装的可口可乐。购物者被邀请尝试两杯可乐。然后选择喜欢哪一杯。接着,工作人员会告诉你哪杯是百事哪杯是可口可乐,这样杯测试者就可以知道他们更喜欢哪个。结果。57%的人选百事,43%选可口可乐。盲测的结果百事的味道比可口可乐好,这就是双盲实验。

  “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因为这是今年的案例。嗯,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上面出现的。”

  果然是这事情!

  事情又提前了!

  “喜欢百事可乐口味的人更多,但为什么选择可口可乐的人还是多过选择百事的人呢?”

  “在知道这案件的时候,我在前几个月联合一些医院,做了一个这样的调研。”

  “我就说一下什么是双盲研究吧,我们在一个随机双盲研究中,药物治疗的安慰剂控制实验,参加者中有些接受真实治疗,其他一些接受安慰剂治疗,即……在结果出来之前,研究者和参加者都不知道谁在接受真治,谁在接受假治,即他们都是‘盲的’。谁被安排接受真治,谁被安排接受假治,完全是随机的,甚至是以抛硬币的方式来确定的……”

  “假治效果是那些通过暗示作用导致症状缓解的过程。在最初的一个月的研究中,在区别假治效果中曾经犯过严重错误——那些医生们都混淆了。因为双方的效果几乎相似!”

  假治效果,翻译之后也可以称之为安慰剂效应。

  “我猜测,实际上,医生和病人都被这种假治愚弄了。比如说,外科医生通常认为,关节镜手术对于关节炎的治疗来说实际上是有效的,并且每年都进行成百上千这样的手术。然后,双盲研究居然得出这样的结果:假外科手术与真外科手术产生的‘治疗效果’完全相同!”

  珍妮脸上有些嘲讽:“在我们的实验中,接受假治的病人居然对治疗效果是如此的满意,以至于他们纷纷建议其他患者也来接受这种治疗!要知道,真做了手术的反而恢复不好呢!”

  太奇怪了。

  “这就好像是放血疗法。”

  珍妮又说道:“在人们普遍认为放血是有效的中世纪,这种疗法非常的管用。为什么?因为这种放血治疗的方法有着足够的权威性,这就是一种安慰剂效应。而在现在,人们普遍都不信任这种安慰剂了,所以这种安慰剂就失去了效应。”

  这神马情况?

  凯瑟琳风中凌乱了。

  “这项研究花了我们一千多万,总算是没有白费,凯特,相信你听了我说的之后,应该会更有概念。”

  “我们在另一家医院的289例腰背疼痛病人的双盲研究中,进行脊椎指压疗法是十分有效的。但却不如介绍病人阅读一本关于腰背疼痛的教育手册。在我们的实验中,受控实验中的67%臀部疼痛病人,通过采用针灸治疗可以产生效果。但是。这个产生治疗效果的比率,并不比对照组随便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扎针产生治疗效果的比率高……”

  针灸这几年在美国挺流行的,没想到依然被珍妮拿来开涮。

  “包括抗生素一类的药品。我们都做过差不过的实验,结果效果却显示差不多,至少假治疗效的确让患者产生了真实的获益。尽管根本就没有任何疗效,假治也会创造出确有疗效的许许多多幻觉出来……”

  “即使假治实际上没有对症状产生任何改变,人们也会通过重新解释他们的症状,或者说这些症状经历起来没有那么严重了。比如说,如果我给你一片药吃,我说它会使你咳嗽不那么严重。你吃药后就会感觉到,的确咳嗽没有那么严重了,即使你咳嗽的频率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你也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换句话说,你会以某种方式重新解释你所经历的症状,以体察它们‘的确是好了一些’。”

  珍妮想了想,说道:“这种情况。应该称呼为观察偏见比较好。”

  “观察偏见最能感动的是医生而不是病人。如果医生认为他正在给病人开一些“有效药”,当他们回访病人时,他们会观察到某些改进效果,哪怕是毫无效果,也能看出效果来。比较经典的例子是。一个新的治疗组合抗击多发性硬化的有效性与假治之间的比较。这是一种双盲研究,于是,负责结果评价的医生们被保持在对谁接受了真治谁接受了假治的无知状态,即他们处在“盲”状态。然而,某些实验者却耍了一些小动作,他们故意让一些医生知道谁在接受治疗,使他们处在“非盲”状态。结果有点令人吃惊。处在“非盲”状态的医生比处在公正的“盲”状态的医生具有更多的可能性“观察”到治疗效果。而那些被观察到的“有效治疗”其实属于假治。换句话说,“非盲”医生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期望看到的结果,而产生了更多的“有效治疗”的幻觉。因为这种现象表明了某种“职业客观性”,所以我说它令人吃惊。这也蕴含着,当我们评价一个执行医生的治疗效果时,对比双盲研究结果来说,执行医生的判断具有更高的不可靠性。”

  “选择偏见也是我们研究的发现,研究者在研究的时候,选择谁接受真实治疗,谁不接受真实治疗,也就是说,研究者很可能下意识地倾向于选择那些能够看得出预期疗效的人进行新医疗方法的实验。由于一些不清楚的原因,这样选择做出的有效治疗评价结果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它会高出正常评价的7倍,甚至一个完全无效的治疗,也会被评价成一种明显有用的治疗。这就是为什么双盲研究必须采取随机方式进行的原因。”

  “有许多疾病会作为一个“自然过程”自己好起来。因此,在这样的疾病初发的时候,仿佛给以任何方式的治疗都是有效的,并且医生所用的治疗方法也会经历一个处置幻觉,即在不加考虑的产生出治疗有效的感觉。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脖子痛和背痛:它们都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好转,不管采取什么治疗,实际上任何一种治疗看上去都似乎是有效的。”

  “基于这些因素,我有理由相信,这似乎应该与我们人体的某一部分基因有关,我怀疑这部分就和凯特你身上的一样……”

  “实际上完全不一样……”

  凯瑟琳吐槽。

  她也知道安慰剂效应。

  虽然很神奇,但是这种安慰剂效应的确是让人疑惑,但是这一点和凯瑟琳身上的基因根本就是两回事。

  “为什么其他人不能激活这段基因呢?”

  说起来,凯瑟琳倒是也想看看,如果别人也能够激活这段基因的话,最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

  她颇为期待……

  ……

  二合一。

  另外,咱本来就是要发展高科技咩!

  超越现实的科技才有意思啊!否则凯特只是单纯掌控米利坚还有啥意思……

  呃,最好12点10再看,我后面1K字再改改,貌似灌水太多了,加点干货……(未完待续)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花开美利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