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青川旧史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大音希声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大音希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顾淳月待要说好。

  被一句突然响起的问话截断。

  “敢问诸位,天下公乃将来之理想,那将来,在何时?为何,不能是此时?”

  肖子怀。应方才长公主召前来答题。

  说起来景弘一朝迄今十年,御史大夫之位持续空缺,御史丞一直是兰台长官,职权其实不小,奈何终究只居三品。朝中了然是因主君少年即位,有意将群臣牢牢握在自己手里,故才压着御史台监察百官之权,也便于审刑院分权。而随着年龄渐长,统辖渐固,早晚有一日,这权力会被释放,肖子怀必然升迁。

  却在去岁末遭逢变故。

  便是那个早朝之后、他被顾星朗单独留下的十一月下雨天。【1】

  那次审问虽避着群臣,但朝堂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御史丞大人没与同僚们一起出宫,半个时辰后失魂落魄走出鸣銮殿,淋着大雨,有的是人瞧见。

  没过多久盐铁司奉君命改良盐政,以肖家世居的鹤州为始,传言纷纷,皆道肖氏或犯了错,明面上未被责罚,多半因肖子怀求了情,但御史丞本人,也因此坏了仕途,升迁无望。

  今年初兰台新进御史中丞,与肖子怀平级,坐实了这番猜测。不少人断言,御史大夫之位最终会落到那位中丞头上。

  景弘十年,肖子怀是人所共见地颓败下去了。

  以至于此刻他忽问出这么句话,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顾淳月毕竟是女眷,纵监国有些日子,到底不惯频繁与官员们打机锋。

  做这件事的更多是宁王。

  “肖大人何意?”便听顾星延问。

  “臣以为,”肖子怀郑重拜下,“主君贤能,国富民强,待战事毕,我大祁收得南北山河,无妨,试推新政。”

  “新政?”

  “近一年君上本在改制,调整了朝中各部司设置,同时拔寒门、以才学定官衔,大有还政于民之势,正合公天下理想。臣等思主君之思,愿效犬马之劳推动革新,广开门路以成议政、定政之崭新章程,真正还政于民,促天下之公!”

  这番话清晰又模糊,叫听者费解。

  显著安静之后纪平问:

  “定政?”

  “天下诸事一应裁夺、政令推行,皆由朝廷中枢群策,少服从多。”

  “那么,”纪平但凡开口从不迟疑,此刻却迟疑了,好半刻才说出下半句,“君上呢?”

  “君上之意若不合多数人意,可被驳回。”

  更深的安静,几近死寂。

  “肖子怀你大胆!”

  顾淳风对这些臣工的官衔、名讳其实不熟,是方才听他们答题时现记的。所有人都听懂了此言之大逆,所有人都因太过震惊而不知该如何反应。

  只她是身在高位且不管不顾的性子。

  也就只有她,在第一时间作出应对,“御史丞口出狂言,意图颠覆社稷,请长公主将其押送诏狱,待君上归朝处置!”

  顾淳月被其激愤震醒,亦咀嚼完了整段话,缓缓问道:“你刚说,臣等?”

  臣等的意思,是不止他一个。她其实很犹豫要不要问,这意味着将牵出更多人;犹豫之间忽然反应,顾星朗这样消失,阮雪音明知霁都或乱却不回来,虽因新区须坐镇——是否还有一层,是为了引蛇出洞呢?

  可当她终于问出来时,立刻便悔了。

  因为肖子怀看向了纪平。

  “类似革新举措,相国是听过的,也是认可的。”他盯着纪平说。

  顾淳月整个人似被钉在了层云之下开阔的国都城道上。

  她想继续履职,转头再问夫君,却动不得。

  纪平那头许久无声,顾淳风也觉该有人追问求证,刚转了一半头,蓦然在人群中看见了纪齐的脸。

  他身着铠甲,站在禁军队列里,望着其兄长的方向也似被原地钉住了。

  于是顾淳风也被钉住了。

  仿佛不追问,就不会有下一步。

  “可有此事?”却当然有人没被钉住,顾星延问纪平。

  没有吧。纵有,怎可能承认呢?淳风先于淳月反应,恢复了觉知,转去看马上的纪平。

  却见他翻身下马,前行几步回身拜下,“回殿下,确有此事。”

  这下连宁王,都似被钉住了。

  然后他稍动,仿佛想看一眼顾淳月,终于没有。

  顾淳风也想看淳月,还想看纪齐,心知不能,只默默与长姐华服相擦,广袖下再次握住了她的手。

  长姐在抖。

  她加力道握紧。

  “大人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宁王冷声。

  纪平一叹,叹声长且显著,足教周遭许多人听见,“便如竞庭歌所言,乃来日展望。只是君上近年改革之策频出,给了满朝文武以希望,让臣等觉得,那理想,也许近在咫尺。”

  这便是所谓,阳谋么?淳风忽有些顿悟,然后更陷惊骇,再顾不得情理亲疏,脱口道:

  “君上改革是为国之强盛,民之安乐,为天下海晏河清!不是要你们,以此为凭颠覆社稷!”

  “臣等,绝非要颠覆社稷。不过是助君上成更佳之制,筑更理想家国。”纪平依旧沉静。

  “谋夺君权,还不是要颠覆社稷!”

  “还政于民,是为天下公。”

  顾淳风彻底被激怒了。为他言行更为他驸马的身份。她感受到淳月颤抖的手停下来,却是冰凉,全无生机,再喝不动,只蓦然抬步蹲到纪平身前,极轻、不为第三人闻地:

  “求你别再说了,姐夫。你会逼死她的。”

  她声亦在抖,控制不住,终于自对方眼里瞧见瞬息波动。

  总归,他心里还有妻子。那便不至于太糟。

  “臣还是那句话,是为展望,而展望可近可远。”然后听他道,“此刻看来,时机未至;种种言辞若有不妥,臣愿领同僚们静候君上归来,亲自解释、甘受惩处。”

  场间臣工约占朝堂上四成。

  顾淳风以为他们不会吭声。

  却在纪平话音落下半瞬后,原地齐跪:“臣等愿候君上归来,亲自解释,甘受惩处!”

  算是全站在了同一阵营,做纪平的后盾?!

  肖子怀亦在其列。

  领衔女课的三位高门小姐不知所措,也跟着跪,个个发颤。

  如此这般,实在很像威胁。国难之时,皇室难道要将数十名五品以上官员全都下狱么?

  昔竞庭歌在含章殿上说这类话,是圆恰的,未受惩处的。顾星延盘算片刻,思量利弊,回头望淳月。

  淳月面如寒霜,接到这一眼,心有所感,半晌道:

  “诸位臣工,初衷不错,言辞失当,着,归府思过,未得传召,不得出门。至于檀氏,”

  她淡扫囚车,又及檀萦,

  “斩立决。”

  她说的檀氏,而檀氏不包括顾嘉声。檀萦嘴角浮现隐秘笑意,坦坦跪着,任命之姿。倒是顾嘉声骤然嚎啕,哭喊着爬到淳月跟前:

  “请姑姑饶我母亲性命!求求你姑姑!姑姑…”

  淳月不看他一眼,“顾嘉声随其母擅离囚地,念其年纪小、不知事,收押诏狱,待君上归朝定夺。”

  男童的哭喊冲不破堆砌的积云。

  囚车中喊冤声如海上独浪,起了又伏。

  极致的喧嚣和极致的深寂中,囚车、檀萦、疑罪的百姓分别被禁军拉走,顾嘉声去追其母,很快也被擒,拖往反方向。

  “君制殇殇,天下泱泱!断其殇殇,还其泱泱!”檀萦边走边喊,视线扫过纪平和场间臣工,“道阻且长,诸位大人还须勉力,勿忘初心呐!”

  她赴死之慨甚浓,竟与那年信王步上鸣銮殿的景象重叠。

  彼时这些臣工也都在场。肖子怀眯眼眺,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转望纪平,本朝最年轻的二品重臣依旧如深水幽潭。

  城内外对峙的根由原是自梅周席卷而来的传言,如今檀氏谋逆有定,那头本就松散的众志顷刻瓦解,原本为人质又为领队的地方督军们忽反手与那些非兵非民的头目搏杀起来,覆盎门外大乱,宁王回头要请顾淳月命禁军出动。

  只看见她镇定端然之下那抹无声的凄惶。

  纪平与群臣正被送往各自府宅。

  他心下一痛,径自高声道:“镇压乱军,保卫皇都!分清敌友,切莫误伤!”

  主街上剩余禁军皆往城门外冲去。

  纪齐亦在队伍里,疾步间被人猛拽住胳膊,扭头,不是淳风又是谁?

  “你疯了?回宫去!”他凶得很,瞧她一身公主华服跌撞在人潮间,本就阻塞的心绪更聚成恶气。

  “你才疯了!这时候还平什么乱!有的是人上,不差你一个!跟我走!”

  “走去哪儿!”

  “你家!”

  二人在混乱中对喊了两回合,都有些愣,然后淳风一把拉着他冲出人群,窜入一条窄巷朝着相府狂奔而去。

  【1】791快刀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青川旧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