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星空巨蚊 > 第50章 灭阴阳宗联盟盟主【来起点订阅】

第50章 灭阴阳宗联盟盟主【来起点订阅】

  幼生独角兽哈哈乐着。

  他的身上,正闪烁着到达了天级实力的能量。

  短短些许时间,他竟是从无到有,提升实力到了天级,这可不是别人转变修炼方式可比,天赋需要极其可怕才行。

  可见贾岩的眼光没有看错,这只小小的独角兽,居然有冠绝自己所有徒弟的天赋。

  除了他们以外,另外的蓝括,亦是在修炼之中,而且因为他是次空间天赋的存在,得到了贾岩较为喜爱式的管教,于是乎,他如今在次空间内部,不断的修炼自身的次空间能力。

  他天赋其实不太行,但奈何属性与贾岩太像了,所以次空间实力以及贾岩亲自教导的战斗方式,就像是给他开小灶,让得他战斗实力与修炼速度都飞快的提升,搞得他也是什么天才一样。

  贾岩的这几位徒弟,一个个都有自己的修炼方式,也有自己的进步方面,这对贾岩而言,算是一个令得他欣慰的地方。

  他起码会因为这点,感觉到自己在做的事情,并没有浪费。

  事情就如此的慢慢进展着。

  混乱星空内的事情,对外界的势力来说,有点是值得他们注意的,那就是阴阳宗的两大徒弟,居然都在那星空里,说是五徒弟熬品,为了帮助自家的大师姐,而跑去的那处,可天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呢?

  四周的星空之地内,不管大型势力还是小型的势力,都开始了关注此事,也有些官方层面的人士,开始询问阴阳宗临时对外人士,对此事有何解释。

  而他们得到的解释很简单,那就是阴阳宗并没有想要在那里搞事的事情,这一切,完全是因为阴阳宗那位大师姐,一个小孩子自己做的事情。

  一个在星空之中,才仅仅二十多岁的孩子,对银河中央星域而言,就像是一个小婴儿,这样的一个孩子,别的势力好意思去追究其的责任吗?

  偏偏的,还真有个势力,在追究着阴阳宗大师姐的责任,这就是在混乱星空附近,一家拥有着星河实力者的势力。

  “我们势力,需要你们阴阳宗的解释,如果给不出什么解释,那么我们就视阴阳宗准备继续扩张的信号。别拿小孩子来说事,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对其他地方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小孩子,可对大势力的人来说,二十多岁,已经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那家势力之外交人士,找到了阴阳宗的对外话事人,开始提出严正的抗议。

  而他们做出的威胁言辞,也非常的严重,那就是如果不给出正确的解答,那么他们势力,将视阴阳宗准备入侵,然后做出反应来。

  这问题可大可小,对阴阳宗而言,以前也入侵过许多的势力,还将他们收复为自己势力一份子,而且此过程还很过激,不然阴阳宗也不会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成为一个大型势力了。

  所以在阴阳宗是否会入侵这点上,阴阳宗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因为污点实在太多了。

  如果换成是一个小型的势力,阴阳宗想必也不会给出太多的解释,如果你觉得我们想入侵,那么我们就入侵给你们看好了。

  可这次来临的,是拥有星河级强者的势力,这对阴阳宗而言,还是首个面对的强大势力级对手,虽然阴阳宗也有击败过星河级强者的履历,可入侵一个拥有星河级强者的势力,与打败一个星河级,还是有不同的,星河级强者容易打败,但他们的势力之中,肯定有对付同阶强者的安排,所以入侵起来,会非常的困难。

  所以阴阳宗的外交人士,也不敢说些什么,他们只能是层层上报。

  可惜的是,这次的上报,并没有传到阴阳宗最高层,也是唯一决策者的耳朵里。

  那就是贾岩,他如今已然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之中,又怎么可能会对此有任何的反应?

  既然贾岩本人并未对此有反应,那么这次的事情,最后就传到了几位徒弟那里。

  而且因为大家离开的离开,修炼中的修炼,刚巧不巧的,此事最后传到了与比莉差不多大小的六弟子,也就是那位独角兽一般的白色生物的耳中。

  他小到大名都还没有起,只是用了他们种族的大名‘兽兽’,所以大家都叫他兽兽。

  兽兽听到了外界居然对阴阳宗不服,对阴阳宗已经完全的融入其中的他,瞬间不高兴了。

  “居然有人对我们阴阳宗不敬,我们师尊可是很厉害很厉害的,如果是比莉大师姐在,她肯定要打人,所以我们也要打,快点把这些不敬的人赶跑,不谈了,谈什么谈呀。”

  这个小小的白色生物,因为没有了父母的管教,又天天跟在比自己大一点的比莉身后,两个熊孩子的心性互相影响,一起变得更熊了,所以在这点事情上,他居然做出了比较胆大而又凶狠的判断。

  底下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办法对付此时的事情,如今刚巧有一位阴阳宗主的弟子发话,虽然他们也清楚,此子只是一个孩子,说出来的话并不做得数,但如今也没有人说话不是,于是乎,那些人一个个,将此话传了出去。

  “什么?要赶我走?驱逐我?阴阳宗的各位,你们可是考虑清楚了?这可是相当于宣战的作法了?”

  “什么叫宣战,我们阴阳宗只是不愿意再与贵势力谈此事罢了,何况这件事情是我们阴阳宗六大弟子说的,他对你们的做法非常不满意,如果你们想反驳什么的话,可以去找我们阴阳宗的其他弟子说,反正就我们知道的命令,便是赶你们走,如今如何决择,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阴阳宗的外交官,因为上面的口令层层传递之后,命令已经模糊起来,搞得他不知道这话应该如做说,所以他只是遵照以前对待那些小型势力时的作法,说得极其的强硬。

  “很好,很好,你们阴阳宗,果然不愧是霸道的宗门,这下子我是大开眼界了,我都跑外界势力许久的时间了,没想到在你们阴阳宗这里碰了壁,我会回去好好说你们阴阳宗的霸道的,没想到啊,你们阴阳宗居然直接赶人。”

  那位星河级势力的交涉人员,本来也是摆足了谱来的,他的势力之主,正是在这片星空之内,几乎数一数二的星河级强者,平日里他走到哪里不是受到欢迎的啊,就是到了某些其他的星河级强者的势力之中,都受到不低的待遇的,可没有想到,到了这阴阳宗,居然会受此大辱,顿时的,他已经在心底,对回到势力之后,如何说阴阳宗霸道的言辞,进行了编排。

  “滚吧,我们阴阳宗可不是你们势力以前对待那些势力一样的,你们想要在我们这里找便宜捡,可没有那么简单。”

  阴阳宗的对外接洽者,亦是不怎么讲道理的主,毕竟阴阳宗一向就是如此的。

  “哈哈,好,很好,我算是领略到,你们阴阳宗对外的态度了,看来你们果然是有霸权之心的,很好,我这就回去对我家大人说,你们阴阳宗肯定是准备入侵我们势力了。”

  “欺我阴阳宗无人吗?再不滚,你可走不了了。”

  阴阳宗的对外人士,说了几句话之后,已经是有点怒火了,此时脸色阴沉下来,渐渐起了杀心。

  “好,我走,你们给我等着。”

  那位星河级势力的半恒星级强者,对眼下的场面,非常清楚如果他真的搞事,很可能会被阴阳宗内的强者斩杀,所以连忙是不敢多说了,撂下一句狠话,顿时离开了阴阳宗地界。

  “哼,把我们宗门,也当成了是其他那些势力吗?看来我们白云势力,真的被阴阳宗看不起了,看我回去,如何对大人们说,你们阴阳宗就是想找我们麻烦。”

  这位来使的回复时间,正是熬品一行杀死了追踪比莉的那支舰队一行人的时候。

  刚巧的两件事件,凑到一块儿爆发,白云势力整个快炸了。

  “什么?我们势力的舰支,被阴阳宗给击毁了!”

  “那阴阳宗的外交官员,竟说想入侵我等势力?这……”

  “阴阳宗疯了不成!”

  “这就是开战信号了吧,打,不打得这阴阳宗覆灭,我们势力未来肯定是不得安宁了。”

  “阴阳宗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在阴阳宗之外,本来就诸多的势力与人士,一直对其敌视,这并非是阴阳宗过于霸道,虽然也有一定这样的原因,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阴阳宗实在太强大了,而且崛起的速度也过快,纵观整个宇宙内的势力崛起时,一般都会有一阵的腥风血雨,所以他们都怕,阴阳宗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对外界的其他势力,进行更多的血腥入侵。

  刚巧的,这次与阴阳宗爆发冲突的,是有一名星河初阶近乎颠峰存在的势力,也就是说,他是一位初阶里的高手,哪怕是在这片星空里的高手,战斗实力可能比不上外界的同阶存在,可他对付的,也并非外界的高手不是吗?

  所以整个势力里,包括外界的大量高手们,都在对这势力进行唆使扇风,想让这支势力充当到大家的挡箭牌,反正他们是大个子。

  倒是联盟的联合速度,因为此次事件的爆发,得到了极其快速的发展。

  “这阴阳宗,确定有入侵我等的想法,虽然此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那阴阳本人的同意,可看他们宗门内众人的态度,就知其势力就算暂时没有,但未来是肯定会有入侵我等势力的动作的,所以这次的联军,就由本人来承担联盟盟主吧。”

  在一次投影的会议之中,一名极其高大,气息也非常可怕的星河初阶存在,淡淡然的,对着与会的所有高手们,展开了会议。

  更令旁人暗自窃喜的是,他还包揽下了联盟盟主的地位。

  先前的情况下,大家都不知道,这次的战争,用谁主要承担事务,弱点的星河初阶,比如那位被贾岩分身打跑的存在,他就是想当,别人也不会给,毕竟他太弱了,可强的几位,却不怎么对此上心的样子,因为在他们看来,自己等人与阴阳,应当是处于不会差太多的实力,如果阴阳能够与他们处好关系,未来互不侵犯的话,那么指不定大家都能够成为某种互相探讨实力的好朋友。

  在场的众多星河级中,许多都是不打不相识的,所以这样的事情,还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只是现在,这位星河初阶里的高手,主动揽下了此事之后,大家顿时明白了,起码就这位高手而言,是绝了与贾岩未来再处好关系的可能性了。

  “好了,你想当就给你当,换成是我被那样折辱,我也会生气,而且本来我们的联军也差不多要组建完毕了,现在开始战斗也不会有什么仓促的,只是不知道,阴阳宗会对我们的联军,有什么反应,毕竟对他们来说,肯定是早就知道我们可组建联军了吧。”

  “不管他们有什么准备,总之我觉得,是绝对不可能阻拦得了我们联军的吧,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覆灭了阴阳宗之后,那阴阳是否能够抓住或者杀死的问题。”

  “也是,阴阳的实力,在我看来应该是极为可怕的,他如果逃了,未来未必不是一个巨大的隐患,毕竟星河级的实力,外加上他本人的阴阳道,好像有点意思,那么如果逃了,对我们来说,外出都不再安全了。”

  在场的星河级存在,对于覆灭阴阳宗的执念,还是非常强大的,可惜的是,他们也怕跑了阴阳之后,未来他们出门,都要小心阴阳的偷袭了。而这也是星河级强者们,覆灭同阶势力时,最担心的事情。

  一个势力可以很快就灭掉,但实力相差不大的话,很难抓到同阶的强者,而如果被一位同阶的强者盯上,他们独自外出的时候,就容易成为那势力强者的猎物,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片和平星空里,很少展开战争的原因。

看过《重生之星空巨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