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焚天 > 三十四、恶斗鹰九霄

三十四、恶斗鹰九霄

  鹰九霄飞临铸印山上空,一声长呖,双翅一拍,便有幽幽寒风吹下,登时把万髑大阵的鬼火吹灭了一半。

  王长生见到忽然来了一头大妖,心头凛然,忙把所有的髑髅妖收回来护身,还把混天幡等法器使出,一时间周身阴风惨惨,黑气缭绕,十余种厉害的禾山道法器绕身环飞,也颇有几分邪门道长的架势。

  不过他这般谨慎,更是显出了对鹰九霄和血蚊子的重视,视两人为大敌。

  鹰九霄懒洋洋的长笑一声道:“王长生,你们禾山道的禾山经我们太湖八妖不要,但是天河老祖的天书,就都留下罢。”

  王长生怒道:“天河老祖的天书,亦是我禾山道之物,凭什么与你?”

  血蚊子阴森森的喝道:“便是因为我们太湖八妖,任何一个法力都强过了你。你当是凡人么?还讲究什么道理?我辈妖族,只认法力高低,不认呱噪!识相的赶紧把萧屏南叫出来,不然等我家老大来了,你也就是一口之食。”

  鹰九霄在天空往下望去,瞧到了竹枝帮的数百人马,忽然笑道:“七哥,我们在那客栈里,早就把人都吃尽了,正好有些肚饿。这里有些极肥壮的人,我先挑一头来吃,稍后再办正经事儿。”

  陈七和李媚媚混没料到,居然有祸患从天而降,鹰九霄在天上就看到李媚媚,毕竟女子比男人的肌肤要细腻些,李媚媚又是体态丰腴,让这头大妖看中,半空里就把大口张开,兜头就啄了下来。

  李媚媚大是骇然,忙将身一滚,想要躲过鹰九霄利口。但是她连续被陈七吸了两次功力,现在一身本事只剩下三成不到,如何躲得开这头大妖的扑击?陈七在旁边看到,虽然不愿意,还是抽了腰间缅刀,一跃而起,兜头就是一刀砍下。这些大妖不甚讲理,吃了李媚媚未必就不会再吃旁人,陈七便不想躲避,正面迎击鹰九霄。

  鹰九霄咦了一声,铁喙一点,正中陈七的缅刀,一股大力从缅刀上传了下来,震得陈七手臂发麻。他炼成了铁骨功第四层之后,自分力气甚大,却没有想到这头鹰妖的力气比他还大了十分。只是轻轻一啄,就让他禁受不得。

  好在陈七也非止铁骨功这一门本事,还有太上化龙诀炼就的真龙劲和火鸦阵炼就的火鸦真气护身,匆忙间手腕一抖,缅刀由刚变柔,卸去了刀身上传递来的七八分的力道,然后运刀如水,手腕拧处,刀光就如匹练一般,横空再斩。

  鹰九霄本拟随便一击,便能破去这些凡人的招数,立时便可放口大嚼,没想到开始那个女的身法伶俐,这个少年又是刀法犀利。当下震怒的大吼一声道:“凭你们想要挣扎,如何能够,还是快些给我吞落肚腹罢!”

  鹰九霄本是一头数百年的苍鹰成精,身法快捷,双翅一振,便即拔空,躲开了陈七的刀法。陈七不得鹰九霄再度扑下,便偷偷摸出一张玄阴斩鬼符,往自家的缅刀中一拍,运起太上化龙诀一抹,便把这道符箓生生按进了缅刀之中。

  当着王长生的面,陈七不想泄漏底细,玄阴斩鬼符被他打入了缅刀之中,陈七便能借助这道符箓之力,把缅刀隔空御使。虽然这法门有些取巧,威力非但不如正经御剑术,就连玄阴斩鬼符本身杀伤力都不能尽数发挥,却可以让人瞧不出底细来。

  陈七做了手脚,便一声喝,掌中缅刀飞起半空,在半空中变化了三次,引得鹰九霄双翅连扇,才得把这口缅刀吹开。

  鹰九霄只以为这些人都是凡夫俗子,可以任自己杀戮,陈七这一出手,鹰九霄就微微有些吃惊,暗道:“难道是哪一家仙道门派的弟子,也来觊觎天河老祖的天书?”

  陈七探手一抓,摄住了这口缅刀,对李媚媚使了一个眼色,低声喝道:“快下让大家分头逃散!”

  李媚媚登时醒悟,立刻叫道:“有妖物来袭,大家快些逃啊!”她自家却往陈七跟前凑了凑。李媚媚可看的出来,除了陈七,现在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根本不肯离开陈七太远。

  陈七也不在意,拉着李媚媚掉头就跑,心底暗忖道:“这头大鸟若是追踪上来,我就把火鸦叫唤下来,两下夹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还能多炼一头火鸦出来。”

  鹰九霄见陈七逃走,本拟去追,血蚊子却高喝一声道:“八弟,莫要去管这两人,抢夺天书要紧。”

  鹰九霄这才恨恨的一翅拍下,把两个竹枝帮的帮众排成了肉饼,一口吞了,嚼吃的咯咯乱响,冲霄飞起,大叫道:“王长生,交出萧屏南和天河老祖的天书,我太湖八妖饶你不死!”

  王长生此时已经把七杀元神遁出,从高空望去,忽然见得竹枝帮中有人懂得“飞刀”之术,顿时有些吃惊。他见鹰九霄再度叫嚣,忽然醒悟过来,大叫道:“你个鸟货,刚才那使用飞到那人就是萧屏南,你如何当面错过?我寻了他许久,没想到此人居然藏身竹枝帮帮众里,怪不得我寻他不着。”

  王长生并没有看清楚陈七的面目,毕竟距离尚远,加之陈七变化了手段,他也瞧着不似驭兽斋同禾山道的手段,但是却立刻想到,可以祸水东引。

  鹰九霄吃了一惊,左右相看,顿时迟疑起来。血蚊子也不曾料到,居然会有这种可能,他比鹰九霄总要聪明些,当下便说道:“老八,你飞遁快绝,去追那两对男女,我在这里监视,等候诸位兄弟。”

  鹰九霄双翅一扑,扭头便往陈七和李媚媚逃走的方向追去。

  陈七并不知道王长生忽然乖觉,居然“陷害”了他一次。他还以为自己把玄阴斩鬼符打入了缅刀之中,必定可以瞒过别人眼目,却没想到王长生虽然没有认得出来,却立意不良,随口点贼,正中贼头。

  陈七见鹰九霄掉转头的时候,拉着李媚媚一路狂奔,奔出数里之后,看到一片茂密树林,陈七就一头扎了进去。李媚媚见他不走了,忙叫道:“天上来的那两个妖怪厉害,我们还是跑远一些。”

  陈七嘿然笑道:“我们在地上跑,如何逃得过天上飞的?我估计呆会那两头妖怪,还会转头追上来,我把这口缅刀与你,还传你运用的法门,我们两人联手,方能有一线生机。”陈七虽然不知王长生会“诬陷”自己,但是却按照做山贼的习惯来推断,那两头大妖虽然暂且放过了自己,但是待得他们寻不到已经死在他手里的“萧屏南”时,必然会再来寻找。这才把打入了玄阴斩鬼符的缅刀赠给了李媚媚。

  “若是那头怪老鹰追赶上来,多了李媚媚这个帮手,总比没有的好。我也不差这一张玄阴斩鬼符,至于那口缅刀,也不甚要紧了,更值不得什么。”

  陈七也不管李媚媚愿意不愿意,抓起她的手指,强行咬破,在缅刀上画了三道血符,然后细细传授了操纵的法门。李媚媚也是又惊又喜,虽然她失去了大半功力,但是却得了这口“宝刀”亦算是值得欣喜之事。一时间,李媚媚连生死危机都有些忘在脑后。

  李媚媚才尝试着把这口缅刀操纵飞舞,陈七就听得树立外风沙飞动,抬头从树杈间的空隙望去,天上果然多了一头奇大绝伦的鹰妖。

  “这些妖怪来的倒也快,他们是发现了萧屏南已死,还是从王长生那里打听到了什么?”

  陈七把身子藏在一株大树之下,希翼能够躲过鹰九霄的搜索,李媚媚亦是有样学样,大气也不敢出一口。(http://.)。鹰九霄在天上飞过,他乃是苍鹰成精,眼力最是厉害,虽然陈七和李媚媚藏身的树林颇茂盛,但从天上望下去,种种细微之处都一览无遗,鹰九霄早见到藏在大树下面的两人。

  这头鹰妖嘿嘿暗笑:“这两个狗男女,还以为藏身树林中,我就找不到。他们哪里知道我鹰九霄的眼力厉害?”这头鹰妖在半空兜了半圈,然后猛然扑下,一双鹰爪冲着陈七便抓了下来。陈七早就提了十二万分的小心,见果然瞒不过这头大妖,便双手一抬,六道黑索猛然飞出。

  六道黑索在禾山经中,也是排名第三的狠毒法术,仅次于七杀元神和髑髅妖。鹰九霄又不曾料到陈七还懂得这般邪门的法术,被六道黑索上身,登时全身一颤,跌落尘埃。但是鹰九霄毕竟是成了名的大妖,匆忙运起一身妖气,狠狠一挣,便把六道黑索震断。

  六道黑索乃是地下的污秽之气炼就,本质乃是一股千万年凝聚的污秽之气,被震断了到没什么,陈七把手一招,这几条黑索便自复原,又飞回了他的手中。

  倒是鹰九霄虽然仗着一身妖气,把六道黑索震断,妖气毕竟还是受了玷污,一时间竟然全身都有些酸软。他感觉自己一时架不住风云,就在地上一个打滚,化为一个瘦小的黑衣汉子,大踏步的闯入了树林之中。

看过《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