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焚天 > 一百六十二、仙凡殊途

一百六十二、仙凡殊途

  第162章仙凡殊途

  陈七刚刚跟四大妖王斗法一回,扬州七英和罗浮女便前来拜访,他呵呵一笑,便吩咐手下的小蝙蝠精书房待客。

  四大妖王也知道陈七是何种样人,每次捉拿陈七不着,便即住手,并无破坏他的宅院,杀死他手下的小蝙蝠精来泄愤。毕竟有这家宅院,陈七并不走远,若是没了牵挂,陈七双翼绝空,一飞万里,他们就捞摸不着了。何况这等级数的妖王眼目,这些人间俗产和一些手下,根本就没甚重要,有人拿这些来威胁他们,四大妖王必然哈哈大笑,骂对方大脑痴呆,因是之故,陈七也不怕四大妖王忽然再来,把扬州七英和罗浮女也杀了。

  自然,若是四大妖王愿意亲手持刀,帮他报个父仇,陈七也无任欢迎就是。

  陈七经过这些时日斗法,对四大道诀的种种法术运用的为精妙纯熟,连带道心也微微有些进境。故而扬州七英和罗浮女见到这小贼头时,只觉得他气质又复幽深许多,比之前还要莫可测度,都心生出高山仰止之心。

  等扬州七英和罗浮女一起前来,只见陈七一人,并不见卢红英,万芳心急,便问道:“七少怎么一人,不见我家红英妹子?”

  陈七呵呵一笑道:“我那徒儿才入修行,她资质天赋不成,不能循正途入道。我已经用了师门秘传法术,让她去洗髓易筋,伐骨锻肌,需要一段时日才能出关。”

  万芳,莫绮雯等众女听得,皆羡慕,她们和卢家也算是世交,卢明泽也曾求过万芳,希望把自家的妹子引入罗浮七真灵幽子的门下,但是灵幽子却说卢红英没有修炼的根骨,并不肯收。陈七这边才收了徒儿,就有办法洗髓易筋,伐骨锻肌,虽然万芳等罗浮女,也不知道陈七用的什么手段,但心底都羡慕非常。

  不要说罗浮女,就是万旗等扬州七英,亦复有些揣想,不知道这个洗髓易筋,伐骨锻肌是个什么神奇的东西。按照他们习武之辈的揣想,十之八能提升一个人的资质,让寻常一年才能练成的本事,变得一个月便能学完,亦复心底有些波动荡漾。

  陈七见成功挑起这些人的心思,忽然一笑,说道:“徒儿,你既然今日的功课完了,出来拜见一下你哥哥的结义兄弟也好。”

  陈七把卢红英藏金刚塔的第二层修炼,这女孩儿的境况,他自是了如指掌。卢红英正修炼火云禁法,并不知道外面来了人。等陈七召唤,卢红英忙答应一声,便身不由己的被陈七摄了出来。卢红英跟万旗等人,才不过数日不见,气质便有许多变化,尤其是她刚才修炼火云禁法还未收功,身外有片片巴掌大的火云,正自缓缓飘飞,偶然遇上什么障碍之物,内孕育的太阳真火便即焚烧起来,顷刻就把书房一座书架上的书籍数点燃。

  卢红英见状大骇,慌忙把火云收回,陈七也不恼怒她,只是伸手遥遥一拍,正燃烧旺盛的书架和书籍上的火焰,便一起熄灭。卢红英忙拜倒陈七面前,歉疚说道:“师父召唤太快,徒儿来不久收起火云,以至烧了师父的书房,还请师父责罚。”

  陈七一笑道:“此乃小事尔,何须责罚!你日后加紧修炼,把火云禁法修炼的收放自如,催动随心,自然就不会有这般事情了。我叫你出来,是你哥哥的几位结拜兄弟前来探望你,故而让你来见他们一面。”

  罗浮女乃是,大师姐摩云翼莫绮雯,二师姐百花剑徐青,老三屠龙仙子卞宛青,老四牡丹仙子万芳,其余两位小师妹老五金灵犀,老杨青青因为出道的晚,还无绰号。扬州八英除了跳云头死去的卢明泽外,还有孙芳杰,白季礼,许勾羊,万旗,王夫之,张瑜,司马卓辽七位。

  卢红英虽然有些怨恨他们,但是经过这些时日后,也自想开了。她毕竟是大家闺秀,家教甚严,当下便过去跟罗浮女,扬州七英一起见礼。万芳跟她特别熟捻,搂抱住了这女孩儿,好言安慰。卢红英虽然性子有些坚强,毕竟明知道陈七懂得法术,还敢持了丈二红枪杀上门来,勇气可贾,但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儿,陈七虽然待她不错,却也不可能搂着女徒儿安慰,万芳才说了几句,卢红英便眼眶发红,抽噎起来。

  陈七摇了摇头,也不说甚么,只是对万旗等人说道:“诸位此来若是没得甚事儿,还是早来早去的好。我这里有四头妖王日夜都来呱噪,万一诸位遇上,我一时护持不周,就十分危险。何况我那徒儿还要修炼,这入门几日正是关键,不能有太多耽搁。”

  扬州七英的孙芳杰一笑说道:“我们来此,还是另有一件事儿。红英妹子,卢兄跟你的父母早亡,家也没别的亲近人口了,你又跟了七兄修道,我们几个商议之后,便出了资财把卢家的所有产业盘下,换成了十箱金银,日后红英妹子行道天下,用着也方便,不用再惦记家的琐碎事情。”

  扬州七英此番也带了许多家人,孙芳杰一拍双掌,便有数十名健壮的家丁,抬了十口巨大的木箱进来。陈七微微沉吟,便一笑道:“这件事还是多亏了几位,红英徒儿,你快谢谢几个哥哥。”卢红英本来还自伤心,家许多亲眷要夺她的家产,可跟陈七修道之后,心思就变了,见了这十口巨大的木箱,却摇头说道:“这些金银财货,我已经用不着,还是请几个哥哥都拿去散了罢,也好给那些穷苦人家一点好日子过。”

  扬州七英一起把眼来瞧陈七,陈七摇了摇头,呵呵笑道:“红英徒儿无须如此,古来有云,人做好事,须得救急不救穷。那些人虽然穷苦,但生活还算安稳,忽然得了一笔钱钞,未必就是好事儿。反而有许多并不急需之人,把这些钱财都拿去浪费了。这些东西,你还是收了起来,日后出师,行道江湖时,把来救济真正需要之人。我这里有法宝囊一个,就赐予徒儿,你且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罢。”

  陈七的法宝囊,乃是从青城派的两个弃徒白髯化,李元功之物,虽然品阶不高,连一阶法器也算不上,但对寻常人来说,已经是极了不得之物。万芳瞧了有些眼馋,心道:“我的法宝囊就无这一个好,红英妹子拜的老师,可真阔绰。”

  卢红英悲喜交加,接了陈七所赐的法宝囊,忽然觉得,自己从今日起,果然就非是世俗人了。原本自家哥哥梦寐以求的法术,法器,放自家老师身上,就如不要钱一般,左赐予一个,右也赐予一个,显然陈七眼,此物甚是寻常,但却是自己哥哥,求了一生都未曾求到的东西。

  卢红英轻轻摩挲掌的法宝囊,不由得暗暗想道:“仙凡之别,果然就有如此大么?就如路边乞丐,对他们来说,一顿好吃便是天下好,得了一顿就满足无比。我们这些人家,却早就把许多东西都吃的厌倦了。我哥哥想要成为仙道人,不知惦记多久,但是轮到我身上,这些哥哥求了不知多苦的东西,却只如寻常……”

  陈七这般出手,不消说卢红英心感慨,万芳瞧了艳羡,就算其余罗浮五女和扬州七英几个公子哥,也都心情澎湃,罗浮女还好些,总是拜过师父,见过仙道人的行事。孙芳杰,白季礼,许勾羊,万旗,王夫之,张瑜,司马卓辽七位,却犹如不能置信一般,个个心底后悔,无不暗道:“原来我们瞧着珍贵无比的法术,法器,只要入了仙道,俯仰可得,红英妹子才入门,就学了一手厉害的法术,得了一件法宝囊。此术,此物,我们手里,只怕就要当作价值连城,万斤不易的珍奇,现却只是人家师徒相授,不起眼的东西。”

  陈七扫了一眼这些人的眼神和表情变化,这小贼头要的便是这般结果,他心底嘿然一阵冷笑,催促卢红英把这十箱金银财货收了,叮嘱了几句,便把这女孩儿仍旧收入了金刚塔,免得两家说的多了,有许多纠缠。

  万芳来见陈七之前,已经得了自家哥哥叮嘱数次,虽然她女孩儿家有些害羞,但仍旧不得不开口说道:“万芳和几个姐妹,上次得蒙七少照拂,古仙人洞府得了些东西,特意前来感谢。只是我们姐妹见识浅薄,得了一件东西,不知是什么功用,特来跟七少讨教。”

  陈七微微一笑,说道:“万道友不须如此,是什么东西,把来我看!”

  万芳松了口气,她此番来讨教的借口,还是跟自家几个师姐妹商量过的,一来有个借口总是好些,二来她们也确实不知,所得的那件东西,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用途。

看过《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