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焚天 > 二百七十、兄弟相亲

二百七十、兄弟相亲

  第270章兄弟相亲

  鲤笑嘻嘻的,显得十分亲热,应鹰却还是那副淡然模样。陈七对这两人熟悉到了极点,倒也并无奇怪,把两个人请到了自己所居的禅院之后,便把所有的僧人都打发了出去,原本陈七也不喜别人搅扰,所以这些僧人并无感觉到奇怪。

  许鲤和应鹰此番来,自然是有些目的,但是陈七却不想问他们的目的为何,而是把两人请进了禅房之火,先拱手苦笑道:“我这里要先向许少,应少告个罪,还请二位莫要怪我?”

  许鲤和应鹰一起惊讶,陈七忽然换了称呼,似乎对他们极为熟悉,让许鲤和应鹰都生出一股纳闷之意。两人瞧着陈七,都不知道这小贼头究竟想要做什么。

  陈七也不解释,只是运起太上,真劲走通周身窍穴,把智冠的模样,又复恢复成了自家的本来面目。许鲤和应鹰见到了这一幕,本来也算是铸就道心,泰山面前崩倒,两人都未必变色,却仍旧为这一幕,惊骇的长大了嘴巴,好久都合不拢来。

  “七少!怎么是你?真正的智冠和尚哪里去了?”

  许鲤和应鹰反应也是极快,各自把手一样,登时就有两种小神通发出,把这一座禅房护了一个风雨不透。

  许鲤还特意拍了怕陈七的肩膀,说道:“没事儿,就算你已经把智冠和尚挫骨扬灰,我们兄弟也会给你保密。不拘你是要图谋什么,我们兄弟亦会帮手,我跟应少都已经开了佛门四识的大高手,绝非当日福阳府成的小拖油瓶。”

  陈七不禁莞尔,笑道:“哪里有这么夸张,智冠和尚是还俗去了,他本来是青城派的弟子,我来图谋的事情,倒是极须人帮手,就是这件事不大好帮忙。我是奉了青城派长老会的命令,来探查妖帅厉赤海的底细,若是他修炼什么小乘魔法,青城派就会大举出动,若是妖帅厉赤海不曾修炼这种魔法,便皆大欢喜,大家相安无事。”

  许鲤听得,就是怪叫一声道:“那你不用调查了,我知道厉赤海的底细。我跟应少被伏妖尊者带走之后,遇上了金钵僧王,这位老和尚指点我们修行,开始也还没说拜师的事儿。但是我们跟他学了不少东西,后过意不去了,只好卖他个面子,投入了金钵僧王的门下。算是他的第第七个徒儿。我师父金钵僧王曾经跟妖帅厉赤海动过手,他老人家跟我们说过,妖帅厉赤海修炼的法门,虽然也沾了一个魔字,却是上古神魔真传,亦算是道法正统,绝非什么邪门的小乘魔法。”

  应鹰亦旁边说道:“金钵僧王师父,确实说过一段公案,当初妖帅厉赤海***无辜,要祭炼一件法器,被我师父撞上,就争斗起来。虽然我师父法力极高,已经开了佛门第识,炼就一颗舍利子,仍旧不是妖帅厉赤海的对手,后还是因为白象法王路过,为两家分解,这才化干戈为玉帛。”

  陈七心暗忖道:“只怕不是化干戈为玉帛,而是两个贼秃一涌其上,妖帅他老人家双拳难敌四手,不得已委曲求全罢……”

  想到这里,陈七噗嗤一笑,说道:“两大圣僧一起出面,饶是妖帅了得,也要退避三舍,后这件事怎么样了?”

  应鹰嘿然一笑道:“后来我师父还是想要劝说厉赤海,不要祭炼那件法器,太过伤天害理。妖帅也觉得这件法器,用处对他来说也不甚大,为此得罪两位佛门高僧不值,就罢了手,不祭炼那件法器。我师父也是从那一次起,知道妖帅修炼的法门名为先天七十二变,乃是上古神魔真传,只是这一界的生灵,早就没有了神魔血脉,也不知道妖帅是怎么修成。”

  陈七心头微微一动,他倒是知道上古神魔真传的说法。据说此法乃是上古造化级数的大能所创,共分七十二部,每一种都仿了一种域外天魔,修成之后,不但能够长生不老,而且可以化身神魔,法力无穷。

  只是想要修成神魔真传,除了有道诀还不成,还要体内有神魔血脉。现这一界的生灵,也许都没有神魔血脉了,但未必就不能重弄出来。陈七想到了自家的那件神秘的圆盘法器,可以横渡虚空,冲破重天罡大气,突破天宫的***。若是有大*法力之人运用,未必就不能击杀几头域外天魔,取了其真血回来。

  陈七想到此处,便对许鲤和应鹰说道:“想要神魔血脉倒也容易,就是想要拣定某一种,可就难了些。我这里有件法器,可以横渡虚空,寻找域外天魔的影踪,想是妖帅也有类似的法器。”

  陈七把那件圆盘法器取了出来,当着许鲤和应鹰的面,试演了一回,许鲤和应鹰被陈七送去了那一片虚空之后,回来都皆赞叹。很是好奇的问起了陈七别来之后,日子过的如何。陈七拣能说的说了一些,尤其是把自己入了青城门墙的事儿,跟许鲤跟应鹰讲了,两人一起为陈七高兴。

  许鲤摇了摇头说道:“一别经年,没想到我们三人各自都有际遇……糟了,我们来是另外一件事儿,是要劝七少你让步的。”

  陈七一笑说道:“我本来就没想贪图什么真人的官位,又或者各种地位,有什么让步不让步的。智真和尚想要什么,我都给他便是。”

  许鲤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智真和尚,他还请不动我们,是伏虎尊者。”

  陈七惊讶道:“伏虎尊者却是有什么说法?”

  应鹰一旁说道:“天子说过,每一场斗法,他都要赏赐胜者一座道场,也不知谁又进了什么言语,天子赏赐给你的道场,是天都郡的铸印山,把整座山都赏赐了给你。”

  陈七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座山我真要不着,我也知道是谁人提议此事了,她倒是好心。”陈七当下就把荀家的事情说了一点,只是没有提自己很荀玉藻的关系。许鲤和应鹰互相对望一眼,说道:“既然如此就简单了,伏虎尊者希望你能继续留帝都,他自家要把大戟寺潜入铸印山。要知道大戟寺名气虽然不小,但是地方却不大,因为附近有三头妖王驻扎,传道十分麻烦,收不到多少徒儿。铸印山整座山都可以当作道场,自是有利大戟寺的前途。既然七少不说什么,我便去跟伏虎尊者回复此事好了。不过伏虎尊者倒也提出了一些补偿,希望你这个做徒儿的不要怪他,我也一并带了来。”

  陈七一笑说道:“我还能需要什么补偿?佛门的经,从不敝帚自珍,道行法术总要自家积累修炼,法器我也不缺。”

  许鲤哈哈一笑说道:“这件补偿却是不错,七少可以收了,若不是无功不受禄,连我都想把这件东西吞没。”

  许鲤一拍腰间,就有一道光华飞出,许鲤手如灵蛇缠绕,陈七觑得分明,见是一口品质看来也不错的飞剑,但也真就算不得什么,正要继续问时,应鹰一旁说道:“这是一口剑胎,是伏虎尊者无意得手。剑胎就是祭炼好,但是却还未打入禁制的剑器,若是祭炼得法,比别人祭炼过的法器,为顺手好用。这口剑胎的品质相当不错,乃是上古大派流传下来,有机会可以祭炼到极高品质。”

  陈七随手取过这口剑胎,微微输入一口真气,果然发现内并无禁制。他暗暗忖道:“我所学的道法,根本就没有上乘剑术,有了这一口剑胎,倒也无什么用处……”不过陈七想一想,还是含笑把这口剑胎收了起来,说道:“此事我答应了,反正我已经有了五气山做道场,铸印山给我也没与用处。”

  许鲤,应鹰和陈七难得重逢,都觉得亲热非常,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就过来一日。眼看天色将晚,陈七就留了许鲤和应鹰自己这里住下,不过他担心昨日那刺客再来,就把这件事儿也说了,让许鲤和应鹰,也要警醒一些。

  虽然那此刻是为了他来,但说不定瞧许鲤和应鹰不顺眼,顺手扔一道法术。许鲤和应鹰听得陈七这般说,都是脸色低沉,颇不好看。许鲤嘿然一笑说道:“七少,你不知道是谁人派出的刺客,我却知道个***不离十。本朝有两位真君,乃是第一品仙官,其一位是那个跟我斗剑的徐蜀亲叔,另外一个,外界几乎无人知道。但我有成把握,可以肯定,一定是此人出手。”

  陈七大吃一惊,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招惹了朝廷的两位真君之一,忙问道:“此人是谁?为何定要杀了我了事儿?”许鲤嘿然一笑道:“此人说来还是皇亲国戚,有皇叔的身份,他派人来刺杀你,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但……极有可能,就是本朝天子下的命令。”

  许鲤的这个推测,让陈七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过《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