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焚天 > 二百九十五、黑袍人·百秽鬼煞云

二百九十五、黑袍人·百秽鬼煞云

  第295章黑袍人百秽鬼煞云

  吕烟儿抽空吞了一粒凝真丹,心头略略舒缓,暗暗忖道:“这位来救援的陈七师兄,道法庞杂,并未我青城家数,难道是带艺投师?为何我都没有听过这等人物?也是我许久都没能回来云海青城,对门派的事儿,并不了然。”

  陈七除了一口万秽黑棺之外,也未展露太过惊世骇俗的手段,只是把火羽箭,火蛇无双,元气巨兽,五大小神通交替运使,配合太昊五光轮,抵御众敌。眼见稳住了阵脚,陈七便开口问道:“诸位师兄弟,怎会山门之外这么近的地方,遇上大敌?”

  吕烟儿脸色微微一红,好半晌才说道:“我们乃是外门弟子,平时不住山门之内,这一次大战,本来不须我们参战,只是那个神秘教派不知怎么,居然探听出来本门许多弟子的家眷所,还有许多外门弟子聚居之地,便来大肆屠戮,门几位掌教真人,这才开恩,允许我等搬迁到山门来。”

  陈七微微一愣,这才明白因果。

  炼气士也都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学道之后,自家是自由了,但是总有些亲眷牵绊。他们外门行走,难免就结下仇家,一旦被仇家知道,斗正主不过,便寻这些炼气士家人的晦气,甚至不惜用残忍手段,将之杀害,古来便为各派炼气士所忌。

  所以炼气士的家人所,一向是极大秘密,就连师门人,也不见得会知道。

  这些人居然不是居住云海青城的内门弟子,而是外门弟子和一些家眷,那必然是被一路追杀,逃到了此地。陈七心头微微盘算,暗暗忖道:“怪不得,这些人里只有这一个男扮女装的女孩儿,剑术还不错,其余的人,法力都甚差。”

  陈七一声低喝,火云宫忽然展开,把包括了吕烟儿内的所有青城派弟子,一起收入了其,这才驾驭这座火云宫,硬生生撞开了一处缺口,直奔云海青城遁去。陈七倒是不惧这些,已经被他杀的七零八落的神秘教派徒众,但是他的念头可以远及数百里之外,已经微微察觉,天地间元气波动有些异常,生怕是有敌人来援,便不敢恋战。

  吕烟儿见陈七忽然飞出一团乌金云光,把自己裹了起来,心先是微微惊慌,然后就瞧出来,这是陈七的一件飞遁法器,不由得暗暗惊讶,忖道:“娘亲说过,炼气士一生,多也只有一两件法器,不然分心芜杂,道行也难以精进。为何这人居然能够运使好几件法器?而且那件太昊五光轮,跟娘亲的那一件好像……”

  陈七也不知吕烟儿想些什么,他一头撞出了包围,便驾驭火云宫往云海青城走,那些神秘教派的徒众,虽然人数众多,把打斗时大占上风,但是比起飞遁之术来,人数多却无什么优胜之处。火云宫又是一件颇了不起的飞遁法器,被陈七催开,遁光奇速,那些神秘教派的徒众,登时追赶不上,被这小贼头渐渐拉开了距离。

  陈七刚略路庆幸,自己第一次出手,总算是把人都救了出来,就见得南方数百里远的云,又有人争斗。

  吕烟儿目光锐利,远远的瞧见了争斗的双方,立刻叫道:“陈七师兄,那也本门弟子,被人敌人困住了。”

  陈七心底暗叫了一声苦,把火云宫一拨,忙往那一处飞去,这一次包围了数十位青城弟子的,却有二三百人之多,其有一位明显是炼就了罡气的黑袍人,正把这二三百人组成了一座大阵,妖云滚滚,竟然有无数厉鬼凝结成了千百丈黑气,这一道妖阵不知是杀戮了多少生灵,才能修炼出来。只是陈七从发现,到赶去救援的当,就有三名青城派弟子,被这个黑袍人操纵大阵,把百十团黑气化为厉鬼,扯出防守的阵势来,生吞活嚼了下去。

  吕烟儿见得这般情况,心头滴血,大叫一声,就要御剑飞出,跟那个黑袍人拼命。

  陈七见这女子不知好歹,心头就是有些恚怒,暗暗骂道:“凭你的本事,上去不过送死,怎么连战况高低也分不出来,这般鲁莽?”陈七也没得话去劝她,只是把两界十方金刚胎藏大阵飞出,当下就把吕烟儿镇压其,低喝一声道:“上去送死,还是添乱?这等紧张的时候,还这般毛糙,你想要把其余的本门弟子也拖下去鬼门关么?”

  吕烟儿被陈七镇压住,心头焦躁,就想跟陈七拼命,但是给陈七兜头喝骂,心头也略定了一分,有些不忿的说道:“我自是上去救人!”

  陈七也懒得理会她,心忖道:“救人是救人,连个方略也无,不明事理如此,怪不得山门不肯收她,只得一个外们弟子身份。”陈七随手一拍,火云宫立刻烈烈火发,化为一道惊天火虹,狠狠撞入了那个黑袍人率领数百教徒组成的大阵央。

  这小贼头喝骂道:“此妖人组成这般大阵,能把所有妖徒法力统合,须得快刀斩乱麻,将这阵法破开,你这么没头没脑的上去救人,自不量力不必说了,耽搁我破阵时机,这几十名本派弟子,岂不是死的憋屈,莫要挣扎了,让我乱了法力,给我老实些……”

  陈七察觉吕烟儿还挣扎,便又传了一道听天龙禅唱的法力过去,把个吕烟儿震的头昏脑胀,一时运转不得法力。陈七早就无暇顾她,他的道行虽然不高,但是已经道心入化境,只一照面,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瞬。若不能第一个照面就破开黑袍人主持的妖阵,必然要连他自己,也一同被困住。

  这等阵法,集合了数百妖徒的法力,兼且后面还有近百妖徒,正自拼力赶过来。若是被困住其,敌人又有援兵,再想要破阵,可就千难万难了。

  陈七把火云宫的法力,催使到了极处,这座火云宫经了他重炼之后,大部分禁制都转为大日真火,能克制各种邪门法术。这个黑袍人所用的法术,只略一交手,陈七就有些明白,他居然是跟自己一般,只是反过来,以幽冥火咒来驾驭秽气,炼就了另外一种妖术。

  这种妖术不但蕴含地底阴河,无穷无的秽气,能化生出来许多妖兵,内还隐藏着幽冥火咒的阴毒法力,所以才显得厉害非常。陈七把火云漫卷,撞破了妖阵的一角,便把手一招,喝道:“快些来火云宫里!”

  那数十名青城弟子,可就显出来高低不起,没有陈七平日见到的内门和真传子弟那般干脆,居然还有两个人拖拖拉拉,似乎生出了几分犹豫。陈七火云一卷,收了几十名青城弟子,至于那两个遁光凝住,居然不来投入的人,他也再不管了,这等时机只有一瞬,他还是仗着那个黑袍人,不知道他的法力底细,才能一举成功,若是等这个大敌反应过来,连他也要困住。

  陈七把火云宫一催,当先就是数百头元气巨兽声东击西,牵扯开了妖阵的大部分威力,仍旧以火蛇无双和火羽箭的法术,配合火云宫的本身真火,强行冲颇开一个缺口,然后再无须臾停留,直奔云海青城逃窜。

  那名黑袍人,亦大喝一声,妖阵往下一合,便把落阵的两名青城弟子杀死,然后就驾驭了妖云随后赶来。陈七的火云宫虽然品质还这名黑袍人的法术之上,但是他只得一个人,那个黑袍人集合了所有妖徒的法力之后,真气法力之雄浑,已经逊寻常的炼气第层丹成之辈。又如何是陈七这样的小辈可以逃脱的?

  被黑袍人一催,妖云大阵,就飞出了一道黑气,犹如千里长鞭,狠狠一记,就跨越数里,抽了火云宫上。就连驾驭了火云宫的陈七,也感觉这件法器轰然一震,别说那些被他收入了宫的青城弟子了。

  陈七暗暗惊诧,这名黑袍人的法力之凶横,回首一指,便把万秽黑棺飞出。现这口万秽黑棺,已经他威力大的一件法器,不然把所有太秽黑光法的法力都收了进去,内藏了至秽黑莲,五眼神,黄泉妖龙,这三件厉害的东西。就算对上金丹之辈,也不是没得拼命。

  那个黑袍人本来露出几许狰狞的笑容,想要把陈七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辈拿下,但是猛然见了这口万秽黑棺之后,脸上忽然现出了狂喜之色。

  “好东西,这个青城派的小贼,如何也能炼就秽气?我用幽冥火咒,收摄阴河秽气,炼就了一身百秽鬼煞云的法力,本教位列十八法王第一。若是能够收了这口黑棺,只怕法力增,能够跻身四大幽冥使之。别人都可以不管,这口黑棺,我一定要夺下来。”

  陈七抛出这口万秽黑棺,只留下了一个念头,任由万秽黑棺跟这个黑袍人苦斗,自家驾驭了火云宫一路狂飞,千百里的路程,晃眼既过,眼看就到了云海青城之外。

看过《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