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焚天 > 四百零四、一朝失意便蹉跎,玄光百炼洗尘坨

四百零四、一朝失意便蹉跎,玄光百炼洗尘坨

  第405章一朝失意便蹉跎,玄光百炼洗尘坨

  不提陈七把温都部十余万口带回了墨海城,却说那名偷听了陈七所念的三卷佛经和一卷道德经的老僧。这名老僧飞回了自家所居的一座山洞,立刻狂笑不休,喝道:“师兄,师兄!连你也想不到,你苦求不得的《大乐金刚不空真言三摩耶经》经,我今日却连其余三部经一起得到手了罢?等我炼就一身无上神通,便去寻你,把原来该属于我的掌教之位夺还。”

  这名老僧迫不及待的把四卷经,化为四道光幕,无数字光幕流动,他越看越是开怀,大乐不止。

  这名老僧也有开了佛门五识的修为,也参悟了七八种小神通,虽然尚不如陈七,却也是佛门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得了这四卷经书,便细心参研起来,一时间荣辱皆忘,混不知外界过去了多少时日,这等参悟上乘佛法,非是须臾可能领悟,故而他一闭关就是数年光阴。

  陈七当然不知道那个老僧去怎么修炼,又多了十余万人口,墨海城诵念经之力,便骤然翻倍,这座域外城池上空,时时显化一尊佛陀形象,这却是无数信徒的念力凝聚。只是这些信徒的念力虽然磅礴,却还嫌有些杂乱,故而这尊佛陀虚影,时隐时现,忽然聚散,还不算稳固。

  借助了满城三十万生灵的祈愿念经之力,陈七一月之后,终于突破了层层阻碍,把太极图内后的一丝雷电法力也炼化了。这丝雷电法力炼化了之后,太极图骤然脱去枷锁,登时发出冲霄豪光,照耀数千里方圆。

  陈七只觉得体内所有的法力,一起松动起来,无数龙虎,风云,妖兽,植株,灵草,山川,大河的形象,云若隐若现,那是他的龙虎总摄统御万兽真法的法力全数恢复,勾动天地元气变化,所生出来的气象。

  之前陈七一心修炼恢复功力,还不觉得怎样,但是当太极图重被祭炼之后,登时察觉到冥冥有一股道德之力加持,让太极图变化为灵动,内收摄的许多法术,也都多有进境。毕竟真仙法力非同小可,被数炼化了之后,等若给太极图一记大滋补,让这件数百种法术凝聚的法器,重恢复了之后,威力骤然暴增了三倍有余。

  七千余头阴阳鬼东,得了真仙法力滋润之后,又复得了冥冥许多道德之力加持,有十余头为强横的阴阳鬼东体内,已经隐隐浮现了一篇字,不消说了,正是那一篇道德经。得了道德经的孕育,这些阴阳鬼东跟阴阳二气契合的加完美,让太极图运转的时候,多了一分天道造化之感,犹如先天而生,似非后天祭炼。

  陈七一声长笑,冲飞天,虽然他肉躯的雷电法力还未驱除,但是太极图威力恢复,他的力量就恢复了十之***,毕竟之前他很久一段时日,都是以龙虎总摄统御万兽真法为主。太上化龙诀的法力虽然还未数恢复,但是对陈七来说,也没什么太过重要了。

  “一朝失意便蹉跎,玄光百炼洗尘坨,如今宝剑再出鞘,化为长虹斩妖魔!”

  陈七此番可称的上志得意满,不但法力恢复,比当初离开七凰界的时候,又复精进了不知多少。眼看再有些时候积累,突破金丹便也有望,心实是说不出来的欢喜。

  小贼头操纵天地元气,演化自家所学,数千里内的一切,数为他操纵。也不知运展了法力多久,陈七才心满意足的落下地面,去寻何聆冰说话。

  陈七这一番展示法力,让周围万里之内的所有的得道大妖,隐居的炼气士皆瞧到了。距离他近的就是刑月英这彪悍小妞,毕竟她就住墨海城。眼见城主人忽然运转法力,天地皆变色,似乎这一片天地,就以人家的意志为主。天地元气听号令。这般道法,刑月英只觉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苍狼神宫的道法比你起来,立刻相形见绌,不由得暗暗有些哀叹,自己没得缘法去拜师学艺。

  居住数百里之外的那位老僧,虽然亦感应到了陈七的法力滔滔,无穷无,但是他心有挂碍,只想着修成法力,去大金刚寺寻求掌教之位,故而只是略略分心,就再次闭关研法。倒是比他远的地方,有一道绵延山脉,山脉之,有一座高峰,高峰上有一座古庙,占据百里,亭台楼阁无数,古庙的和尚倒也不多,只有百几十口,这些和尚都有些修行,感应到墨海城处风云变色,这些和尚们也都变色了。

  一个俊秀的年轻和尚,身披月白袈裟,身上佛光盛,显是是这座古庙法力高之人。他虽然外貌年轻,但实际上已经寿过百岁,正是那位跟陈七求了四卷经书的老僧师兄,这座古庙便是大金刚寺,这个看起来年轻俊秀的和尚,便是本寺主持。

  这个眉清目秀的和尚,轻轻念诵了一声佛号,忽然显出隐忧之色,喃喃自语,也不知念什么经。

  除此之外,附近修行的还有几头大妖,这些大妖都被陈七的气势惊动,一个个都飞出藏身之所,望着墨海城方向,每个人都心有所思,惊疑不定,不知道这人施展法力,究竟是为了示威,还是随意玩耍。

  陈七哪里管的别人怎么样?他收了法术,来所居之地,何聆冰陪他“练功疗伤”许久之后,渐渐觉察出来,此事有些猫腻,便借口要潜修道法。不让陈七日日近身,只允许他三五七日一会,虽然每次一会往往就是三五七日,但毕竟闲暇了些,有空修炼自家的道法。

  陈七恢复了太极图内法力,何聆冰也立时就被惊动,这个冷淡妞身心俱为陈七所夺,眼见自家老爷修为恢复,也是替陈七高兴。见陈七上了门来,虽然有些害羞,却仍旧欢喜的替陈七弄了些酒菜,两人小酌片刻,陈七才含笑说道:“如今我虽然还差一些雷电法力不曾驱逐,但大半已经无碍,想要墨海城再住些时候,看看有无机缘突破丹成之境,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看过《焚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