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们一起去修仙 > 第113章 丢人现眼?

第113章 丢人现眼?

  与杨家豪一起进门的除了秘书小涛,还有一个四、五十的谢顶中年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精英人士,却又与杨家豪这样的大老板作风相距甚远。

  安宁也没有询问,引着三人进门。

  这时,楼上两个主卧的鱼九和尼玛波如也分别下了楼。

  “阿弥陀佛,陈施主上午好。”

  “hello~!”鱼九的英文是越来越熟练了。

  杨家豪笑着打招呼:“师傅好,鱼小姐‘古德毛宁’啊~!”

  鱼九听到这话,不但没有收回得到回应的惊喜,反而修眉凝在了一起:“你难道不该说hello,或者hi~吗?”

  噗!~

  安宁连忙居中打岔:“杨老板别理她,她英文是跟电视学的,没几天。”

  不知者勿怪,更何况鱼九可是敢跟恶鬼放对的女中豪杰,杨家豪怎么敢多说半句屁话。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后,他这才为身后的中年人介绍:“这是香江大学医院的外伤科教授,专门请来上门为师傅问诊。”

  说罢。

  杨家豪还在安宁耳边解释一句:“安先生放心,私家医院对病人隐私有保密协议。”

  杨家豪当然能看出来,三人中的主心骨正是安宁,无论是鱼九,还是尼玛波如都有些不通事故,安宁才像个正经的正常人。因此,有什么题外话,他跟安宁说就准没错了。

  “多谢杨施主美意,其实贫僧的伤势已无大碍,不过既然来了,那就看看吧,若是有上好的金疮药,也算辅助治疗了。”

  金疮药?!

  众人听闻面色古怪,反倒是那位教授很淡然笑道:“我家上几代都从事中医,在香江大学医院任职,若是有特殊病人,我也推荐我家的秘制金疮药,当年混乱时期,这药可是重金难求呢。”

  说话时,教授难免有些自豪。

  当年混乱时期,许多‘能人异士’在香江定居,不少老手艺人、医科圣手都逃亡至此。

  所幸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那些手艺与秘方都没有遗失,被很好的流传保存了下来。

  尼玛波如脱下衣衫,显露了后背上的伤痕。

  碗口大的伤疤显得骇人,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伤口竟然已经结痂。

  要知道,这伤口是十个小时前才留下来的啊!!

  对此一幕。

  鱼九的神色最为淡定,再者才是安宁的若有所思。

  和尚的修为自诩半步先天,也的确很强,说起他的自愈能力……若是对比起鱼九当初那浑身遍体的伤疤,也不过小巫见大巫。

  只不过安宁在想……

  自己从始至终也没有受到过太严重的伤势。

  唯一一次是为了井老师争夺月光果实,后来被雷光炸裂,可随后又被井老师让出来的半颗果实所救,全身在一夜间愈合如初。

  要不要……

  找机会也伤一次重的,看看愈合能力强不强?

  ——所谓好奇害死猫的心态,莫过如此了!!

  场间。

  当属杨家豪和秘书的神色最为夸张,两人瞠目结舌,震惊的说不出话!

  就算是世外高人,可这种自愈能力也太牛笔了一点儿吧?

  那教授对此一幕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问,对于病人的隐私问题,他们一向很有职业操守。

  上好了金疮药,又做了简单的体征检查,教授就自行离开。

  安宁见杨家豪开出一张支票,单次诊金就是十万。

  “所幸是大师身体无恙,不然弟子真的无以为报!这样,三位高人先去我公司一趟,参观一下,随后我备好宴席,与三位接风洗尘。”

  杨家豪的提议,大家都表示无所谓。

  下楼,安宁就不在开车,杨家豪特地找来的房车足够容纳几人共处。

  车子行至闹市区一个大厦门前,几人下车直往电梯走去。

  名扬地产。

  位于三十层的一整层都被杨家豪的公司包下,几人到来时正是工作时间,看起来繁忙的不行。

  哪怕是安宁也被这偌大的办公场地给震撼了一遭……

  心里估算一番,按照鹏市的低价,这里一个月的租金都要数百万吧?一年?啧啧,想想头皮都发麻!

  进入会客厅,同时连通着杨家豪的办公室。

  秘书小涛打开了中间的隔断大门,让办公室落地窗的阳光照射进来,一下子明亮了不少。

  几人落座,看茶后。

  杨家豪才笑道:“大师、安先生、鱼小姐,我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原本是想租下七十层的办公楼,不过那边早被人定下了,否则站在这高楼上,就能远眺香江。”

  “南方大城市,果然名不虚传啊!”尼玛波如渐渐有些流露出山里土著初次进城的状态了。

  鱼九依旧淡定,还是安宁继续与杨家豪交涉:“杨老板叫我们来,肯定不是参观那么简单吧?”

  “这是自然,小涛!”说着,杨家豪一挥手,小涛立即从手提包中摸出三张银行卡,双手摆在了三人的面前的茶几上:“弟子俗人一个,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玩意儿,唯有一些铜臭金钱,还算能拿得出手!”

  安宁含笑不语,很自然瞥向了尼玛波如,想看看这货又会出什么样的洋相。

  因为他也知道,鱼九肯定连这玩意儿是啥都不知道。

  果不其然。

  尼玛波如一听是铜臭金钱,就拿起了银行卡打量:“嘶,这和存折一样吧,贫僧有一张农村合作社的存折,不知道和这银行卡有什么区别?”

  “对了,杨施主,这里面有多少香火?”

  看看!

  哪怕布露贪婪之色,也不枉把香火与金钱区分开来,果然是世外高人作风。

  杨家豪对此并没有觉得惊诧与反感,反而在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的喜悦——

  不怕他们贪,就怕他们不要钱!

  若是连钱都不能打动人心,杨家豪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把人留住了。

  “每张卡里有八百八十八万!”杨家豪比了一个八的手势,连做了三下。

  八八八!

  尼玛波如险些被冲昏了头……

  “八百万……”

  “一袋米才四十块,这能卖多少米?”

  “上次安兄弟请客,也才花了四千,这能吃多少顿啊!”

  安宁对这个数字,其实也稍显意外。

  近三千万出手,这可不是阔绰就能概括得了地,当初韩志强拿出五千万来,也是有想要和安宁绑在一条船上的深意,而这杨家豪所出得,也不过是三人一次的辛苦费而已。

  早知做地产生意的人挣钱,却没想到能这么挣钱。

  就是不知道寒城首富和杨家豪比起来,孰强孰弱了。

  嗯。

  应该杨家豪更牛笔吧。

  想想昨晚的那个楼盘,市中心区规划,一平米售价十二万起。

  三十余栋高层,密密麻麻那么多房子,杨家豪给出的也不过是一栋房子的卖价罢了,比起三人给他解决的问题,连九牛一毛的都算不上。

  安宁静思之后,也没有插嘴。

  等尼玛波如的感慨落下后,就看杨家豪要说什么。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在昌乐,我与几个老友散心解闷,偶遇三位。等我们走后,消息还是被散播了出去,我圈子内的朋友不少,各个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名人,乃至有些我都不敢得罪……”

  “他们听闻有大师高人在我家做客,就想让大师出手为他们看看面向,点拨一下运势。”

  说着。

  杨家豪特意看向安宁和鱼九:“安先生和鱼小姐放心,这差事是为尼玛师傅准备的。”

  “嗯?”尼玛波如听完倒是不能理解了:“这话怎么说的?贫僧怎么听不懂?贫僧与安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能有好事全给了我?”

  杨家豪大笑,一副早已看穿一切的模样:“大师还是问问安先生的意思吧?!”

  尼玛波如这才看向安宁。

  安宁笑着摇头:“我对面相一道没有太深刻的研究,还是尼玛师傅出手吧!你的庙宇日后香火鼎盛,我也暗自为你欣慰啊,而且我也不愿出这个头。”

  听到这话,尼玛波如才若有所思起来,不过还是说道:“杨施主,若是有香火钱奉上,还是我三人均分,贫僧此行外出红尘,一是为了兴隆自家山头庙宇,二是为了弘扬佛法。若不是遇到安兄弟,贫僧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化缘请斋,求个温饱呢。”

  够义气啊!!

  这话一出,就连杨家豪和小涛都不禁感慨。

  杨家豪当然早就看出来,安宁和鱼九不愿意出风头,因此也就没有节外生枝。

  “一切都听大师的!”

  “那这样,我们先去吃饭,等午饭过后,我带各位去我那些老友时常聚会的会所里,那里清净也无人打扰,正适合大师施展佛法秘术。”

  敲定了事宜,几人出了办公楼。

  杨家豪借口去取车,让安宁三人等待。

  但取车哪里需要他亲自过去,显然要和小涛说些什么私密话,不过安宁也并不在意。

  杨家豪如今有求与三人,肯定不敢心怀叵测。

  他今天见面到现在,只字未提昨夜发生的事情,显然是想要将三人先稳住——

  “莫不是,他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到底是谁要在暗地里,搞得他家破人亡吧?”

  安宁一念至此,暗自腹诽。

  同时。

  地下车库,杨家豪果然松了口气,对小涛说:“幸好三位高人爱财,也算给我了缓冲时间,这次你就别跟着了,上一任秘书老金的地址我给你,你飞一趟澳洲,和他一起查一查,会是谁在暗地里对我动手!”

  “是,豪哥!”杨家豪对自己的秘书,可谓厚报。

  上一任秘书老金七年前退休养老,他干脆给对方在国外置办了农庄,给了一大笔安家费、封口费,算是隐居世外了。

  也正因此,现在的秘书小涛对杨家豪更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二人分别,小涛走后门拦车直去机场。

  杨家豪招来司机,上了房车,趁着还没到门口,给一个老友发去短信——

  “大师答应了!不过你们这些家伙可别搞吝啬那一套,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人,我请求了许久,他才答应前来一聚。”

  那边回复得倒也迅速:“放心吧!再吝啬也没你吝啬,你现在云淡风轻答应我们请出大师,肯定是大师把你的问题解决了吧?让我猜猜,又是‘八八八’的俗气数字?”

  杨家豪一看,老脸一红,嘴角抽搐,手忙脚乱连忙删掉了短信——

  八百八十八万还成丢人现眼了?

  个扑街啊!!

看过《我们一起去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