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神医媳妇乞丐郎 > 第144章其实你挺好看

第144章其实你挺好看

  赵秀丽嘻嘻一笑,道:“你是担心我爷爷和父母不同意是吧。这个你可是多虑了。我爷爷是最重这仁义礼信孝的人,若是世聪是不成器而进的牢狱他可能会为了我的终身幸福撒了老脸去退婚,可是世聪是为父报仇。这在我爷爷看来,简直是大义大孝所为。要不是我爹拉着他,他非得来大牢里探世聪不可。”

  “而我父母在别的事情上可能还管管我,在我婚姻上尤其不会。若不是爷爷酒后失言将我许给了许家,我父母不好违背爷爷,不然肯定会让我自己挑夫君的。”

  “为什么?”莫笑好不好奇。

  古人不都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么?还能让女儿自己选夫君,这赵家夫妻也算是奇人了。

  赵秀丽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得更乐了,好不容易收了笑,才对莫笑道:“要说原因那就得先说我母亲和我父亲的一段姻缘了。我刚才说我母亲是京中四美之一这你已经知道了,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我母亲还当朝大将军之女。也许是从小就没当作女儿家养,我母亲长大后根本就是男儿性。”

  “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不管什么媒人上门来提亲,我母亲都不理,只说,谁想要娶她就得亲自上门来和她打一架,打过了才说儿女婚事。结果京中至少有一半的公子哥都曾被我母亲打得下不来床月余。”

  “后来我父亲听说了,就找进了将军府。我父亲原先只是为他一个朋友受了我母亲的拳脚想上门去找母亲理论理论,谁知一见面文戏没做成直接上了武戏,一见面就开打。一架打完我父亲就被我母亲扣在了将军府,逼着拜堂成亲了。”

  赵秀丽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差点将放在石几上面的一盆兰花给撞倒了,她赶紧伸手去扶正,并捂着胸口叫好险,“李夫人最爱的是这兰花了,还好没撞坏。”

  莫笑愣了,“我看这园里的兰花并不多,牡丹芍药倒是种了不少,还以为李夫人最爱的是那些富贵之花呢。”

  赵秀丽摆摆手,“你不见那牡丹芍药都是种成了丛,这兰花却是分盆细栽的么,自然是偏爱兰花多一些。”

  莫笑想想也是,这些不能以多寡来论。

  赵秀丽又想到刚才说到母亲的事,笑得跟莫笑道:“要不是我父亲亲口跟我说的,我真不敢相信,我那看着斯文有礼的母亲年轻那会是那样的。”

  莫笑也觉得这赵夫人性格甚是泼辣,这简直就是逼郎为夫嘛。不过一想到赵秀丽总是说起她父母如何恩爱,她猜当初这逼婚一事也是郎有情妾有意顺水推舟罢了。

  赵秀丽笑完又道:“所以,你觉得我母亲会不同意我自己选的夫君么?”

  莫笑微微一笑,这样泼辣的女子自然是不会阻挠女儿的选择的。只是她倒是没有想到,李夫人和赵夫人两个性子完全不一样的人居然是闺蜜。

  “你们还在这里呢,那边不是已经摆上糖水了么。”重楼的声音从身后的假山顶传来。

  此时云开日出,刚露出头的太阳公公热情地向大地洒下一片金黄。

  莫笑转身眯起眼睛顺着声音的来处望去,重楼半蹲在假山顶上,全身渡着一层耀眼的金光,仿佛从梦里走出来的金甲大神。

  莫笑想想这园子也逛得差不多了,再吃上碗糖水就该打道回府了。

  “你下来吧,咱们一起走过去。”莫笑朝重楼招手。

  重楼轻轻一跃,瞬间到了莫笑的身边。这一幕莫笑已经看惯了,赵秀丽却是头一次见识到重楼的身手,惊大了嘴巴。

  “你……你,怎么轻功那么好?”

  “哪里好了,就是不怕摔傻愣着往下跳罢了。”

  莫笑打了个哈哈拉着赵秀丽就往凉亭那边去,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时赵秀丽在马车上说起的那句玩笑话,说干脆嫁给失踪的许二公子罢了。

  她将赵秀丽手臂紧拽着就往前走,“赶紧去吃了,不然被他们两个吃光了。”

  赵秀丽被莫笑拉着往前跑,却不住的回头朝身后的重楼望过去,突然发现这个重楼,不,许家二公子比以前她看到时更加俊俏了,又看到莫笑紧张地把自己往前拉的样子,突然有些明白了,看着莫笑似笑非笑。

  她边走边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哎呀,我突然觉得这重楼,不,许家二公子也挺俊俏的呢,好像当年爷爷和许世伯的本意是要将许配给这二公子的呢。”

  莫笑突然住了脚,两人此时正走在一条小石板桥上,赵秀丽不及防,差点摔下水去。

  “呵呵,还说不是喜欢重楼,我才这么说了一句,你就慌了。”赵秀丽一边被莫笑扶着站稳,一边已经机不可失地打趣起人来了。

  莫笑拉稳了她,又往她小蛮腰上轻轻一捏,“谁慌了,我刚才是替许世聪给急的,你不是跟人家定好了年底完婚的么,现在又来说这朝三暮四的话。哼,讨打。”

  莫笑等两人过了那截短桥,就伸手往赵秀丽身上痒处挠去。

  “我这可是替你赵家未来姑父挠的,罚你张嘴就乱说。”莫笑挠起人来可是天下无敌,甘草都甘拜下风,别说这赵秀丽。

  赵秀丽被挠得快笑岔气了,叫道:“哎呀,重楼快来救命,你家小姐要杀人灭口了。”

  “什么杀人灭口,你又抓到她什么把柄了。”

  重楼才不参与这女人之间的战争,抱着双臂在一边看戏。

  赵秀丽见他不管不顾,又道:“你快把她弄开,我告诉你一件大喜事。”

  喜事?重楼狐疑地眯起了眼睛望向莫笑。

  莫笑心里一急就捂紧了赵秀丽的嘴,又歪头朝重楼道:“你别听她胡说,她自己快要成亲了,就巴不得天下的人都成双成对的。”

  说完,狠狠地用眼神警告着赵秀丽,并小声在她耳边道:“你再胡说我就去给你心上人的牢饭里下毒,毒不死他只让他全身难受,哼!”

  赵秀丽一愣,然后一笑,呵呵,连威逼都用上了呀。不过,她还是乖乖地用眼神答应了,忍毛了莫笑,搞不好她真给许世聪下毒了。实在是她也看出来了,莫笑对许世聪差点害死了重楼一事还耿耿于怀呢,可不能再给她真逮到什么机会下手。

  莫笑见赵秀丽认怂了,这才松了手,小心地朝后面慢慢走上来的重楼望了一眼,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这里引了泉水从山上冲下来,泉水叮咚,她说的声音又小,就算他听力再好,也应该没有听清才是。

  莫笑松了口气,想起她之前交待重楼去问许世聪的话来,便停了脚等他过来。

  “咦,不赶着走啦,要等心上人了么?”赵秀丽似笑非笑地望着莫笑。

  “看来你真是想让我去给许世聪下毒了。”

  “啊,那个,我先过去了,你等你的……”

  赵秀丽话还没说完,看到莫笑又举高了魔爪向她扑过来,赶紧改了口,“伙计,伙计……这个称呼对了吧。”

  说完,两步就跳开了,转进小湖上的廊桥往凉亭那边小跑了过去。

  莫笑哼哼地跺脚,算你跑得快。

  重楼轻笑着从后面走上来,问:“她说什么了,惹你都出九阴白骨爪了。”

  九阴白骨爪,是莫笑自认为的天下武功第一大招,说白了就是挠痒痒,平时跟甘草玩闹的时候她常说,没想到重楼居然记下了。

  “没说什么。”莫笑低头微微一笑,也许是刚才被赵秀丽给引的,她现在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直视重楼,走快了两步上了廊桥,趴在桥蹲上看湖里的游鱼。

  “对了,你让我问的话,我问了。”重楼走近,轻轻一跳,坐上了桥栏,朝莫笑看过去。她脸若桃花,唇似浆果,难得低头娴静的样子竟是十分的诱人。

  “呃,你不凶人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看的。”鬼使神差地,重楼忘记了刚才自己要说什么,出口的竟是这样一句。

  啊,莫笑听到重楼出声刚想抬头的,听到这一句,突然一怔。

  他这是在夸她么?

  凉亭里的李梓桑朝廊桥上望过去,恰好看到这么唯美的一幕。

  美好得不像话的初夏日光下,湖面上波光粼粼。白石的桥栏上坐着一位俊俏的公子,正低头朝旁边趴着的小姐望过来,而那小姐头微抬也朝那公子望去,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天地间其他景象一片虚无。

  李梓桑的心揪得紧紧地,他本来以为莫笑属于他就像是铁板上钉了钉的事。这一刻,他知道了,铁板上钉的钉也是能拨出来的。

  刚走进凉亭的赵秀丽见李梓桑盯着湖面上看得发怔,也跟着望过去,自然瞧见了同样的一幕。

  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虽然总是在李梓桑和莫笑面前扮演着红娘的角色,可是这两人却一次也没有正面回应过,尤其是莫笑。她忽然觉得她这个红娘做得有点失败。拿着红线两个头两边牵,却一次也没检查过这线是不是同一条的。

  “李捕头快过来,这棋局我走出来了!”

  一边什么都不知道专注于破棋局的许世杰突然手执一子朝一个空位摆下去。

  两人听到许世杰这样说,都朝亭中石桌走了过来,只见已经铺满棋子的半张棋盘上黑多白少,许世杰刚才下那一子,白子有一片又将被围死。

  赵秀丽虽然对棋所知不多,但以前看李梓桑和莫笑下得多,也知道大概的输赢之法,看到许世杰落下那一子,就叫道:“哎呀,世杰,你眼花了呀,你怎么自己往死路上撞呀,快毁棋,这里不能下。”

  许世杰笑笑不语,李梓桑抱着双臂站在赵秀丽身后朝棋盘看过来,虽然白子的地盘又少了,可是却是让另外那一片的白子多出来一个豁口,局势从死一大片变成了死一小片。

  “他这是断臂求生,好棋。”他由衷一赞。

  赵秀丽再往棋盘上看,也发现了其中的妙处,赞道:“世杰,看来你这棋艺进步了嘛。我记得世聪以前总是批你下棋不看大局,太执着手下那一小块赢面,结果满盘皆输。现在看这局面,虽然还是赢不了,却是进退有序,很有章法哦。”

  “谁进退有序,很有章法呀?”

  重楼和莫笑相伴着走进凉亭,刚好听到赵秀丽称赞许世杰的话。

  “二哥,你来看看这棋局。”许世杰一见是重楼来了,高兴地招呼他过来,难得棋艺提高了,他自然想让二哥瞧瞧,再表扬个两句。二哥的称赞才是他最想得到的。

  李梓桑一见重楼就想起刚才的画面来,恨得牙直痒。他自负棋艺不错,又知莫笑爱棋,就有心想当着莫笑的面跟他比试比试。

  于是,他故意用轻蔑的语气道:“我看你二哥也救不了你这盘了,虽然壮士断臂,勇气可佳,最后也改变不了败局。我看呀,这臂是白断了,死无全尸啊。”

  许世杰一听这话那小孩子脾气又上来了,朝重楼道:“二哥,你听他说的,快帮我看看,这局还救得回来不?”

  重楼也看这李梓桑不顺眼好久了,心想何不趁机出出气,看了棋局半会,就胸中成竹了,朝李梓桑道:“那行,李大捕头,该你走子了,我还赶着回去吃饭呢,就下半盏茶时间。”

  “半盏茶时间?好,下半局也行。”李梓桑走过来还往自己原来的石凳上一坐。

  许世杰就赶紧让了自己的位置给重楼。

  赵秀丽拉了莫笑站在一边观局,一边小声地问她:“你猜谁赢?不然咱俩下个小注,也来赌赌?”

  赵秀丽说的声音不小,在场的人自然都听到了,个个竖着耳朵在听。赌注什么的,他们倒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莫笑会赌谁赢。

  “莫笑,你可要买我赢,我的赢面大。”李梓桑忍不住抢先说了一句。

  “行呀,莫小姐,你就买李大捕头赢吧,不过赌注别下太大,到时输了才不心疼。”重楼淡淡地道。

  “呀,你们两个好好下你们的棋,不许干扰我们下注。”赵秀丽嘟着嘴把他们都吼住了口。

  “快,快,你赌谁赢?”她又问莫笑。

  莫笑朝重楼狠狠地瞥了一眼,才道:“好,我就买李梓桑赢。十两银子!”

  李梓桑听完就乐得站起来了,朝重楼道:“你输了,你输了。”

  重楼一头黑线,冷冷地道:“你还一子未落,嚷嚷什么呢?”

  众人都忍不住偷笑,就是,还一子未落呢,就开始叫别人输了。

  只有李梓桑自己知道,他说的这个输不是那个输,他自沾沾自喜的又坐回了位,手执一子朝棋盘上落下。

  重楼挑了挑眉,也执起一子落下。

  刚下了几手,凉亭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来人跑得也快,一会儿就已经到了凉亭前。

  “头儿,不好了,证物房失窃了。”

  马成一跑到就气喘吁吁地赶紧打报告。本来丢的东西也不重要,但衙门里居然还失窃,这说出去真要让他们一众衙差的脸都丢光了,所以,东西丢得起,脸却丢不起。就算是他也打算跟这盗贼扛上了,天涯海角,挖地三尺都非要把他找出来不可。但他报告完才发现,咦,今天凉亭咋这么多人。

  赵小姐,莫小姐,许家两位公子……

  妈呀,别人还算了,头儿的心上人也在呢。这下自己丢脸不说,还害得头儿也跟着丢脸了。

  他顿时心里发起怵来,那往后的日子……

  他不由得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脚丫子,这往后的日子,怕是得穿好一阵子小鞋了。就头儿的那心胸,容得了天下,却容不了在心上人面前丢脸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神医媳妇乞丐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