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极赋 > 第四十七章 纵与横

第四十七章 纵与横

  有开花辅助,有如神助。

  元正修行纵剑术事半功倍,仅用了十日时间,纵剑术便已小成。

  密林深处,开花未曾出鞘,剑气激荡山野之间,碎裂无数大小山石。

  剑气所过之处,满目苍痍,剑气划过地面,被犁出约莫一米之深的沟壑,有些,深至一丈有余。

  花椒和茴香一直陪伴在元正左右。

  作为侍女,她们总能在第一时间为元正奉茶,摇扇,持剑,心思颇为细致。

  元正大汗淋漓,微微靠在一棵朴木树上,大口喘息。

  体内真元游走大小经脉,温养五脏六腑,隐约间,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

  他深呼吸一口气道:“我约莫是进了象境后期了。”

  花椒和茴香平淡如水。

  她们修行的反应篇,自然能感知到元正境界有所突破,她们本身也有所突破。

  花椒奉上热茶说道:“公子入了象境后期,修行纵剑术,便会更快些,再苦修五日时间,以公子沧海六合和名剑开花的加持,纵剑术应该就成了。”

  元正接过热茶,淡淡笑道:“你们两个姑娘,修为进展比我更快,如今应该是到了道境后期了吧。”

  花椒和茴香轻轻笑了一声,没有否认。

  武学修为一事,虽说贵在坚持。

  可有无顶级功法修行,是截然不同的境遇。

  便是有顶级功法,也要看是否适合自己去修行。

  元正是幸运的。

  茴香和花椒更加幸运,鬼谷反应篇上的功法,看似是以他山之石攻玉,实则是盗取对方武学精髓,化为己用,又不会伤害对方。

  元正自知自己不是修行鬼谷反应篇的材料。

  有这样的两位侍女,元正心里很知足,同花椒和茴香之间,颇有同甘共苦之感。

  这段日子的相处,他对花椒和茴香了解颇多,还有苏仪。

  花椒厨艺精湛,心思玲珑,其剑道修为,走的是圣道剑,却又和儒家圣道有所不同。

  茴香面冷,心也不热,端的是王道剑,无欲则刚的王道剑。

  她们每日都可看见元正修行纵剑术,她们有许多心得,但从未私下修行过纵剑术,只是潜移默化的增强自己本身的剑道修为。

  心念通达到了如此程度,便是元正都自愧不如。

  若是她们两人在蜀山剑宗里,必会成为嫡传弟子。

  做自己的侍女,就连元正都觉得有些屈才了。

  对苏仪,元正有了新的认识。

  荒山偶遇,在一路到秦岭,元正以为苏仪只是对风水气运颇有研究。

  再到如今,元正才发现,苏仪实际在风水气运上道行很浅,所以才会拿着一把寻龙尺在秦岭山野间四处走动。

  那匹黑色的乙等快马,也不知是被苏仪用了手段,竟主动追随在苏仪左右,无论东南西北。

  起初的水土不服,如今荡然无存。

  苏仪很擅长奇门遁甲,亦很擅长兵法韬略,最喜欢去做的事情,就是装作华贵道士模样,去无人之地,四处晃荡。

  最喜爱的食物,竟然是烧土豆,在烧土豆这件事上,苏仪真的是很有造诣。

  更让元正意外的地方在于,他以为苏仪最多道境巅峰。

  若不是茴香说过苏仪在化境,元正或许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能到化境者,在江湖中算是凤毛麟角了。

  若想成名,可随时成名,若想发财,可随时发财。

  本以为入象境后期,再有五日,便可纵剑术中成。

  实则又用了十日时间,毁坏了多处山野后,才至中成。

  第二十日,深夜。

  便是明月当空,密林深处也是一片幽暗。

  元正盘膝而坐,开始领悟横剑术。

  他将开花握的很紧,他修过纵剑术,知晓横剑术的厉害的。

  两种剑道,修行法诀截然相反。

  若无开花在手,修行横剑术无外乎一个死字。

  便是如此,他尝试运转法诀凝聚剑意时,体内多条经脉已有了寸断的迹象。

  在夜色里,木剑开花熠熠生辉,各种神异图腾绽放五彩光芒,照亮了整个夜晚,如梦如幻。

  微微剑鸣,一道道温润的剑意,洗礼体内那纵横激荡的剑意。

  元正修行的很辛苦,一道道爆裂的剑气,从体内转出,没入木剑之中,又化作温润剑意,反哺自身。

  周而复始一个夜晚后。

  元正总算是勉强了运转了一次横剑术的法诀奥义。

  清晨,天微亮,元正也无力去修行沧海六合了,在茴香的搀扶下回了院落,进入厢房,倒下便昏沉睡了。

  横剑术是为阖,即为关闭之意。

  夜晚,便是关闭,白昼则为开启。

  世间万物运行规律便是如此。

  无论任何武学,对修行方式,时间,地点都有若有若无的要求。

  而纵剑术与横剑术,则对时间要求颇为苛刻。

  元正还未曾在白日修行过横剑术,他也不想尝试,违背自然法则的事,也无须尝试。

  两日过后。

  在开花辅助下,元正已能正常修行横剑术。

  若言纵剑术是对技巧,术法,运用的淋漓极致,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无往而不利。

  横剑术则是暗合世间万物的运转规律,顺势而为,道法自然,时而霸道刚猛,时而温柔似水,时而刚柔并济。

  涉及到了顺势而为,道法自然,元正便能有很大取巧的余地。

  他的沧海六合,亦是如此,且在道法自然这件事上走到了极致。

  故此,他修行横剑术很快。

  五日过后,他就横剑术小成有余。

  剑气顺势而为,心念亦是如此,一剑横扫过后,山石成为齑粉,参天古树成为碎沫。

  剑气所过之处,罡风接踵而来。

  更让元正觉得欣喜之地在于,每当用横剑术时,总能自然而然同时运转沧海六合,更能增加剑威。

  又过了三日时间。

  幽暗的密林里,一道横练的剑光,照亮天宇,将远处那座小山峰,劈成了两半。

  一时间,山石隆隆滚落而下。

  鬼谷周围,地动山摇。

  不知多少飞禽走兽惊散四野。

  元正凝望手中木剑开花,他一直都在用开花修行剑道,一直都未拔出开花。

  纵剑术与横剑术的威能,他大概已经知晓。

  看着剑鞘之上,高山大河,飞禽走兽的图腾栩栩如生,艳丽非常。

  他比原先更加期待了。

  有朝一日,拔出木剑开花,是否会一剑惊天下?

  :。:

看过《极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