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闻太师传承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请天杀星 点州解元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请天杀星 点州解元

  “弟子一心全拜请,谨请天杀星君降世临凡,急急如律令!”

  天杀星!

  萧宁心中一凛,天杀星本就是凶神,不像那赵子龙是正神能够好言相劝,更难办的是这现任的天杀星是谁他不知道,可前任天杀星就是那幽魂白骨幡的主人卞吉!

  恍惚间,张兴本周围的浓烟就已散去,只见张兴本身上居然披挂上了一层玄色盔甲,一手握着方天画戟,另一手持着幽魂白骨幡,浑身上下散发出渗人的气势。

  这不是一般的请神。

  请神一般只是请下一道神力附体,但此时卞吉已然陨落不复星君之位,又哪里来的神力让他去请?

  萧宁本来还有所疑惑,但看到他这身打扮,心里就明白了不少。

  神力可以自天上而来,但也可以是从开光的法器等神灵用过的器物中获取,只是这样得来的神力没有源泉,用一次就少一次。

  想当年这卞吉被追杀至阴山在那里被埋伏陨落,从此了无音讯,身上的法宝等物品也跟着没了消息。

  现在看来,当年卞吉身上的法宝盔甲多半是在大战之中严重破损已经无法使用,也就是其中残存的这点神力还有点用处,可对那些个仙神而言,这点神力完全没有价值,随手就赏给了下界的人。

  比如这张兴本,这点残存的神力倒是正好够用,特别在是这请神的时候。

  “萧宁,你不是一直问这幽魂白骨幡吗?你看清楚了,我手上的这可是真品!”

  张兴本满脸的邪气,手中一抖幽魂白骨幡,周遭的阴气立刻就被他卷了起来,一道黑芒自幡面发出直取萧宁面门。

  萧宁不敢大意,将颜真卿化身降下,手捧着城隍笔和城隍簿硬接了这一击来袭。

  这一击看似平常,可法力中却透着一股来自于先古封神时期的古朴气息,法力一碰到颜真卿化身立刻就疯狂地肆虐开来,爆裂的气息拼了命地冲击着颜真卿的化身,就好像非要把他彻底撕裂了不可。

  颜真卿化身受难,萧宁自然也不好受,就连神志都跟着一阵恍惚。

  “好凶残的法力!这就是幽魂白骨幡真正的威力吗!”

  这还是残破到了极致的法宝,倘若是全盛时候,这法宝还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威力,难怪当年卞吉可以只凭借这法宝就拦下了西周大军,果真是非同小可。

  跟这一比,先前厌龙和尚等人手中的幽魂白骨幡简直就是儿童玩具般儿戏。

  原来,当年张兴本得到卞吉的这些法宝之后,曾仔细研究过修复和复制的方法。只是后来发现要修复这法宝实在是太难,现任的法宝实在不是下界之人可以动手的,但复制的话倒还有可能。

  张兴本依样画葫芦,用自己手头现有的材料做了不少的复制品,虽然威力远远不如真品,但胜在使用门槛较低,威力也较为客观,因此将这些试验品分发给了熟识的邪派中人,一是以送礼来笼络感情,二也是试图得到这些人的反馈以便改进炼制之法。

  “哼,厉害倒是挺厉害,不过这恰恰说明了你是有多急切,这才把这压箱底的家伙都给拿了出来!”

  萧宁一语道破张兴本的心思,要不是真的急了他怎么舍得把这用一次就少一次的好东西拿出来用?

  “少废话!”

  张兴本被说破了心思脸上立刻恼羞成怒,一转头对柳如是吼道:

  “你!还不快点出解元!无论是谁都可以,只是你要是敢点萧宁,我必将你断骨抽髓,魂魄投入我这幽魂白骨幡中日夜折磨!”

  柳如是看着他这幅鬼样子,眼皮抬也不抬,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威胁本官?”

  “威胁你又如何?凡夫俗子,你还敢与我道家仙宗作对?”

  张兴本一开始根本就没把柳如是放在眼里,只不过是为了哄骗地方官员助他布局,这才一直假模假样地客套。

  但今天事情已经到了这么紧急的时候,他也顾不上再伪装了,赤裸裸地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柳如是一拂袖,挺直身板,直视张兴本,神态严肃但不见丝毫的慌乱。

  明明是张兴本居高临下,明明是张兴本占尽了优势,但在柳如是这平静如水的目光下,张兴本只觉得自己是他堂下绑缚好待审的囚犯,而是高高在上的修行人。

  如松,如柏,如平地拔起的高峰,如海上升起的明月。

  柳如是就这样静静地立着,纹丝不动。

  “本官做事,公平为先。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威胁本官?来人!笔墨伺候,官印备好,本官这就点出头名解元,昭告一方!”

  “你敢!”

  张兴本在柳如是冷酷的目光里感受不到对他的畏惧,这让一向人前显贵的他感受到了羞辱。而柳如是这一番话,更是摆出了绝不顺从的姿态。

  “流云!还不动手!”

  张兴本一声大喝,将躲在一旁的流云道人直接吼了出来。

  流云也是他收纳的旁门左道之一,这段时间一直跟着他忙活。只是流云毕竟不比他大派弟子的身份,对这俗世中的一方大员还有着忌惮,因此这才一直躲在一旁不愿出手。

  但现在张兴本开口了,他自然就不可能再躲着装傻,只好黑着脸走了出来。

  “柳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张道长可是马相爷的人,得罪了他只怕连你这官位都保不住。你又何必如此执拗,跟自身的富贵过不去?”

  柳如是连张兴本都不屑,何况是这跟班的野道?

  “来人!”

  柳如是又接着催促道,只是堂下的众人早就被今晚的景象吓得丢了魂,哪里还敢往枪口上送?一个个全都装聋作哑,假装没有听到。

  柳如是冷眼扫去,全场这些个文人雅士,地方官吏,此刻竟然没有一个敢与他堂堂正正对视一眼的,着实是让人耻笑。

  “哎,老爷,还是老头我来伺候你吧。”

  事到临头,终究还是莫管家站了出来,他手里捧着托盘,上面笔墨纸砚和知州官印都已经备好,拖着老迈的步伐慢慢往前行进。

  :。:

看过《闻太师传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