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90章 要他一只手

第90章 要他一只手

  无奈之下,葛羽只好挂断了电话,在谭爷的旁边坐了下来,静静等候着刘管家的到来。

  葛羽想的是,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善了最好,将谭爷弄成傻子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以谭爷在江城市的势力,即便是将他弄成了傻子,也不是万全之策,谭爷身边还有其它的人,比如眼前的乌鸦和婷姐,尤其是婷姐,在江城市是有名的交际花,她也一样可以通过官方的手段来找自己的麻烦,总不能也将婷姐也弄成傻子吧?

  婷姐跟自己无冤无仇,应该也没有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如果真的那样做了,有违道心,耽误自己的修行。

  谭爷看到葛羽突然坐在那里不动了,心中不免也有些七上八下,不知道葛羽到底想怎样处置自己,只是一脸紧张的坐着。

  在江城市纵横那么多年,谭爷从来都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般紧张过,生死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时间过的不长,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的光景,刘管家便推开了这个包间的门。

  当刘管家打开包间之后,看到屋子里横七竖八躺倒的人,还有坐在沙发上的谭爷和葛羽,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什么事情。

  这种情况显而易见,必然是谭爷招惹了葛羽,然后被葛羽给教训了一顿。

  而紧张不安坐在沙发上的谭爷,一看到花白头发的刘管家走了进来,也是一愣,看起来尤为吃惊,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迎着刘管家走了两步,毕恭毕敬的说道:“刘管家,您怎么来了?”

  刘管家并没有理会谭爷,而是走到了葛羽的身边,身子微微一躬,诚惶诚恐的说道:“葛大师,这是什么情况?”

  葛羽眼皮一番,看了刘管家一眼,并不多言。

  刘管家当即脸色一沉,带着怒意又看向了谭爷道:“小谭,这是怎么回事?”

  “刘管家……我……”谭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这会儿脑门上的冷汗又下来了。

  谭爷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是刘管家找了过来,看那刘管家对葛羽如此恭敬,肯定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

  而刘管家是江城市陈家的管家,那可不是一般人。

  尤其是陈家,算的上是整个南江省的首富了,陈家是做房地产行业的,家产数百亿,谭爷之所以混到现在这个地步,那也是依靠着陈家的帮衬和陈家背后那错综复杂的势力。

  但凡陈家的人一句话,足可以至谭爷于死地,毕竟谭爷的底子也不干净,只要上面有人查,谭爷很快就会垮掉。

  用句不好听的话来说,谭爷就相当于陈家养的一条狗。

  陈家若是有什么明面上不好解决的事情,就会让谭爷这种人出面,就等于放狗咬人了。

  谭爷的那几个亿的身价,跟庞大的陈家相比,简直连个屁都不如。

  刘管家只要在陈乐清老爷子旁边吹个耳旁风,自己的日子祭不会好过,哪敢对刘管家不敬。

  “是你得罪了葛大师?是不是又仗势欺人了?”刘管家有些咄咄相逼的问道。

  “刘管家,这事儿……”

  “啪!”刘管家不等谭爷开口,直接一个大耳刮子就朝着谭爷脸上抽了过去,直打的那谭爷身子一晃,面色红肿,这一巴掌打在脸上,那谭爷愣是一动也不敢动。

  “小谭,你胆子是真不小啊,你知道葛大师是谁吗?他是我家家主的救人恩人,陈家的坐上宾,你得罪了葛大师,就是得罪了陈家,这个后果你担当的起吗?”刘管家怒声又道。

  谭爷又是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葛羽,捂着腮帮子,一连委屈的说道:“刘管家,我不知道葛……葛大师是陈家的朋友啊,如果我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敢跟葛大师作对,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我错了,我错了……”

  “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葛大师原谅你才行。以葛大师的本事,想要弄死你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跟葛大师为敌?”刘管家越说越气,直接飞起一脚,踢在了谭爷的屁股上。

  谭爷连忙走到了葛羽的身边,躬着身子,左右开弓打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这才诚惶诚恐的说道:“葛大师……您早说您跟陈家认识啊,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都是我谭冲的不是,求葛大师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

  “葛大师,谭冲是真不认识您葛大师,冲撞了葛大师的虎威,能否看在陈家的面子上,放了小谭一马?您要是还不解气的话,我还有一个办法。”

  说着,刘管家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雪亮的大砍刀,丢在了谭冲的面前,然后对葛羽又道:“葛大师,您说要他身上的哪个零件?除了脑袋砍不下来,什么都可以,只要您葛大师解气,饶了他这条狗命。”

  葛羽微微一笑,看向了谭爷,此时的谭爷已经从地上捡起了那个大刀片,握着刀的手一直都在发抖。

  “那就要他一只手吧。”葛羽淡然道。

  刘管家转头看向了谭爷,谭爷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将手放在了桌子上,咬着牙道:“葛大师,左手还是右手?”

  “左手。”葛羽道。

  “好,那就左手!”谭爷也真是一条汉子,话声一落,便将那大砍刀高高举起,朝着自己的左手上猛砍了下来。

  眼看着那大砍刀就要落在手上的时候,葛羽手指微微一弹,一枚铜钱朝着那大刀片迸射而去,但听得“铛”的一声响,谭爷便觉得握着刀的那只手猛的一震,虎口发麻,那把大砍刀便脱手而飞,落在地上。

  坚硬的大理石地板都被砍出了一道豁口,那把刀插在地上,嗡嗡作响。

  刘管家和谭爷都是一惊,看向了插在地上的那把刀。

  刘管家惊的是,还以为这小保安捉鬼抓妖有一手,没想到这手上的功夫竟然也这么厉害,刚才要是那枚铜钱打在人的脑袋上,必然也能打出一个窟窿来,简直比子弹都厉害。

  :。: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