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566章 八爷丧命

第566章 八爷丧命

  对讲机里面没有回应,伴随着一阵儿杂音,紧接着又传来了一阵儿女人刺耳的尖利笑声,再次听到这个笑声,范老二差点儿吓哭了。

  这一次他的确是想转头就跑,可是他的腿这会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根本就跑不动,然后裤裆里一阵儿温热,还吓的尿了裤子。

  手一哆嗦,那对讲机也掉落在了地上。

  就在范老二吓的失魂落魄的时候,从那墓室的入口突然传来了动静,好像是脚步声。

  这让范老二稍稍鼓起了一丝勇气,对着洞口颤声喊道:“八爷……兔六……是你们吗?”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不多时,便看到一个人的半个身子探出了盗墓,正是八爷。

  只是此时的八爷浑身是血,尤其是脸上,血糊糊的一片,就只能看到两个白色的眼仁。

  “范老二……这个东西你拿着……赶紧卖了,给……给……”

  八爷伸出了手来,手中拿着的正是那一块凤凰玉佩,范老二哆哆嗦嗦的走了过去,总算是看到了活人,只是借着惨淡的月光朝着八爷脸上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惊道:“八爷……怎么了这是?”

  “拿着……赶紧走……”八爷满手是血,递给了范老二那块玉佩。

  范老二连忙从八爷的手中接过了玉佩,下一刻就想要将八爷从那盗洞之中拉出来。

  只是手刚一碰到八爷那血糊糊的手,从盗洞里面就漂浮出了一团黑气,将八爷给包裹住了,八爷惨嚎了一声,拉的范老二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再去看那八爷的时候,双手扒着地面,挖出了两道深坑,在八爷的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拽着他似的,不断的朝着那盗洞里面扯去。

  “跑……快跑啊……”八爷歇斯底里的喊出了这辈子最后一句话,然后身后的那团雾气瞬间将八爷给包裹了起来,然后八爷的身子像是弹簧一样,“嗖”的一下就被拉进了盗洞之中。

  看到八爷这般惨重,范老二便知道其余的人肯定是全都折在了盗洞里面,那一刻,无边无际的恐惧包裹而来,范老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子力气,拼了命的朝着山林外面狂奔而去。

  一路之上,范老二不知道跌了几个跟头,但是根本不敢停歇,爬起来继续跑。

  在一路狂奔的同时,范老二的耳边似乎还萦绕着那个女人尖利的笑声,然后还听到了那女人用无比怨毒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话:“把东西还回来……”

  然而,那时候的范老二完全吓疯了,只顾着一路疯跑,耳边都是那女人恐怖的笑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的路,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天色都亮堂了起来,等奔到他们停车的地方,范老二惊魂未定,趴在地上呼呼直喘,等他歇息过来的时候,发现鞋子都跑丢了一只,腿上全都是树枝荆棘刮扯出来的伤口,但是他愣是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疼。

  天亮了之后,范老二依旧是惊魂未定,本来还想返回去看看,八爷他们到底出来了没有,可是一想到之前萦绕在自己耳边那恐怖的女人笑声,还有八爷从盗洞里面爬出来的那一张血糊糊的脸来,范老二就打了退堂鼓,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和胆子再折返回去。

  也不知道八爷他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古怪的事情,以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跟他一起过来盗墓的那些人,很有可能全都死在了那大墓之中。

  此时,范老二才想起来八爷出来的时候,递给自己的那块玉佩,上面还沾染着八爷的血迹,范老二仔细擦拭了一番,才发现那是一块精美的古玉,而且是一块雕刻着凤凰的玉佩,可是那玉佩无论怎么擦拭,都有一块血红色的斑点留在玉佩之上。

  经过范老二手中的冥器很多了,这十几年来,凡是从墓里面盗出来的东西,都是经过他的手销赃。

  范老二一看到这块凤凰玉佩就是一个好东西,只可惜上面有一块红色的斑点,将整块玉给破坏掉了。

  没有这块红色的斑点,这块玉价值最起码也要百万以上,但是多了这一点,估计连十万块都不值。

  并不是这玉不好,而是玉上面的红色斑点浸染了墓主人身上的血迹,血迹渗透到了玉器里面,这东西就容易闹凶。

  当初八爷肯定觉得这块凤凰玉佩是个好东西,能够卖上大价钱,到手之后,拼了命的将这块玉给带了出来,可是在墓里,乌漆嘛黑的,八爷肯定是没有看到这玉佩上的红色斑点。

  范老二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觉得八爷最后将这块玉佩带出来,应该还有一个目的,当时的八爷可能觉得自己活不成了,将这块玉佩交给自己,让自己转手卖了,然后分给这些盗墓的兄弟的家人,就算是安家费了。

  可是八爷却不曾知道,这块有血色斑点的玉佩根本卖不了多少钱。

  回去看是不可能了,范老二吓破了胆子,坐在地上歇息了一番,尽管太阳出来了,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可是范老二的身上还是禁不住的感受到了一股一股的恶寒由内而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范老二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那块玉,折返回了家里。

  在家里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范老二就拿着这块玉佩直接买了一张动车票,到了江城市,将这块玉以八万块的价格,卖给了古宝轩的老王。

  跟他一起盗墓的兄弟几个全都葬身于那大墓之中,就只有范老二一个人活着回来了,范老二心里过意不去,于是自己贴钱,给那几个兄弟每个人家里都贴了五万块钱,打到了他们的账户里面,才稍稍觉得心安。

  这件事情,他谁都没有给说,忧心忡忡,就在从江城市回来的当天晚上,范老二刚打算睡觉的时候,耳边突然又听到了当初在盗洞口听到的那个女人的笑声,阴仄仄的,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幽怨,当时脑袋嗡的一声响,后面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