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812章 蝎王降发作

第812章 蝎王降发作

  钟锦亮这般说,让葛羽和张意涵不禁都是微微一笑,葛羽说道:“亮子,这属于江湖仇杀,而对方是修行降头术的邪法,来我们华夏的地面上作恶,本就该死,你放心,没有人会管的,即便是有人管,我茅山那边也有人会出面处置,以后行走江湖,你知道这些事情了。”

  对于这些事情,钟锦亮的确是不太懂,刚刚踏入修行者的行列,有些行内的规矩,必须要慢慢教给他,不过看到这小子的修为,葛羽甚是欣慰,以后身边又可以多一个好帮手了。

  处理了关大少的尸体之后,三人直接离开了西河沟。

  其中伤的最重的是张意涵和黑小色,根本无法行走,而葛羽和钟锦亮虽然也受伤不轻,却也能凭着一口气硬撑着。

  钟锦亮说要背着张意涵离开这里,张意涵真比见了鬼还要惊恐,连说不要了,刚才这小子扶着自己走了一段路,熏的自己头晕脑胀,没被那些降头师给打死,被这小子给熏死了就不划算了。

  还是葛羽善解人意,让钟锦亮背着昏死过去的黑小色,自己则搀扶着张意涵离开了这里。

  这让张意涵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总算松了一口气。

  要是真被此时的钟锦亮背着走那么长一段路,他宁愿自己爬回去。

  一行四人十分艰难的走出了西河沟,在大路上等了一会儿,葛羽拿出来了一千块钱,才找到了一辆肯带他们回去的过往车辆,径直回到了江城市。

  那司机看到四个人,有两个不能走动,面色不由得有些紧张,便问葛羽发生了什么事情。

  葛羽敷衍了两句,说是黑小色失恋了,跑到这里喝闷酒,觅死觅活的,结果喝醉了,另外一个是在找人的时候摔了一跤。

  那司机才算是放下心来,将他们径直带回了江城市。

  回到了古兰小区之后,葛羽便将黑小色暂时放到了床上,而张意涵一到家,眼皮就已经撕不开了,直接昏睡了过去。

  随后,葛羽第一件事情,便是让钟锦亮赶紧去洗澡间洗个澡,换身衣服,这味道儿真是让人扛不住,太埋汰了,熏的整间屋子都是那种奇怪的味道儿。

  钟锦亮嘿嘿傻笑了一声,便钻进了洗澡间,当即便大呼小叫了起来,说道:“羽哥,你的浴室好娘炮啊,洗澡巾都是粉色的,毛巾上面还有个可爱的小猫,也是粉色的,真的好香啊,没想到羽哥你竟然好这一口。”

  葛羽顿时一脑门的黑线,这些东西都是之前苏曼青留下来的,并没有带走,但是葛羽也不想跟他解释,太累了,变没好气的说道:“赶紧洗你的吧。”

  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足足一个小时,钟锦亮才从浴室里面走出来。

  葛羽朝着那浴室里看了一眼,好家伙,地面上都是泥汤子,洗这一次澡,钟锦亮最少能瘦个好几斤。

  不过洗干净了之后,钟锦亮看上去就舒服太多了,还找来了刮胡刀刮了胡子,一会儿再出去理个发,回来小伙儿就倍精神了。

  忙活完这些,葛羽的反噬之力就上来了,脑子昏昏沉沉,浑身的力量顿时溃散了去。

  当即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葛羽就觉得身子被人重重的摇晃了起来:“羽哥,羽哥,你醒醒,不好了……出事了。”

  葛羽睁开了眼睛,发现钟锦亮和张意涵都站在自己身边,一脸焦急的模样。

  葛羽脑子有些发懵,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便道:“怎么了?”

  “你赶紧去看看黑哥,他好像有情况,不知道是不是身上的蝎王降发作了……”钟锦亮急道。

  听到钟锦亮这般说,葛羽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连忙从沙发上翻身而起,便要朝着黑小色躺着的屋子走去。

  只是这会儿自己身上也伤的很重,这一猛的站起来,顿时感觉有些头重脚轻,差点儿就跌坐在地上,被钟锦亮给一把搀扶住了。

  “羽哥,你没事儿吧?”张意涵和钟锦亮都关切的问道。

  葛羽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快扶我去看看黑哥。”

  当下,钟锦亮便搀扶着葛羽到了房间里面,走到了黑小色身边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发现黑小色脸色黑的发紫,就连手上也是如此,估计身上其余的地方也是这般。

  旋即,葛羽将手放在了黑小色的额头上试探了一下,发现烫的吓人,就连从他鼻孔之中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热力。

  撑开眼睛去看的时候,又看到他的眼睛里面有好几道竖着的黑线,眼珠子都是红的。

  很明显,这就是中了降头术的表现。

  黑小色自己动用青元诀化解了一部分这降头术的力量,但是也没有完全解开了降头,现在葛羽也有些发懵,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羽哥,小师叔看着快不行了,咱们得想想办法啊。”张意涵焦急道。

  葛羽点了点头,暗自有些懊悔起来,将黑小色背回来的时候,当时就该想办法的,这又拖延了很长时间,这症状又恶化了一些。

  葛羽稍微沉吟了片刻,首先安慰张意涵道:“别着急,我想想办法,黑哥福大命大,肯定不会就这么挂掉的。”

  说着,葛羽便摸出了手机,脑海里首先想到的一个人就是九阳花李白中的周一阳。

  他身上有个千年蛊,当初在龙虎山大显神威,不知道放翻了多少龙虎山的老道,俗话说,巫蛊降头不分家,周一阳也是一个下蛊的好手,或许他该知道怎么解。

  于是,葛羽首先就跟周一阳播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还以为是没人接,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才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自己这一觉睡了七八个小时。

  “小羽,这么晚了跟我打电话有事儿?”那边传来了周一阳有些慵懒的声音,估计这会儿正在睡觉。

  “不好意思一阳哥,我这边又遇到麻烦了,不知道怎么办,所以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葛羽客气的说道。

  :。: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