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1109章 恐怖的村庄

第1109章 恐怖的村庄

  葛羽接电话的时候,四周的人全都听到了,尤其是杨帆,离着葛羽最近,看到葛羽放下了电话,眉头微微蹙起,便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小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儿,我一个朋友那边出了点小状况,可能需要我回去一趟。”葛羽有些歉意的看着杨帆道。

  “小羽,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反正这会儿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陪着你走一趟,你嫂子之前都说了,我不敢不从啊,受了你那龙诞万年珠的大礼,总要为你做点什么。”吴九阴笑着说道。

  “没什么大事儿,我和亮子还有黑哥走一趟就可以了。”葛羽道。

  “那好吧,如果处置不了,可以给我们这边打电话,招呼一声。”周一阳在一旁也宽慰道。

  那边何为道出了事情,葛羽不能置之不理,毕竟何为道也是茅山的外门弟子,喊自己一声师叔。

  可是刚刚跟杨帆在一起没多久,葛羽是真舍不得跟杨帆分开,而杨帆这边也不能跟自己一起去,主要是她刚刚用龙诞万年珠恢复了容貌,情况可能会有些不太稳定,所以要继续留在薛家药铺观察几天,以观后效。

  再者,这一去可能会遇到什么危险,葛羽并不想让杨帆跟着自己去冒险。

  若是真的爱一个人,就会对其百般呵护,不想让她受到一点儿苦楚,此刻的葛羽对杨帆便是这种心思。

  其次,葛羽也瞧的出来,黑小色早就已经不淡定了,呆在这薛家药铺之中,他闲得发慌,心早就飞回了江城市,要不是看在他跟杨帆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的样子上,他早就提出来要走了。

  “小羽,我跟你一起去吧。”杨帆紧跟着说道。

  “还是别了,你刚用龙诞万年珠恢复了容貌,两位老爷子说要继续观察几天,你就留在这里,等我处理完了事情,很快回来找你。”葛羽道。

  杨帆心中虽有不舍,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跟众人商议了一番之后,葛羽旋即便招呼着黑小色和钟锦亮离开了薛家药铺,用手机订了机票,吴九阴亲自开车,将他们三个人送到了机场,直奔江城市而去。

  跟杨帆分别之时,两个人自然有些依依不舍,还跟着吴九阴的车,一起将他们送到了机场。

  当天傍晚,他们三人就到了江城市,刚一下飞机,出了机场,就看到了在机场外面等候的何大壮,那何大壮一看到葛羽,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似的,一下就就扑了过来,拉着了葛羽的手说道:“师爷……您老人家总算是来了,我爹不见了,都三天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葛羽一边说着,一边被何大壮带着来到了停在机场的一辆商务车旁边,一行人上了车,直奔了何大壮家里住的地方。

  东城市离着江城市不远,一个小时左右便到了地方。

  进屋之后,各自落座,何为道的几个儿子还有孙子辈分的人,纷纷过来给葛羽磕头行礼。

  在茅山之上,地位尊卑是十分重要的,不过葛羽却并不在意这些礼节,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就不用了,赶紧跟我说说你父亲的事情吧。”

  何大壮是何为道的二儿子,也是何为道最看重的一个儿子,其余的儿子都是平庸之辈,虽然也跟着何为道修行,但是并没有太大的进展,唯有这何大壮在修行一途上走来的稍微长远一些。

  由于何大壮跟葛羽接触的多一些,所以这件事情完全都是由何大壮跟葛羽沟通,何家的其余人看到葛羽,都敬若天神一般,唯唯诺诺,站在一旁也不敢怎么说话。

  葛羽虽然年纪小,但是辈分在这里,何家的人也都见过葛羽的手段,对其是又敬又畏。

  坐下来之后,何为道便跟葛羽说道:“三天之前,比这个时候早一些,那天我有事儿不在家,帮人看风水去了,然后就有两三个村民打扮的人直接找到了我们家里来,是我父亲接待的他们,他们听说在整个南江省,帮人看事儿,最出名的就是江城市的雷家和我们东城市的何家,但是雷家的要价太贵了,他们没敢去,直接找到了我们何家来。”

  “他们找到我父亲,据说是帮着他们村子里处理一件事情,好像是村子里闹鬼,最近几天,村子里接二连三的有人会莫名其妙的死掉,不知道是触犯了哪路神仙,也许是村子里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当时我父亲听了,也觉得这件事情挺严重的,给他们开价十万块钱,才打算过去瞧瞧,可是那个村子太穷了,十分偏远,整个村子里的人凑的钱,总共才三万块,让我父亲务必收下,一开始我父亲嫌酬劳太少,都不够车马费的,就不打算去,可是几个村子里的人给我父亲跪下了,央求着我父亲过去瞧瞧,还说我父亲要是不去的话,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死掉。”

  “无奈之下,我父亲只好答应了他们请求,跟着他们去了一趟,可是这都三天了,我父亲一直都没有回来,打电话一直关机,我还特意去那个村子找了一趟,也没有找到人,我想师爷您或许有办法找到人,所以就只好请您老人家出山了。”

  “你去过那个村子,感觉怎么样?”葛羽正色道。

  听闻葛羽问起此事,何大壮打了一个激灵,眼眸之中顿时浮现了一抹惊恐,颤声道:“那个村子……的确很邪乎,阴气很重,我进入那个村子的时候,能够感觉到那村子里面死气沉沉的,还有一种十分强大的排斥感,我是白天去的,竟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时还拿出了罗盘,测定了一下那地方的阴气是有何而来,恐怖的是……那罗盘一拿出来,上面的指针就是一阵儿乱晃,突然冒起一股青烟,直接碎裂了去,当时我就吓的直接跑了回来,我知道,那地方的东西并不是我能对付得了的。”

  :。: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