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1125章 都是江湖祸害

第1125章 都是江湖祸害

  黑小色自然知道这一架是非打不可了,当即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说出来吓死你,你黑爷我是武当山传功长老座下大弟子,黑小色是也,怕了没?”

  “怕你妈!”王涛怒吼了一声,举起了手中的阴阳拐直接就朝着黑小色扑了过来。

  黑小色也不跟那家伙客气,当那家伙刚一动身的时候,黑小色手中的青虹剑顿时就甩了出去,十几道凌冽的剑气迸射而出,直奔那王涛而去。

  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所以黑小色一上来,就动用了最为猛烈的招数,目的是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这一出手,便是十几道凌冽的剑气,那冲上来的王涛顿时吓了一跳,没想到黑小色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连忙举起了手中的阴阳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那十几道剑气尽数落在了他的阴阳拐上,火光四射,叮当作响,震的那那王涛连着后退了好几步,不由得脸色大变。

  “好小子们,一个个都出身名门,今晚之后,死在我老婆子手中的人又要多了三个!”那老婆子说话声中,浑身气势暴涨,目光直接看向了葛羽。

  葛羽被那老婆子冰冷的眼神一看,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老婆子一身蓬勃的阴气,这是常年与各种鬼物僵尸打交道,沾染了太多的阴煞之气,原本她不应该这么苍老,邪修之人,虽然能够通过各种阴邪的术法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修为提高的速度也比普通的修行者快上很多,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此刻,那南疆阴婆的目光也是真的毒,一眼就看出了他们几个人当中,就葛羽的修为最高,自然是要擒贼先擒王的。

  葛羽被那老婆子阴毒的目光盯了一眼,首先发难,身形一晃,就朝着那南疆阴婆劈砍了过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葛羽刚才一直都盯着那老太婆,一剑刺出,便直接朝着那老太婆的心口窝刺去。

  那老太婆一副行将朽木的模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那剑就要刺中他的时候,那老太婆才举起了手中的拐杖,一下打在了葛羽的剑上。

  “嗡”的一声响,一股沉重的力量从那老太婆的拐杖之中传达了过来,震的葛羽全身一颤,往后倒退了两三步。

  那老太婆一咧嘴,露出了没有牙齿的黑洞洞的嘴巴,阴声笑道:“小子,跟我交手,你还嫩了一点儿。”

  “哦,是么?跟你说一个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葛羽持剑而立,虽然被那老太婆的修为给惊了一下,但是他并不慌张。

  “你说的哪一个?不会将将你们茅山宗搬出来,吓唬我这个老婆子吧?”南疆阴婆道。

  “对付你,还用不着将我的师门搬出来,我一个人就能解决掉你,跟你差不多齐名的那个北冥鬼叔,你可知晓?”葛羽问道。

  “哈哈哈……你提他作甚?想我南疆阴婆和北疆鬼叔,叱咤南北,江湖之上又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呢?说来这北冥鬼叔,我老婆子一直与之神交,却并未见过,不过此人跟老婆子我差不多走的一个路数,以后有缘的话,倒是真想会一会他。怎么,你认识那北冥鬼叔?想借他的名头给你求个情不成?”南疆阴婆眯起了眼睛道。

  “不!”葛羽淡然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北冥鬼叔已经被我杀了,就在数日之前,什么南阴婆,北鬼叔,都是江湖祸害,今天一并除了去,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好胆!”南疆阴婆怒喝了一声,身上蒸腾而出的阴煞之气更加浓郁了一些,恶狠狠的说道:“老婆子我纵横江湖几十年,还不曾见过你这般狂妄的小子,受死吧!”

  这一次,那南疆阴婆主动出击,手中的拐杖兜头朝着葛羽就砸了过来。

  那拐杖也不知道是什么奇门法器,携带者滔天的威压,猛然间砸落了下来,那速度、那力道,还有那砸下来的刁钻角度,让葛羽有一种避无可避之感。

  当即,葛羽再次举起了手中的茅山七星剑,跟那老婆子对拼了一记。

  依旧是那种让人气血翻涌的尽力朝着自己身上狂涌而来,除此之外,葛羽还能够感觉到它那根拐杖之上,也有一种莫名的阴性气息,传达到了自己的剑身之上,并且朝着自己身上蔓延而来,冰冷而阴冷。

  葛羽一开始不敢猛打猛冲,只有采取比较保守的手段,跟那老婆子拼杀。

  只是短短的交手了两三个回合,葛羽就感觉了出来,正如黑小色之前所说,这个南疆阴婆的实力要在那北冥鬼叔之上。

  这一交手,果真如此,喝止是比那北冥鬼叔高了一星半点儿,简直就是两三个段位,一上来就对自己形成了完全的压制。

  不过在交手了几个回合之后,一旁站着的钟锦亮很快也加入了战圈之中,提着手中仙气弥漫的斩仙剑,跟葛羽一起对抗这老婆子。

  饶是如此,两人依旧无法讨得半分便宜,依旧是让那老太婆给占据了上风。

  随后,那老太婆还将怀里的那个婴灵,直接朝着钟锦亮抛了过去,那小婴灵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一道白芒闪过,就奔向了钟锦亮,张开了满是利齿的大嘴,就朝着钟锦亮的脖子咬了下去。

  在关键时刻,钟锦亮将手中的斩仙剑一晃,顿时化作了一把折扇,朝着那小婴灵身上一拍,顿时一股白色的烟雾,将那小婴灵包裹了起来。

  那小婴灵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滚落在地。

  钟锦亮用的可是仙家法器,天生对这种阴邪之物有极大的克制作用。

  那小婴灵落地之后,身上依旧是白烟滚滚,痛苦难当,那南疆阴婆看在眼里,顿时怒不可遏道:“小杂碎,竟然敢伤了老婆子我炼化的婴灵!”

  说话间,一拐杖荡开了葛羽,身形飘忽之间,化作了一道黑气,瞬间就到了钟锦亮的身边,那拐杖高高举起,朝着钟锦亮的脑门上猛砸了过去。

  :。: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