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茅山鬼王 > 第1339章 二叔疯了

第1339章 二叔疯了

  这一幕,黑小色和钟锦亮也看在了眼里,心里也有些不落忍,黑小色更是摇头叹息道:“小羽啊,要不然咱们停船,将苏曼青接走吧?”

  “是啊,羽哥,苏曼青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太可怜了。”钟锦亮也跟着说道。

  “你们想过杨帆没有,我把她带回去,又能怎样?”葛羽的心突然就狠了起来,虽然看着苏曼青一个人跑在沙滩上,朝着他们这边追来,葛羽也心疼,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一说起杨帆,黑小色和钟锦亮便闭口不言了。

  游艇渐渐远去,苏曼青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王东旭身边走过去几个人,将苏曼青从沙滩上拉扯了回去。

  终于,苏曼青的身影彻底在众人面前消失。

  黑小色转头看了葛羽一眼,无奈的说道:“小羽,杨帆那妹子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父母都不同意你们两人的事情,还以死相逼,我倒是觉得不如怜惜眼前人,苏曼青这妹子还是不错的。”

  葛羽并没有回话,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现在他的心里也很乱,面对感情的纠葛,葛羽也是无计可施。

  其实最痛苦的还是葛羽,他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有些东西必须要放下。

  自己的师父不知所踪,体内强大的意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占据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世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谜团,跟血灵教的仇怨越拉越深,现在还有另外两处劲敌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一方是黑魔教的那些人,另外还有一波勒森不拉家族的吸血鬼,这些事情都没有搞定,葛羽觉得感情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去吧。

  当天晚上,他们一行三人便坐着飞机折返回了江城市。

  黑小色一回来就去找谭爷和乌鸦,而钟锦亮则跟着葛羽回到了古兰小区。

  只是让葛羽没有想到的是,他和钟锦亮刚一回到古兰小区,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紧接着就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这个电话是陈泽珊打来的,有些焦急的问葛羽在什么地方。

  葛羽听她的口气有些不对劲儿,就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着急,慢慢说。

  陈泽珊带着哭腔说道:“羽哥,不好了……我二叔他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将我爷爷和大伯给打伤了,然后就跑了出去,到现在也找不到人,我二叔最近很不正常,脾气特别大,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现在我爷爷刚从医院接回来,差点儿就没命了。”

  听闻此言,葛羽吓了一跳,没成想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陈老爷子跟葛羽的关系很好,无论如何都是要过去瞧一瞧的。

  此时,葛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是自己在去港岛之前,就发现那陈家老二有些不太正常,当时陈家老二的脖子里好像挂着一块佛牌,那个佛牌有些问题,葛羽当场给陈家老二指了出来,让他不要再继续佩戴那个佛牌了,因此还跟那陈家老二发生了口角。

  当时陈家老二一反常态,十分愤怒,感觉都要跟葛羽动手的样子,以前的陈家老二看到葛羽就吓的跟耗子遇到猫似的,竟然敢跟他动手,就说明很不正常了。

  葛羽宽慰了陈泽珊两句,让他不要着急,他很快就去她们家。

  挂了电话之后,钟锦亮便问道:“羽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那个陈家老二吗?陈泽珊的二叔,终于东窗事发了,当初我提醒他不要带那块泰国佛牌,他偏是不听,现在那泰国佛牌已经开始反噬了。”葛羽正色道。

  “啊,这也太快了吧,咱们在港岛也没有呆几天的样子。”钟锦亮也是吃惊不小。

  “走吧,过去瞧瞧。”葛羽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带着钟锦亮便出了古兰小区,在门口打了一辆车,直奔向了陈泽珊家的别墅。

  走到陈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车子刚一停下来,葛羽就看到了陈泽珊在别墅门口焦急的踱步。

  一看到葛羽下了车,陈泽珊旋即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葛羽的胳膊,激动的说道:“小羽哥,我二叔他疯了,竟然连我爷爷都差点儿打死,现在人也找不到了。”

  “别着急,先带我去看看老爷子再说。”葛羽说着,便跟陈泽珊一起朝着别墅里面走去,径直上了二楼,来到了陈家老爷子的卧室之中。

  陈家老爷子就躺床上,脑袋包扎了好几圈,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拿着药箱的医生,在陈家老爷子旁边忙活,应该是陈家的私人医生。

  “我爷爷怎么样了?”陈泽珊问那医生道。

  “情况已经稳定了,幸亏及时送到了医院,输了点血,现在老人家已经睡着了。”那医生说道。

  “好吧,你先出去一下吧。”陈泽珊道。

  那一声应了一声,提着药箱离开了这里。

  葛羽朝着陈老爷子看了一眼,发现头部包着的纱布氤氲出了一片红色的血迹,老爷子脸色惨白,嘴唇发紫,看来是伤的不轻。

  当即,葛羽从身上摸出了一粒薛家的药丸,掰开了陈老爷子的嘴,将那药丸给塞了进去,这是补气凝血的丹药,吃了这药,能够恢复的快一些。

  “老爷子是被什么东西打伤的?”葛羽问道。

  “应该是被花瓶打伤的,七八点钟的时候,我就听到我爷爷和大伯在跟二叔争吵,好像是因为二叔最近赌博的事情,有债主直接找到了家里,还有二叔跟几个三四线的小明星的绯闻,让爷爷非常生气,说着说着,他们就动起了手来,等我听到动静,下楼去看的时候,发现爷爷已经倒在了地上,脑袋上血流不止,而我大伯伤的更严重一些,被花瓶的碎片割伤了脖子,流的血更多,现在还在医院没有出来。”陈泽珊急道。

  “你爸呢?”葛羽问道。

  “我爸去外地谈生意去了,今天没在家,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他现在正在往家里赶……”陈泽珊急道。

  葛羽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陈家老二是真疯了,这感觉不像是在打人,而是在杀人。

看过《茅山鬼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