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敌大神帝 > 第75章 把心还他

第75章 把心还他

  “冷,真冷……”

  萧辰被冰冷的寒气冻醒,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躺着,顿时郁闷了。

  难道我躺了一个秋天?

  他快速站起来,放眼望去是一片雪原,除了雪,便是冷。

  他内视自己,修为变化不是很大。

  唯独灵海中的嫩芽变成一株小树,生着九叶,每片叶子大小相同,叶肉晶莹剔透,散发着勃勃生机。

  每片叶肉上有古怪的纹路,犹如篆体的文字,可有无法看出来是什么字,小树的树干变成了青碧色,根须变成了金黄色,有霞光扩散,滋润着灵海。

  萧辰深吸了口气,不知道嫩芽的变化是福是祸,他内心总是有些不安。

  小树汲取的能量肯定要比嫩芽磅礴,他噬天珠中的血气早就被吸**光,若非是他先天元气雄厚,怕会被小树给吸死。

  他发现自己的确瘦了一圈,不过并没有以前那么夸张,皮包骨头。

  “真是愁人!”

  萧辰叹息了一声,灵觉从灵海中退了出来。

  他抬头望着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心情更加沉重。

  “一年四季啊。”

  他还记得从拱桥来到这片世界,最开始春意盎然,接着是雷电暴雨,然后是秋叶萧瑟,现在是白雪皑皑。

  他在这片世界中经历了春夏秋冬,可萧辰总觉得这更像轮回一样。

  “难道和我修炼的功法有关?”

  他微微皱眉,进入这片世界,他的先天生死印就发生了变化,变得比之前更加神奇,圆盘似乎两个天地,更像是生死轮回的轮盘。

  他迈开步子,走在冰冷的雪地上,他能真切感受到天寒地冷,这片世界不像是虚幻的。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萧辰一边走,一边想着,或许那些来到凤鸣渊的人早就离开了深渊。

  或许燕临月还在外面等着他。

  或许人们认为他已经死了。

  走在冰天雪地里,不知道走了多久,萧辰感觉双眼有些昏沉,可能因为雪光反射照射的眼睛很不舒服,他抬起头看着远方,突然发现有一排脚印出现在眼中,让他吃惊。

  “有人?”

  他顺着那脚印一直追了下去,很快在冰天雪地中看到一道身影,那是一位女子的身影,身穿白衣,黑发半披半扎,用的是一根紫色彩带扎的头发,腰间系着白丝带,漫步走在雪中。

  看到那女子背影,萧辰愣愣出神,直到那道身影快要消失,他才大叫一声:“母亲,等等我……”

  女子没有转身,就像是没有听到,继续走路。

  萧辰在她身后一路狂奔,可是如此追都追不上。

  “母亲,你等等我,我是辰儿啊!”萧辰在后面扯破喉咙的喊叫,可前面的人影就是不应答。

  萧辰急了,大吼道:“母亲,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如此狠心,扔下我们不管,都八年了,也不回来找我们……我恨你……”

  前方女子微微顿住身体,可却没有转身。

  萧辰见她停了下来,心头大喜,狂奔过去。

  很快,他就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女子的手腕,绕到女子身前,叫道:“母亲……”

  母亲两个字刚出口,他的喉咙像是卡了鱼刺,再也说不出话来。

  不仅如此,他脸色骤变,脸皮连抖直抖,僵硬无比。

  “你,你是谁?”

  出现在萧辰眼中的女子,根本就没有五官,一张光洁如玉的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甚至连耳朵都没有,只有一个脸型。

  萧辰吓出一身冷汗来,立即甩了对方的手腕,转身退出去很远。

  “咯咯,你在叫我吗?”

  突然,女子发出声音来,可是却不知道从何处发出来的声音,声音听上去脆生生的,毫无生气。

  “不,不,我认错人了。”

  萧辰一颗心拧成了麻花,紧张无比,说完之后,转身就逃。

  “别走啊,我们来一起玩。”

  女子在身后开始追萧辰,萧辰浑身汗毛炸起,大喝道:“别,你别追我,我一点也不好玩。”

  女子怎么会听,一直追着萧辰。

  萧辰狂奔,速度看着很快,可跟女子比起来那就慢多了,很快就被追上,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对着萧辰肩头抓去。

  萧辰血脉暴起,猛地朝着前方冲刺,他真恨不得自己此时长出来一百对翅膀,带着他离开这里。

  “有个人,还不如没人。”

  萧辰额头上尽是冷汗,脸色都黑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怪异的事情,这女人可真是吓住了他,让他心里发憷。

  “啊啊……不要追我……”

  萧辰一路狂奔,就像是身后有千条恶狗在追他,只有跑才有命。

  不知道过去多久,身后安静了。

  他灵觉一扫,发现那女子不见了,好像是被他甩掉,当即松口气,拍着胸脯道:“真是好吓人。”

  “好弟弟,我们来一起玩啊!”突然,耳边响起那脆生生的声音来,萧辰脸色陡然大变,头皮发麻,头发都硬了起来。

  他翻身就是一掌,这一掌打出有象鸣之音,发出嗷的叫声,声音震人,掌风更是可怕。

  那可女子不躲不闪,任由萧辰一掌拍来,只听噗嗤一声,他的掌影穿破了女子的胸膛,从她背后打了出来。

  “咯咯,好玩,好好玩啊,我也要……”说着,她也抬起手掌,学萧辰,一掌拍来,打向萧辰的胸膛。

  萧辰转身就逃,可他刚转过身,胸膛被一只血淋淋的手穿透,手中抓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萧辰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双眼开始犯迷糊,他的意识渐渐消散,可是他内心有太多的不甘和对世俗的留恋。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一道歌声从远处传来,一道身影从飞雪中而来,似是漫步,可却一步跨过天际出现在无脸女子的上空。

  “你这小妖,死性不改,把心还他,饶你不死。”青衣男子,腰间悬着一壶酒。若是萧辰还苏醒着,定认识这男子,正是之前在海面上乘舟的男子。

  此时,男子身上金光闪烁,霞光万丈,有佛门印记从背后浮现而出,对着那女子镇压而去。

  无脸女子发出惨叫,把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按进萧辰的胸膛中,然后化作一阵白烟消失无影。

  “逍遥客,你杀不死我,早晚一天,老娘剥了你的皮……”那女子恶狠狠的声音传来,接着天地间恢复安静。

  青衣男子没有理会,取下酒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朝着萧辰的身躯一喷,萧辰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眨眼间生息绵绵。

  青衣男子看了一眼之后,转身离去,嘴里继续唱着:“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酒醉红尘里,笑看世间人……”

  萧辰悠悠醒来,发现置身在一片荒野中,他微微皱眉,然后猛地坐了起来,惊慌的摸着自己的胸膛,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死了?还是没死?”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发觉很疼,才心头大喜。

  “我竟然没死?”

  他明明记得心脏被那位没有五官的女子给挖了出来,怎么会没有死呢?

  萧辰快速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站起来,抬头望去,心拔凉拔凉的。

  游了雨海,过了枫叶林,踏过雪原,怎么来到一片荒芜之地,还有完没完了?

  他深吸口气,真想骂娘,气的直翻白眼,难道真在这里困一辈子?

  萧辰望着天地,一片荒凉,他迈步正要前行,突然间有剑气从大地中冲出来。

  接着,天空上也有剑气落下,慢慢地,这片天地变成了剑气纵横的天地。

  这些剑气就像是活的一样,在天地之间穿梭,在荒芜大地的中心,似乎有着一道伟岸的身影,手持一柄长枪,与天地间的剑气对坑。

  那人英姿伟岸,霸气绝伦,每一枪刺出,天地动荡,好似捅破了天穹。

  萧辰深吸口气,静静站在原地,看着那人影出枪,与天地剑纵横的剑气战斗,长枪之上火焰腾腾,焚烧天地。

  “难道我来到了神魔时代?”

  萧辰眨了眨眼,看着那男子提枪挑战那些似有灵魂的剑气。

看过《无敌大神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