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毒妃归来之天下为聘 > 125:尴尬
  南宫羽笑了,不再打趣他,与他拉开距离,帮他将衣服整理好,转移了话题:“王爷饿了吧!臣妾亲手做的面,帮王爷端来。”起身走到桌前将面端过来。

  看着已经坨掉的面,南宫羽尴尬道:“王爷,这面都坨了,也有些凉了,王爷还是等御膳房的宫人给王爷送来早膳再吃吧!”

  司徒擎天却拿过她手里的面道:“本王就喜欢吃坨了的面。面凉了刚好,本王正热呢!”说完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南宫羽有些无语了,这一世的司徒擎天,让她觉得很陌生,与前世的他,相差甚远。

  一碗面,很快便被司徒擎天吃完了:“王妃做的面味道很好。”

  南宫羽接过碗,勉强笑笑:“王爷喜欢就好。王爷可有想过,是何人在你的止血药上动了手脚?”凑近司徒擎天,压低声音道:“会是皇上吗?”

  “嘘——”司徒擎天立刻伸出食指放在了她的唇上,提醒道:“小心隔墙有耳。这件事,没有确切的证据,不可胡说。”

  “王爷心中一定也有怀疑的人。王爷战功赫赫,受万民敬仰,皇上心中怎会没有想法呢!”南宫羽说出自己的猜测。

  司徒擎天却提醒道:“王妃,这些话,在心里想想便可,千万不可再说出来,今日本王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在外人面前,一个字都不准再提,止血药被人动了手脚之事,王妃也不可对任何人说起。”

  南宫羽点点头:“是王爷,臣妾记住了。”他们君臣已经生了二心,一个想着除掉功高盖主的臣子,一个想着谋朝篡位,面上的一团和谐,也不过是假象罢了。

  皇上如此对待一个救了他性命的臣子,的确让人寒心,难怪他会生出叛逆之心,这一刻,南宫羽倒是同情司徒擎天的。

  而朝堂之上,今天早朝主要议论的事情便是由谁接替瑜王,接待魏国使臣之事。

  皇上一脸痛心道:“瑜王昨日为救朕,受了重伤,朕深感痛心,同时也甚是欣慰,朕有此忠心护住的忠臣良将,是朕之福气。

  如今瑜王身受重伤,魏国使臣不日便会来到京城,接待之事迫在眉睫,不知各位爱卿,谁愿意接替瑜王,接待?使臣?”

  众臣面面相窥,有很多臣子想接待使臣,可因官位太低,不敢站出来,毕竟接见使臣是两国大事,不是谁都有资格接待的。

  而身在高位的一些臣子,又太爱惜头上的乌纱帽,有些犹豫,毕竟接待使臣不是一件轻松的美差,若是接待的好,可促进两国的关系,若稍有不慎,便会使两国刚刚和好的关系恶化,轻则被罢免,丢了官职,重则性命不保,成为千古罪人,所以这个差事,不容易啊!

  以至于?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接替瑜王做这项差事。

  皇上见状,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声音严厉道:“各位爱卿,难道接待魏国使臣是那么难的一件事吗?满朝文武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瑜王为保国家安宁,亲赴战场,浴血奋战,换来国泰民安,魏国投降,前来议和。瑜王愿为朕分忧,接见使臣,可使臣到来前夕,瑜王为保护朕,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朕挡箭,身受重伤,当时有那么多位爱卿在场,亲眼所见,瑜王的英勇你们听说过,瑜王的忠心,你们也看到了,瑜王为你们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可是现在,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接替他,为朕分忧,你们实在太让朕失望了。”

  太子见状,站出来道:“父皇,儿臣愿意接替瑜王,接待魏国使臣。”

  皇上一见自己儿子站出来,赶忙拒绝道:“不行,太子身为一国储君,接见魏国使臣之事,还无需太子亲自出马,魏国派来的只是一位丞相,我朝若是让太子亲自接见,岂不是显得我朝太重视了,好似我朝在巴结魏国似的。皇儿的一片忠心和孝心父皇知道了,但这件事,以你的身份不适合。”

  众人觉得皇上说的有道理。同时也觉得皇上护犊之情太明显,还不是担心太子接见不好,给太子的名声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父皇。”太子退下了。

  有一位大臣站出来道:“不如让安武王接替瑜王接见魏国使臣吧!安武王之前出使过魏国,想必与这位丞相认识。”

  司徒擎墨站出来道:“父皇,不是儿臣不愿为您分忧,而是——儿臣之前出使魏国,与这位丞相有过过节,闹过不愉快,若是由儿臣接见这位使臣,只怕不会有助两国的建交,还会让魏国臣民有所不满。”

  皇上赞同的点点头:“安武王担心的有道理,既然魏国是诚心来议和的,我们也不能怠慢了,安武王确实不适合接见魏国使臣,否则魏国使臣会觉得我们故意给他难堪。”

  众人再次觉得皇上是在护犊子。既然安武王之前与魏国丞相有过过节,何不趁此机会重修旧好呢!魏国使臣既然是来议和的,怎会旧事重提,在东盛国与安武王再次闹不愉快呢!皇上分明就是怕在接待使臣时出什么岔子,牵连自己的儿子。

  这就是亲生儿子与侄子的区别,当初瑜王与魏国丞相在战场上交过手,皇上说的是让他们借机修复关系,化干戈为玉帛,到了自己儿子身上,便不这样想了,皇上做的未免也太明显了吧!

  臣子们虽然嘴上不敢说,心中却替瑜王感到不值,这就是瑜王冒死保护的君王。

  左相见状,不得不站出来道:“皇上,既然魏国派来的是一位丞相,那就由老臣来接见魏国使臣吧!”

  皇上见状,有所犹豫道:“左相身为两朝老臣,愿为朕分忧,朕深感欣慰,但接见使臣之事,不是轻松的差事,左相已经上了年纪,只怕会力不从心,据说这个魏国丞相,年纪与瑜王相仿,喜欢玩乐,左相与他并非同龄人,只怕交谈起来,有所阻碍,而且左相近日公务繁忙,不能再分身接待使臣,否则身体吃不消。”

  之后又有几位大臣站出来自荐,纷纷被皇上否定了。

  之后便见安武王站出来提议道:“父皇,听说右相这次替父皇南巡,今日傍晚便会回到京城,儿臣觉得让右相接替瑜王接见魏国使臣更合适。

  他们同为丞相,年纪相仿,一个是魏国第一才子,一个是我东盛国第一才子,右相与瑜王又是好友,由右相接替瑜王最为合适。”

  皇上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安武王的这个提议很好,朕怎么把右相给忘了。不过右相毕竟是一介文臣,若是有关军事上的事情,右相只怕对军营的事情不了解。这位魏国的丞相,文武双全,出将入相,是魏国皇上最看中的一个人,我们只派右相,朕怕有些地方会疏忽。”

  安武王继续提议道:“不如让新科武状元宫宇宫将军与右相一起接待魏国丞相吧!宫将军是个难得的人才,好好的锻炼锻炼,假以时日,定能成大器,为父皇分忧。”

  皇上很赞同安武王的说词:“没错,宫宇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应该给她锻炼的机会,传朕圣谕,让宫宇与右相一起担任此次迎接魏国使臣之任务,让我们务必接待好魏国使臣,巩固好两国关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异口同声高呼。

  皇上满意的笑了。

  而和悦宫里,司徒擎天和南宫羽正在聊着朝堂的事情:“王爷,你现在受伤,接待使臣的事,皇上一定会另选他人,王爷猜皇上会选谁?”

  司徒擎天语气平静道:“这次本王因受伤无法再接待使臣,想必皇上会从朝中选其他人接替本王,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右相,但右相只是一介文臣,虽然会武功,但从不过问军事,所以皇上定会再给他配一名武将,协同他一起接待魏国使臣,但这名武将职位不能太高,以防让魏国使臣有压力。”视线落在南宫羽身上。

  早朝之事,还未有人与他们说,所以他们还不知道早朝的决定,但是司徒擎天却猜测的与朝中结果丝毫不差。

  南宫羽见司徒擎天看着自己,不解的问:“王爷为何看着我?难道你觉得皇上会选我协助右相一起接待魏国使臣吗?”

  司徒擎天点头:“你是皇上钦点的武状元,又是皇上亲自任命的将军,皇上应该很看好你,所以会找机会栽培你,给你锻炼的机会。据说在武状元比赛的时候,安武王也很看好你,所以定会趁机举荐你,给你这个机会,一是想拉拢你,二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就算拉拢不成,也可以试探一下本王身边人的能力。”

  南宫羽将信将疑,她刚任职不久,对皇上和这些臣子都不了解,但是司徒擎天对这些人都很了解,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分析的那样。

  在宫里用过早膳之后,司徒擎天坚持要回府。

  南宫羽有些担心道:“你的伤那么严重,根本没办法坐马车,伤口会出血的。”

  “无碍,本王要回府修养。”司徒擎天很坚持。

  皇上退朝后,和太子一起来看望司徒擎天,得知他要回府,皇上劝说道:“瑜王,你的伤势很严重,御医说了,三天之内都不能下床,不能动。瑜王还是安心在宫里养伤吧!宫里有御医,有什么事,可以及时医治。”

  司徒擎天却坚持道:“多谢皇上关心,臣了解自己的身体,臣没事,还请皇上允许臣回府修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执拗呢!”皇上无奈道。

  太子见状,赶忙帮司徒擎天说话:“父皇,瑜王在宫中只怕住不习惯,父皇还是允许瑜王回府修养吧!马车太颠簸,就坐轿吧!平稳一些。”

  司徒擎天看了太子一眼,算是感谢。

  他们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对彼此很了解。

  太子朝司徒擎天挑挑眉。

  皇上见状,只能点头答应:“既然如此,朕也不勉强瑜王,回到府中,好好修养,军营和朝中的事情,暂且放一放。”

  “是皇上。”司徒擎天恭敬的回道。

  “对了,瑜王,还有一件事朕要告诉你,刺杀朕的刺客已经抓到了。”皇上语气中带着欣慰,这些刺客,胆大包天,居然敢在光天化之下行刺,是绝对跑不了的,御林军办事还算有效率,已将这些人抓获。

  司徒擎天的心中虽然有意外,但面上却丝毫未表现出来,平静道:“刺客胆大妄为,竟敢行刺皇上,罪不可恕。”

  “不过这三名刺客,都是越狱的死囚,武功不错,但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死了。所以死无查证,也不知是他们三人不服判决,来找朕报仇,还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件事,只能暂时结案,但朕想,若是有人指使,迟早会抓到幕后之人。”皇上脸色严厉道。

  南宫羽看向司徒擎天,觉得定是他设计的这一切,不想白白牺牲自己三名死士,便找了三个死囚定罪,这样皇上便不会再调查此事,他也可以顺利的脱身,真是高明。

  “皇上所言极是。”司徒擎天镇定自若的回道。

  皇上又与司徒擎天说了接替他接待魏国使臣之事,选的是文臣右相,武将宫宇。

  南宫羽听后,很是震惊,真的和司徒擎天猜测的一模一样。

  司徒擎天听后,表现的很平静。

  南宫羽禁不住在心中感叹这个男人实在太厉害了,皇上的决定他居然猜测的一字不差,连安武王举荐她都猜到了,太可怕了,看来自己要想和他斗,还真得步步小心。

  皇上离开后,太子立刻打趣道:“瑜王,本太子帮了你,你打算如何谢本太子?”

  司徒擎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太子帮别人,都是为了回报吗?”

  太子浓眉一挑,灿烂一笑道:“帮别人无需回报,可瑜王不同,瑜王是个不喜欢亏欠别人的人,若是本太子不要回报,怕瑜王心中不舒服。”

  司徒擎天懒得理他,不客气道:“本王的回报就是在我伤未痊愈之前,少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伤痛发作,有可能会误伤太子。”

  司徒擎苍不满道:“瑜王的意思是,你伤痛发作的时候,要拿我当沙袋?”

  “伤痛发作很痛,自然想找个发泄的地方,太子这些年身体锻炼的不错,应该能接住臣几拳。”司徒擎天看着他,眼神很认真。

  司徒擎苍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道:“哼!想拿本太子练手,做梦,我才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呢!我现在就走。告辞。”然后离开了。

  南宫羽见状笑了。他和太子的感情真的很好,这样的互忒,得感情好到一定地步,才敢这样不顾身份,不顾尊卑打趣彼此。

  在这个被权利,欲望吞噬的皇室,太子和司徒擎天这样的友情,兄弟之情,真的很难得,只是将来不知道,他们是否会为了那高高在上的地位,而撕破脸。

  南宫羽忍不住问了句:“王爷会永远与太子做好兄弟吗?”

  司徒擎天不解她为何会突然问这句话,看向她。

  南宫羽邪邪一笑道:“看到王爷和太子感情这么好,真的让人很羡慕,这在皇室很难得,只是不知道王爷和太子的这份兄弟之情,将来会不会因为权利地位而有变。”

  司徒擎天语气很坚定,平静道:“将来他是君,我永远是臣,只要他拿我当兄弟,我便永不背叛。”

  南宫羽淡淡一笑,没在说什么。若是永不会背叛,你又何必为自己准备龙椅龙袍?

  自己与他虽是夫妻,但却毫无信任,所以他又怎会与自己说实话,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会问出这么傻的话,他怎么会告诉你实话。

  很快便有人来护送司徒擎天回瑜王府。

  皇上赏赐了他很多补品。

  南宫羽跟着司徒擎天来到了清轩院。

  自从那晚差点擦枪走火之后,她便没在来过,再次来到他的房间,不免有些尴尬。

  宫里的人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司徒擎天和南宫羽,二人相对无语,更是尴尬。

  南宫羽看向他,先开口道:“若是没什么事,我就——”

  “坐下,本王有话与你说。”司徒擎天不等她说完话,便打断了她,他知道她要说什么。

  南宫羽不客气的在他床沿坐下,问道:“王爷要说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毒妃归来之天下为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