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1982 > 第十五章 扑克条和人头像 上

第十五章 扑克条和人头像 上

  农村的清晨,总是被大公鸡的啼叫声打破。

  一只大公鸡啼鸣,其余的大公鸡都开始呼应,此起彼伏。

  李忠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满地骂了几句该死的大公鸡之后,郁闷着慢慢起床了。

  李忠信心中清楚,王波已经走了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打鱼的时间紧,任务重,他是负责打鱼的人,自然要比其他人起的早,去的早。

  王波这种敬业的精神也是钱支着的,要不是每天五块钱的工资支着王波,按照王波以前那种懒散的劲,哪怕再过上两个小时能起床就不错了。

  推开屋门来到院子里,整个院子里面都弥漫着一种清新,各家各户在这个时候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农村人起的都早,这个时间各家各户的鸡、鸭、鹅之类的已经喂完,下地干农活的下地干农活,打鱼的去打鱼,村子里面除了四处溜达的鸡鸭,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李忠信无聊地在村子里面走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村子里面有早餐卖,心中很是憋闷。

  指望着三舅那个家伙给他弄早餐,那绝对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李忠信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可不想饿着肚子做事情,冷不丁想起竹板屯这边有一个豆腐坊,里面做大豆腐和干豆腐,他立刻就加快脚步,向记忆中的豆腐坊走了过去。

  用一斤粮票和五毛钱吃了一顿饱饱的豆腐大餐,酱拌豆腐,炒豆腐,还有一大碗的豆浆。

  豆子都是现磨的豆子,手工制住出来的农村大豆腐相当好吃,李忠信心中想到,以后再到竹板屯这边,早饭终于有了着落。

  李忠信信步而行地在竹板屯里面溜达了一大圈以后,才慢慢向江边方向走去。

  江边,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正组织人把装鱼的麻袋装马车,准备到江城去卖鱼。

  李忠信拿过来了两张七十米长的渔网,战线拉长了很多,鱼也是比往日多出来很多。

  看到李忠信过来,王波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先是把董国忠找的四个人叫过来,对李忠信简单地做了介绍。

  王波告诉这几个人李忠信是他外甥,忠信公司有他的股份,以后要是李忠信有什么安排的话,他们必须要马上执行。

  介绍完董国忠介绍来的几个人以后,王波把这几天的工作和李忠信汇报了一番,并告诉李忠信,他每天严格地按照李忠信所说进行了记账,每天的账目和钱都放好了,等冯小武到他这里来取。

  将近一周的时间,王波也是完全想通了,他给外甥打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真要是他自己来操作这个事情,绝对没有大外甥做的好。

  就单单这风筝板子和挂鱼的渔网,他就弄不到。

  现在李忠信又带来了两张渔网,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们就已经是扩大作业规模了,按照李忠信所说,他和董志国最为领工,也就是领着干活的人,他们每天的工资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涨到了七块钱。

  这周增加了两张七十米长的渔网,下周还要继续增加三张,也就是说,他们的工资在下周的时候,就能够每个人每天达到十块钱。

  每天十块钱,一个月就是三百块,是三十张大团结。

  王波活了这样的大的岁数,还没有见到过三十张大团结放到一起的样子,想想王波都觉得很激动,浑身就好像是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

  上周冯小武过来的时候,正赶上五十米的网被刮出来了一个大口子,被冯小武拿去修理了,要是没有和外甥一起做这个事情,那他真就搞了一个一锤子买卖。

  到那个时候,不但留下了一个坏名声,而且也没有了如此快捷的收入。

  现在每天收入七块钱的工资,每天卖完鱼以后,他和董志国在江城的饭店吃饭,一天一张小黄牛的饭费,让两个人每天中午晚上都能够吃得饱,甚至能够吃到肉菜。

  自从和外甥开始了打鱼这个事情,好烟和好酒大外甥也是说了,过了购置渔网等东西的初期阶段,到时候一切大外甥都包了,到年节的时候还有奖金。

  不过王波就有一点不明白,啥叫初期阶段,大外甥弄出来那些个文绉绉的鳖词,让他总觉得他活了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让他搞不清楚这李忠信的脑袋瓜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李忠信看到没有他什么事情了,琢磨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要做什么。打鱼这种事情有人干了,他一个小孩子就不参与了。

  这个时候可不是后世遍地都有通话信号,人人手中都有手机的时候。

  这个时候走路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在竹板屯到江边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没有什么他能做的。

  李忠信信得着王波和董志国两个人卖鱼,他觉得去了也没有什么卵用,这个时候想要回家也是回不去,至少要等到晚上冯小武过来接他才能够回家。

  习惯了手机、电脑、互联网、微信、qq等娱乐,忽然之间,李忠信发现周边啥都没有,觉得很不适应。

  突然,李忠信想起来,他一个卫生小组的同学白云鹏住在竹板屯,到那边去转转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总比他回到三舅王波的狗窝强。

  后世的时候,李忠信和白云鹏经常在一起钓鱼喝酒,是相当不错的朋友,只是他小学时候岁数小,在八十年代从来没有到过白云鹏的家而已。一想到这里,李忠信决定到竹板屯里面打听一下白云鹏家的住址,到他家里面去看看。

  李忠信从江边回到竹板屯这边不久,打听了两人以后,就找到了白云鹏的家。

  白云鹏的家在竹板屯的后半部分,也叫做后竹板屯,比他三舅王波家还要远上将近一里地。

  后竹板屯比前竹板屯还要穷上一些,土坯房占据了半壁江山,白云鹏家住的就是那种大的土坯房子。

  不过白家的院子很大,有十多米的长度,只是院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好东西。

  院子两边用破布和破木条子和邻居隔开的,西北角有一口压水井,已经没有了什么颜色的木头窗户那里有一些晾晒的干货。

  到白家没有扑空,正好赶上白云鹏在家还没有出去玩,也算是给李忠信的一丝小惊喜。

  这个时候农村孩子上学晚,白云鹏比李忠信大一岁。

  他的个头比李忠信猛了一些,看上去有些瘦弱,可是,李忠信却是知道,白云鹏从小就在家里帮家里的大人干活,力气很大,属于那种干巴有劲的孩子。

  看到李忠信到了家里,白云鹏摸着脑袋一直傻笑,毕竟市里面的同学没有嫌弃他家里穷,到他家里来了。

  听李忠信说过来想找他玩一会儿的,立刻就拽着李忠信就到院子里面玩起了扑克条。

  扑克条,顾名思义,用扑克制作出来的一种小孩子的玩耍物品。

  扑克条的制作十分简单,就是把废旧的扑克牌用剪刀从中间一分为二,就成为了扑克条了。

  在这个时候,扑克条的玩法有两种最受到喜欢的,那就扇和颠。

  扇扑克条的话,就是两个人或者是几个人一起出扑克条,谁出的张数最多,谁就第一个挥动胳膊用手来扇。

  谁出的扑克牌第二多,就第二个扇,以此类推。

  颠扑克牌和这个扇扑克牌的谁多谁先的方式一致,不过呢!颠扑克牌却是把这些长条形的扑克条放在手中,手心手背地来回翻动。

  只要从手上掉下去的扑克条,那就要轮到另外的人去颠,而且颠几下以后,最后还要一把抓住,要不然的话也不算赢。

  四月份的天气寒冷,玩扑克条还算合适,弹溜溜的话会感觉到冻手,其他的一些东西也都不合适现在这个时候玩。

  每年什么时间玩什么东西那都是有数的,基本上小孩子都按照这样的一种规律来做。

  李忠信对于和白云鹏一起玩扑克条并不反对,毕竟玩这种东西也算是他重新找回逝去的童年。

看过《我的1982》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