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场合同工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丹莫酋长2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丹莫酋长2

  这些武装分子拦住了他们。在林锐表明了来意,是要见丹莫酋长的时候。这些武装分子都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盯着他们看。

  “放下你们的武器。”一个黑人守卫厉声喝道。

  这个黑人倒是又高又壮,和这里大部分的黑人守卫相比算是大块头了。这个壮汉手里端着一支rpg火箭筒,声色俱厉地对林锐大喝。

  林锐很想告诉他,这东西是对轻型装甲用的,不是用来打人的。尤其是在面对面的距离,拎着火箭筒威胁人的做法是很无脑的。不过林锐还是考虑到这位老兄的感受,不想让他太难堪,很配合地点头道。“我放下枪也可以,不过你最好别再晃着这东西了。”

  “哼,你们是什么人?”黑人用生硬的英语喝道。

  “我们是来找丹莫酋长的。”林锐微微一笑道。

  黑人狐疑地道,“我没有接到通知有人来访。所以,你们是些不请自到的可疑人员,而且随身带着武器。说,你们来干什么。”

  “谈一些生意。”林锐一笑道。

  “什么生意,和谁谈?”黑人守卫皱眉道,“丹莫酋长不做生意。你们走吧。”

  林锐笑笑道,“不做生意?我看未必吧,也许是我的消息不够准确,我怎么听说丹莫酋长和地下军火黑市有关呢?”

  “你在说什么?!”黑人守卫厉声喝道。

  “哦,别激动。”林锐微微一笑道,“我也只是随便一说,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激动。”

  “你这是对酋长的侮辱。”黑人守卫厉声道。

  林锐摆摆手道,“不跟你费口舌了,我需要马上见到酋长。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否则就我就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找到丹莫酋长了。”

  “哼,好大的口气。”黑人守卫走上前来,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顶在林锐的额头。“再不表明身份,立刻枪决。”林锐根本就没有动,而是冷冷地道,“作为一个守卫,你的素质太差了。就算你要拿手枪指着人,也不该这么笔直地拎着,更不应该让持枪的手伸到距离你身体过远的地方。因为这会导致对方很容易地夺下你的枪。就比如这样。”

  林锐快速踏上一步,单手扭转了守卫的手腕,顺势夺下手枪,然后做了一个双手持枪的动作。“双臂不能过直,要而且要保持适度弯曲,这样可以有效控制你手中的枪。手腕要直,这样射击时的后坐力从才会顺着手腕,均匀传导到你的手臂。保证你射击的精度。”

  林锐的枪口指着那个大汉的眉心,现场很多黑人守卫都呆住了。因为林锐的动作实在太快,从夺枪到举枪瞄准几乎一气呵成。

  林锐摆弄着手中夺来的那支大号手枪,直摇头道,“这种大口径手枪完全是华而不实,只有在喜欢耍酷装帅的好莱坞电影里才有市场。你要想当一个合格的护卫,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换一支枪。”说完,他摆弄着手里的枪道,“带我去见丹莫。”

  黑人守卫怒喝道,“这绝不可能。”

  “这点到还不错,虽然技术糙了点,居然还是一条宁死不屈的硬汉。”林锐嘲讽道。“这样把,我一个人进去见丹莫酋长,我所有的队员都留在外面,这样总应该可以了。你不会以为在这么多的枪口之下,我还能有什么不轨举动吧?”

  将岸皱眉道,“林锐,别太自信。一个人去找丹莫酋长,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放心,我总有后备计划。”林锐笑了笑,然后扭头看着那个黑人守卫道,“怎么样,我们达成协议了?”

  黑人守卫想了想,有些皱眉道,“即便是你一个人,我也不会带你去,因为你手里拿着武器。”

  “这也简单。”林锐抛下了手中的那把手枪,“我说过了,这枪其实并不怎么样。”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黑人守卫犹豫道。

  “带我去见丹莫,这很重要。”林锐缓缓地道。“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他的死活,也关系到你们的。”

  黑人守卫犹豫了一下,对其余守卫喝道,“盯着这帮人,别让他们乱动。我带着个人去见酋长。”

  林锐被几个黑人守卫押着推在前面。而其余守卫都盯着车内的其他小队成员,甚至有两武装分子在土墙上居高临下架起了轻机枪,只要这些人一有异动,他们就准备开枪扫射。

  杰森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势,低声道,“林锐这一招,有些太冒险了。”

  “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不让我们去见丹莫,就只能硬闯,而等我们硬闯到里面,丹莫只怕早就跑没影了。”将岸低声道,“所以他故意示弱,只身去见丹莫反而更有可能成功。”

  “可是见到了丹莫之后呢?难道丹莫还会把无人机卖家的情况,透露给一个阶下囚?”王浩泽摇头道。“我看他是想先找机会接近丹莫,然后突然出手反制。”

  “有点这个意思。”将岸点头道。“越是他一个人,还手无寸铁,对方就越是会疏于防范。林锐很擅长这个,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好了,他还带着通讯耳机。如果有什么情况,他依然可以及时对我们发出信号的。”

  “那我们怎么办?”朴东相皱眉道。

  “保持冷静,静候林锐下一步的指示。一旦有枪声,我们就必须随时准备支援他。”将岸低声道。

  林锐正平静地跟在那个黑人守卫身后,而在林锐的身后,还有两个持枪的守卫盯着他。这个庄园的内部显然要比外部的土黄色的粘土建筑要奢华得多。庭院里甚至修建了一个喷泉,这在严重缺乏淡水的安迪拉北部简直已经不能用奢侈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种犯罪,而且是堂而皇之的犯罪。

  到处是考究的家具,精美的食物。座椅和桌子的边上都镶嵌着纯黄金装饰,竖立在大门两侧的大型象牙,和铺在地上的厚重狮皮,都在向其他人显示着这位丹莫酋长的奢侈和特权。

看过《战场合同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