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不冷静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不冷静

  侯天亮对于自家的主任是真的感觉无言以对,王安这么点的年纪,就给他施加了如此之大的压力,虽然自己也清楚这么的去做是好心,但是每一次面临这样的情况,自己总是感觉异常的不忍,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怀疑,主任的心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这么硬?这么狠?

  不过侯天亮同样的清楚,主任对于王安是这样的,对于自家的孩子也是这样的,甚至是没有任何的不同,如果侯天亮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成是自己的话,面对自家的孩子,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来得!

  “主任,就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吗?”

  “通融?”丁羽略显诧异的看了一眼侯天亮,“你跟我说所谓的通融?难不成有人跟你去通融吗?或者说别人跟你说通融一下,让你离开这个位置,别人取代你?这个时候要不要说一说通融?所谓的通融不是不可以,但并不代表着什么时候都可以!”

  “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安这个孩子心智可能稍微的成熟一些,但是他依旧是缺乏相当的历练,对于社会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也没有太多的认知感,只不过是因为生活的磨砺,所以才表现的很是不一样!这样的压力没有让他倒下来,甚至使他坚强,但是并不代表着他面临其他问题的时候,他同样也是如此!”

  “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但是那又怎么样?”丁羽依旧还是这样的口气,心里面没有任何的松动,“我只是让他做出来自我的选择罢了!世界从来都不是围绕着我在转动,同时我需要说清楚一件事情,是他做出来的选择,不是我做出来的选择!”

  “主任,这个话是不是有那么一些悖论,这个好像是你做出来的选择!他只能是被动的来承受,因为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谁说没有其他的选择?这个只不过是你个人的看法而已,并不代表着王安也是同样的如此,道路就在面前,看他究竟如何的去走!走的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没有人能够去评断,就算是我也是同样的如此!”

  两个人的声音都貌似有那么一些大,站在门外的武警有那么一些面面相觑,而准备敲门的孙丽莎也是同样的如此,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还会遭遇如此的状况!甚至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去做如何的应对了!

  但是孙丽莎并没有犹豫,敲了两下门,在等待同意的声音之后,也是推门走了进来,不过里面的情况倒是跟自己的想象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两个人‘争吵’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激烈,彼此都是坐在了那里,就好像刚才就是普通的谈话一样!

  “没有打扰吧!”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神情不为所动,而侯天亮则是站了起来,“孙处长!”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拿了一瓶矿泉水过来,放置到了孙丽莎的面前位置,随即也是转身离开,走的时候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动作很是轻柔!

  倒是孙丽莎一直都是注意的看着侯天亮,就自己的了解,侯天亮跟在丁羽的身边时间不短,而且彼此之间相处的也好像很是不错,但是从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好像其中还有一些自己不知晓的情况发生!不过侯天亮离开的时候,好像并不是那么的恼怒!

  是为了给自己看的吗?应该不会如此的!如此的做作没有任何的意义来着!

  “丁主任,不知道你是不是方便,我想问一点事情!”看到丁羽点头的时候,孙丽莎也是整理好了自己的清楚,“丁主任,本来我打算今天晚上之前就离开的,不过离开之前呢?我还有一个疑问,我们追缴的人,现在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丁羽用手敲着桌子,“没有消息呢?只能是两种情况,彻底的不存在了!如果他们没有自我毁灭的话,那么这个情况就不存在,另外的一种没有消息吗?就是故意的藏匿起来了!但究竟藏匿在什么地方了?就不得而知了!”

  “我总需要有一个方向才是呀!”

  “方向的问题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系统的人,所以这样的事情我也沾不上这个手,我相信仔细观察的话,总归还是能够找到些许的线索!”

  孙丽莎对于这个事情已经有所感触了!也就是到目前位置,这两三个人呢?依旧是没有出现在丁羽的视线当中,不过他们藏匿的再深,总归还是能够找到些许的线索,甚至现在有人比自己更为的急切吧?

  从丁羽这里离开的时候,孙丽莎看着在外面的侯天亮,他好像正在吸烟,看到自己的时候,也是刻意的掐灭了烟头,“侯秘书,刚才听见你好像跟丁主任在办公室里面声音有些大!”

  侯天亮嗯了一声,不过也是笑笑,“没有什么争吵,就是主任有的时候表现的太过于的,哎!这个话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形容,不过说起来呢?主任也是没有要跟我一般的见识,而且我也有那么一些肆意妄为了!”

  对于侯天亮的自由检讨,孙丽莎并没有放在心上面的意思,不过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让侯天亮如此的失态呢?自己对此比较的有兴趣,“丁主任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我相信应该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有时间的时候道个歉也就好了!”

  “谢谢!”对于孙丽莎的试探,侯天亮也是一笑而过,这件事情呢?还真的就没有必要给透露出来,真的要是提及的话,肯定会出现相当的问题,王安还是在一个被观察的过程当中,自己不想给王安带来其他方面的影响!

  如果说他长大了之后,有了自己的思考,到时候再进入军方,这个另当别论,如果说现在就去掺和的话,绝对会引起来主任极大的不满,而最后的结果呢?甚至有可能会把王安给毁掉的!如果说真的出现这样的结果,绝对是自己所难以承受的!

  看着离开的侯天亮,孙丽莎皱了皱自己的眉头,虽然说自己把这个事情给记在了心上面,但真的要想要去调查的话,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的事情,除非侯天亮主动的去提及,但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哥!方便吗?我找你有点事情!”

  孙君出来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妹妹,也是走到了拐角处!“有什么事情!”

  “我这边需要出去调查有关的情况,至少有两个人,不超过三个还流落在外,他们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我们需要活口,但是从丁羽这边打开这个突破口貌似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现在需要动用其他的手段!”

  “在这里?不可能的事情!”孙君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更何况我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现在彼此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你要是这么的去做,到时候会触怒很多人的!”

  “我没有要触动丁羽的意思,同时也没有要去触犯纪律,不过我倒是有一种感觉,外面的人呢?现在可以说是走投无路,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几乎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我倒是想要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

  “他们会找寻到丁羽,这倒是一种可能性,但问题是我们就在这个小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再者呢?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手!”

  “我知道!但是现在需要盯着的方向并不是那么的多,丁羽现在就在小县城这边了!要么就是酒店那边,要不就是这里,除此之外就是京城了!京城那边好办,四合院本来就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入的,而这里呢?四周防护这么的严密,想要进入貌似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也就值需要盯着酒店那里也就可以了!”

  “为什么不向上面汇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的!”孙君也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要知道现在的问题呢?你可以去追寻外面的人,但是如果他们一旦进入到了丁羽的视线范围之内,这个事情的性质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你在情治部门里面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连这个最为基本的准则都不遵守了吗?”

  “不是这样的!”孙丽莎也是摇摇头,“这里面涉及到了相当的问题,如果他们接触了酒店那边的话,那么到时候丁羽肯定会有所动静的!甚至是有所反应的,我到时候直接的找丁羽去谈及就好!到时候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想法有问题!你不相信..。”话到了嘴边的时候,孙君也是又给咽了回去,“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时间,丁羽这个家伙呢?一向都是谋定后动,用贬义的词来说,就是狡诈如狐、深谋远虑,用褒义的词来说呢?就是深不可测!在他的面前玩这个,跟关公面前耍大刀似的!”

  “我知道,我还真的就没有要跟丁羽他打擂台的意思,至少我很是清楚,想要跟他玩这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他手里面呢?绝对是有人的,要知道被抓住的人,跟主动投靠过来的人,性质是不一样的!我相信丁羽会有所区别的对待!”

  “很难说!”孙君摇摇头,“这些年落在丁羽手里面的人不在少数,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些人呢?很多最后都找寻不到什么痕迹,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绝对没有被丁羽消灭,同样的,他们也同样的没有落入到其他部门的手里面!”

  “我知道相关的事情,我就是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

  孙君也没有说同意还是不同意的,转身离开了!自己的这个妹妹有的时候显得太不冷静,甚至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任性,这件事情这么的去做了之后是需要考虑后果的,而她的所为呢?是根本就没有考虑后果的那一种!

  有些许的能力是不假,但是有能力并不代表着一切,就好像是眼前的丁羽一样,他难道没有能力吗?真的要是拿出来的话,谁能够跟他相互的并论?可以说是没有人了!但是他犯了过错怎么样?还不是在这里蹲着!

  虽然说有那么一些表面文章的意思,但至少给与方方面面都是一个非常好的交代,而丽莎的这件事情呢?很可能会出现相当糟糕的结果,就靠着所谓的小聪明能行吗?她能够想到的,难道其他人就想不到?丁羽就想不到吗?

  所以现在孙君还真的就没有要捅破最后窗户纸的意思,如果可以的话,晚上吃饭的时候找丁羽谈一谈吧!也许会有不同的结果,至少可以做一个防备!如果一点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的之后,也会有一个缓和的余地!

  侯天亮重新的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着主任,不过还没有等说话,丁羽则是摆了一下自己的手,“行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没有必要!”

  “主任,就真的不能够再去考虑一下吗?”

  “你还在纠结这个事情?”丁羽感觉很是好笑,“反正也快要到中午了!既然你有这个心结,那么我就陪着你好好的说道说道,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探讨过这个方面的问题,甚至到了现在?你还是有那么一些纠缠不清的,是不是爱心有些过于的泛滥了!”

  “主任,我不是爱心泛滥了!我就是有些担心,您家里面的两个孩子从小的时候就接受这样的教育,所以没有其他的排斥感,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王安不一样!他从小是从另外的一种环境当中长大的,如果还是持续用这样的方式跟方法,将来恐怕会成长为另外一个极端的!难道主任你就真的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

  “原来你是这样的想法,趋近于保守派!相对而言呢?我呢?属于激进派的!这样的说法我们彼此都能够接受吧!你想要让王安平稳的去发展,我呢?对于王安的安排略显有那么一些急切!站在王安的角度来说呢?他如果成功的话,那么你究竟如何的来看待对与错?其实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无所谓对与错,只不过是每个人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主任,我承认彼此之间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但也不能够如此的肆意才是!”

  “好吧!那么我说的更为直白一点,你希望王安能够站在什么样子的高度上面,在你的这个年纪,或者是在我的这个年纪!你来回答!如果说你希望王安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就算了!他先前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了!而且我相信,他可以成长为一个很是不错的普通人,如果说达到你的这个地步,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提及了!”

  这一番话直接的就让侯天亮有那么一些哑口无言了!自己倒是希望王安能够安稳一些,但如果说安稳一点的话,最后是什么后果,达到自己的高度?就真的可以了吗?如果说真的想要达到自己的高度,根本就不需要主任投入那么多的心血!

  同样的如果说不给王安施加某些方面的压力,那么真的到了自己这个年纪或者是到了主任的这个年纪,王安能够成长到那个地步吗?根本就不可能的!

  “主任,我只能是我保留我的看法!”

  “不需要呀!”丁羽对此倒是很看的开,“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单独的去找一下王安,去探讨一下他的有关事情,看看他自己去做什么选择!我说过的,是他自己做出来的选择,不是我强加给他的!只不过我就是加速了这段路而已!向左或者是向右呢?都是他自行的来掌控这个方向盘!”

  “主任,就真的不怕他翻车吗?多可惜?”

  “可惜?如果翻车的话貌似也是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可惜,但是那又怎么样?不能够因为你害怕,就永远都不让他上车去试一试吧?与其有这个时间来担忧,还不如看一看他还有什么有缺陷的地方,可能会更好一些!”

  给与丁羽的感觉,王安甚至都已经快要成为候天亮的魔障了!其他的表现都非常的好,但是一旦提及到王安的问题,侯天亮就显得有那么一些不能够自控!这个玩笑开得稍微有点大!

  “不过你的这个状态呢?还真的就是有问题呀!”丁羽抿着自己的嘴,“先前的时候刚刚的才清醒了一点,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应该怎么的来纠正呢?”

  “主任,我就是先前的时候有些许的感慨罢了!”

  “有问题呢?总归还是需要去解决问题的,更何况这个还真的就是你的大问题!我先前的时候因为你离开了之后,应该已经消除了某些方面的想法,从现在来看,你这边还是有着诸多的问题呀!你说一说,应该怎么办是好?”

  “要不我去看一看王安?”

  “是一个注意,但绝对不是现在!”丁羽略有所思的说到!

看过《重生之苍莽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