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红模 > 116章:薛小桐来了

116章:薛小桐来了

  当许老师喊出我是第一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继而便是那种不爽的味道——她也能得第一?

  但是,当他们再次看向后面那张巨幅照片的时候,眼神中又出现了一种淡淡的赞许味道。

  “许老师,听说这女孩是你特招的?”旁边的刘女士问。

  “对,这是我在一个县城遇到的,当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许老师笑着说。

  旁边的摄影牛老师,笑着说:“世界名模基本上都是被伯乐从一般人中发掘出来的,跟摄影一个道理,美丽的风景就是不经意间抓拍到的。我刚才之所以评了个满分,就是因为,这个莫菲像是一道不常见的风景。不过,她也是很奇怪的女孩啊……”

  “奇怪?”许老师皱了皱眉头。

  牛老师拿过许老师手中的遥控器,另一只手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点击几下后,按动遥控器,“你们看这张。”

  而后,屏幕上立刻出现了我第二次跟那个憨态35号男的混合走秀。

  抓拍的瞬间,是我在T台顶端时,用领带将对方勾住,并往我身前拉的场景。

  照片上的男生慌张的很,而我则画着浓妆咧嘴媚笑,像个女王又像个迫不及待品尝猎物的毒蛇。

  抓拍的功夫也很厉害,恰好在我发力的瞬间,整条大腿暴露出来,上身未系扣子的西装飘向一边,露出了里面性感的BRA,整体的画风竟还有种大碗范儿。

  “这两张照片都是魅惑,但是,又是明显不同的两种味道。”牛老师笑着说。

  “嗯,对,前面这个有种清纯的羞涩让人有种想去尝一口的诱惑感,后面则是一种成熟的魅惑,很成熟的感觉。”许老师说。

  一边的刘女士好奇的看着我问:“莫菲,我看到你的资料上,只有16岁,你的实际年龄是多大?”

  听到刘女士的话,旁边的学员们也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难怪这么优秀——肯定是假报了年龄吧?

  “我实际年龄就是16岁。”我说。

  “是吗?”刘女士有些疑惑。

  旁边那个比较女人味的男老师说:“人家年龄不会作假的,你多疑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她这么小的年龄,应该还展现不出这些感觉来。”刘女士说。

  “天赋吧……”牛老师在旁边笑着说。

  “不,应该是经历。”刘女士看着我很肯定的说:“她身上拥有的气质和刚才所表现出的那种感觉,并不是简单的通过肢体表现和面部表情就能做到了。我们都知道,表演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展现,能达到这地步,她肯定是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经历。莫菲,可以谈谈吗?”

  “呃……”我犹豫片刻后,颇有些难为情的说:“我…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其实,那会想撒谎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一学生,但是,想到眼前这些人都是业界大佬,都是非常善于观察人的时候,便知道不能撒谎。

  但是,实话也不可以说。

  只能说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想说。

  “哦,好的。”刘女士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许老师打圆场的说:“好了,下面我们点评一下第二名,魏子洲……”

  而后,老师便开始一个个的点评。

  可我的脑海中,却回荡着那个女老师的话。

  如果说天赋是身体,那么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天赋型的选手。而我之所以能胜出那么一点点,确实是因为自己的经历。

  如果没有曾经的经历,我不会知道什么叫做魅惑、什么是勾引。

  年幼时的养母冯艳……

  她一身裹身红裙站在劳务市场的门头房前,每当路过一个男人时,她都会想着将自己“卖”出去。那时候的她就是在魅惑别人。

  到后来死去的阿蛛,她大胆的给我讲着那些荤段子,讲着很多离奇的故事,让我后来竟还有种想去尝试的想法,甚至差一点就被媚娘给卖了。

  再后来便是云飞的经历,在那里什么样的女孩都有,热情的、冷漠的、活泼的、老实的……她们的工作让她们不得不去迎合客人。所以,她们展现出了各自不同的魅惑。

  想到曾经的种种,让我意识到一个人的环境,真的会给人巨大的心理阴影。

  原本我以为我忘记了那些往事,

  但是,这刻那些往事竟会如放电影般的播放出来,而且,还那么的清晰。

  同时,也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跟同龄人的不同,与这些人的不同。

  想起许老师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我身上有红尘的味道,却没有了青春的味道。而这,也恰恰是我能取得今天平级好成绩的原因。

  可真正到了大赛上时,怕是我会变成一个除此之外别无用处的女模吧。

  &

  当天培训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半了。

  老师们非常尽职尽责,从第一个一直点评到最后。

  而且,最后还问了那个男35号的取向,别人说他跑了之后,一帮老师还非常不解。

  说他表现的非常好啊?那种憨态和紧张的模样,都能以假乱真了。

  殊不知,那会他是真的紧张了。

  可现在,被老师一说,众人才“清醒”原来,那个男生是演的。

  而知道真相的我,并没有做声。

  结束时,下发了后面的培训计划,我跟张扬、魏子洲、费琳、南穑共同进入了A级备战组。

  那个刘女士走到我身边,问我以前是在哪里学的模特,我指了指身边的魏子洲说:“都是他和张扬教我的,我们私下也是比较好的朋友。”

  刘女士很开心的看着魏子洲说:“唉,怪不得呢,有这么一个好老师!张扬也不错,前段时间我听到美国纽约那边的时尚界开始寻找中国时尚宠儿!目标就盯在你们这类型的模特身上,这次比赛一定好好好准备,取得好成绩的话,有可能就坐上美国的直通车了!”

  “法国那边的呢?我想跟魏子洲一块儿去法国那边!”张扬激动的问。

  “法国……法国还是比较喜欢魏子洲这种具有欧美风格的男模,呵呵,不要急,去纽约混好了!照样会成为耀眼的明星!到时候哪儿都能去。老师相信你!”刘女士拍着他的肩膀说。

  许老师见我们聊天时,靠过来打量着我身上的衣服说:“莫菲,你今天的服装设计是请了哪位大师啊?”

  “额?是……是我自己想到的。”我说。

  两位老师一听,都楞了一下。

  “动作呢?”许老师问。

  “动作也是我忽然先到的一些动作,在脑中放电影似的演了几次后,感觉还可以,就在舞台上表现出来了。”

  “真的吗?”许老师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我。

  而旁边的刘女士,更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那……后面那个男女混搭,也是你设计的吗?”刘女士问。

  “对……”

  “你真只是个高中生吗?没有从事过别的职业吗?”刘女士又问。

  “我除了上学,还在夜——”

  “——夜色酒吧……”魏子洲轻声打断了我的话,解释说:“我带着莫菲去我们当地的夜色酒吧里打过工,她对夜场环境比一般女孩有着更深的理解。”

  魏子洲说完后,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那刻,我便明白,跟这些老师说话的时候也要小心。因为,世人都瞧不起夜场里的放*人……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能把握的那么好!”刘女士感叹说。

  &

  当天晚上,我去了魏子洲与张扬的住处。

  他们两人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进去之后便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

  “你睡里屋,我俩打地铺吧,给你省点儿房租钱。”魏子洲说着,从床上扯下了床垫,便往外搬。

  见床上只剩下薄薄一层,便也默认了。客厅里连个沙发都没有,铺上那么厚的床垫,在哪儿睡都差不多。

  晚上,吃了两包泡面,还想吃第三包的时候,他俩阻止了我,“你是来培训的,不是来增肥的!”

  “我二十四小时没吃饭了!”我说。

  “那也不行!洗洗赶紧睡!”张扬瞪着我说。

  于是,只能饿着肚子去睡觉了。

  不过睡觉前,忽然想起魏子洲替我解释,我是在酒吧打工那件事,便问他为什么那么说。

  魏子洲说:“在模特大赛中,有一项是职业道德,它划分的标准就是你的个人道德问题。一个夜场里的女子,哪怕有再好的道德水准,都会被划进低分区。所以,不要对外说你的经历,懂吗?”

  “哦……知道了。”

  &

  第二天,便开始了针对性的训练。

  看到那么多训练项目的时候,我头都大了。

  抛去塑造体形的各种训练外,还有肢体协调性、形体表现力、音乐感知、镜前表现力等等。

  每天都忙的体力透支似的!

  忙的这么累,本来就难受的要死,但是,还有更难受的!

  ——薛小桐忽然杀来了省会!

  “她来干什么?”魏子洲一脸不爽的问。

  “你说她来干什么?她来还不是你们两个给我安排的戏啊?她现在是热恋期,你知道热恋期的女人吗?”张扬解释说。

  “她来住哪儿?”

  “她肯定不会住这儿的!”张扬指着脏乱的房间问。

  “那你意思是,你俩出去单独开房吗?”魏子洲冷盯着张扬问。

  “那你意思是让她过来住吗?”张扬疑惑的盯着魏子洲反问!

  “我说张扬,你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魏子洲看张扬谈起薛小桐那么激动时问。

  而我的脑海里,则浮现出了宏仁县魏子洲家里那一件件的奢侈品。只是,这会是绝对不敢对魏子洲说,张扬接受那些礼物时的开心状态啊。

  “如果你心里没鬼的话,就让她过来找你。今晚咱们一块儿住……”魏子洲说。那眼神中竟还感受到了一种威胁,来自薛小桐的威胁。

  “你真TM犯病!”张扬砰了一句说。

看过《红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