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工柱国 > 第一百零二章 惊现UFO

第一百零二章 惊现UFO

  钱进领着宝儿等人又逛了一会,把这次出来要采买的货物买齐全了,多是些胭脂水粉、小孩的玩具和零嘴之类,老曹头那辆马车都快塞不下了。

  宝儿心细,这次不光给四合院的几个小孩买了冬至礼物,连带给工坊里面的工匠也置办了一份,东西不在于贵重,心意到了就行。钱进是个大条的人,哪里会想到这一层。

  鲁昂与艾奇逊两人仍然贼心不死紧跟在后面,见钱进始终绷着个脸,他俩脸上挂不住,便与艾米莉说了几句话匆匆告辞了。异人极重绅士风度,说话也是彬彬有礼,可钱进不知怎么的,见他俩人就窝火。

  诸事准备妥当,老曹头举起马鞭轻轻绾了个缏花,马车缓缓朝四合院驶去。车子里面已经坐不下了,钱进只好领着宝儿等人紧跟在马车后面。

  后边不远处,一名农夫打扮的年轻男子从一条巷子里探出头来,脸上斜斜的一道细长刀疤,看着瘆人。望着那缓缓离去的马车,他猛地将背后的竹篓子扔在地上,惊得里面两只白兔乱窜。正当他准备悄悄跟上钱进等人时,一只大手搭在了他肩膀上。年轻男子吓得不轻,回头一看,一名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他一侧。

  “刚刚你的行事我都瞧见了,心思倒是有独到之处,知道拿兔子引诱那个小女孩。可是你运气差了点,被王六子那瘪三给坏了事。”中年仆人说道。

  “宗明大哥说的何尝不是。本来我只需将那名女童诱走,再设计将钱进的妹妹和那名异人女子引过来捉住,到时候还怕钱进不上钩?今天算他命大,不然我爹的大仇就可以报了。”刀疤年轻男子说道。

  “林老弟莫急,这钱进能活到现在,并且短短几个月就有如今的场面,岂能是这么容易死的。要知道,不光你爹林主事的仇要报,还有柳侍郎、蔡主事等十多位官员都是间接死在钱进的手上。我已经联络好他们的子嗣,到时候一同行事更加有把握。”中年仆人拍了拍刀疤男子的肩膀,笑道:“要干大事,光靠你一个人是不成的。大伙一同出谋划策岂不是更好?”

  “那就全凭宗明大哥调度。”刀疤男子拱手说道。

  …………

  冬至到了。

  今天是钱进十七岁生日,也是文武百官不用上朝的日子。

  老钱一大早就起来收拾,将四合院收拾的干干净净。钱进也给新收的那三百锦衣卫,还有所有的工匠全部放了个假,只留了值守的人,其余的想回家就回家,想吃酒喝肉也不拦着,想逛窑子的自便。

  一大早,小糯米便坐在四合院的门槛上张望,盼望着丁伟突然出现在街口。今日是个阴天,屋外有些冷。钱进心生不忍,若不是他吩咐丁伟前去山东寻找石墨矿,小糯米估计这会就可以坐在她爹的肩膀上欢呼了。

  “想你爹爹了吧,小糯米。”钱进一屁股坐在她旁边,笑道。

  小糯米像个大人一般侧头望了钱进一眼,问道:“哥哥,你说爹爹他今天能回来吗?”

  “额……这个哥哥也不知道。算算日子,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那爹爹会给我带礼物回来吗?”

  “你爹爹……他会带宝贝回来。有了这些宝贝,哥哥就可以保护小糯米不被人欺负了。”

  “嗯。那我再等等吧。”

  这时,小李子欢呼着从院子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拨浪鼓使劲摇着,李香则在后面一个劲的追着。到门口的时候,小李子一把拉起小糯米,说道:“走,出去玩去。”

  “别跑远了,记得回来吃饭。”钱进还没来得及吩咐几句,三个小孩便已经欢呼着跑了出去。

  钱进摇头苦笑了一下,唤过李斌好好盯着三个小家伙。正当他返身进院子的时候,高远突兀的出现,把他吓了一跳。

  “高千户,您走路能不能带点响动,怪吓人的。”钱进一惊一乍的说道。见高远身上背着行囊,奇道:“这是要出远门吗?”

  “据说云南有一位剑客,剑术极为了得,贫道打算去会他一会。”

  钱进一把扯住他手臂往屋里走,结果高远纹丝不动。他只好作罢,说道:“今儿个是冬至,您哪儿也别去。”

  “还是免了。每日大鱼大肉的,贫道也吃的腻了,出去换换口味去。”

  “那您走了,我的安全怎么办?”

  高远侧头望了钱进一眼,怒道:“教你的剑法,也没见你练过几次。贫道莫非要一辈子跟着你不成?”

  “这个……晚辈不介意。”钱进甜甜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冬天腊月的,您也四十好几了,就不能过几天安生日子?再说了,打打杀杀不健康。”

  “只是切磋而已,放心吧。”

  “那您总得告诉晚辈,您是去找谁切磋啊,以后我好去寻你。”

  “告诉你也无妨,那人的名字叫墨冰云,擅使快剑。”

  “什么……”钱进一时愣在当场。

  出平昌府时,二师兄宋天学便说起过:大师兄墨冰云喜好游山玩水,整日出没于名山大川之间,并且写得一手好字,使得一手快剑。没想到高千户要去寻的居然是大师兄。两人与钱进的关系匪浅,这比武的时候刀剑无眼,万一伤了哪个都不好。

  钱进急欲留住高远,结果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高远已经不见了身影。他摇了摇头,心说高手总是让人不省心,但愿他们两个比试的时候能够悠着点。

  暂时将这些思绪抛开,钱进返身回院子帮忙。

  今日他摆了二十桌酒席,邀请京城的亲朋好友团聚。徐宝禄自然是在邀之列,反正他一个人在京城也无甚去处。翰林院郭掌院、礼部史尚书、兵部丁尚书、户部吕颂吕尚书、督察院郭御史、座师林佑堂等人,还有窦玛力、史华德等人也都会到场。安庆公主不理俗世,托慧静师太出席。为恐朝堂上有人议论,钱进早早的便去皇帝那里将宴席之事报了个备。

  重生到陈国整整十七年了。若是计划顺利,钱进开了春便不会在京城久待。也不知道下一个冬至他会不会在京城里面,有些恩要答谢,有些情要还。不过,能够以正七品的官职,邀请到这么多大员来家里作客,钱进算是头一个,也够他吹嘘几年了。

  第一个登门的是徐宝禄。

  进屋后,他劈头质问道:“马上就要年底考评了,你这几个月来上朝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月,让本首辅很难办啊。”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钱进将徐宝禄请到主厅,又是上茶又是倒水,等他脸色转晴才笑道:“晚辈本就不是那块料,也不想让世伯难做。”

  “那你做做表面功夫也行啊,非要给人留下口实。”

  钱进不想争辩。恰好慧静师太登门,帮他解了围。

  “师太,有日子没见了。公主可还好?二丫可还好?”

  慧静师太也不答话,目光在那颗老槐树上停留了片刻,片刻后才笑道:“公主托我来看看你。”

  钱进知道她在搜寻高远的踪迹,也不点破,躬身将她请进了主厅。

  徐宝禄远远瞧见师太,早已起身迎出来,拱手说道:“师太,有礼了。”

  “方外之人,怎敢当的首辅如此大礼。”师太也客气的回了个礼。

  两人寒暄了几句,奈何一个是当朝首辅,一个是佛门出家人,实在是缺少共同话题。钱进夹在中间,走也走不得,只好陪着两人说些玩笑话活跃气氛。

  恰好郭掌院出现在院门口,同行的还有林若海等翰林院众多同僚,人数不下三十人。

  钱进心里暗骂了一句:这是吃大户来了吧。虽然心疼那些好酒好菜,他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全部迎进来,一一安排妥当。

  约摸一刻钟的功夫,邀请的客人陆陆续续到场。钱进吩咐那些帮工的端酒上菜,还请了个戏班子奏乐助兴。自从李首辅仙去之后,他家里那些仆人还有那个戏班子被全部接收了过来,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晌午时分,酒席开始。钱进和老钱一一上前敬酒,众人自然少不了一番客套。待酒过三巡,钱进端着酒杯走至院中,朗声说道:“今日过节,不谈国事,不说恩怨,一切都在酒中。”说罢,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徐宝禄笑骂了一句:“这小子家里就是造酒的,大伙可千万别担心喝穷了他。”

  众人哄笑,也都将杯中酒饮尽。

  钱进端着酒杯走到窦玛力跟前,笑道:“窦玛力阁下,您的教堂修的咋样了?”

  “太后给了教民一块地,只等春天暖和了便可以动工。另外,太后和陛下恩典,已册封我为翰林院学士,日后便在你开办的大学授课。”窦玛力起身答道。

  “那咱们今天岂不是要喝几个?”

  窦玛力犹豫了一会,最后还准备触犯一次教条。他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请求主宽恕他的罪行,紧接着端起酒杯回敬。恰在这时,他的目光突然呆滞起来,手中的酒杯也掉在地上。只见他用手指着天,口中喃喃道:“神迹……主再次降下神迹!”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椭圆状的光迹停留在空中,周边还发出炫目的光晕。没多久,那道光迹居然匪夷所思的在空中高速移动起来,其轨迹完全不可以常理度之。

  “飞碟,这里居然有飞碟。”钱进忍不住叫了起来。

  似乎在回应钱进,那道轨迹突然在空中打住,同时闪出一道刺目的亮光,紧接着缓缓朝南边而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天工柱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