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独步惊鸿 > 第三十八章 栽赃陷害

第三十八章 栽赃陷害

  街道人流熙熙攘攘,各种叫卖吆喝不断,醉霄楼门庭若市,好生热闹。

  楼上楼下三五成群,喝着小酒,唱着小调,一派悠然自得。

  吕田雄须溜拍马的陪笑,为这身边的女子费力讨好,这女子生的貌美,胸前袒露白花花的一片,极是诱人。

  “娜师姐,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吕田雄语气柔和的说道。

  “嗯。”娜采采懒洋洋的简洁回应,脸上挂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芊芊玉手托着下巴,眼神四处飘视,忽儿眼前一亮。

  那少年一身素白,精雕细琢般的脸庞,五官清雅秀美,背后负有一个剑匣。进了酒楼,便选择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听得这家酒为极品,想来尝试几口。

  少年似有感应,便是将目光转去娜采采方向,随之投以灿烂的微笑。

  吕田雄见娜采采脸上挂有些许微笑,不由好奇,随其目光远眺而去,脸色微怔,惊诧道:“是他!”

  吾七武刚饮下一杯酒,却是不由眉头轻皱,酒是好酒,可有讨厌虫来扫兴,这酒喝的不自在。

  “呦,这不是那废材嘛,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哪片荒郊野岭,尸体都让畜生啃走了。”吕田雄走近前来,恶语相向道。

  “吕师兄大可放心,吾不会于你先行。”吾七武平静的说道。

  “好个小废材,嘴巴挺臭,活不多久了。”吕田雄一字一顿的冷笑道。

  “许久不见,吕师兄废话倒是多了不少,果真是废人多废话。”吾七武不甘示弱,针锋相对,道。

  “死废物,当真我不敢动手?这可不是在无极门宗内,杀你老子轻而易举。”吕田雄嘴角泛起狰狞,怒容道,已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

  “够了,你们之间的恩怨留待以后再说,我与这小师弟有事相谈,还请吕师弟先行离开,我随后就到。”娜采采出言制止了双方的冲突,语气颇是强硬。

  “娜师姐认识这废材?”吕田雄惊疑地问道。

  “小师弟可是讨人欢心这呢,你怎么还不走?”娜采采目光扫过吕田雄,最终停留在吾七武脸上,媚笑道。

  “好,娜师姐,那田雄就先告辞,待会见。”吕田雄不敢有所悖逆,勉强一笑道,走之前,狠毒的目光还瞪了一眼吾七武。

  吾七武则是品着美酒,一脸陶醉其中,将吕田雄直接无视。

  “娜师姐,感激之话不必多说,以身相许那就更没必要,俗话说助人就是助己。”吾七武笑嘻嘻的说道。

  听得这话娜采采哑口无言,片刻颔首笑道:“宫殿建筑群与你相关之事,我未对他人说起,包括他们,绝不会有半句多言。”

  “多谢娜师姐,不过,还不足抵清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吾七武笑眯眯道。

  “那你到底要怎样?”娜采采低下身来,白皙挺翘的酥胸半乳,轻声问道。

  吾七武并未第一时间去回答,而是先忍不住多瞅两眼,顿了顿嗓子,镇定自若地说道:“别让那吕田雄再来烦我。”

  “就没有其他的要求了吗?”娜采采温润的双唇贴近吾七武耳边,气吐若兰,惹得吾七武内心一阵涟漪。

  “没有了,娜师姐,若无其他事,小师弟就先告辞了。”说罢,不等其话出,吾七武便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

  好险,她在算计我,吾七武心想,吾可不吃她那一套。

  临近傍晚,吾七武正是行走街头,突然给人拦下,那青年凑上前来,神色凝重,道:“云集客栈,天字号房,林少侠托我捎个话,请你速速前往一聚,说有要紧事。”

  吾七武被这突然一幕怔得一头雾水,反应过来再是询问,却不见了那人的踪影,林少侠?可是林开白小师弟?这般着急的寻我,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吾七武火急火燎赶去云集客栈,找到天字号房,推开门开一看,神色微变。见一少女衣衫不整躺那床上,鲜血顺着手臂,自指尖滴落。

  吾七武连忙上前查探,这少女已气绝多时,又灵识外放,搜寻房间可疑之处,便听门外有人大喝。

  “你做什么?啊,你杀了我妹妹,来人啊,这魔头杀了我妹妹。”

  吾七武预感不妙,正欲言解释道,突然冲进两人,其中一人冷斥道:“大胆淫魔,光天化日之下,行如此狠毒之事,拿命来。”

  “TMD,我中计了。”吾七武怒极,竟如此陷害于他,无极门对于弟子所犯淫奸之事,将处以极刑,若是被人一口咬定,跳进黄河也是洗不清了。

  那两人实力皆是蕴脉三境,出手便是狠辣,招招致人死地,吾七武当机立断,撕裂遁符逃窜街道上,恰时人群又跳出两人,其中一人咆哮如雷,道:“你这十恶不赦的淫魔,竟敢奸杀少女,今日我要替无极门清理门户。”

  声音传得很远,似乎有意让所有人听到,果不其然,本是路人散修之士,便见有几人怒不可竭,将眼睛瞪得铜铃大,直视吾七武。

  “白石的妹妹被此淫魔奸杀,请大家为白石妹妹主持公道。”人群突来一句话语,打破平静。

  “杀了他,抽筋拨骨,五马分尸,为白石妹妹讨回公道。”

  “请各位少侠替天行道。”

  “我无极门竟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今日我要清理门户。”

  ……

  吾七武一声长叹,自知恐怕难以洗脱罪证,此番动了真怒,谁是幕后主使者,一目了然。他退无可退,眼下唯有引动空界虚门,可又不能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进行此事,又当如何是好。

  四人同一时刻出手,吾七武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危急瞬间,一道长虹至天际急急飞掠,坠落人群,显化青色身影,声如洪钟,喝声道。

  “住手。”

  四人被气浪冲飞,但并未受伤,定下身来,脸色颇为惊恐不安,只是方才一下,便知此人修为极其恐怖,实力骇然。

  “是屈长老,修为已达混元后期之境。”一人惊呼道。

  “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屈斗祁白发倾泻披肩,随风摆弄,一派仙风道骨,脸上挂满和煦的笑容。

  “徒儿吾七武,拜见师傅。”吾七武大喜,未料到师傅突然到此,深深作揖,恭敬道。

  围观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各种议论纷纷不止。

  “什么!他是屈长老的弟子?不是听说屈长老一生不收任何弟子的吗?”

  “我记起来了,一年前屈长老收下一个废脉弟子,难道就是眼前之人?”

  “没想到这人不仅废脉,还是个如此败类,作淫奸之事。”

  ……

  “屈长老,请为白石主持公道,此人淫奸白石妹妹,并将其杀人灭口。”说话这人,正是最初房间出手两人其中的一个。

  “徒儿,此事可是你所为?”屈斗祁诘问道。

  “回禀师傅,并非徒儿所为。”吾七武昂首挺胸,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既然如此,此事老夫定会查明事情真相,如果真是我徒儿所为,老夫也绝不偏袒,定还白石之妹一个公道。”屈斗祁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道。

  “我等亲眼目睹他行凶杀人,何须再要查明,凶手定是他,若不此刻将他五马分尸,怎能叫人心服口服。”那人义正言辞,正义凛然道。

  只听得屈斗祁一声冷哼,暗发气劲穿透于无形,震得那人体内一阵翻江倒海,后者面色苍白,身子瑟瑟发抖,不敢再多言。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

看过《独步惊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