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零四章

第一千零四章

  弥阳星,姜家。

  宁无缺正在跟一名身材火辣的红裙女子正在对弈,姜栋在一旁观战。

  宁无缺紧锁眉头,手上拿着一枚黑色棋子。

  这时,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骤然从姜栋的怀里响起,宁无缺和红裙女子纷纷望向姜栋。

  姜栋从怀里掏出一面传影镜,尖锐声正是传影镜传出的。

  “大哥,有人找你,是不是大伯?”红裙女子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你们先下着,我看看是谁。”姜栋说着,起身离开了。

  他走到门口,一道法诀打在上面,一道冷冷的女子声音顿时响起:“姜栋,我是曲非烟,宁无缺在不在你哪里?我有话想对他说,麻烦你把传影镜拿给他。”

  镜身之中,赫然出现曲非烟的身影,神情冷漠。

  “曲仙子,好久不见!”姜栋看到镜身上面的曲非烟,顿时大喜,不过听完曲非烟的话,他微微一愣,扭头望向宁无缺。

  他没有记错的话,宁无缺跟曲非烟都没见过几次面,照理说,两人不可能有交集,可是曲非烟点明了要找宁无缺。

  红裙女子黛眉微皱,美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

  “怎么?他不在你那里么?那算了,我······”

  “既然是曲仙子,那宁某就见一见吧!”宁无缺显然已经听到了,坦然说道。

  姜栋略一犹豫,把传影镜丢给宁无缺。

  “宁无缺,天冥五煞是你的手下吧!”曲非烟冷冷的问道。

  “以前是,现在不是。”宁无缺一脸平静。

  “哼,敢做不敢认,你算什么男人,林嫂的账,我会跟你算的,在我杀掉你之前,你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命,别让别人取走了。”曲非烟冷笑道。

  “曲非烟?你是天澜曲家的曲非烟?按照日子算,你是应该死了么?你怎么还会活着?”红裙女子惊讶道。

  曲非烟柳眉微皱,反驳道:“哼?你死了我还没死。”

  “七妹,你在胡说什么?不要乱说话。”姜栋皱着眉头训诫道。

  “大哥,她身具太阴之体,按道理是活不到三十岁的,就算她有灵丹妙药续命,也不可能熬多久,不然大伯也不会背着你去和曲家解除婚约,按照时间推算,她早就超过三十了吧,不应该还好好活着啊!难道她找到了千年以上的七彩九叶莲?这种上古奇药已经很早之前消失了,难道她运气好找到了一株千年份的七彩九叶莲?”红裙女子喃喃自语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是说,爹之所以退掉婚事,是因为曲仙子身具太阴之体,不久于人世才去退婚的?”姜栋急切的问道。

  曲家和姜家都是修仙大族,两家联姻对双方理应都有好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姜栋的父亲突然去曲家退掉了婚事,他之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原来是曲非烟身具太阴之体。

  太阴之体,一种十分特殊的灵体,拥有此灵体的人,除非找到千年七彩九叶莲,炼制成丹药服下,否则活不过三十岁,不过一旦太阴之体的拥有者活过三十岁,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修炼速度极快,位列星域十大灵体之一。

  宁无缺面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曲仙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了谣言,天冥五煞早就不是我们宁家的人了,他们要是冒犯了你,你去找他们算账,不要什么脏水都往我们宁家身上泼。”宁无缺皱着眉头说道。

  听其语气,似乎什么都不知情。

  “呵呵,嘴长在你身上,你说什么都可以,废话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林嫂不会白死的,我四哥的伤也不会白受的。”

  说完这话,镜面一个模糊,曲非烟的身影消失了。

  “宁道友,你跟曲非烟有什么误会么?”红裙女子美眸一转,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她听了什么闲言闲语,我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她喜欢干嘛是她的事情,哼,要是她真的敢跟我作对,我可不会饶了她。”

  说到最后,宁无缺望了姜栋一眼。

  姜栋似乎并未听到宁无缺的话,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突然,宁无缺身上也响起了尖鸣之声。

  “是曲仙子么?”姜栋听到尖鸣之声,回过神来,身形一晃,骤然出现在宁无缺的面前。

  宁无缺手上的传影盘没有任何异常,声音是从他的怀里传来的。

  宁无缺眉头微皱,淡然道“不是曲非烟,是我爹。”

  他望向红裙女子,道:“姜仙子,我有点私事要处理,改日再下吧!”

  “好吧!那小妹改日再来找宁道友。”红裙少女很识趣的答应下来。

  姜栋见此,也不好多留,收起传影盘,带着红裙女子离开了。

  “七妹,你早就知道曲仙子身具太阴之体了吧!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说父亲怎么会退掉这门亲事,原来是曲仙子身具太阴之体,以曲家和姜家的势力,什么灵药弄不到?”姜栋边走边问道。

  “大哥,你以为七彩九叶莲是普通灵药么?这种上古奇药外界已经绝迹了,要是能拿出此药,大伯又怎么会退掉亲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彻底治愈了,若是她真的治好了病,倒是可以再次上门提亲了,听说太阴之体是上好的双修伴侣,魔道修士若是能得到太阴之体的红丸,不但修为提升一个大境界,日后修炼也会事半功倍,不过这样一来,太阴之体的拥有者也就变成了魔道修士眼中的香饽饽。”

  “不行,我要找父亲问个清楚,大不了我负荆请罪,一定要把这门亲事重新定下来,不管她有什么病,我都会陪她一起走下去。”

  姜栋和红裙女子并没走多远,谈话内容自然被有心的宁无缺听在耳里,宁无缺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目中满是寒光。

  他起身回到屋内,袖子一抖,十几杆青色阵旗飞射而出,没入地面不见了。

  他单手一掐诀,一道凝厚的青色光幕凭空出现,将他罩在里面。

  接着,他一道法诀打在传影镜上面,镜面一个模糊,出现一团黑影。

  “我要的东西还不拿来?要过期了?”一道有些沙哑的男子声音响起。

  “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一起说,别卖关子。”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

看过《仙草供应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