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三色雷云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三色雷云

  “我们跟司徒家、杨家接触过了,他们都否认石樾是他们的族人,叶家和公孙家还没有回复我们,你们曲家跟石樾联姻,还要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别被人骗了还帮别人数钱,魔族有死灰复燃的趋势,你们可要当心。”银袍老者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这番话是警告曲思道,也是提醒曲思道。

  如果石樾有问题,最倒霉的是曲家,谁让石樾是曲家的女婿呢!

  曲思道听了这话,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如果石樾不是五大仙族的人,也不是真龙一族的人,而是魔族的人,那就麻烦了。

  如果石樾出问题,曲家也会跟着倒霉,毕竟石樾是曲家的女婿,石樾出事,曲家背锅。

  “多谢提醒,西门道友。”曲思道点了点头,称谢道。

  他现在只能祈祷,石樾不要有问题,曲家跟石樾走的太近,无法切割,之前就有传言,石樾是曲家扶持出来骗人的,如果石樾出问题,容易坐实这个传言,到时候,曲家就麻烦了。

  “好了,老夫该说的已经跟你说了,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曲道友,如果你想起了关于石樾来历的事情,记得通知老夫。”银袍老者面色凝重。

  石樾是曲家的女婿,他主要担心曲思道包庇石樾,没有说出实情,这种情况并非不存在。

  “一定,西门道友,老夫送你。”

  送走银袍老者,曲思道取出一面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志风,马上召开族老在祠堂开会,商讨本族存亡。”

  石樾不是仙族子弟其实也没什么,如果石樾是魔族的探子呢!真龙一族和西门仙族都否认跟石樾有关系,石樾如果是魔族探子,曲家恐怕会灭族,他必须要采取手段,防止出现这一种情况。

  “是,老祖宗。”

  一盏茶的时间后,曲家祠堂,聚集了三十多名曲家族老。

  曲思道率领众族人给先祖上香,然后在主座坐下。

  “老祖宗,出什么大事了?居然要商讨本族存亡?”曲志风有些紧张的说道。

  “是啊!老祖宗,出什么事情了?”

  曲家这些年的发展势头比较好,按理说,不至于出现灭族危机。

  曲思道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据可靠消息,石樾不是出自西门仙族,也不是司徒家和杨家子弟,叶家和公孙家还没有确定,如果石樾不是五大仙族的子弟,而是魔族探子,这该如何是好?”

  一石激起千层浪,曲思道这番话,在场的曲家修士大惊失色,面面相觑。

  说实话,石樾不是仙族子弟都没有关系,如果石樾是魔族探子,性质就不一样了。

  曲家的女婿是魔族探子?曲家将会成为众矢之的,曲家这些年发展比较顺利,也得罪了不少势力,平时没什么,一旦曲家失势,他们就会冲上来咬两口,将曲家撕的粉碎。

  墙倒众人推,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问题是,因为石樾的关系,曲家这些年发展很顺利,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曲家难以跟石樾分割。

  “老祖宗,您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属实么?”曲志风眉头紧皱,神情凝重的问道。

  他是不喜欢石樾,不过他是不希望曲志阳借助石樾的关系提高地位,石樾做不成曲家的女婿,这也没什么,石樾若是魔族探子,整个曲家都会倒霉,因此,曲志风不得不慎重。

  曲思道摇了摇头,说道:“消息的来源不便透露,可以确定石樾不是西门家、司徒家和杨家三大仙族的子弟,无法确定石樾是魔族探子,不过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你们就做最坏打算,如果石樾是魔族探子,咱们该如何做。”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事关家族的生死存亡,曲思道不敢大意。

  “如果是这样,咱们要尽早跟石樾分割,可以将石樾扣下,大义灭亲,再交出志阳他们顶罪,应该没问题。”

  如果石樾是魔族探子,只能推出一些人顶罪,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

  曲志阳等人听到这番话,不知作何感想。

  “没错,志阳是石樾的岳父,如果石樾是魔族探子,只能推他出去顶罪。”

  “不行,志阳为本族立下大功,若不是他四处奔波,跟石樾建立牢固的关系,咱们曲家这些年发展也不会这么顺利,这样做太让人心寒了,替罪羊肯定要有,不过没必要把志阳推出去,如果把他推出去,以后谁还敢为家族做事?辛辛苦苦为家族做事,到头来被当成替罪羊,谁会甘心?”

  “没错,不能把志阳推出去,如果石樾有问题,志阳说不定也是受害者,不能把他推出去做替罪羊。”

  族老纷纷发表意见,主要是分为两派,一派主张把曲志阳推出去,一派主张把其他人推出去当替罪羊,两派相持不下。

  “老祖宗,您的意思是?”曲志风望向曲思道,小心翼翼的问道。

  到了这个时候,曲思道的意见十分重要。

  曲思道面露犹豫之色,他也很难抉择,他并不想牺牲曲志阳,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石樾是魔族探子,曲志阳这个岳父肯定跟着倒霉,曲家保曲志阳,容易把自己搭进去,可是把曲志阳推出去的话,容易让人寒心。

  “老祖宗,事关咱们家族存亡,您可要考虑清楚。”

  “是啊!把志阳推出去确实不地道,可是为了家族着想,必须要把他推出去,他是石樾的岳父,石樾如果是魔族探子,志阳难逃其咎。”

  “是啊!壮士断腕,不得已而为之,老祖宗,您下决心吧!”

  主张推出曲志阳做替罪羊的曲家修士占据多数,跟整个家族比起来,曲志阳个人的安危,不足挂齿。

  曲思道沉吟半响,长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如果确定石樾就是魔族探子,只能把志阳推出去,不过在此之前,咱们要开始准备后手,跟石樾切割开来,把志阳调回来,如果东窗事发,先把其他人推出去,实在不行,再让志阳站出去,另外,加大志阳那一脉的培养力度,算是家族对他的弥补吧!”

  在家族和曲志阳之间,曲思道选择前者,跟家族比起来,个人安危不足挂齿。

  当然了,不到万不得已,曲思道不会交出曲志阳做替罪羊,那样容易让族人心寒。

  “是,老祖宗。”众曲家族老答应下来。

  “今天的事情,不许泄露半个字,违者以叛族论处。”曲思道杀气腾腾,寒声说道。

  这件事干系太大了,别的不说,只要石樾不是西门仙族的子弟这个消息传出去,就是一场大地震。

  “是,老祖宗。”曲志风等人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

  ······

  某个未知修仙星,一片连绵不绝的黑色山脉,一座黑色大殿内。

  石琅坐在主座上,手上拿着一面传影镜,神情凝重。

  “怎么样?李轩彻底信任你没有?”石琅开口问道。

  “目前来说可以,进献了一颗灵豆后,李轩给予了一些照顾,目前发展的比较不错。”

  石琅点了点头,说道:“争取跟圣虚宗的关系更进一步,最好可以打着圣虚宗的名义做事。”

  “是,主上。”

  ······

  岁月如梭,时间过得飞快,十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圣虚宗,某间密室。

  曲非烟盘坐在蒲团上,身前有一个被滚滚烈焰淹没的黑色炼丹炉。

  炼丹炉造型精美,表面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黑色鸾鸟。

  这件黑鸾炉是一件下品通灵法宝,对于炼丹有加成作用。

  曲非烟十指掐诀不已,一道道法诀打在炼丹炉上面,火焰大涨。

  她得到了一缕异火乾离真火,虽说是一缕,威力比婴火还要厉害,堪比四阶灵火,对于炼丹有加成作用。

  曲非烟这十年忙着炼丹,炼丹的同时,也提纯了她的法力和神识。

  忙完这段时间,她准备闭关冲击化神期了。

  过了一会儿,曲非烟法诀一收,赤色火焰化为一只巴掌大赤色火鸟,拍打着翅膀,飞回她的嘴里之中不见了。

  曲非烟快步走上前,打开炉盖一看,只见里面有八颗赤红色的丹药。

  育灵丸,圣兽服用,可以加快修炼速度。

  石樾命令苏胜给曲非烟提供大量的灵药炼丹,曲非烟也不负众望,炼丹水平提升的很快。

  她现在炼制五品丹药的成丹率已经达到了七成,石樾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大吃一惊。

  “守财奴要是知道了,他肯定会很高兴。”曲非烟喃喃自语道。

  她收起育灵丸,抬步走了出去。

  她刚走出住处,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骤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虚空骤然出现一团巨大的乌云,电闪雷鸣。

  “这是有人渡劫?”曲非烟微微一愣。

  乌云覆盖了几十里大,一条条银色雷蛇在乌云游走,仿佛末日一般。

  乌云一振剧烈翻滚,隐约可以看到三种颜色的雷电。

  圣虚宗有不少化神修士,看到这一幕,有人突然想到了什么:“三色雷云,这是炼虚雷劫,有人在冲击炼虚期。”

  圣虚宫,一只巨大的青鸾虚影出现在圣虚宫上空,慢慢实化。

  “这是太上长老在冲击炼虚期!”有人失声说道。

  曲家传承数千年,曲志阳冲击炼虚期的时,曲非烟亲眼见过曲志阳冲击炼虚期,纵然有高阶阵法和诸多宝物保护,曲志阳还是差点丢掉了小命。

  化神期冲击炼虚期,本来就有一定风险。

  曲非烟看到高空中的巨大乌云,目中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雷鸣声响起,电闪雷鸣,一道粗大的三色闪电从高空飞出,落在圣虚宫上面。

  轰隆隆!

  三色闪电爆裂开来,化为一大片三色雷光,笼罩住圣虚宫。

  一道黄光从某座山头飞出,停在高空中,正是逍遥子。

  他炼化五彩海棠花,修为涨到炼虚后期。

  “圣虚宗弟子听令,不得靠近圣虚宫百里,违者严惩不贷。”逍遥子冷冷的说道。

  苏胜第一时间也赶了过来,让门下弟子避开,不得靠近圣虚宫百里,以免干扰李轩冲击炼虚期。

  电闪雷鸣,一道道粗大的三色闪电从乌云之中飞出,劈在圣虚宫之中,雷光大涨。

  方圆数百里内的灵气倒流,化为一团巨大的五色祥云,朝着圣虚宫飞去,声势很大,让人看了暗暗吃惊。

  李轩冲击炼虚期,搞得大半个宗门的修士都无法安心修炼,没办法,灵气都被李轩引走了,他们根本没办法修炼,只能冲出住处,远远的观看李轩冲击炼虚期,希望能得到一些感悟。

  时间一点点过去,三色闪电越来越大,一开始只是婴儿手臂粗,后来变成成年人手臂粗,还有一条条三色闪电。

  青鸾虚影已经被劈的粉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圣虚宗外,数千里之外的地方,一道青光和一道红光快速掠过天际,两道遁光快速朝着圣虚宗飞去,速度很快。

  没过多久,两道遁光出现在圣虚宗的山门附近。

  遁光一敛,露出一名三十出头的青衫青年和一名身材高挑的红裙少妇,两人的衣服上绣着十几只奇禽图案。

  “三色雷云,有人在冲击炼虚期?不会是李轩吧!看来咱们来的正是时候。”青衫青年笑着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一看。”红裙少妇说着,取出一支红色玉簪,玉簪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鸾鸟图案。

  她将红色玉簪王高空一抛,法诀一掐,红色玉簪光芒大涨,绽放出刺眼的红光,鸾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红色玉簪在高空滴溜溜一转,虚空骤然出现一个数丈大的缺口。

  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虎大吃一惊,这是空间神通。

  青衫青年和红裙少妇化为两道遁光,顺着缺口飞了进去。

  没过多久,他们就出现在一座山峰上面,周围都没有其他人。

  圣虚宫内,石樾盘坐在蒲团上,丹田处,两只迷你元婴手拉手,面露惧色。

  石樾体表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三色雷云不愧是炼虚雷劫,纵然有多件五品防御法宝,石樾差点抵挡不住,若不是修炼过真灵九变,他恐怕挨不过三色雷云。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条腰身有水缸粗的三色雷蟒从三色雷云之中钻出,飞快扑向石樾。

看过《仙草供应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