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剑灵化形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剑灵化形

  他剑诀一变,三十六面红色剑盘光芒大涨,绽放出刺目的红色霞光,一团团巨大的赤色火球凭空浮现,方圆十里是一片赤色火海,热浪滚滚,火光冲天,所有飞剑一靠近火海十丈,一大片赤色剑气就从赤色火海飞出,将袭来的飞剑击飞出去。

  他祭出千妖塔,打入一道法诀,千妖塔光芒大涨,塔身上面的妖兽图案骤然活了过来,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发出一阵阵咆哮,似乎随时都会飞出来。

  一片淡金色的霞光飞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凭空浮现,所有飞剑纷纷不受控制的朝着千妖塔飞去。

  广场中央的银色飞剑爆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剑意,所有飞剑光芒大涨,将金色霞光撕裂开来。

  石樾轻哼了一声,剑诀一变,三十六面红色剑盘光芒大涨,化为三十六条百余丈长的红色巨蟒,扑向袭来的飞剑。

  三十六条红色巨蟒张开血盆大口,将一把把飞剑吞掉了,身体变得臃肿起来。

  千妖塔悬浮在石樾头顶,有飞剑一靠近石樾十丈,就被千妖塔收进去了,三十六条红色巨蟒横冲直撞,将一把把飞剑吞入了肚子里。

  飞剑的数量不断减少,被石樾解决只是时间问题。

  青石广场中央的银色飞剑光芒大盛,绽放出刺目的银光,一道千余丈长的银色剑气凭空浮现,数百把灵光闪闪的飞剑纷纷朝着银色剑气飞去,变成一把通体五色灵光流转不定的擎天巨剑,带着一股摧枯拉朽之势,劈向石樾。

  “来得好。”石樾冷哼一声,剑诀一变。

  三十六把赤色飞剑光芒大盛,纷纷凝聚到一起,化为一把百余丈长的红色巨剑,迎了上去。

  轰隆隆!

  只听一道石破天惊的巨响,两把擎天巨剑相撞,爆发出一阵刺目的霞光,一股强大的气浪迅速扩散开来。

  石樾眉头微皱,合体修士也不敢硬抗三十六把风焱剑的攻击,看来传说中的剑灵着实不凡,当然这也更加引起石樾的兴趣。

  他一张口,一团赤金色的火焰飞出,化为一把赤金色的飞剑,直奔红色巨剑而去。

  红光一闪,赤金色飞剑没入红色巨剑之中,红色巨剑光芒大涨,剑身涌现出一大片赤金色的火焰,剑光大涨。

  轰隆隆!

  一道震天撼地的巨响过后,擎天巨剑四分五裂,化为数百把灵光闪闪的飞剑,朝着四周飞去。

  银色飞剑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剑意,数百把飞剑就要再次凝聚到一起,不过就在此时,一声清澈的凤鸣声响起,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鸾鸟从天而降,青色鸾鸟喷出一股青色火焰,击在了银色光幕上面。

  一大片青色火焰淹没了银色光幕,虚空都承受不住青色火焰,一阵扭曲变形,似乎要撕裂开来。

  “嗤嗤”的破空声响起,密密麻麻的青色翎羽飞射而出,一个模糊后,化为无数的青色飞剑,一窝蜂的击在银色光幕上面。

  三十六把赤色飞剑飞射而来,凝聚到一起,变成一个巨大的赤色剑盘,赤色剑盘快速旋转起来,一道粗大无比的红色火柱喷涌而出,击向下方的银色光幕。

  轰隆隆!

  滚滚烈焰淹没了方圆数百丈,热浪滔天,青红两光交炽。

  烈焰之中亮起一道银光,火焰狂闪而灭,银光激射而来,瞬间出现在青色鸾鸟面前,赫然是一把灵光流转不定的银色飞剑,灵气逼人。

  银色飞剑仿佛美玉打造而成,晶光闪闪。

  青色鸾鸟体表青光大放,一片青色霞光涌出,银色飞剑光芒大盛,剑身涌现出无数玄奥的符文,青色霞光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尽数破碎开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嗤”的一声闷响,银色飞剑将青色鸾鸟斩成两半,下一刻,尸体变成点点青光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残影。

  百丈之外的虚空亮起一道青光,现出石樾的身影。

  “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希望我帮你破掉禁制吧!”石樾的语气淡漠,目光紧盯着银色飞剑。

  银色飞剑的剑身光芒大涨,化为一名五官俊朗的银衫青年,剑灵化形,亿万中无一。

  剑灵操控飞剑攻击石樾,要么石樾死在诸多飞剑之下,要么石樾帮忙破掉禁制,无论是哪一种结果,剑灵都能接受。

  “多亏了你,如若不然,我还无法脱困,你这套飞剑不错,我刚刚化形,需要飞剑补充元气,就吃了你的飞剑吧!”银衫青年似笑非笑的说道,一副吃定石樾的模样。

  他双手一掐诀,虚空中发出嗡嗡的闷响,一枚枚银色符文涌现,化为一把把银色飞剑,数量有上万之多。

  上万把银色飞剑纷纷朝着石樾击去,声势惊人。

  剑灵化形,可以把它当成一种特殊的灵体,也可以把它当成剑修,剑灵精通御剑术,假以时日,这只剑灵成长起来,大乘修士也要避之锋芒。

  石樾不慌不忙,祭出一面巴掌大的黑色盾牌,瞬间涨大,挡在身前。

  轰隆隆!

  一阵震天撼地的巨响过后,这些飞剑尽数被黑色盾牌挡住了。

  一阵微风吹过,银衫青年出现在石樾身后,他右手一翻,五把灵光闪闪的飞剑出现在手上,朝着石樾劈去。

  青鸾神光都无法禁锢住银衫青年,更别说其他东西了。

  一股强大的飓风骤然从石樾身上飞出,银衫青年被飓风吹飞出去,无法靠近石樾分毫。

  石樾体表青光大放,化为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鸾鸟,双翅狠狠一扇,狂风大作,一股青蒙蒙的狂风凭空浮现,仿佛某种大型猛兽咆哮一般,吹起无数的尘土。

  银衫青年看到青色鸾鸟,眉头一皱,他开启灵智后,一直呆在这里,自然不知道石樾的神通功法。

  他冷哼一声,一抬手,身上绽放出刺目的银光,一股惊人的剑意从他身上冲出,朝着四面八方肆虐开来。

  似乎是受到了他的指引,三十六条赤色巨蟒的身体爆裂开来,一大片灵光暗淡的飞剑飞射而出,数以千计的飞剑朝着银衫青年飞来。

  在银衫青年的操控下,数以千计的飞剑凝聚到一起,化为一条狰狞异常的七色剑蛟,剑蛟体长百丈,通体被七色霞光笼罩,由一把把灵光闪闪的飞剑凝聚而出,气势逼人。

  随着一道石破天惊的龙吟声响起,七色剑蛟朝着青色鸾鸟迅速扑来。

  七色剑蛟所过之处,虚空发出嗡嗡的闷响,一阵扭曲变形,似乎要撕裂开来一般,声势惊人。

  青色鸾鸟体表青光大放,双翅狠狠一扇,呼啸声大作,一股百余丈高的青色龙卷风凭空浮现,青光一闪,青色鸾鸟没入了青色龙卷风之中,青色龙卷风的体型暴涨,骤然化为一道千余丈高的青色龙卷风,带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啸声,朝着七色剑蛟迎了上去。

  “轰隆隆!”

  一道震天撼地的巨响,七色剑蛟跟青色龙卷风相撞到一起,相持不下。

  银衫青年体表浮现出无数的银色符文,气势大涨,银光一闪,他化为一道银光没入了七色剑蛟之中,七色剑蛟体型暴涨,变成一把擎天巨剑。

  接着,一声直震云霄的凤鸣声响起,青色龙卷风的体型暴涨,变成一道万余丈高、直径千百丈的巨大龙卷风,地面的杂草左摇右摆,纷纷连根拔起,朝着青色龙卷风飞去。

  受到强大气流的影响,青色石台铺设在地面上的青色石板浮现出无数玄奥的符文,不过没什么用,一块块青色石板飞起,没入了青色龙卷风之中,被强大气流绞成粉末。

  这还不算完,一百零八根粗大的白色玉柱左摇右摆,整座高峰剧烈的晃动起来,地面撕裂开来,仿佛要裂开一般。

  一阵震天撼地的巨响,一百零八根粗大的白色玉柱陆续飞出,不受控制的朝着青色龙卷风飞去。

  在青色龙卷风面前,白色玉柱如同纸糊一般,尽数碎裂开来,化为一团白色湮粉,消失的无影无踪。

  七色剑蛟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声,身体闪烁着耀眼的七色灵光,一把把飞剑晃动不停,似乎要被强大气流卷入青色龙卷风之中。

  七色剑蛟体内涌现出一大片银色霞光,晃动的飞剑就恢复了正常,停止晃动。

  一阵响彻云霄的剑鸣声从高空传来,三十六把赤色飞剑从天而降,劈向七色剑蛟。

  叮叮叮!

  三十六把赤色飞剑劈在七色剑蛟上面,爆发出一阵金铁交击的闷响。

  一声震人心魄的凤鸣声响起,青色龙卷风绽放出刺目的青光,七色剑蛟的身体四分五裂,化为上千把灵光闪闪的飞剑,被强大气流卷入青色龙卷风之中,响起一连串的轰鸣声。

  银衫青年脸色大变,想要逃离此处,不过没什么用,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没入青色龙卷风之中。

  一道道锐利的风刃击在银衫青年身上,银衫青年面露痛苦之色,身体仿佛无形之体一般,被密密麻麻的风刃洞穿了。

  青光一闪,一张淡青色的大网从天而降,一下子罩住了银衫青年。

  青色大网表面涌现出无数的青色符文,青光一闪,青色大网库奥苏缩小,将银衫青年捆成一团。

  银衫青年体表亮起无数的银光,无数的银色剑气飞射而出,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青色大网骤然四分五裂,化为了碎片。

  玲珑宫从天而降,罩向银衫青年。

  银衫青年感受到玲珑宫散发出的惊人灵压,脸色大变,想要避开,不过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他挪动一步都很困难。

  他眼中厉色一闪而过,右手朝着头顶虚空一劈,银光一闪,一道百余丈长的银色剑光飞出,劈向玲珑宫。

  叮!

  一声金铁交击的闷响,银色剑光劈在玲珑宫上,骤然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了,玲珑宫一下子罩下,将银衫青年收了进去。

  银衫青年遽然出现在一座宽敞明亮的大殿,片刻后,地面突然涌现出无数玄奥的符文,一个模糊后,变成数十条粗大的铁链,将他的四肢锁住了。

  银衫青年并非实体,而是剑灵化形,严格来说,他是一把飞剑。

  只见他的身上冲出一股惊天剑意,无数的银色剑气飞射而出,劈砍在铁链上面,响起一阵“叮叮”的闷响,铁链上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你就别白费心思了,进了这里,大乘修士都要乖乖俯首听话。”一道有些冷漠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

  话音一落,石樾走了进来。

  他的神色冷漠,望着银衫青年的目光带着几分火热之色。

  剑灵化形,这可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还真给他碰上了。

  银衫青年面色一冷,法诀一掐,体表亮起无数的银色符文,滴溜溜一转后,一枚枚银色符文飞出,化为一把把灵光闪闪的银色飞剑,朝着石樾击去。

  石樾冷哼一声,袖子一抖,地面涌现出无数的符文,这些银色飞剑纷纷失去控制,掉落在地面上。

  地板上涌现出无数玄奥的符文,化为一道凝厚的五色光幕,将银衫青年倒扣在里面。

  石樾法诀掐动不已,地面涌现出一枚枚玄奥的符文,银衫青年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坐了下来,面露痛苦之色。

  “老实一点,还能少受点苦,臣服我,我可以保留你的神志,你能化形并不容易。”石樾冷冷的说道。

  万物皆有灵,万物皆可化形,保留剑灵的神志比较好,前提是他服从石樾,若是他跟石樾对着干,石樾不介意抹掉剑灵的神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合体修士?可笑。”银衫青年讥笑道,一脸不屑。

  听他的口气,他似乎追随过某位大人物。

  “合体修士怎么了?你还不是被我治的服服帖帖的,识相的,就老实配合我,否则你知道下场,我可不会跟你客气。”石樾面色一冷,眼中掠过一抹寒光。

  银衫青年闭上了双眼,一副不愿意跟石樾多说的模样。

  “嘴硬?以为我奈何不了你?”石樾一声冷笑。

  他一张口,一股赤金色的火焰飞出,击在银衫青年的身上,滚滚烈焰淹没了银衫青年。

看过《仙草供应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