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归一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火龙要诀

第三百三十二章 火龙要诀

  先前年轻女子所指的地方确是厕所,这里原本就有一道地下石缝,经过人为改造之后当做了厕所,石缝下面应该是一条地下暗河,隐约有细微的水声传来,厕所里很是凉爽,与外面的燥热反差很大。

  铁链连在吴中元的右手上,长约两丈,吴中元撒尿时年轻女子就站在外面等候,吴中元贪恋凉爽,撒完尿也不急着出来,他在里面磨蹭,那年轻女子就在外面等着。

  贪恋凉爽只是他滞留此处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自这里虽然仍然无法定位黄毛儿和大傻,却可以更加清晰的感知到它们的情绪,大傻的情况比他猜想的要好一些,情绪还算平稳,这时候应该处于安静的趴伏状态,只是身上疼痛的感觉一直存在。

  黄毛儿生性暴戾,心情好的时候很少,多数时候都处于暴躁状态,不过此时它的心情还是比较愉悦的,这种感觉只会在它对冒犯自己的敌人进行了严厉的惩罚之后才会出现。

  大傻的神识虽然日趋完整,他却仍然可以进行亲自控驭,便是不知道自己目前位于何处,能够设法向自己的队友传递一些信息也是好的,不过尝试过后,发现不成,他不知道大傻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何处,脑海里无法确定神识转移的具体方向,若是强行转移神识,有无法回归的风险。

  犹豫良久,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年轻女子的耐性比他想象中的好,脾气也比他想象中的好,他自厕所里待了足足一刻钟,年轻女子就在外面安静的等着,既不出言催促,亦不拉拽铁链。

  待够了,也就出来了。

  见他出来,年轻女子转身先走,吴中元快走几步跟上了她,“你就不怕我像你偷袭我那样自背后偷袭你?”

  年轻女子面无表情,没有接话。

  面无表情也分很多种,年轻女子的面无表情明显不是沉稳和严肃,而是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回到炉鼎附近,年轻女子将他锁在了炉鼎左侧的炉耳上,转身回到石门旁边又开始闭目打坐。

  虽然仍被捆着,与之前的双手被反捆相比,现在舒服多了,至少可以在两丈之内自由走动了。

  吴中元先是绕着炉鼎左右转了一圈儿,又跳上炉鼎观察炉鼎内部,发现里面是空的,便坐在炉鼎上打量炉鼎后面的情况,那里有两套类似于滑轮和杠杆的起重装置,还有一些捶打金属所要用到铁砧和案板,石壁上挂着敲打所需的锤头等物,在滑轮儿的下方有块儿三丈见方的厚重石板,石板的下面应该就是岩浆,石板起的是覆盖隔热作用。

  炉鼎后面的部分约占石室的三分之一,那些冶炼工具都在五丈开外,他碰触不到,不过就算能够拿到那些工具,他也无法敲断自己手腕上的铁链,左手灵气不通,铁链又捆在右腕上,左右掣肘,无法操作。

  简略观察过石室里的情况,吴中元回到地面靠着炉鼎坐了下来,虽然黎泰等人自暗中观察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也不能彻底排除这种可能,毕竟他不了解石室外部是怎么一种情况,不管想干什么,现在都不是时候。

  年轻女子闭目不语,吴中元也闭目不语,他之前虽然记住了火龙真气的口诀,却一直没有推敲领会,此番做的就是这件事情。

  要修习火龙真气,必须熟知人体五脏五行与诸多经络,五脏之中心属火,肝属木,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火龙真气属于火属功法,强化的是心脏火属本源及其控驭的两明两暗四条经络。

  两条明络分别为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

  两条暗经分别为手太阳小肠,手少阳三焦经。

  手太阳小肠经之所以也属归心脏,乃是因为小肠不属五脏,却归六腑,五行也是属火的。

  人体有正经十二条,却并不是根据五行平均划分的,五行所占比例有多有寡,归心火控驭的多达四条,是五行之中数量最多的,这也是火龙真气研习困难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心脏乃生命本源,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活着就属阳,男子属阳中阳,女子属于阳中阴。阳气最初都是自心脏衍生而来的,心脏的作用相当于火种,火如果灭了,人也就死了,故此淬炼或心经火气等同以命相搏,稍有不慎就会玩火*。

  此外,这四条经络之中有一条特殊的经络,名为手少阳三焦经,所谓三焦并不是具体的哪几个穴位,而是上中下三焦的统称,三焦者,水谷道路,气所终始,上中下三焦分主元神,元气,元精,火龙真气的上中下三乘对应的就是上中下三焦,这与后世道家所认为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亦不谋而合。

  两条心经和一条小肠经每以心火连通一条,火龙真气便提升一乘,三条经络尽数连通便得上乘。

  到得这时,火龙真气的威力就已经提升到最大限度了,但这时候这三条经络相对独立,与三焦经并不贯容,贯容之法也有记载,但贯容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神奇变化,记载功法的拓板上没有提及。

  就在吴中元闭目思虑之际,年轻女子站了起来,开始煮粥做饭,石室里有木炭焦煤,年轻女子很熟练的将其引燃,架灶蒸煮。

  年轻女子忙碌的时候,吴中元一直在歪头看她,他本以为此人不会做饭,未曾想她虽然是鸟族贵人,却精于烹炊,看那娴熟的动作,类似的事情之前应该没少做。

  “哎,这地方已经够热的了,你还生火,”吴中元喊道,言罢,待年轻女子转身回头,又说道,“你不用生火啊,直接将簋釜放到后方那块覆盖岩浆的石板边缘就能承接热气将水煮沸。”

  看得出来年轻女子是有话想说的,但犹豫过后又忍住了。

  见她这般,吴中元越发确定黎泰之前有过交代,不让年轻女子与他说话,黎泰之所以有这样的交代,无疑是担心二人说话多了,他会趁机劝说策反。

  事实上他也并不是非常急迫的想要离开这里,毕竟时间虽然不够用,却也没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情等他去做,可以趁机在这里研习和修炼火龙真气,不过年轻女子总是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得设法引她说话。

  怎么样才能让她说话呢?

  寻常的反问肯定不成,她不会回答。

  激将法?也不好,除非说她傻或者其他怀疑她智商的话,否则她是不会接话的,如果是用攻击性的言语去激她,即便最后她说话了,也会对他很是厌恶,接下来也不会有持续性的交谈。

  讨好?赞美?不行,他之所以被关在这儿,都是因为这家伙自背后偷袭,他虽然想让这年轻女子说话,却不想昧着良心做什么。

  思虑良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字数超了,掐分两章,还有一个。

  :。:

看过《归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