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衍逆尘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脱身

第二百五十七章 脱身

  他有些心虚,怕师傅今后知道了会找他麻烦,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当师傅的,替徒儿背个锅也没什么吧!”苏衍嘴里咕哝一句,干笑不已!

  四周氛围稍稍松缓了些,不再那么压抑,很多人都忍不住回忆起有关柳太苍的事,注意力被转移!

  不过,也有不少人依旧盯着苏衍,不管怎样也要捉住他,这些人对苏衍来讲也是大麻烦!

  但苏衍对此很知足,大麻烦虽然棘手,可总比之前的状况好!

  气氛逐渐安静下来,一群人盯着苏衍,各自心思不同!

  有的人在琢磨怎么捉拿苏衍,有的人在分析柳太苍的下落,还有的,则是在猜测柳太苍究竟赐下了什么样的古经文给苏衍!

  “嗡……”

  就在众人联想不断之时,猛得,照妖镜狠狠颤动了一下,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镜面上呈现的苏衍脑海里,一块巨大晶莹的记忆碎片飘荡了过来!

  在靠近镜面中央位置时,这块记忆碎片正好翻转成了正面朝上,其中的碎片景象彻底呈现于镜面内!

  “轰……”

  璀璨金光掀起,众人看清了这个记忆碎片,乃是一个人,准确来讲是一道背影,正是苏衍印象极深刻的那尊身影!

  可怕的身影,似乎屹立于诸天之巅,背对无尽众生,猎动的衣袍散发无尽霸道!

  他站在那一动不动,却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那种威势恐怖绝伦,仿佛苍穹都要乖乖低下头,让他踏首!

  这道身影并没有惊世之举,只是淡然而立,带着一丝丝落寞与忧伤,气质复杂,有一股淡淡的悲意渲染天地!

  不过这一切都掩盖不下他骨子里的霸气,那种无敌的气概无与伦比,绝对是旷古绝今,震撼所有人!

  “嗡隆……”

  当这道身影浮现之后,整个照妖镜都颤动了起来,就如修士在颤抖战栗一样,那等动静太吓人,令得血诂脸色都变了!

  它急忙伸出无数枝叶抓住照妖镜,想稳住它,奈何没有用,凭它的力量根本镇压不了照妖镜!

  “轰隆……”

  随着这道身影越来越清晰,上空风起云涌,可怕的雷电乌云一股脑儿砸了出来,几乎要击穿苍穹!

  无形的威压迫使众人几乎要跪下来,整个坠龙谷都在晃动,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这道身影的浮现而已!

  众人骇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人是谁!

  随后他们脸色纷纷大变,因为遭遇到了和窥探那古经时相似的遗忘之力!

  他们看得到这尊身影,却记不住,只要闭眼,脑海里就空空如也,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身影不被世人所铭记于心,难存众生脑海,这是怎样的人物?恐怕比吞血始祖还强吧?

  一群修士越想越震惊,小腿都在哆嗦!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镜内浮现的是何等人物,更理解不了苏衍上哪儿见到这尊伟大存在的,可谓一肚子疑虑!

  难不成又是柳太苍赐下的,是类似于道图一样的瑰宝?

  一些人这般想到,同时联想起苏衍那神秘又强大的脏府神,思绪忍不住沸腾!

  “轰……哧……”

  这时,可怕的爆炸声震断了诸多修士的胡思乱想!

  那照妖镜的镜面内爆发刺目的光,太璀璨了,像是一轮烈日从镜内涌出,要破入云霄,那种光灼伤众人眼眸,一群人急忙闭上眼扭过头,不敢去看!

  “砰隆……”

  紧接着众人耳畔又是一声巨响,夹杂密集的破空声,同时一些靠得稍近些的修士体表刺痛起来,忍不住睁眼!

  待得他们看清景象,顿时惊得差点咬断自己舌头!

  只见照妖镜竟是轰然炸裂了,镜面碎片横射四方,那些靠近些的人之所以身体刺痛,就是因为被一些碎片刺中,遭受波及!

  这其中当属血诂最惨,它靠得最近,且体型巨大,粗壮的树体上插着密密麻麻的镜面碎片,被钉成马蜂窝!

  亏得照妖镜的圣威被那神秘身影荡平,炸开的碎片不含圣力,不然的话,那些被波及到的人都得死,没人能幸免于难!

  不过虽然情况没那么糟糕,但众人也不好受,毕竟铸造照妖镜的材料都是绝对的宝料,不乏诸多神金,炸碎开来溅射四方,被波及者几乎都被洞穿,少数倒霉蛋更是被斩断肢体!

  血诂靠得最近,无数枝干藤蔓被碎片斩掉,伤口留下浓郁猩红的血,触目惊心!

  “轰……”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下,照妖镜这件绝顶圣器轰然破碎,炸了个干干净净,四分五裂!

  在其爆开的瞬间,镜面上呈现出的那尊无敌身影也随之裂开,轰然瓦解!

  从始至终,这道身影的气质都没变过,一直超然于世,无敌中带着一丝丝落寞!

  虽说只是一道身影,但那无敌的气机一样可怕得超乎想象,甚至恐怖到照妖镜都承受不住,直接爆开!

  这个结果让人感到难以置信,一道身影而已,仅仅只是浮现,就让照妖镜不堪重负,直接瓦解?

  此事听起来简直离谱到没边,但这却是事实,无可更改的事实!

  很多人不敢相信,以照妖镜的层次,竟然承载不住那道身影?生生被碾碎爆开?

  这太匪夷所思,惊爆众人眼球!

  “砰砰砰砰……”

  然而,甭管这事儿多么的难以置信,它已经发生,那些镜面碎块不断崩裂炸开,发出的脆响听得人心惊肉跳!

  绝顶圣器照妖镜,就此瓦解!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从那道身影浮现之时到现在也就不足一息的功夫,快得让人发蒙,反应不过来!

  “哗……”

  很快,照妖镜的碎骸洒落一地,一些粉末随风而逝,它的圣威气息荡然无存!

  一切,只因它窥视到了不该窥视的人,区区一个仿品照妖镜,承载不住某些可怕生灵的烙印!

  在它崩裂炸开之后,苏衍记忆里的那道身影也从众人眼帘下消失,天空的风云变幻总算终止!

  一切都回归了平静,众修士也逐渐缓过神来,只是一时半会儿心绪还难以淡定!

  望着空荡荡的上空以及满地的镜片残骸,很多修士面面相觑,眸子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们努力去回忆发生了什么,但能记起事情的经过,却想不起那道身影的模样!

  可怕的身影,道韵无敌,不留于人心,不存于记忆,拥有和那篇古经相似的力量!

  满场寂静,众人悚然,就是外界众圣也惊疑不定!

  那道身影,究竟是道图,还是别的东西?

  它是苏衍自己的东西,还是柳太苍所赐予?

  诸多疑问缭绕世人心头,却无一人能下得了定论!

  此地一瞬间陷入绝对的寂静,真正是鸦雀无声,诸多修士都心绪颤动,短时间内没办法彻底冷静下来!

  一道身影而已,竟然压垮了照妖镜,这件事太骇人听闻!

  “啊……”

  半晌后,望着那满地的镜块残骸,血诂浑身枝干竖立而起,仰天大吼,惊怒不已!

  它若是化为人形,此时必然是高举双臂,怒发冲冠的样子!

  血诂现在的心情怎一个郁闷了得,它费尽心思借来照妖镜,结果就这么个下场?

  道血还没夺到手,照妖镜反而没了?就这么碎在它面前,没留下一片完整的镜面!

  这下子它如何是好,拿什么还给东仙土那个可怕世家?

  即便它抵押了两件族中圣器过去也没用,照妖镜力量特殊,属于圣器中的顶尖至宝,价值无与伦比,两件普通圣器根本比不上!

  一旦该世家追究起来,它们吞血古树族绝对要再次大出血,伤筋动骨是板上钉钉的事!

  血诂怎么也没想到这番出手会落得这么个下场,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它现在都不想着道血了,只想知道怎么修复照妖镜,怎么向那个可怕世家交待?

  “啊!”

  血诂大吼,状若疯癫,体表树皮都龟裂开来,不停的往外渗血,模样吓人!

  周围修士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则抱以同情的目光,觉得血诂也太倒霉了点!

  这次蹲守苏衍,就吞血古树族花费的力气最大,现在它们损失也最惨重,连照妖镜都破碎了,这个责任太大,谁能顶得住?

  一些人换位思量一下,忍不住轻轻哆嗦,觉得换做自己,恐怕承受不住这等打击!

  事实上血诂也受不了,它恼火得吐血,体表渗出的血就夹杂它的无尽郁火!

  “怎么会……怎么可能……”血诂沙哑着声音低吼,带着一丝颤意,气得话都说不太全!

  它有备而来,族中也鼎力支持,本来十拿九稳的一件事,却演变到如今这个地步,这叫它如何是好?

  血诂就感觉有一团霉云弥漫在上空,不但遮蔽着它,更笼罩了整个吞血古树族!

  最近这段时间,它们先是始祖殒命,再是道血被四方哄抢,现在又让耗费大代价借来的宝镜碎掉!

  一连串的灾难性打击涌来,换做再大的族群也扛不住啊!

  尤其是接下来它们要面对的,将是掌握照妖镜的可怕世家的责难,到时候付出的代价,连血诂自己都难以想象!

  除非它能把照妖镜修好,那此事还有少许转机,可血诂看了眼地上的残骸,那等破碎程度,让它瞬间死了这份心!

  想到这一连串的事,血诂郁火大盛,烧得树枝都泛黑光,体表渗出的血也越发浓郁,真正是难受得吐血!

  它树枝乱颤,身子在极致的愤怒和憋屈下轻轻晃动不停,其双眼发黑,几乎要被这一连串的重击给砸晕!

  照妖镜……碎了!道血……没了!苏衍……恩?苏衍?

  血诂心都在滴血,念叨着自己有多亏,当想到苏衍时,它眼角瞥了眼下方,却突然发现……苏衍竟然没了!

  不单单是苏衍,连灵公主和楼玥溪等人也一同消失,原地空空如也!

  “吼……”

  它当场大吼,惊怒交加,浑身枝叶炸开,絮状物质从枝桠间飘洒四方,模样看起来极度诡异!

  “苏衍!苏衍!”它震怒,以絮状物质飘洒四方,寻觅苏衍的踪迹,要重新把他揪出来!

  经它这么一吼,众人全部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苏衍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溜了!

  都没人注意到他是怎么溜的,似乎一晃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一时间众人纷纷惊怒不已,顾不得感叹照妖镜的破碎,全都行动起来寻找苏衍,祭出各种宝物来追踪!

  只可惜照妖镜已毁,在场众人手里的其他宝物没有哪个有绝强的监查之力,所以寻觅的效果很差劲!

  面对这等结果,无数人不甘心,皆震怒,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出苏衍!

  苏衍身上的秘密太多了,甭管是他自己闯荡所得还是柳太苍赐予,众人都必须控制他,从他身上挖掘出秘密!

  眼下他竟然溜了,简直岂有此理!

  “他跑不远的,必然是乘我们不注意用了变化术逃走,一定还在这片区域!”

  “大家分散,各自负责一片区域,连一只蚂蚁都别放过,一定能找出他!”

  ……

  人群里,贾易给众人出谋划策,眼神很冷冽,不想放过苏衍!

  他心神震动,苏衍身上的东西对他有致命的吸引,他很想抢夺过来!

  经他一提醒,一些本打算离开此地在附近搜寻的修士纷纷醒悟,开始以一种掘地三尺的方式搜查这里!

  此地一时间尘土乱扬,鸡飞狗跳,混乱得一塌糊涂!

  那血诂更是疯了一般,拼了命的咆哮,穷尽一切力量去寻找!

  道血没了就算了!照妖镜碎了也罢了!要是苏衍再逃了……恐怕它会当场喷出一口老血晕厥过去!

  各方修士都加入了搜寻大军,苏衍现在就是块肥肉,谁都想捉住吃掉!

  而就在大家闹得鸡飞狗跳之时,搅出这些风波的正主苏衍却早已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在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空中,有几粒肉眼难见的尘土随风而逝!

  若是仔细盯着看,能发现这几粒尘颜色各不相同,事实上,它们都是苏衍等人变的!

  早在照妖镜破碎的刹那,苏衍就意识到脱身的机会来了,于是乘着众人骇然混乱之际逃遁,在无人注意察觉的情况下成功从风波的中心地脱身!

看过《一衍逆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