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什么没干过 > 第11章 缘由【上架十更】

第11章 缘由【上架十更】

  即使面对二十多个明火执杖的好手,但田伯光也没有任何的慌乱。

  这些人的样子,他完全看在眼里。

  别说是如今的他了,即使是从前的田伯光,要对付这些人也是易如反掌。

  他抿嘴一笑,神色依旧淡然。

  “你们算什么东西,也配问我的身份?”

  那个首领脸上闪过怒色,可是又十分忌惮他刚才的身手。

  只是再一想想,他们没有完成任务,回去要面对神使大人的酷烈手段,便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左右为难,唯有杀出一片生天来了。

  这些人本来就是草原上的悍匪,以打家劫舍为生。此时到了生死关头,立刻就凶性发作,好像垂死挣扎的饿狼一般。

  那首领重重地一挥手,喝道:“给我上,把他乱刀砍死。”

  听到他的命令,那二十多个黑衣人立刻发出一阵狼嚎般的吼叫声,开始策动马力。

  平坦而没有障碍的草原上,一旦让马匹冲起来,到时候人借马势,只需轻轻的一刀,就足有千斤之力,非人体能够抗衡。

  田伯光刚才展现的功夫是很吓人,但那首领想着,自己等人均都骑在马上,犹如骑兵一般,应该是有获胜的希望的。

  只可惜,他想的太美好了。

  见这些黑衣人还想要出手,田伯光无奈地摇摇头。

  他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右手的五指回缩,扣在拇指之下,然后好像弹琴一样,依次把每根手指弹出。

  而伴随着手指的动作,每一下都会有一股强劲的劲力激射而出,奔着一个黑衣人而去。

  这倒不是他曾经学过的功夫,但武功高到他这样的程度,自然是融会贯通,信手拈来。

  这一手当中,田伯光利用了六脉神剑的原理,借鉴了桃花岛弹指神通的招式。

  虽然他没有见过弹指神通,但内力发射的法门,他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那些黑衣人高举着弯刀,马匹冲刺的速度还没有起来呢,就迎面撞上了他的凌空内劲。

  结果一时间,遍地哀嚎声,所有的黑衣人都无法幸免,全都从马上滚落了下来,然后一个个僵直着身子,无法动弹。

  原来田伯光利用了内劲,封住了他们的穴道,让他们全都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还是他收劲了,否则的话,只要再加一层功力,强烈的内劲就会像六脉神剑一样,直接打穿这些人的身体,让他们当场毙命。

  黑衣人首领大吃一惊,错愕的神情,就如同见了鬼一样。

  以他的见识,根本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距离田伯光十多米远的手下们,好端端地突然从马背上掉下来了。

  难道,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魔鬼?

  人对未知的事物,那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眼见着不敌,黑衣人首领突然一声爆喝,双腿夹动马腹,让马掉了一个头,就准备逃之夭夭。

  只可惜,他的动作太慢了。

  田伯光这次拇指扣住中指,然后弹射而出,又命中了他的穴道,让他也和手下们一样,滚落在了草地上。

  全部过程,躲在田伯光身后的少女都看的十分真切。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看到田伯光悍然对那些恶人出手,她还是隐约有点明白,自己是误会了这个人。

  而在她眼中凶悍的无可匹敌的恶人们,竟然在田伯光的手下如同绵羊一般,少女的眼睛里立刻星光大作。

  她噗通一下跪在田伯光的脚边,紧接着抱住了他的大腿。

  “天神一样的英雄,感谢您拯救了弱小的我。达达木部落必定会感激您的英勇,将您奉若神明。”

  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让田伯光实在有点惊慌。

  前前后后经历了三个世界,还是第一次遇到有天仙一样美貌的女人抱自己大腿呢。

  尤其此刻乃是夏季,人们的衣着清凉。少女柔若无骨的手臂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大腿肌肉,而饱满的两座玉峰也不停地在大腿上摩擦,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尤其是少女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他,眼神中满是崇拜,更是让他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征服的快感。

  原来,做大英雄和救世主,是这么爽的滋味啊。

  怪不得有的人即使内裤外穿,也要拯救世界呢。

  他却不知道,此时不是后世,草原上弱肉强食,胜者为王。

  而草原上的女子也没有什么贞操观念,历来都会选择依附强者而生存。

  很多时候,草原上一场血腥的战斗后,失败了的部落里,女子和财产都会成为胜利者的战利品。

  千百年来,草原上一直就秉承着这样的传统,这里的人们也都理所当然。

  少女本来被追杀的穷途末路,眼看着就要完蛋了。

  田伯光突然出现,以一己之力将她从水火之中拯救出来,自然就让少女对他膜拜不已。

  被女人崇拜的滋味虽然很爽,但田伯光还算是清醒。

  他拍拍少女的脑袋,赶紧道:“先起来吧,跟我说说,你是谁,他们为什么追杀你,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不能再看了,少女那明艳绝伦的容颜就在自己的腰间,仿佛一朵晶莹欲滴的雨露,在等着他汲取一般。

  可怜的田伯光,在天山上做了十年的苦行僧,整日里只有一尊丑爆了的虚竹雕像陪伴,比当兵的还要不如呢。

  他生怕自己会一个忍不住,当场作出禽兽之举来。

  那少女倒是对他言听计从,他让站起来,少女便俏生生地站起来,乖巧地站在他的身旁,眼神里的崇拜却没有一分一毫的减少。

  田伯光深吸一口气,默运小无相功,总算是恢复了无色、无相的境地。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他再度问起,少女的脸色一下子黯然起来。但也不敢耽搁,娓娓地讲述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这位少女名叫喀丝丽,是天山脚下达达木部落首领的女儿。

  因为喀丝丽实在太过于美丽,就跟天山雪莲一样的艳名远播,是天山附近人尽皆知的一朵花。

  所有这一带的男人,都梦想着能够娶她为妻。

  本来这里的生活十分的安宁,虽然有好几个部落,但是天山草原面积广大,大家分居各处,倒也相安无事。

  这里已经数十年没有起过纷争,以至于这里的人们都变得很善良,互通有无,亲切的如同一家人一般。

  可就是突然有一天,草原上一个稍微大点的部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改信了一个很奇怪的神灵,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高人。

  从那以后,这个部落就变得富有攻击性,总是不停地挑衅周围的部落。

  原本安宁的草原,一下子变得战火连绵,无数的人失去了家园和亲人。人人自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

  那么强大的部落本来虽然很有实力,但远不能面对其他部落的联合,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那个部落有一位很厉害的高人坐镇,他们都叫他神使大人。

  每当那个部落战事不利的时候,那个高人就会神出鬼没,把其他部落的领袖给刺杀了。

  而失去了领头羊,其他的部落立刻变成了一团散沙,然后被那个强大的达沃里部落击败。

  经过了几年的征战,达沃里部落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成为了这一片草原的霸主。

  其他的部落,都不得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之下,才能苟且偷生。

  可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

  但是在统一了草原之后,达沃里部落渐渐显露出了恐怖的面目。

  那个神使大人所倡导的信仰,竟然是一种十分邪恶的神。

  他声称,能够使用处女的鲜血来接引神灵降世,永远保佑这里的人世代平安富足,所以就唆使他所控制的达沃里部落开始到处搜刮少女用来献祭。

  喀丝丽作为天山最美丽的少女,自然逃不过那个神使大人的窥探,被指定为神灵献祭的主供品。

  达达木部落在之前的战争中,早已被达沃里部落打垮了,喀丝丽的父亲为了族人的安全,不得不选择了屈服。

  可如今那个神使大人要对自己心爱的女儿下手,喀丝丽的父亲岂能无动于衷?

  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喀丝丽逃走,逃的越远越好。

  于是,在一个茫茫的夜色中,喀丝丽悲伤地辞别了父亲和哥哥,独自一人骑马离开。

  可那个神使大人要把她当成献祭的主供品,又岂能没有防范?

  就在喀丝丽开始逃亡的时候,那个神使大人的手下们,也就是这些黑衣人就开始了尾随追击。

  喀丝丽一路逃啊逃,不辨东西南北,路上连歇息都不敢。又靠着聪慧,几次三番死里逃生,最终才来到了这附近。

  只是她的马在逃亡途中已经累死了,她也受了伤,光靠着两条腿,被抓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却没有想到,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田伯光如同神仙一样的出现了。

  田伯光耐心地听着,眉头却始终皱着。

  他喵的,这不就是邪教嘛。

  来自后世的他,可是在太清楚邪教的危害了。

  真是没有想到,在这荒凉的草原上,居然还有邪教在作乱。

  再看看美丽不可方物的喀丝丽,他就气歪了嘴巴。

  这么美丽的少女,无论怎么怜惜都不为过。究竟是哪个混蛋,竟然还要杀死她,用她来献祭?

  这么可恶的家伙,要是被他抓到,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看过《我什么没干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