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的电话谈判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的电话谈判

  (第三更)

  格罗兹尼郊区城镇的敌人被全部肃清,让进攻部队有点意外的是,那些叛军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也没有见的谁说一句投降。而苏联部队也真的做到了将所有的叛军送进地狱的警告,这一天,进攻格罗兹尼的装甲师获得了杜达耶夫的叛军闻风丧胆的称号,活动地狱。

  亚纳耶夫在莫斯科国际机场一下飞机,回到克里姆林宫之后就接到了从前线传来的重大捷报,紧皱了好几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第一次流露出微笑,他对送来捷报的国防部长亚佐夫说道,“亚佐夫同志,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好像冬季终于要准备过去了,车臣迎来了新一轮的春天。”

  未等亚佐夫回话,亚纳耶夫又补充了说道,“呵呵,不过也只是迎来一个短暂的春天,将来车臣头疼的问题还多的是呢。这个问题必须处理好,不然还会为以后的分裂埋下隐患。”

  亚佐夫跟总书记汇报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包括亚纳耶夫最关心的军队**问题。汇报完毕之后他就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刚坐下还没几分钟,身边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国防部长亚佐夫才刚刚接起外线电话说了一声喂,他的脸色就一下子变了。

  脸色Y沉的亚佐夫一边说着嗯,一边接电话的同时一边在纸上写字,同时在挂掉电话的同时将纸条递给办公室助手,然后火急火燎的朝总统办公室走去,边走还一边大声说道,“快,给我接通克格勃技术局的局长杰诺拉诺夫,等下会有一同电话打向总统办公室,把我查出那通电话的信号来自哪里!”

  伏案工作的文职人员抬起头看见国防部长亚佐夫朝着总书记的办公室走去,步伐匆匆的深怕慢了一步,心里都在想着是什么重大事件让国防部长如此不安。

  舟车劳顿的亚纳耶夫刚想躺在沙发上小憩一下,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困意。他不得不从沙发上爬起来。对门口的人说一声请进。

  话音刚落下,亚佐夫就从门外冲了进来,他着急的对亚纳耶夫说道,“我刚刚接到了卡德罗夫从车臣打来的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亚纳耶夫总统您商量。”

  “什么?那只老狐狸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亚纳耶夫从沙发上坐起,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问道,“它是什么时候打过来的,要准备找我商量什么事情?”

  “不知道。”亚佐夫摇摇头。“他只是让我告诉他你的对外联络号码,说今天下午三点钟会亲自打给你,到时候请让你务必在电话旁边。”

  “那你有没有找杰诺拉诺夫同志让他带着设备过来?”亚纳耶夫问道,卡德罗夫在发布了最后一条声明然后就销声匿迹了,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如果是他亲自将电话打过来的,那么就可以确定卡德罗夫的具体位置了。

  亚纳耶夫不相信杜达耶夫,同样也不相信卡德罗夫,既然卡德罗夫能与他交易,同样也能背叛苏维埃。所以亚纳耶夫必须牢牢掌控住双方的情报信息。才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精明的亚佐夫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他对亚纳耶夫说道,“我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杰诺拉诺夫同志,想必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杰诺拉诺夫带着一大堆的设备出现在亚纳耶夫的办公室之中,那看起来就像是老电影里的监控设备一样古董,但却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监听器材。在经过几十分钟的折腾之后,尽职的杰诺拉诺夫同志终于将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安装完毕,他对亚纳耶夫说道,“等下电话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追踪到卡德罗夫是从哪里打过来的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而又无聊的等待。等着卡德罗夫打电话过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连亚纳耶夫都以为这是一个提前了的愚人节玩笑的时候,沉寂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亚纳耶夫接起电话,说了一声喂。

  电话另一端陌生的语气传来一个熟悉的名字。“亚纳耶夫总书记,我是车臣叛军前任总参谋长,卡德罗夫。很高兴百忙之中你能抽出空跟我讲话。”

  亚纳耶夫朝着身边的杰诺拉诺夫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马开始着手准备追踪卡德罗夫打出这同电话的所在地。

  “不好意思,卡德罗夫同志,在我眼中没有什么所谓的车臣总参谋长。你是苏维埃一名公民,永远都是。”亚纳耶夫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将卡德罗夫的错掩盖了过去,并暗示对方他是在平等友好的层面上跟卡德罗夫进行友好的交谈。

  “那就好,亚纳耶夫总统。”卡德罗夫说道,“哦,对了,不用想着让你们克格勃的人来找到这通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了。就算你们追踪到那个地点,我也不在那里。所以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总统阁下。”

  亚纳耶夫愣了一下,他转头望向亚佐夫和杰诺拉诺夫,后者也是一脸疑惑的跟他四目相接,无奈的耸耸肩。亚纳耶夫只好握紧了话筒问道,“正题?你想跟我讨论什么正题?”

  “未来。”卡德罗夫终于不再左右言它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车臣的未来,在杜达耶夫的叛军被消灭之后,我想知道莫斯科会怎样对待车臣?像以前一样设立在车臣苏维埃书记,但是已经挑起的战火不会这么轻易的熄灭。”

  “我知道。”亚纳耶夫轻描淡写的说道,“车臣人想要独立自由,我可以给你们自由。但是我不给,你们不能抢,更不能背叛苏维埃。任何违背了苏维埃意志的叛徒都会受到惩戒,这是我说过的。”

  卡德罗夫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道,“我代表车臣瓦哈比派系对分裂祖国造成的危害和灾难道歉,希望祖国能重新接受我们。”

  卡德罗夫的道歉没有得到亚纳耶夫的认同,他继续说道,“我现在需要的道歉,而是想知道假如车臣武装力量歼灭了所有企图独立的瓦哈比派系,那么你们苏菲派怎么做才会让我感到满意?拥兵自立还是占山为王?还有关于伊斯兰的宗教问题,我强调过很多次,我们的政-党是无神论的政党,在宗教传播的问题上立场不会后退半步,也不会妥协。如果你们谁要在高加索地区建立一个原教旨主义政权也好,穆斯林法凌驾在世俗之上的国家也罢,得先问过这片区域真正的掌权人。我不同意,谁也不行。”

  “还有苏联政府颁布的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基,伊斯兰法治国这种东西,谁敢在高加索地区鼓吹,我枪毙谁。”

  亚纳耶夫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有在这些关于宗教问题的条件达成一致之后才能讨论其他的问题,否则一切都免谈。亚纳耶夫熟知那些伊斯兰教派是什么N性,你敢在我的地盘上传播极端教义,我就给你一颗猪油子弹,送你去火狱。

  在电话另一端的卡德罗夫选择了沉默,亚纳耶夫也知道这些条件让对方难以接受,他继续说道,“等你想好了这些问题之后再打电话给我,或者来莫斯科进行谈判,我们都友好欢迎,就这样,你保重,卡德罗夫同志。”

  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亚纳耶夫好心的叮嘱了卡德罗夫一句,“你跟以杜达耶夫为代表的瓦哈比派撕破了脸皮,小心他们会发动炸弹袭击。毕竟将来的车臣,还需要一个像你这样强硬的领导人才行。”

  听到亚纳耶夫的关切问候,卡德罗夫总算笑出了声,他说道,“虽然政见上有些不和,但是总统阁下你还是一个很坦诚,值得交往的朋友。不像某些假眼假意的政客,例如死去的叶利钦。”

  “呵呵,你也一样,卡德罗夫同志。”亚纳耶夫笑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苏维埃愿意成为高加索穆斯林世界的忠实朋友。”

  “当有一天我们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时候,你会成为我们的朋友的,总统阁下。”

  初步交涉虽然有些坎坷,但是还是以愉快的方式结束了。亚纳耶夫抬起头问杰诺拉诺夫,“追踪的怎么样了,杰诺拉诺夫同志。知道这通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吗?”

  “电话是从土耳其打过来的。”杰诺拉诺夫面有难色的说道,“我们只能追踪到信号的来源是土耳其的边境地区,但真正讲话在哪里我不清楚。这种有备而来的电话往往都是做好了手脚,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行踪的。”

  “呼,没关系,你尽力了。我只有有些好奇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就连我们的顶尖人员也无法找到他的下落。”亚纳耶夫心里虽然有些小失望,但是卡德罗夫愿意打电话过来就说明车臣问题还是有希望通过和平对话解决的。

  现在亚纳耶夫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从前线传回罗吉奥诺夫将军凯旋胜利的消息。(未完待续。)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