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一个不留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一个不留

  第一更

  美国势力在东欧的疯狂扩张却依旧改变不了苏联在印古什地区拔出钉子的决心,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决心,不单单在高加索地区投入了内务部的军队,同时还调动了乌克兰军区的力量,配合着地面装甲部队定点清除所有高加索地区残存的“毒瘤”。亚纳耶夫是想借助这场风波,一劳永逸的稳定高加索大部分地区。

  内务部的士兵在向印古什地区进发的时候接到了特殊的命令,一旦恐怖分子逃进了清蒸寺,在疏散了普通民众之后,可以直接动用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将清蒸寺变成废墟。而这一做法得到了苏联国防部的证实。亚佐夫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苏维埃战士在进攻这些易守难攻的地形时往往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干脆让这些躲避恐怖分子的避难所直接变成废墟,带他们去见真猪。

  整座纳兹兰市被戒严和施行宵禁,内务部士兵与暴乱人群爆发了低烈度的战争。在整齐有序的苏军面前,挑动事端的暴徒只能慌不择路的躲进附近的清蒸寺内寻求庇护。纳兹兰市的绝大多数寺庙都是哈里发势力的支持者,所以他们会愿意为这些宗教狂热者提供避难所。

  不过很可惜,今晚负责进攻的内务部接到了来自乌克兰地区的新政令,陆航将会出动绝大多数的雌鹿武装直升机对纳兹兰市所有清蒸寺庙进行定点清除,拔除潜藏的宗教毒瘤。所有人都必须从清蒸寺内撤离出去,当然恐怖分子没有这个权利。

  进攻纳兹兰市的方式被改变,在无法击毙所有匪徒的情况下,尽量将这些人赶进清蒸寺,到时候雌鹿直升机将会用一波火箭弹将这些人全部送入火狱之中。

  装甲车停在了最大的谢赫扎德寺面前,内务部几乎包围了所有的宗教场合,那些不愿意接受投降的人躲在寺庙里试图反抗苏联的装甲部队,而内务部的士兵将会用子弹和履带,碾碎他们最后一丝幻想。

  左眼有一道伤疤的上尉从装甲车上调下来,他命令所有的士兵守住出口,在清蒸寺的大门前,BMP步战车的火炮对准了大门,士兵在掩体后面假设起PKM机枪,眼睛透过瞄准镜警惕的打量着白色柱子背后可能存在的身影。在他们采取行动之前给予致命的打击。

  “独眼”上尉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表,离杀戮游戏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但是他已经等不及要砍下暴乱分子的脑袋,上尉拍了拍BMP步战车,朝里面大吼道,“准备进攻,先用火炮将大门给我掀开。”

  车内的驾驶员语气犹豫的回答道,“但是现在还没到预定的进攻时间,我们怕……”

  “怕什么,有什么事情我在这里顶着。”独眼上尉啐了一口痰,袖子被撸起到一半,路露出壮硕的手臂,他拿起对讲机开始发布命令,“同志们,听好了,等下我们会在BMP步战车的掩护下展开对恐怖分子的袭击,前门是火力压制的区域。火焰喷射兵给我守住后门,出来一个恐怖分子就给我用火焰喷射器往死里烧,绝不跟他们妥协。”

  上尉刚说完这句话,大门被打开一道缝。一只手挥舞着白色的旗帜,试图宣告投降,还用俄语大喊着他们愿意投降。

  刚刚在骚乱中失去了两名手下的上尉怎么可能会理会对方的投降,他立刻命令手下的士兵用狙击枪瞄准恐怖分子,等到他们将头探出来之后立刻击毙。

  里面的人发现自己将手伸出去之后并没有遭到攻击,按松了一口气。刚想把头伸出来表示自己愿意投降,他刚探出头的瞬间,同时响起枪响,猩红的血飞溅到木门上,投降的人脑袋上被打开了一个洞,瞬间瘫软了下去。

  然后狙击手在瞄准镜内看着尸体被拖进了门,上尉非常满意这样的结局。并且宣布将以此作为进攻谢赫扎德寺的信号。

  纳兹兰市终于迎来了内务部俄式军火秀的高潮部分,BMP步战车的火炮炸开了紧闭的白色大门,机枪射手利用掩体的掩护朝着大门的方向进行压制性的扫射,包括所有可能用来观察的窗户。清蒸寺本来就不是为战斗设计的堡垒,很快就将里面的暴乱分子压得抬不起头来。

  这里不是帝国坟场阿富汗,内务部的士兵可以毫无顾忌的泼洒子弹,反正补给会源源不断的供应过来,他们也不会浪费手中的弹药。只可惜无法利用DZ-SU-23式火炮对清蒸寺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这不再是一场战争,这是苏军对于帝国坟场失败的宣泄。在幕斯林圣战士中失败的耻辱,他们要在这里全部讨回来。

  “他们应该会朝后门逃去,准备好了没有?同志们。”上尉在对讲机里说道。

  “是的,长官。”

  躲在后门的喷火器已经准备好了一场烧烤盛宴,等到第一个暴乱分子刚刚踏出门的时候,高温的热浪朝着暴乱分子扑鼻而来,跑在最前面的人瞬间变成了燃烧的火球。惨烈的呼喊声不绝于耳。火焰喷射器却组成了一道燃烧的火墙,将暴乱分子逼回了清蒸寺之中。

  外面是踏出一步便惨遭杀戮的枪林弹雨。

  里面是不安和焦躁的等待死亡。

  似乎暴乱分子就只有一个下场,被杀,或者自杀。

  绝望印刻在每个人的脸上,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除了信仰之外,还有更加可怕的死亡。

  而雌鹿直升机的降临将这场血腥的屠杀拉到了高潮部分。

  火箭炮对准了清蒸寺,准备送给躲在寺庙里的暴乱分子一份最隆重的礼物。

  “我们从来不会给与人民为敌的家伙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死亡!”

  雌鹿直升机上的火箭弹朝着清蒸寺倾泻而出,整座寺庙在苏军的打击下坍塌崩溃,变成一片废墟。躲在里面的暴乱分子全部被掩埋在废墟之下。

  今晚的纳兹兰市变成了燃烧的火海。

  该死之人,一个不留。

  (酒喝多了现在才醒来,开更)(未完待续。)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