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再见,娜塔莎。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再见,娜塔莎。

  弗拉基米尔刚走进门,浓烈的血腥味和子弹硝烟的味道就扑鼻而来,他在一群内务部士兵的保护之下走进了房间,桌面上是堆积如山的白色粉末,还有一沓又一沓的钞票。被警方牢牢控制的黑帮成员蹲在地上,眼神不安的看着走进来的男人。

  他沉默无声,眉角之间还带着上位者的阴狠,那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苏联各种危机现场的脸有着独特的冷峻象征。从第比利斯事件,别斯兰事件到后来的车臣战争,那些与他作对的人最终都死在了军方或者警方的枪口下,没有例外。

  弗拉基米尔同志,被称之为苏维埃反对者们的清道夫,捷尔任斯基同志意志的继承者,任何阻拦亚纳耶夫理念的人都会被他无情的处决掉。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莫斯科黑帮会成为下手的目标,这些地下社会成员变成了政治斗争的顺带牺牲品。

  他们没有被押解上警车,就意味着接下来还有更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弗拉基米尔挥了挥手,示意无关人员都出去,只留下弗拉基米尔和一帮默不作声的犹太人。他要跟这帮人聊聊最后的话题。

  弗拉基米尔搬过一张椅子坐下,坐在他们的正对面,开口说道,“本来呢,按照内务部的流程,你们被逮捕之后就会被送往审讯室接受审判,不过克里姆林宫的一些大人物们却私底下替你们做了一个决定,对于你们来讲可能是坏决定。他说将你们送往审讯室太过麻烦,所以让我直接在这里交代一些事情。”

  “也许你们很奇怪为什么会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这并不是你们的错。因为快要克里姆林宫的掌权者换人的时候了,新上任的家伙必须有足够资本服众。从1991年开始他帮助亚纳耶夫处理各种各样棘手的事件,就是为了累计‘履历’,方便更快的往上爬。你真的以为内务部不知道这些犹太人在地下市场上做的好事?实际上他们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时机没有成熟而已,从今晚之后,莫斯科电视台会报道在弗拉基米尔同志的带领之下,成功的破获了数起大宗走私贩毒案件,打击和惩治了莫斯科的违法犯罪活动。锦上添花的加上这笔履历之后,也就奠定了他在政-治局内部不可撼动的位置。”

  政绩,依靠政绩上台的弗拉基米尔就不会成为漂泊的浮萍。

  “哦对了,他不是贝利亚那位蠢货,最终因为清洗而得罪了党内的实权人物。从一开始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在民众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在党内获得往上爬升的资本。的确不像某些‘飞速’提拔的家伙们,而是一步一步踏实的培养起了根基。”

  灯光闪烁不定,那些不敢出声的脸庞也再忽明忽暗之中变幻莫测。或许是意识到死期将至,一些人的表情渐渐变得淡漠了起来。

  弗拉基米尔一边说这话,一边向旁边的士兵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这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作为知情者的你们,永远都不会有开口的机会了。明天莫斯科报纸上的刊登的内容只会是警方经过激战击毙所有的黑帮头目,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你们的血就是他往上爬的根基。”

  “很残酷是吧?但这就是和政治扯上关系的下场。”

  弗拉基米尔说完这番话转身出门,身后响起了枪械开火的密集声,昏暗的房间被子弹开枪时的火光照亮,然后重新归于平静。

  他知道不会再有人站起来了。

  一切都结束了。

  弗拉基米尔不再转身看室内血腥的场景,他走回了指挥室,拿起电话拨通了亚纳耶夫的号码,向他汇报了今晚的“战果”。

  “所有头目已经被击毙了,包括总书记指定的那几个人。”

  听到弗拉基米尔的汇报,亚纳耶夫满意的点了点头。

  “辛苦了,弗拉基米尔同志。将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来处理,我希望能够尽快的适应这个角色。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内务部善后就行了。保守派这边也已经谈妥了,他们不会再阻拦你的任何计划。没有人会阻止你了。”

  亚纳耶夫挂断了电话,他依旧坐在莫斯科河旁边,静静的观赏着河岸边的风景。他在这里做了一个晚上,一直等到弗拉基米尔向他汇报情况的那一刻。

  亚纳耶夫心理悬着的某块石头突然落地,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拦接下来的政权交替了,很快弗拉基米尔会成为新的领导人,掌控这个国家。明年的选举结束之后他将会放下一切,包括执掌的大权,交给下一任的领导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是他们的。

  血腥的夜晚终于落下了帷幕,亚纳耶夫坐在河边,静静地等待晨光的浮现。他知道今晚会有很多人带着秘密被处决,一切都是为了政局的考虑,他们必须被清除。

  河面开始散发出橘红色的亮光,朝阳正在徐徐升起,平静了一个晚上的莫斯科河又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领导人保卫局的特工陪了他一整晚。他们不知道总书记为什么会选择黎明之前出没在莫斯科河岸,或许他们从来都读不懂这位老人的想法。

  早已没有了家人,朋友也离他而去,他一直孤单一人。

  陪伴的仅仅是信仰和忠诚。

  “早上好,先生。你起来的真早。”

  一抹鲜艳的红色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亚纳耶夫写满了疲倦的脸庞才流露出一抹笑容,他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娜塔莎,微笑着说道,“早上好,娜塔莎。今天还是你爸爸带着你来红场吗?那些坏人们有没有找他的麻烦?”

  娜塔莎仰着脸,点点头说道,“是啊,没有了,自从上次我跟先生说过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去找我们的麻烦了。当时我还跟爸爸讲我认识了一个住在宫殿里很厉害的大人,他帮我们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但是他就是不相信!”

  娜塔莎嘟着嘴,还在为他爸爸的质疑生气。谁会相信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认识政治局高层的人。

  “呵呵,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其他人都不会相信的。或许等你长大了会明白我现在所说的话了。”

  亚纳耶夫故意伸出手摸了摸娜塔莎的头,朝着她神秘的笑了笑。希望她把这个小秘密埋藏在心里。

  “我该走了,那位大人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亚纳耶夫站起身,准备跟她告别。

  “像爸爸一样的工作吗?”娜塔莎问道,显然不乐意亚纳耶夫这么早的离开。她没有多少朋友,而身边慈祥的老爷爷是唯一一个愿意听她说话的人。

  “就不能放一天假,留下来陪陪娜塔莎吗?”

  亚纳耶夫楞了一下,随即叹气说道,“我的工作比你爸爸要复杂多了,你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明白,等你长大了之后就会懂了。为后来人开万世太平,这不是夸夸其谈的口号……总有人要去实践我们所说的话,为了人民,为了无产阶级,消灭剥削和消除两极分化。不然他们以为我们**员只会说谎话……以身作则的话,我会成为第一个,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终究需要某些理想主义者在某些时刻,毅然决然站出来,站在某个位置,就站在那里一步不退!只要站在了那里,便是责无旁贷,便是当仁不让。他们为了祖国流干最后一滴血,他们为了人民牺牲了一切。”

  亚纳耶夫毅然决然的样子让娜塔莎无所适从,她还小,听不懂这位慈祥的老人说的话。等到她听明白时,也会选择一条与亚纳耶夫一模一样的道路走下去。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不明白,等我长大了之后就去这座宫殿里找你。”

  娜塔莎伸出了尾指,在她面前晃了晃,“那么拉钩保证。”

  “好的,我保证。”

  小女孩此时还没有任何的感同身受,等到多年之后的她进入了政治局,真正的踏入红场里那座宫殿,才明白亚纳耶夫为什么会笑得依然决然。那位老人做到了,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为了这个国家,一步不退。

  他做到了很多人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尽管在有些人眼中,他是不择手段的恶魔,也是斯拉夫民族的救世主。

  然而娜塔莎相信,在那一时刻,他只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脱去权势的显赫外衣之后,最普通的老人。

  一辈子都为了这个国家。

  亚纳耶夫站起身,在保镖的搀扶之下缓缓的走向克里姆林宫。理想主义的种子在娜塔莎的身上洒下,或许有一天也会成为一棵茁长成长的树苗,撑起莫斯科的蓝天。

  “再见,先生。”

  娜塔莎迎着朝阳,朝他挥手说道。

  亚纳耶夫停下脚步,他回过头,看着逆光而立的娜塔莎,朝她挥了挥手,露出慈祥的笑容。

  “再见,娜塔莎。”

  谨以此文,纪念他的诞辰。(未完待续。)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