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18:再见了,普莱斯

不算番外的番外18:再见了,普莱斯

  无论是情报委员会还是中情局的最高首脑,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苏联就像是从资本主义的自由世界的血脉里病变出来的肿瘤,正在往恶性的方向毫无制约的发展,然后吞噬掉一切现有的制度按照他们的说法,打破旧时代的禁锢,重新建立一个没有资本家的,真正属于工人阶级的世界。

  当美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时,欧盟却出人意料的选择了绥靖和妥协。当乌克兰被一颗未知名的炸弹吞并之后,他们放任了苏联的铁骑占领乌克兰的做法,所有人都清楚当乌克兰重新回归苏联的怀抱时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个旧时代的终结,沉睡的巨人将会再次苏醒,用阴沉的目光打量整个世界,包括大西洋的东海岸,地中海的北岸,在红色北极熊濒死之际往他身上切割下肥肉的家伙们。他绝对不会放过之前犯下的血腥罪恶。

  中情局雇佣了看不见的幽灵,分别潜入基辅和莫斯科,来终结新时代的诞生。

  带着浓厚的苏格兰腔调的麦克米兰与普莱斯搭档,从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搭乘火车前往莫斯科。而最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每一趟的列车都搭载重型武器,由从未见过的双管炮塔与巨型的履带战车底盘拼凑而成的暴力武器像极了二战时期的德军黑科技武器巨型鼠式。

  他们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发展出来的武器,明显不符合时代的逻辑,然而粗暴简单的造型却透露出俄国人独有的视觉冲击造型,尤其是前铲的绞肉机造型,简直就是为了清扫面前的障碍而特地设置出来的可怕装逼。

  由西伯利亚往东欧运送的坦克只有一个终点,乌克兰。

  根据情报的显示,俄国人正在基辅,敖德萨等地区打量的集结装坦克甲集群,他们认为已经不再符合战争发展的大规模装甲集群战术,再一次出现在欧洲的土地上。

  只是这次没有人敢嘲笑俄罗斯。

  战争的信号已经出现,然而怯懦的欧盟却不敢以强硬的身份谴责俄罗斯,甚至在对方征服乌克兰的土地,并且吞下了高加索地区之后,出人意料的提出绥靖政策。

  白宫意识到欧盟的妥协最终不过是二战版本的重演,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五角大楼展开一场秘密的会议,而这场会议的结果将有可能影响历史的走向。

  他们要派人潜入莫斯科和基辅,刺杀发动战争的两位阴谋家。

  一个是代表了苏维埃的罗曼诺夫。

  另外一位则是在东欧集结了核心集团,并且准备策划进攻的白俄罗斯国防部长马卡洛夫。

  这场出人意料的暴雨没有阻碍行动的继续,甚至他们进入了莫斯科之后就失去了音讯。此时以克里姆林宫为中心,仿佛有一个电磁干扰在不断地扩散,甚至连间谍卫星都无法窥伺到现场的画面。

  出现这种大规模的粒子流电磁干扰只有在发生核弹爆炸的时候,然而此时风平浪静的莫斯科却向中情局传递某种不安的讯号。

  克里姆林宫的情势急转直下,如果在不阻止对方疯狂的阴谋,或许整个欧洲都要为一个平静的疯子而买单。

  谁都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解决问题往往只需要一发的狙击步枪子弹。

  如果不够,那就两发。

  普莱斯透过十字准心,突然感觉到某种不祥的预感,他注意到站在罗曼诺夫身后的光头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注视着自己,能看透心灵的眼睛通过瞄准镜的十字准心,在静静的盯着自己。

  “随时可以准备击杀,雨势和风速都在减缓,我们的任务不受任何的影响,我们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

  “太奇怪了。我总觉得罗曼诺夫身后的人正在看着我们。”

  普莱斯对身边的麦克米兰说道,“我们似乎对罗曼诺夫身边的男人一无所知,至于那个光头除了一张照片之外,我们便没有其他资料,甚至连名字都未曾得知。只知道他与罗曼诺夫的关系密切,似乎形影不离。但是却没有看见他在任何公共场合进行过发言。难道是罗曼诺夫的保镖?”

  麦克米兰摇摇头,驱逐掉脑海之中的杂念,将注意力集中在罗曼诺夫的身上,“他与我们的任务无关,只要罗曼诺夫死亡,一切就会随之结束。就像你在多年前,在乌克兰击杀俄罗斯民族狂热主义者时一样。”

  换言之,麦克米兰要求普莱斯集中注意力射出关键的一枪,不要被其他的东西所干扰。

  “你无法射出这一枪。”

  瞄准镜中的光头目光似乎穿越了虚空,直接与面前的人四目相接。

  这是错觉。

  普莱斯重复了一遍,他深吸一口气,稍微抬起头,却恰好看到了莫斯科电视台的高层,不停转动的心灵信标扩散出一道红色的光芒,直至人内心深处最阴暗的部分。和光头对视的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深渊的恐惧,还有死亡。

  “投降吧,普莱斯先生。这并不是错觉,你在与我对话,站在一公里之外的地方,那个望向你的男人。”

  “你正在摧毁一颗伟大的种子,人类世界会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而改变,你的存在则是彻底的葬送我们的未来。”

  扣住扳机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普莱斯心跳加快,口干舌燥,甚至幻想着有一瓶威士忌来缓解此时的压力。

  “不,你是我的敌人,你在摧毁世界的和平,我必须杀了你。”

  “我们摧毁的是旧时代的体系,新的未来正在等着所有人。一个没有战争,没有毒品,没有饥荒,没有痛苦的世界。而达到这个目的之前我们必须将所有的敌人都清扫干净。站在你们面前的不是反派角色,指示你们进行刺杀的中情局,才是最邪恶的独裁者。”

  端举着望远镜的麦克米兰放弃观察,偏过头对身边的战友说道,“你还在等什么,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扣下扳机,士兵,这是命令。”

  此时的普莱斯已经全然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他的瞳孔出现了迷离的状态,似乎在聆听某种蛊惑人心的意识,那位伟大导师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伸出了手。

  “放弃旧时代的罪恶,新的未来正在等着你们。空出你的心灵和杂念,服从最大的苏维埃意志。”

  “欢迎成为一名伟大的战士,普莱斯先生。”

  普莱斯放下了手中的狙击步枪,缓缓站起了身,透过窗台的玻璃,向前伸出手抓向面前的虚空与荒芜。

  麦克米兰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转过头却看见普莱斯掏出了手枪,呆愣的目光望向远方。

  “你到底在干什么,普莱斯,这是命令。”

  普莱斯没有说话,掏出了手枪对准麦克米兰的脑袋。

  “对不起了,我的战友。”

  阴暗的房间里闪过火光,转瞬即逝。

  子弹出膛的火焰,弹道划破空气的螺旋,还有突然四溅的血花。麦克米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直接被自己的队友一枪打破了脑袋。

  “谢谢你做出明智的选择。”

  心里的声音继续蛊惑着他,成为遵循最高意志的傀儡。

  “再见,普莱斯同志。”

  然后普莱斯举起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下颚。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不能阻止新世界的到来。”

  “再见。”

  一声枪响之后,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水声,不停的敲打着楼下生锈铁皮,一切都重归安静。

  尤里转过头,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他已经无法辨识那些是汗渍,哪些是沾湿的雨水。自从他们掌握了莫斯科的政权,防不胜防的刺杀层出不穷。一开始只是被算清的旧议员,接下来却是军队中的不满分子,还有某些亲西方的势力,只是一一被他用强硬的手段镇压下去。而这一次却出乎意料之外,因为负责刺杀的人,是从西方派遣过来的人。

  “罗曼诺夫总书记。”

  在罗曼诺夫演讲完毕之时,尤里快速的上前一步,附在对方的耳边小声说道,“这是第六批想要刺杀的人,中情局雇佣的英国退役部队,似乎想在结束之后将污水泼到军情六处身上。美国人还想着重演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剧本,当欧洲的战争被挑拨之后,他们好通过贩卖军火来摆脱自身的经济危机。”

  讲台上的脚步被停止,罗曼诺夫随意的拍了拍肩膀上的雨渍,目光平静的望着尤里。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那就去处理好现场,把事情压下去,不要对外声张。在铁幕装置和x计划完成之前,我们还需要跟北约绥靖一段时间。现在军队到了乌克兰暂时点到即止,等谈判完成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尤里点点头,如果说他能蛊惑所有人的心智,控制众人的心灵,但他在罗曼诺夫面前,却没有半点不尊重的想法。

  “等到所有的剧本完成之后,我们会让北约,甚至是北美的资本主义帝国,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过《苏联1991》的书友还喜欢